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脑嫡姐在线洗白(穿书)

作者:哭唧唧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询问

      沈谨安的出现让叶昭昭惊讶,这里已经是安州了,他没有理由再过来的。
      沈谨安道:“数据异常更明显了,我过来看看。”
      叶昭昭挡在门口,没退开让沈谨安进去,妍心还在休息,她小声道:“我穿上衣裳,同你到外面说话。”
      沈谨安点点头,她关上门,轻手轻脚地简单穿好,又梳了梳头,就过了半个时辰,叶昭昭开门,沈谨安如常,倚在门边,抬眸看她:“好了?”
      叶昭昭红了脸点点头,这场景简直太像男友在等女友出门的样子,等她的人还是....他。
      两人在客栈的大堂坐着也太引人注目,两人一前一后出去,找了个隐蔽地方,说话。
      “可有什么异常?”
      叶昭昭回忆了下道:“你走后,我先是遇见了方季许,他流放途中向我讨了一口水,按理,方季许现在不应该流放,他还是太傅才对。”
      沈谨安道:“数据异常,整个时间线都被改变了,勇王肖时睿也平安回来了,这些都不对,我会处理,你说说安州遇到的事吧!”
      叶昭昭道:“胡守财像是故意在对付我一样,先是找了个婆子搪塞我,再就是,我带过来的东西也都被偷了。”
      沈谨安摸着下巴道:“应该是叶倾城出手了,这,你能应对吗?”
      叶昭昭道:“大概能的,不过钱被拿走了,你能...”
      “钱?哦好,”说着沈谨安拿出钱袋,道:“你先拿着,这些天我跟着谢将军在林州巡查,离安州不远,有时候我就过来看你。”
      叶昭昭接过,郑重地道:“谢谢”
      沈谨安突然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怪异,道:“不..不必,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太蠢笨了。”
      叶昭昭点头,没反驳他,问道:“你怎么会去林州?”
      沈谨安道 :“数据混乱,原来谢丰茂的事就落到我头上了,不过也好,我来找你也不用那么远了,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沈谨安刚转身,叶昭昭就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沈谨安顿住,几下解了披风,转身放到她手上,道:“夜里,风凉”
      接着就消失不见人影了。
      叶昭昭抱着披风也不知怎么好,就抱着跑回了客栈,进房里时,妍心还在睡,脱了衣裳,就上床睡,也不知是怎么,就这么短短两个时辰,她就安心了许多,沉沉睡去。
      这边,沈谨安骑上马,出了城,季从在城门等他,见他身上的披风没了,问道:“公子,你的披风...”
      沈谨安道:“没什么,走吧,很晚了,还得赶回去。”
      季从无奈,公子最近不知犯什么病了,非要请求一同去林州,大晚上非要到这城里吃什么点心,还不许他跟着,去了几个时辰,披风倒没了。
      “季从,跟上”
      季从回神,骑马跟上。
      沈谨安吹着夜风,心里有了几分后悔,比如提早暴露了身份,不能再用沈谨安原来的那副风流样子去调戏叶昭昭,只一次,但感觉很好,还有当时发现叶昭昭不对劲要下药时就该拿了药去,现在.又难为了她。
      这边,叶昭昭一夜到天亮,几人收拾好了就往庄子过去,昨日胡守财跑了,今天是不能放过他。
      没成想,胡守财带着妇人就等在小破院子门口了,带着一看就虚伪的笑容,惊讶道:“小姐昨晚,没在这歇下?”
      妍心道:“就这么个小破院子,让我们小姐怎么住?”
      胡守财脸皮厚,道:“小姐,这收成不好,我们也,这是能住的最好的房子了...”
      最好的房子,叶昭昭笑他睁眼说瞎话,昨天见得那么大的宅子都是虚的吗?便道:“昨天我见得那宅子可是不小”
      胡守财道:“这宅子是小人自己的,不作数庄子上的,庄子也没有新修院子,小姐就委屈一下吧!“
      话说的好听,意思就是,你不住这个我也没别的给你住,那大宅子是自家的,不是你叶家的。
      叶昭昭道:“行了,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言下之意,没事快滚。
      那妇人扭扭捏捏地看着大德,道:“想请这位兄弟去帮忙运个粮食...”
      叶昭昭清楚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便道:“庄子上的人还不够用吗?讨到我面前来了?”
