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主角的舅妈

作者:云霄YX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围剿

      温黎像是身后有狼追一样急匆匆地跑出华浮宫。
      
      此刻的他除了害怕外,心里还有一种难言的心酸……
      
      明明整个修真界已经认可同性之间可以结成道侣,为什么他的师尊还这么固执?
      
      他自幼无父无母,全是师尊一手把他带大。别人找到相伴一生的人,其相近之人都是满心欢喜,凭什么到了他这儿,他就得藏着掖着……
      
      温黎越想越委屈,眼角不觉有眼泪溢出。
      
      尚未经过凡世苦楚的温黎泄气地抽噎一声,再用袖子擦了擦眼泪。
      
      “哟,一个大男人怎么哭了?”正当温黎沉浸在师尊的不理解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调侃。
      
      温黎听到声音,赶紧稳住情绪,向来人行礼:“温黎拜见池霜师叔。”
      
      “得了……”青衣修士温和一笑,挥袖用法力将温黎扶起:“又被你师尊训了?”
      
      温黎头低下用一只脚踩另一只脚,没有说话。
      
      “哎,你这孩子……”池霜叹了一口气:“这次又是什么原因?”
      
      温黎犹豫了一下,偷偷看了池霜一眼,隐瞒地说道:“师尊嫌我爱打扮……”
      
      池霜看着温黎明显有所保留的样子嗤笑一声:“你呀!本来就是爱打扮!”
      
      温黎一听委屈了:“现如今整个修真界无论男女不都在打扮吗?我打扮一下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你现在把你弄得男不男,女不女的……”
      
      “师叔,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可是今年修真界公认的第一美男子。”温黎知道池霜脾气软,于是在池霜面前说话向来也是比较放松。
      
      “师叔,你要知道,咱们门派弟子这么多年来一直被外界公认长的丑,今年要不是有弟子参与,恐怕还改变不了外界对咱们门派的印象呢……”
      
      池霜听后挑眉:“那还真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外人都不知道咱们松神门的水平……”
      
      “是呀!师叔。”温黎眼睛亮起:“明年我还要参加,到时候再抢一个第一回来。”
      
      “这么厉害?”
      
      “是呀!师叔,你知不知道外界经常有人说我长的是前无古人……呃……后面就不知道了,反正自修真界创立以来,就没有人长的比我好看……”
      
      “你这个小兔崽子!”池霜听着听着忍不住拍温黎后脑勺一巴掌。
      
      “怎么了,师叔?”温黎委屈地撇嘴。
      
      “要是他还活着,非得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自惭形愧!”
      
      “啊?他是谁呀!……难道是……!”温黎原本有些不服气,但突然似乎猜到什么。
      
      “师叔,他……”温黎试探地问道。
      
      “嘶……”池霜捂住额头:“别说话!”
      
      一时不小心竟然说漏了嘴。
      
      “师叔……”温黎悄悄附在池霜耳边问道:“那位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准说呢?是不是犯了什么事?”
      
      听到了温黎的询问,池霜沉默了。
      
      犯了什么事?
      
      当初看起来惊世骇俗,天地不容……
      
      可到了现在,这一切却像是一个笑话!
      
      原本的观念可以改变,可那时死的人……却再也没法回来了!
      
      池霜闭上眼叹口气,随意问道:“今天你师尊到底因为什么事训斥了你?不要瞒师叔,你是师叔从小看大的……”
      
      不提还好,一提温黎又感觉到了深深的委屈。温黎吸了吸鼻子,斜眼瞟了一眼池霜,小声说道。
      
      “师……师……师尊今天训斥我……”
      
      “怎么了?”
      
      池霜接着问。
      
      “是因为……我……我……我喜欢上了墨枫道友……”
      
      “墨枫……”池霜念着这名字,感到无比的熟悉。
      
      突然,池霜一愣,然后不可思议地看着温黎:“墨枫是离愁家的那个三弟子!”
      
      “是的,师叔……”看着表情突变的池霜,温黎一颤,头低得更下。
      
      “你这……”池霜指着温黎,颤抖着嘴唇:“你这是造孽呀!”
      
