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开花(重生)

作者:年年有余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节

      那是一根金丝八宝钗,以金丝绕形,缠成菊花形状,中间镶有一颗绿莹莹的猫儿眼,四周的细长的花瓣则是用了翠鸟身上的羽毛粘制而成,拿在手中,随着光亮的变化,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时而湖蓝,时而蕉月,煞是好看。
      顾明凝望着手中的钗,想象着它在月芝头上的情境。
      那该是极为好看。
      “掌柜的,这根钗多少银子?”想到这,他问道。
      掌柜的睁着一双小如黄豆的眼睛,里面的眼仁滴溜溜地转。
      “郎君,这可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轻易不拿出来给让人看得。”他缓缓说道,吊足了人的胃口。
      可程越不是那样好耐性的人,他直接截住了他的话头,把不耐烦的道:“不是宝贝我们还不看呢,你只管说多少钱就是了,莫要绕圈子。”
      那掌柜的被程越如此驳了一会也不恼,依旧笑呵呵的,伸出两个指头。
      “二十两?”程越试探道。
      话音刚落,掌柜的就扑哧一声乐了:“小郎君这是在拿老朽逗乐子呢,这珠钗不用老朽介绍你们也看得出来它哪里好,二十两?”他指指珠钗,摆摆手硬声道:“不卖。”
      程越虽年纪不大,却也是走南闯北好些年的人了,自然是看出了这珠钗绝不止这个价,不过是随口说说逗逗掌柜的罢了,眼见着掌柜的要赶人了,他连忙拱手致歉。
      “对不住,掌柜的,是我眼拙,不该插嘴,还望你大人大量莫要与我一般见识……”
      好一好话儿,这掌柜的佯怒才从脸上下去,他将珠钗放回锦盒中,却不收起来,只放在两人可以看见却摸不着的地方。
      他捋了捋黑短的胡须道:“我看两位郎君是真心实意要买才将它拿出来的,若是二位拿不出银子的话便算了,外面也有许多上好的珠钗,质地样式都不错。”
      这话语便是在说他们没钱还要装阔了,若是碰上个年少轻狂的,少不得要闹起来,只是顾明并不为他激怒,依旧温声淡道:“那便依了掌柜的,二百两。”说完干脆利落地就从袖中掏出了银票。
      出了门,程越看着顾明手中的锦盒,摇摇头道:“这二百两还是多了,发钗虽好却也没有他所说的世间仅此一只。”
      顾明点点头,同为生意人,自是知道这其中的手段。
      这镇店之宝只怕他店里还有不少吧。
      “只是觉得这钗子配的她好看罢了。”
      心满意足的声音,情意拳拳的眼神,看的程越是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这情啊、爱的真真奇怪。
      ***
      此次已经是这一年最后一次出门了,在下一次就是年后了,两人互道了别,就往各自的家中走去。
      回到家还未进门就先感觉到了里面的热闹,顾明边将鞭子丢给随从,边问:“里面为何如此热闹?”
      随从笑呵呵的,弓着腰回道:“大郎君和二郎君回来,正在厅前陪夫人说话呢。”
      顾明恍然。
      原来虽说几兄弟各自有着各自的生意,平时也不住在一起,但是每逢年关,都是要携家带口回到老宅子里陪顾夫人一起的。
      顾明大步向前,还未进厅里,就听到了大哥二哥的声音。
      顾大郎声音浑厚,二郎较之要温和许多,很是容易分辨。
      “大哥、二哥。”他喊道。
      里面的人听到了声音,忙迎了出来,几个兄弟见面,甚是亲热,一家人坐在一起逗逗孩童,聊聊家事,夜不知不觉就到了。
      吃过夕食后,几个嫂嫂去陪顾夫人说话去了,厅里只剩下三个兄弟。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着这一年的情形,聊着小时候的模样,不知怎得就将话题牵到了顾明的婚事上。
      顾大郎饮下一杯酒,语重心长道:“三郎,你也莫嫌哥哥话多,你也实在不小了,该是要娶一门亲了。”
      顾二郎也附和道:“就是,你时常在外,家中也是要个人操持家务,总不能一直依赖母亲。”
      几个人都喝了不少酒,顾明也喝了不少,酒最是容易使人讲出心底话。
      他一摆手,衣袖不慎带倒酒壶,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几人听了,也不去扶,反而一杯一杯接着喝。
      “两位哥哥莫要着急,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最迟、最迟明年就将她娶进门。”顾明已经喝的舌头打结了,借着酒劲将话都说了出来,他醉的晕乎乎的,头一倒,趴在桌子上就睡去了,丝毫不知道自己抛出的这个炸弹将他两个哥哥炸的一夜未睡好。
      翌日清晨,一阵孩童的银铃笑声将顾明从梦中唤醒。
      他起身坐在床头抚着额头,昨夜应该是喝了醒酒汤,人并不头昏,只身上还是有一股酒臭味。
      想来天寒,随从并未帮他沐浴。
      “阿长。”他唤过人来,皱着眉问道:“外面谁家的孩子?”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阿长扶着顾明起身,轻声道:“是大郎君家的小娘子和杜家的小娘子。”
      顾明这才记起昨日两个哥哥已经回家了。
      “杜娘子也来了么?”他问。
      待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顾明急忙打发阿长出去烧水。
      待一切都收拾好,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顾明开门,便瞧见天地一片洁白,原来昨夜下了一夜的雪,已经积成了厚厚的一片。一串小小的脚印印在上面,看来这两个小丫头正到处踩雪玩呢。
      顾明抖了抖身上的长袍,深吸一口气朝顾夫人的屋子走去。
      “母亲。”他先给顾夫人请了安,又依次见过两个嫂嫂:“大嫂,二嫂。”
      “叫你们几兄弟少喝点都不听,一个个的醉到现在才醒。”顾夫人先是嗔怪他,而后又关切地问道:“头可还痛?”