      胡守财看叶昭昭脸色不对,就知道这事成不了,自己出来打圆场:“夫人是看小姐身后跟着这人壮实,才斗胆向小姐讨要,若是小姐不肯,便算了,庄子上还有事,小姐先休息,晚上接您过去看看庄子。”
      说着,拉着妇人跟叶昭昭行礼,叶昭昭只好:“你们就退下吧”
      胡守财走了,几人进了那个破烂的院子,两进的院子是不小了,就是忒破了些,叶昭昭走走转转,边跟大德道:“墙要补,门也破了,改日都换了,还有这些帘子一并也换了。”
      大德跟着听着,接过叶昭昭递过来的银两,城里离得远,大德驾车出去一并买回来才好,沈谨安给的钱是足够多的,也不怕她多买些。
      妍心,你将院子收拾一下,我去庄子那边逛逛,这些年这庄子收成不好,想来是有原因的,我四处走走看看是什么缘由。
      “小姐,你一个人能行吗?”
      叶昭昭道:“没什么不行的,你将院子好好收拾,大德去买东西。”
      说罢,自己出了院门,往庄子里农户的地方去。
      一路上见到的都是些老弱妇孺,叶昭昭寻到一位老人,刚开口问道:“老人家,你知道....”
      老人见她衣着华贵,气质也不一样,怕是胡守财找来的人,半句话都没说,走得还比先前快些,叶昭昭一路跟着,见老妇进了屋子,关上门,又试着敲了敲:“老人家?”
      里头传来声音:“快走吧,我们这没你要的东西。”
      叶昭昭被人拒绝,只好又说:“老人家,我不是坏人”
      “看你这副打扮,就是胡管家派来的,快走快走。”
      论两天之类被赶了三回叶昭昭的心理阴影,还是道:“老人家,不是胡守财派我来的,我是叶家派过来的。”
      里头传来稚声:“当真?”
      原来还有个孩子,叶昭昭笑道:“当真,我是从叶家来的。”
      门打开一个缝,叶昭昭低头看是刚刚说话的孩子,有些瘦削,长得也不高,身上的衣服也带着补丁。
      随后,他开门让叶昭昭进去,方才的老人正坐在那,看着她,迟疑片刻开口:“姑娘,我看你这衣着想来是贵人,你说你是从叶家来的,不知是哪个叶家?”
      叶昭昭寻了个椅子坐下道:“京都,叶尚书家。”
      老人一惊:“竟是庄子的主人家,我我我...”
      叶昭昭道:“老人家不必惊慌,我记得这是我祖母陈氏的陪嫁庄子,怎么管事的成了胡管家,原先这里的叶管家叶旭他们一家人呢?”
      老人道:“祖母原来是叶家的小姐,不知小姐是....?”
      老人也听说过胡守财那个姐姐在叶府也生了一个闺女,名唤倾城,要是是她,她就什么都不能说,胡守财夫妇蛇蝎心肠,想来他的姐姐胡氏还有那外甥女也好不到哪去,想到此,脸色沉了沉,等着叶昭昭作答。
      叶昭昭回道:“名唤昭昭,叶昭昭”
      叶昭昭老人也听过,是当年在叶家还在安州时出生的嫡小姐,一听名字,老人便要跪,叶昭昭起来拉住她,让她坐下道:“您有事坐着便好,这次我来,也是想问问这庄子的情况,一路上我也只见到些老如妇孺,庄子里的青壮年呢?”
      老人道:“ 小姐叫我陈婆子吧,我是当年老太太陪嫁时一块到的庄子,跟主家姓,您说的事,我也知道,这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吓跑了大半了,一块结伴去了别的地方。”
      叶昭昭道:“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陈婆子道:“是胡守财那父子俩”
      叶昭昭明显感觉到这事不简单,继续问:“怎么了?”
      陈婆子叹了口气道:“两年前,我们庄子这些农户供出来一个秀才,名唤:石歌,平日里也不让他做事,只管好好读书,光耀门楣,可是没想到,这胡守财父子俩丧心病狂,趁他出门就把人半路上掳了去,整整三日不见踪影,三日后发现在农田里,样子凄惨,大家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是大虎家的小圆在胡守财的宅子里做丫头听说的,说是人是胡守财和胡景盛这父子俩给弄去了,折磨了三天,活生生折磨死了,原本想着报官,让县老爷来处理,谁知道,胡守财放出话来,谁要是敢报官,下一个就是他。”说起伤心事,老人抹了抹眼泪继续道:“有人不信,就去了,在路上就失踪了,第二天尸体在井里发现的,这年轻些的人啊,忍不得这些事,也怕,连夜走了,胡守财追不回来,就让我们这些人种地,把我们扣在这,也不跟以前一样了,粮食他给我们才有。”
      叶昭昭道:“他竟敢这样,不怕叶家发现?叶旭人呢?”
      陈婆子道:“叶管家被胡守财接替之后就回了叶氏老家,再也不问庄子的事了,胡守财当着大家的面前说了,她姐姐在叶府里,他在这做什么都没什么好怕的。”
      “他敢这么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