      “师叔……”
      
      “哎……”池霜的眼睛里尽是复杂:“以你师尊的脾气,没打死你,还真算你运气好……”
      
      “师叔――”听着池霜的话,温黎眼泪横流:“这都多少年了,为什么你们始终接受不了同性之间的感情……”
      
      看着温黎痛苦的表情,池霜也有些心痛:“不是师叔接受不了,这么多年师叔早已将这一切放下……”
      
      “那为什么……”温黎双目通红地看着池霜。
      
      “是你师尊接受不了……这么多年了,他始终放不下呀!”
      
      “他放不下什么……难道是那位……”温黎突然意识到什么,想要说出口,池霜见状赶紧捂住温黎的嘴。
      
      然后一个人若有所思地看着不远处的华浮宫,不自觉地说道。
      
      “他怎么能甘心呢……”
      
      最后一缕夕阳落幕,亮黄色的满月高高挂起。
      
      微亮的月光洒进这满满漫漫长夜里,耳边的蝉声一直地响聒噪却给人带来心安。
      
      傅灼安蹑手蹑脚地从窗子翻出去,左顾右盼确认周围没有人后,便悄悄地离开茅屋。
      
      等傅灼安走到山脚下,抬头仰望,发现这山有数千丈后,便放弃了原本爬山的计划。
      
      这时,突然出现几道陌生的男音――
      
      “都收到信了吗?”
      
      “收到了,除了松神门外,其他门派都愿意派人来铲除邪魔。”
      
      这时,不同于之前的两个声音的人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松神门?”
      
      “你个傻子,咱们这次诛杀是在赵无哀的坟地上折腾,要是被那温映寒知道,还不炸了!”
      
      “那我们为什么非得要在赵无哀的坟地上绞魔?怎么不选择一个亮堂的地方?”
      
      “你问我做甚?你去问那邪魔呀!他为什么好端端地要来赵无哀的坟地?”
      
      “哎!长奉,你这消息到底准不准啊!这邪魔真的是要往这儿来?你不会是搞错了吧?”
      
      “怎么可能,我的法盘一直指向的就是这里,那邪魔就算不是要来这里,也是要路过这里。”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这次花费了整个修真界的大部分精力,要是那邪魔没来,你知道后果……”
      
      一旁的傅灼安小心翼翼地抱腿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连动也不敢动。
      
      兄弟,这么重要的事,你就不能关上门慢慢说……现在老娘也知道了,你就说咋办吧!
      
      感受到周围的汇聚的人越来越多,傅灼安咽了口唾沫,眼睛和只小老鼠一样来来回回寻找可以离开的地方。
      
      但很明显,傅小老鼠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围住了葬仙谷,傅灼安也顺便被围在了包围层里。
      
      mmp,被困住了怎么办?
      
      傅灼安把自己又往角落里挤进去了一点儿,两只小发团子此刻耷拉下来。
      
      也不知脸上是不是抹上了泥,傅灼安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是一个要饭的了。
      
      随着宗门的人到来的越来越多,各色各样的法器在月光下闪着耀眼的光,将原本的黑夜差点儿当成白昼。
      
      在傅灼安眼里,眼前的一位位修士手持着自带炫光超酷超炫的顶级法宝,身上穿着防御极高的法衣……
      
      傅灼安又看看自己身上除了可爱以外,没有一点发光特效的法衣。然后又看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
      
      该死的RMB玩家!
      
      一群传奇经典形象的修士一脸严肃地拿着法器在周围巡逻。
      
      由于人越来越多,动静也越来越大,原本静谧的村庄被一下子吵醒,村民们纷纷打开门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严公子与柳小姐也同这群村民一样,好奇地打开门――
      
      结果,一道道RMB玩家自身所带的亮光也差点儿亮瞎严公子的眼。
      
      “诸位前辈……”严公子畏畏缩缩地叫到。
      
      这一瞬间,周围所有的修士听到声音后,都齐唰刷地看过来。
      
      “这位小友,怎么突然不睡了?”一名颇有威严的中年修士温声问道。
      
      严公子:“……”你们在外面吵来吵去,他能睡着吗?
      
