我成了主角的舅妈

作者:云霄YX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父女

      “你是谁呀?”小奶娃懵懂地仰头,两个大眼睛扑闪扑闪,一副无辜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要逗弄。
      
      论标准版卖萌,她傅灼安绝对是宫中最靓的仔。
      
      四皇子看着小奶娃的天真无邪,不有内心产生了一丝厌恶,这死丫头果真同她的母后一样。整天表现出一副无害的样子,然后做着魅惑后宫的事。
      
      傅灼安:魅惑后宫?那我傅三岁可真是太棒棒了。
      
      “我是你四皇兄。”四皇子皱着眉对傅灼安说道。
      
      “哦?我没听过呀!”小奶娃疑惑地挠着疏软的发顶,不解地将目光看向周围的宫人,似乎真的是从未听说过。
      
      可傅灼安真的不知道吗?傅灼安:“这不是做戏要做全套吗?”
      
      其实傅灼安是知道这个四皇子的。每次在后宫妃嫔给她娘请安的时候,就这人的母妃怼得最厉害。
      
      而四皇子本人听说现在才十二岁就已经开始结党营私,整个皇宫狂的一批。
      
      不过老祖宗说得好,人狂没好事,……后半句就不说了。
      
      就是因为他太狂了,得罪了其他皇子。所以趁着这两天她父皇打仗回来,立马联名举报了四皇子。
      
      这个时代皇权还是比较集中的,即使她父皇出征三年,但其所拥有的势力是一点也没有减弱。并且据她听说的来看,她父皇也不是无用之辈,反倒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
      
      于是刚一回来却得知四皇子所做所为的齐皇是当场大怒,心想老子还没死,你就开始变着法儿给老子立遗嘱。
      
      后来听说那日整个盘龙殿她这四哥的惨叫声一直都没停过。
      
      诶……家暴要不得……可关键这四哥干得也不是事儿呀!
      
      “没人教过你规矩吗!见到皇兄不知道行礼?”四皇子皱眉不爽,皇后给他绊子他就不说了。一个小丫头,敢无视他的存在,这还了得?
      
      听到四皇子的话,傅灼安感到一阵窒息。
      
      为何这扑面而来的问候模板是如此熟悉~~
      
      “我母后说,我是嫡~出~的~不用向任何人行礼。”
      
      没想到她终究还是穿上了品如的衣服。纯洁的莲花一去不复返,存在这世上的的只有钮钴禄·三岁·灼安。
      
      四皇子:“……”这丫头这么突然有脑子了?
      
      大齐皇朝最在意皇子的出身,因而皇位继承人一般是皇后所出。对于庶出的四皇子而言,出身一直是他的硬伤。
      
      幸而皇后多年无子,国内到处流传皇后不孕的消息,因此才被他有了可乘之机。
      
      但是这丫头的出生,却打破了皇后不孕的谣言,进而给他造成了无数的麻烦。
      
      可现在这丫头还敢在他面前提这件事,真当他不敢动她?
      
      ……他还真不敢。
      
      虽然这丫头他能一巴掌拍死,但周围这些宫人也不是在这儿白站的。但凡他敢动手,下一秒他就会被扑倒在地。从而这件事传到他父皇耳朵里。
      
      而他父皇……呵呵,别人不知道,他可最清楚。傅行倏虽然子嗣无数,但在他心中只认嫡出。所以这也是傅行倏这么多年从未立太子的原因。
      
      但他作为堂堂的大齐四皇子是不可能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咽下这口气,明着打不了你,我还不能……
      
      “噗嗤――”一只大脚瞬间无情地踩扁了傅灼安刚捏的泥人。
      
      傅灼安:“……”这人脑子有病吧?
      
      傅灼安微微抬头,结果看到了四皇子唇角勾起,一副得意的表情。
      
      这是……皇宫专有挑衅?
      
      所以她现在应该换一个态度?那么以她现在的身份是走程序,还是直接哭?
      
