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团宠[末世]

作者:白玉流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已修)

      全场陷入了三秒的死寂。
      
      谷暄弱弱道:“信我,我都可以解释的……”
      
      何妍娇冷漠脸:“不听,下一个。”
      
      谷暄:“QAQ”亲妈你不爱我了。
      
      郭麟杏点开自己的微信,挨个找好友发“我平安”,才参与进这波翻车现场:“暄啊,你不是不玩农药吗?”
      
      谷暄有必要捍卫自己岌岌可危的名声:“那当然,我说的可是欢乐斗地主。”
      
      何妍娇&郭麟杏:“……”欢乐逗地主吗?
      
      谷暄还在敲着开机必须输的密码,何妍娇等了半天还没好,就问她:“我们再在这歇一会?”
      
      挺合情合理的,可是谷暄又拿花露水往她脸上一喷:“滋醒你。”
      
      “我们别浪费这个时间,过会拿到行李也能看。”报平安这种事,她还是等真正安定下来再做。
      
      何妍娇想了想,点头:“好的,都听暄暄的。”
      
      双目看着手机,耳朵却全奉献给她俩的郭麟杏闻言,收起手机,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好,跟在谷暄身后。
      
      谷暄的步伐异常潇洒。
      
      潇洒得让郭麟杏都起了疑心。
      她看着谷暄没有任何异常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谷暄还有个弟弟,是她唯一的亲人,这是她们整个小寝都知道的。何妍娇与家里关系并不好,所以也不急着去报平安;可谷暄不一样,她是把自己的弟弟当宝贝的,他是她养父母唯一的亲生孩子,也是她养父母留给她最后的温暖。
      
      对于谷昕的性命,她一定比谁都在意。
      所以现在,谷暄为何又避而不谈?
      
      是在害怕吗……
      
      害怕这种事,谷暄是不会认的。但现在的重点明显不是纠结她怕不怕,而是接下来的通天大道该怎么走。
      
      将出门时,谷暄四下看了看,见丧尸不多,顺手打了个响指:“这波不亏,我们以躲闪为主,体力留好,怼下条街的丧尸兄弟。”
      
      谷暄心里已经有了规划。
      
      二十米的距离很短,拐角处,谷暄示意两人减小动静,自己则缩着身子往另一边张望。
      
      下一条街尸头攒动,差点把谷暄这个事儿精看出了密集恐惧症。
      
      她捂着自己的小心肝缩回来,对着两人摇了摇头。
      
      别去了,不行的,太密了。
      
      作为亲妈,何妍娇熟识谷暄的各种□□,于是这时候,她攥起拳头,当着谷暄的面拍拍郭麟杏的肩,意思很明显:暄暄你跟好,我俩护着你一起冲过去!
      
      这次我说的都是真的。
      谷暄不回答,高深莫测地瞧她一眼,自己往旁边挪一挪,把位子让出来。
      
      何妍娇往前看了一眼,何妍娇缩回了身,何妍娇躲在郭麟杏后头。
      
      围观了全过程的谷暄:“……”
      亲妈,你不觉得你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女儿更需要保护吗?
      
      谷暄面无表情。
      花露水味儿再浓,可她们经过时总会有动静,只要有动静就会吸引来丧尸的注意,而她们又不可能原地顿住、任丧尸闻个遍。
      
      这题乍一看就无解。
      
      别人可以交白卷,她谷暄不行。
      
      谷暄端着下巴陷入沉思,右手食指无意识敲着。敲了三下,她忽然反应过来,矜持的同时喜上眉梢:“让让让让,我谷暄要装B了。”
      
      郭麟杏&何妍娇:“???”你到底在说什么骚话?
      
      谷暄没有解释。
      
      万众瞩目之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衣架一角,“呼”地就甩了出去。
      
      金色宝器永不让她失望!
      
      衣架在空中旋转着划出抛物线,准头极佳,砸在玻璃上带出“咚”的一声。真正达成谷暄目标的不是玻璃,而是窗台下方不锈钢横栏上的瓷花盆。
      
      玻璃没有碎,可是瓷花盆却因为衣架的反弹倾斜开来。谷暄二话不说用胳膊肘拱拱何妍娇,何妍娇会意,控制水流最后一推,终于,令人不自觉捂耳的“啪嗒”声后,大片丧尸停止无意义的游荡,争先恐后往花盆扑去。
      
      妙啊。
      要不是时机不合适,何妍娇真想抱住她聪明又伶俐的女儿,狂吹彩虹屁。
      
      ——你怎么能这么机灵,你怎么能这么强悍,你怎么能这么骚!!!不愧是我亲女儿!
      
      谷暄还沉浸在自己破了局的骄傲之中,还没醒悟过来却又被护在中间往前走。
      这个场景极度熟悉,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半小时前她刚经历过。
      
      何妍娇是全场最以女为傲的人,她不仅兴奋,还大刺刺朝迎面而来却又擦肩而过的丧尸挥手扮鬼脸。
      
      要不是对面丧尸实在听不懂人话,她还能随手逮上一只,好好和对方叨叨自己的女儿有多强。
      
      谷暄在路上就把彩虹屁给自己吹完了。
      
      走了二十米丧尸就变稀了,过了拥堵路段,自我吹嘘到词穷的谷暄压低声音:“我们先躲一躲。”
      我给自己重新打个气,继续吹。
      
      据目测,只有方圆八十米的丧尸朝着花盆去了,这也意味着她们还要应付接下来约六十米的丧尸。
      
      这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谷暄能很轻松地看到足浴店和理发店的招牌,但碍于层层阻隔的丧尸,谷暄并不能分辨出行李还在不在过道里。
      
      烟酒店内,郭麟杏问谷暄:“我们故技重施?”
      
      当然,我这么好的计策,怎么能没有用武之地?
      谷暄点头:“行。”
      
      何妍娇站在玻璃门前踮起脚往外看,没看几眼,她忽然瞪大眼倒吸一口气,跑过去摇谷暄的肩膀:“我靠,暄暄出事了!有人要拿我们的行李!”
      
      谷暄:不,我的名字告诉我,她后面不想跟那三个字。放开我的名字,她没事,真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好像要出现空章节了……
    反正看到空章节就跳过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