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主角的舅妈

作者:云霄YX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梯现

      天色晕暗,狂风怒号,无数猛兽在这片草场上急奔。
      
      少女嘴上衔了一根草,漫不经心地坐在这片草场中心的一块石头上。
      
      “嗷――”猛兽似发现了少女的身影,咆哮一声,引得无数猛兽纷纷注意到了这个少女。
      
      “呜――”一些猛兽露出凶狠的目光,为这个少女的淡定感到极为不满。
      
      它们身体低伏,肌肉绷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少女的位置。
      
      一片叶子在狂风的击打下轻轻掉到地面……
      
      突然,像是接收到了什么指令,他们一跃而起,向少女扑去。
      
      猛兽的爪子上露出尖锐地指甲,血盆大口几乎已经预示了结局……
      
      突然,仿佛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所有猛兽悬浮在空中保持着原有姿势,凶狠的目光依旧未减,仿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少女从石头上站起来,吐了嘴边儿的草,掸掸衣服上的灰,白底金纹的衣袍看起来端庄大气又无庸俗之感。
      
      “让你别跟老子对着干,偏抓老子,这下子成这样了,活该!”少女边骂骂咧咧,一边打了个响指。
      
      突然原本的狂风草场一下子换了个场景……浓密的大森林,清新的空气,偶尔可以听到小溪流淌的声音。
      
      但是刚才的猛兽却依旧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中瞳孔映射的依旧是刚才的场景。
      
      傅灼安在那“一场梦”后,拥有了修炼的能力并一跃进入了筑基期。
      
      到如今过了六年时间。
      
      从当初的分不清梦与现实,到后来可以流畅地操控梦境。
      
      经过一次次的练习,她逐渐可以操控一切,仿佛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神。
      
      当然,当傅灼安发现这个事实后一阵无语,随后难受地想要挠墙。
      
      既然是她的梦,那当初为何还要怂成这样?那二人属于她的梦里的一部分,无论如何都伤不了她。
      
      至于穷奇……也只不过是一个响指就能治愈好的……
      
      这么多年她一直想要重新回到那个梦境中,可无论她捏造地再怎么像,穷奇终究不是当年那个穷奇了。
      
      既然不是,那继续捏造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或许是她做过的最逼真的一个梦,所以到现在一直有些念念不忘。
      
      傅灼安也曾想过看看梦里的空间到底存不存在。
      
      可等她打开神识后发现,雕像依旧在,空间却怎么也打不开了。
      
      果然,真的是一场梦。
      
      一觉醒来,石头没了,空间没了……人也没了。
      
      如今她已经十五岁,从剧情上来看,天梯随时可能出现。
      
      昊哥也随时可能复活。
      
      她是时候该去挽救这一切,既然如此她也不能呆在皇宫里了。
      
      她以拜师为名,拿着她爹给的一封推荐信,在她爹与她娘恋恋不舍的目光下离开了齐修。
      
      现在的她刚离开齐修不远,此时正在齐修附近的一个小镇里。
      
      本来想在森林里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谁知却遇到一群猛兽想要追捕她。
      
      她的梦境在她的实验下,如今已经可以将外物引入她的梦境里。只要能力与她相差不大,那么对方便会如同她梦境里面的万物一样,随意由她控制。
      
      如今她是筑基九阶的修为,可能这对于上等门派而言算不了什么。可对于中下等门派来说,她的修为算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但傅灼安心里明白,她即将面对地可不是那些下等门派的人。
      
      原文中与昊哥大战里的人,可都是那些上等门派里的精英。最次的也是大乘期!
      
      傅灼安:“……”这没法玩了!
      
      傅灼安想了想昊哥的实力……嗯……会成一堆灰的!
      
      傅灼安不知怎么地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大佬……清明。
      
      得了,这个不用想了,和这个对上估计连灰都不剩。
      
      不对,不是这样。
      
      人家八成连自己理都不理,这么一个狂霸的人物怎么可能在意她这个小毛球?
      
      嗯……其实想想也是可以的。
      
      想着想着傅灼安眼前浮现出一个场景――
      
      傅小毛球无意中招惹了清大boss。
      
      大boss:女人,你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傅小毛球(惊恐状):你想这么样?
      
      大boss:做我的女人……
      
      傅小毛球:不要啊……
      
      经过一大堆爱恨纠葛,生离死别后,傅小毛球已经爱上了这个霸道邪魅的男人。
      
      本以为她们可以圆满地在一起。
      
      谁知――
      
      大boss:女人,没想到吧,你只是一个替身。
      
      傅小毛球:什么!你竟然……呜呜……不要离开我……
      
      大boss:放手,女人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
      
      然后又过了几年――
      
      大boss:安安,我错了,其实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
      
      傅小毛球:呵呵,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这辈子都别想我原谅你。
      
      最后傅小毛球一人孤独终老,全剧终。
      
      傅灼安摸了眼角的一滴泪,暗骂道:“渣男!”
      