      ……去他的走程序,她现在是个三岁小孩。
      
      “哇哇……我的泥人……哇哇……”
      
      小娃娃顿时哇哇大哭起来,让周围一群太监宫女惊慌失措。
      
      傅灼安此刻内心也是有苦难言。
      
      挤不出眼泪怎么办?算了,哈喇子流出来就好,好歹也是液体。
      
      “……呵呵,这就是跟我斗的下场。”四皇子阴阴地笑了出来。
      
      傅灼安:“……”四哥咱装一下就够了,我已经知道你很牛掰了。你再装下去,我鼻涕都要流嘴里了。
      
      不过按她这么多年看宫斗剧的经验来看,这时候似乎有重要NPC出现。
      
      “你这个不省心的东西,一时没看到,你就到处做孽。”低沉中带有愤怒的声音突然从四皇子的身后响起。
      
      我靠,真的有!
      
      四皇子身后突然出现一个瘦高的年轻男子,听到四皇子的话后,瞬间愤怒地一脚踹到四皇子的背上。
      
      四皇子一下子猝不及防地被踹到旁边的池塘里。
      
      当熟悉的声音响起时,四皇子内心一下子就怂了。即使被踹进水里,也不敢大声说话。
      
      可慢慢地四皇子想起自己并不太善水后,瞬间慌了。
      
      “……救我……救我……咕噜咕噜……”
      
      听到四皇子的呼救声,即使宫人们心急如焚,但也不敢直接越过皇上。于是纷纷都低下头,以沉默相对。
      
      “让他在水里泡一下,一时半会儿淹不死他。”年轻男子沉着脸对宫人说道。
      
      “是。”
      
      宫人们齐声应和道。
      
      这位是她的父皇?傅灼安在内心想确认。
      
      不能怪傅灼安连她父皇都不认识,在她出生前,他们国家便经常遭遇到他国的围击。索性朝中有几位有力的战将可以镇住边关。
      
      但等她出生时,最后一位将军沙场战死。朝中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他父皇只能御驾亲征。
      
      她父皇对于打仗的能力远远要强过治理国家。出征三年,收复无数小国,直面抗击大国,使大齐一跃“山这边”成为最强的国家。
      
      有时候傅灼安想,如果没有昊哥那一剑,她父皇会不会是下一个龙傲天?
      
      这是傅行倏第二次见到他的女儿。第一次是他要出征时,临行前见过熟睡的她。
      
      从皇后有孕时,傅行倏就开始期待这个孩子的降临。他曾亲手写下册封太子的圣旨,秘密封藏,想要等到孩子出生的时候拿出来给所有宣读。
      
      傅行倏与皇后在一起纯粹属于联姻,可从小认知使他无比重视嫡出的血脉。因此皇后对他而言,并没有孩子重要。
      
      傅行倏十五岁登基,踌躇满志,原以为得到了天下。可等到了二十岁却明白为何他的十岁登基的父皇少年白发。终其原因,他得到了天下,也仅仅只是得到了天下。
      
      等到三十五岁时,皇后有了身孕。从小对于血脉的寄托,仿佛有了归属。
      
      那个时候,傅行倏突然升起一个念头。那就是等到孩子一出生,他就把孩子抢过来,放到他的身边扶养长大……这样,他就有了一个亲人。
      
      可结果有些出人意料,是个公主。与原来结果背道而驰,他有些茫然,恰巧边关大难,来不及思考的他匆匆上了战场,此事便一直没有一个结局。
      
      如今回来,他亲眼看到曾经盼望已久的孩子在他的面前活灵活现。不可知道为什么,此刻他的内心深处仿佛被羽毛扫过一样,痒痒的,同时整个人也有一丝融化的感觉。
      
      女儿似乎也不错?而且现在也只有三岁……来得及。
      
      “你是谁呀?”小丫头睁开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你猜我是谁呀?”看着可爱的小女儿,傅行倏蹲下身尽量与女儿平视。顺便用上了他最轻柔的语气。
      
      呵呵,还跟她卖关子。
      
      “听宫女姐姐说,这宫里的男人有两种……”
      
      “那两种?”傅行倏好奇地问道。
      
      傅灼安:你会后悔问这句话的。
      
      “……一种是父皇,还有一种是野男人。”只听见小娃娃奶声奶气地说道:“父皇穿着龙袍,你没穿,所以你是野男人!”
      