      “诸位在外面可是有什么事……”严公子悄悄看向中年修士的脸。
      
      只见中年修士脸色一变,语气有些生硬:“小友不必担心,我等等皆正派上等宗门,定不会去做危害世间的事。只是麻烦小友先在这里停留一两天,等我们事情办完,自会离开。”
      
      这是软禁?严公子狐疑地看着中年修士,但他深知自己的能力,也没敢与中年男子多交谈。既然危害不到他,那他也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等回到屋子里,严公子想要跟其他二人叮咛一下。
      
      等他叫醒柳小姐后,打算去叫傅灼安时,他才发现傅灼安早已消失不见。
      
      东方的朝霞洒落它第一缕阳光到大地上。
      
      一晚上心惊胆战的傅灼安连眼睛都不敢闭,生是害怕被人发现她的踪迹。
      
      天渐渐地发亮,傅灼安每隔一段儿时间,就要看看周围的守卫情况。
      
      好困呀……这些家伙什么时候能给她留个机会,让她离开。
      
      眼圈发黑的小姑娘摇摇晃晃地看着眼前的修士换了一波又一波。
      
      傅灼安呆在原地不敢动,生怕气息暴露,被这些顶级修士察觉到。
      
      从天亮时起,整个村子便进入戒备状态。不允许外人入内,也不允许村子里面的人出去。
      
      此刻除了这些外来的修士,整个村庄人心惶惶,他们被困在屋子里面不允许外出。往日的农作也就这样耽搁下来。
      
      老村长急得是团团转,想要跟这群人周旋。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所来的都是名门正派,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
      
      待听过老村长的请求后,有人直接大手一挥,送给老村长一袋儿上品灵石,这下子可把老村长给吓住了。
      
      “不用,不用这么多……”老村长摇头摆手。
      
      “给你你就拿着,乖乖地呆在屋子里别出来。”老村长虽说面相老,但是在场修士修炼多年,那个没有老村长年龄大。因而与老村长说话时也没有对待老人家的态度。
      
      “是,是……”老村长紧紧抱着灵石袋,紧张地环顾四周:“既然各位仙人还有要事,那小老儿就先回去了……”
      
      “嗯,走吧。”
      
      老村长回到住处,连忙命人把这些灵石分给村民,并告诫他们千万不要外出。
      
      村民们原本有些不满,但见到这上品灵石后,一个个笑得合不拢嘴,纷纷表示绝对不会出去,给那些仙人造成麻烦。
      
      老村长听后点了点头,便让儿孙把自己扶进屋子里。
      
      严公子和柳小姐自然也收到了灵石,他们二人虽是出身于大方之家,但真论起财富,他们家族上品灵石还真的没有几颗。
      
      “可是,我们的……”柳小姐正想跟派发灵石的村民说傅灼安的事,却突然被严公子拉住了手。
      
      村民有些疑惑地看着二人。
      
      严公子笑着说:“可是我们要急着赶路,能不能通融一下。”
      
      “这怎么可以,仙人特意叮嘱过不许外出,你们绝对不能出去……”村民皱眉,语气有些不悦。
      
      严公子本来也就没打算出去,也就是随意找个话题掩过。
      
      “既然这样说,那我们也不是自讨没趣之人,我们索性再呆几日,等仙人走了,我们再离开。”
      
      村民狐疑地看了他们一眼:“多谢二位体谅。”
      
      说完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等村民走出视线范围,严公子赶紧把柳小姐拉紧屋子里,再把屋门锁住。
      
      少了屋外的光,屋内一下子变得黑暗起来。
      
      “泽哥,刚才为什么我们不告诉他们安姑娘不见了……”柳小姐疑惑地问。
      
      “哎……”严公子叹了口气,走向桌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这些修士已经说了不许外出,这时候告诉他们我们有个人跑出去了,他们会如何待我们?”
      
      “但安小姐……”
      
      “哎……”严公子又叹了一声:“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能不能被发现就是她的命了。”
      
      严公子看着柳小姐忧虑的表情,又说道:“况且我们本就是萍水相逢一场,她的生死对我们而言又能造成什么呢?除了她被发现,让那些人迁怒与我们……所以不要再担心了,归根结底应该是她连累了我们才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