      过了半天,等傅灼安回过神来,老脸一红:这个人不是我,对!不是我。
      
      傅灼安将一切抛之脑后,继续赶路。
      
      等她离开这片森林,方才被定住的猛兽们突然掉落。
      
      彼此对视几眼后,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恐,随后逃窜到森林深处。
      
      九天之上,万界之外,独立于世界的一片天地――
      
      烟雾缭绕,脚下尽是祥云铺就。
      
      在云端之上几乎空无一物,唯有一桌一棋……以及对弈的二人。
      
      黑衣男子坐在一侧,嘴角向下弯起,眼眸半垂,也不知内心所想。
      
      三千白发垂于身后,脸上布满黑色的纹路。
      
      与生俱来的贵气无论做什么都显得十分自然。
      
      他伸手取出一颗白子连看都不看往棋盘上一下。
      
      下完后,靠在椅背上任白丝垂落于肩。半眯着眼睛抬起,看着眼前那个号称“天道”的男人。
      
      “下呀!”黑衣男子的声音似从嗓子里挤出来一样有些哑,但由于原本声线就好,声音说出来倒是有些不一样的好听。
      
      天道坐在另一侧,也是不看棋盘。
      
      探究的眼神看着对方,眉头皱起:“生死棋盘就是这样用的?你担的起自己的职责吗?”
      
      白底暗银色纹路衣袖下手指微颤,他不知道当年那个与他一同心怀天下的人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不下呀!那本座帮你下。”
      
      “不必。”天道看着棋盘上一道道交错的线,其中无数场景闪过。
      
      千万人的生命轨迹在这一刻全部出现在天道眼前。
      
      一个老妪躺在荒败的茅草屋里,眼神放空,张嘴哦哦呀呀想说话,却是卡在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在天道的眼里,当老欧头上的光彻底灭掉的那一刻――
      
      “砰――”黑子落于盘中,老妪的手也即刻垂下。
      
      黑衣男子瞳色愈深,但片刻后却是一笑:“随意下下就好,那么认真干什么?”
      
      天道闭上眼:“草芥人命,吾想不到你竟有一日也会这样做!”
      
      “是呀!本座也没想到你也会做这草芥人命之事。”黑衣男子嘴角向上极度弯曲,死死盯着天道。
      
      “吾所做之事,向来讲究天地礼法,是不会错的!”天道掷地有声,不甘示弱地对着黑衣男子。
      
      “那么,愿你终生不悔你今日所说之言。”
      
      “既然说出,定当不悔!”
      
      “呵……”男子不屑一笑,又继续摆弄棋盘。
      
      天道坐在原地,提防黑衣男子又做什么不公正的事。
      
      过了不久,突然天道瞳孔一缩。黑衣男子正在摆弄棋子的手也是一顿。
      
      天道不满地吐一口气,眼中阴云密布:“这个疯子!”
      
      黑衣男子只是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摆弄棋盘:“既然知道是疯子,还和他计较什么?”
      
      “他竟然毁了北极天!多少生灵就这样……”
      
      “他杀的人还少吗!整个上古都毁于他一人手中。”
      
      黑衣男子想了想又说道:“疯疯癫癫地也不知道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整整四百万年,也疯了四百万年。”
      
      “他从出生就是疯子?”
      
      “小时候还好好的,不知怎么长大后就疯了,疯了后还稀里糊图地念着一个人的名字。”
      
      “浊暗?”
      
      “整个世间的人都知道,但本座翻了天地人三书后,并没有这个人。”
      
      “后世也没有?”
      
      “有是有,许多人听了这个传说后故意取了这个名字,结果没想到被那小崽子一个个抽筋剥皮了。”
      
      天道听闻后沉默,似是叹息一声。
      
      却又听见黑衣男子说了一句话。
      
      “几千年前人界似乎有一个叫赵无哀的人?”
      
      天道一怔,袖子下的手不由一抖。
      
      他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过是已死之人,又犯了何事?”
      
      “没犯什么事,就是想和你开一个赌局。”
      
      “吾不喜赌。”
      
      “可本座想要开这个赌局!”
      
      天道不言。
      
      他与黑衣男子能力势均力敌,一旦黑衣男子想要做什么,他是阻止不了的。
      
      “哈哈……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子,开一场大局!”
      
      “至于这个下棋的人……赵无哀如何?”
      
      “你随意。”天道闭眼,不露出一丝情绪。
      
      “好,到时候你可不能有失偏颇,违你这天道之名……”
      
      “好。”
      
      这一年由天上降下一道天梯,直达地面,震惊了准备个修真界。
      
      无数人猜测这道天梯究竟通往那里,有人说这是通往上一界的路。也有人说这上面有无数的功法秘宝。也有人说……
      
      各位隐世大能听闻天梯存在后纷纷出世,无数修士擦拳磨掌,跃跃欲试。
      
      正在小镇面馆吃面的傅灼安听了这个消息,筷子直接掉下了地上。
      
      这是进入剧情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遇见清明前――
    傅灼安:大佬,让我们谈一场有关替身的虐恋吧!
    遇见清明后――
    傅灼安:兄弟,咱别冲动,要冷静……哎哎……把刀放下……
    谢谢昨天小天使们的地雷与营养液,开森!笔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