      傅行倏:“……”怎么突然看这娃娃没那么顺眼了。
      
      “所以你是野男人生的!”傅行倏故意板着脸地对傅灼安说。
      
      只见小娃娃猛瞪大一双眼,然后摇头严肃地纠正道:“我是我娘生的。”
      
      傅行倏:“……”
      
      只听见小娃娃又说:“你是谁生的呀?”
      
      傅行倏:“我是你奶奶生的。”
      
      “啊――”小娃娃吃惊地吸了一口气。
      
      正当傅行倏看到小娃娃的反应有些得意时,没想到傅灼安的嘴角突然一撇,然后委屈地带着哭腔:“你骂人……”
      
      傅行倏:“……”谁刚说这孩子可爱了?
      
      有些无奈的傅行倏一下子抱起了小娃娃,对身边人使了个眼色后,留下一堆人打捞四皇子,他则带着小娃娃向盘龙殿走去。
      
      路上――
      
      “我是你爹。”傅行倏突然感到深深地疲惫,无力地对小娃娃说了真相。
      
      “哦?”小娃娃惊奇地睁大眼,似乎脑子极快的反应道:“父皇?”
      
      “是爹。”傅行倏皱着眉有些不喜地纠正。
      
      “不是父皇吗?”
      
      “对你来说,我是你爹。”
      
      “我是你爹?”
      
      傅行倏:“……没错,你是我爹,我亲爹。”
      
      傅灼安:“……”你竟然承认了!你不多讨价还价几次吗?
      
      对于傅灼安而言,今天是神奇的一天。
      
      第一次出镜表演,稀里糊涂地得到皇帝老爹的好感。
      
      奖励:皇帝专属套餐一份,宫中人人梦寐以求的龙床一天。
      
      第二天清晨,盘龙殿内的空气中飘散着丝丝烟雾……
      
      傅灼安一脸悲痛地吸着鼻子,并用被子掩了掩自己薄弱的身体。
      
      自己终究还是得到了这份并不属于自己宠爱,从今日起,后宫不知有多少双眼睛要盯着她了。
      
      即使她百般不愿,可最终还是被这高高在上的人拖上了龙床,得到了这帝王独有的宠爱。
      
      或许因为她才华横溢,终究被老天所妒,年纪轻轻便要承受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痛苦……
      
      哦~闻!这淡淡的烟味充满了夏日的忧伤,犹如她此刻的心情。
      
      傅灼安摸了摸床沿,是凉的。即使她牺牲如此,也终究得不到帝王心。
      
      “……让你昨天盖被子,你偏不盖,这下子的了风寒……”门突然被打开,高大的身影有些无奈,而他的身后则跟了一位端着药的小太监。
      
      傅行倏一进来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熏香,于是他皱了皱眉:“来人把窗子打开。”
      
      “是。”
      
      等傅行倏走到傅灼安跟前的时候,却看见他家闺女一脸幽怨地看着他。
      
      傅灼安:好不容易酝酿的感情一下子就被你破坏了。
      
      傅行倏虽然被傅灼安看的莫名其妙,但还是顶着两个黑眼圈幽怨地说道:“你这个小东西,白天一直闹腾,因为你我一晚没睡在那儿批奏折……”
      
      听到这儿傅灼安恨不得捂上她爹的嘴:“……您老就不能让我静静地装会儿逼吗?
      
      小小的团子从床上磕磕跘跘地爬起,纯真的大眼窝无辜地看着傅行倏:“我饿了,要吃饭。”
      
      傅行倏:“先吃药。”
      
      “不ci药药。”
      
      “先吃药。”
      
      “不ci药药。”
      
      傅灼安:我他么狠起来真像个智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