      顾明摇摇头道:“昨夜喝了醒酒汤,已经不痛了。”
      顾夫人又问道可吃了朝食。
      顾明一早起来就忙着洗漱沐浴了,何来的时间吃朝食,自然又是摇头,顾夫人一看,道:“刚巧青儿和玉儿刚刚嚷着饿了要吃点心,你就随他们一起用点儿吧。”
      不一会儿,顾大郎、二郎进来了,点心也端了上来,许是新年要到了,今日糕点格外的丰盛,有斑斓清香的百花糕,还有糕体白亮如水晶的龙凤糕,一阵阵香气袭来,勾的顾明的肚子咕咕直叫。
      青姐儿打小没有与顾明相处过,因此看见他坐在桌边的时候,愣是没敢自己上手拿糕点,还是玉姐儿拿了两个给她一手塞了一个。
      “你不要怕,干爹人很好的。”
      原本在与顾夫人聊天的顾大郎、二郎一听玉姐儿对顾明的称呼诧异的都瞪大了眼睛,但转念一想,又明白了过来。
      “说来,也有十多年没见过月芝妹妹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倒是没有带礼过来,实在是失礼了。”顾大郎率先拱手道。
      顾二郎也紧跟其后。
      俩个嫂嫂都是精明人,一听哪有不明白什么意思的,忙从自己手上退了个镯子就要往月芝手上戴。
      月芝连连推辞,可两个嫂嫂硬是要塞过来,没得法子月芝只好暂时收下了,想着什么时候托顾明送还给她们。
      照例,夕食后又是顾明送月芝和玉姐儿回家。
      顾大郎望着马车离了顾宅门口才进来寻顾夫人,进厅一看,顾夫人正正襟危坐着,像是一早知道自己要来一般。
      “母亲。”他唤了一声,立在下边。
      他在这住到十几岁才搬出去在外地做生意,可以说对这儿是很熟悉的,但是就在刚刚,他竟然有一种自己是在离开太久了,已经不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事了的感觉。
      顾夫人颔首,示意他坐下。
      顾大郎找了张靠着顾夫人的椅子坐下,而后看着她,眼睛里含着愧疚。
      “母亲,都是儿子不孝,未曾将三弟的终身大事放在心上。”
      原来顾大郎见玉姐儿认了顾明为干爹,就心下以为顾明真的决定终身不娶,只认一个孩子养老送终,这才赶着要向顾夫人告罪。
      顾夫人叹了口气:“这不怪你,三郎的性子你我也知道,他不愿的事谁也强迫不了他。”
      “可这玉儿始终是月芝妹妹的孩子,日后如何能承欢膝下,便是再想帮衬月芝妹妹也不该用这样的法子,只怕这孩子一认,三弟是更对婚事更加的不上心了。”顾大郎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不赞同的道。
      顾夫人没心想顾大郎是这般想的,她拢了拢手中的汤婆子,接着道:“这些年冰人我请了不少,一个同意的都没有,我这心都急死了,谁知这孩子嘴这么紧,原来心中早有喜欢的人了。”
      顾大郎听着顾夫人嘴里吐出的话,眼神迷惑,又慢慢转为惊讶,这才真正的明白过来。
      “该不会是三弟喜欢月芝妹妹,便借着玉儿……”话虽未说完,但说话的两人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看知道顾夫人点头的顾大郎心下一松,苦笑起来:“母亲,你们也不和我跟二弟说一下,我俩还只当三弟不想成亲,认了月芝妹妹的孩子交差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