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的植树计划

作者:银鞍照白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怎样摇醒犯傻的自己

      位于将军府的萧然本以为会辗转难眠,毕竟自己的无忧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少将军,而少将军有一个未婚妻,正是舒怡长公主。
      
      还有就是无忧的病情,这更是一个定时/炸/弹,他最近的状态实在奇怪,时而是只拥有无忧的记忆,时而又是受伤之前的司徒尚,时而又全部恢复。
      
      不得不说,无忧的不稳定状态,让本就没有安全感的萧然更加惶惶,她此时最想要的就是一句痛快话,到底还有没有感情了。
      
      要是有,那么萧然也愿意以农女之身努力争取一把,要是没有,或者说是觉的不甚重要,她也完全接受的了和离立女户。
      
      但是现实就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现如今的司徒尚,有时会用无忧的狗狗眼看着自己,让自己心软。
      
      有时又会用特别复杂的眼神打量自己,好像在反复权衡着什么,但若是这种眼神中全无感情,那萧然也认了,偏偏感情还是有的……
      
      萧然内心跳脚:mmp!敲里吗!法克鱿!
      
      心脏仿佛被万千细丝缠紧,萧然伴随着自己滞涩的呼吸沉沉睡去。
      
      却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做一个这样的梦……
      
      梦是从她和无忧进入京都时开始的,同样的马儿发疯,同样的车夫弃车而逃,连无忧和自己受伤的位置都是一模一样。
      
      就在舒怡以为,这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导致的重复场景时,梦境中却发生了变化……
      
      梦中的自己忍者疼痛下了马车后,便请求附近之人帮忙,有一男子掀开车帘看清无忧的长相后,立刻对自己说,他在这附近有一别院,别院中有大夫,还比一般的大夫医术好些,不如直接去那边。
      
      萧然并不太相信有人会如此好心,但是她不知再次受伤的无忧如今情况如何,每拖上一点时间,对于无忧来说,都是减少一分希望。
      
      这样想着的萧然便毅然选择了听从那男子的主意,若是无忧能够被及时救治,损失些东西又何妨。
      
      到了别院后,自称为王杞的人果不其然找来了大夫,并说明他们可以在此停留几日,对此,梦中的自己表现的无比感激……
      
      然而没过几日,别院中先后来了几人,他们均说是司徒尚的亲人,但并未表明身份。
      
      从他们的衣着配饰就能看出出身非富即贵,梦中的自己满脸震惊,围观的萧然一脸呵呵……
      
      萧然:再次看到到手的鸭子飞了,心痛!
      提示:咳,真鸭子!
      
      萧然木然的看着梦中的自己虽然吃惊,但仍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司徒尚身上。
      
      而围观者·萧然以一种更加清晰的角度,看到了司徒尚处于不同记忆状态时的纠结……
      
      梦中的自己满是心事,顾不得其他,而萧然在局外人的优势下,注意到了下人们鄙夷的态度。
      
      真正的萧然已经知道司徒尚有了未婚妻,而梦中的萧然不仅不知情,还被瞒的死紧,她只以为这些下人是瞧不上自己农女的身份,一个出身还不如他们的农女突然得了富贵,难免会遭人嫉恨……
      
      在萧然以为自己会始终跟随梦中的自己时,她的视角发生了变化。
      
      大将军府的主心骨司徒展回京了,府中的老太君与他商议此事的解决方法时,司徒展毅然决然的表示:“身为将领,理当守诺,既然已经与现在的妻子成婚,那就不应该对不住人家。”
      
      府中的老太君稍稍沉默后,仍是态度坚决的反对,很明显,老太君是不愿意让一个农女来惹女皇和长公主不喜的。
      
      围观着这场谈话的萧然从始至终都是沉默的,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小三,这完全不符合她的做人底线。
      
      但是感情这种东西,绝不是用理智可以形容的,就好比已经知道实情的萧然,至此都在想:也许,也许长公主与司徒尚之间并无感情呢?
      
      可是那又怎样呢,他们之间有没有感情都不是自己瞎搀和的理由……
      
      萧然想流泪:谁又来可怜可怜自己?
      
      围观了几场扯皮的萧然逐渐冷静,也逐渐明白,也许在他们眼中,自己的意见并不重要,他们衡量的是利益得失、名声体面,自始至终都将自己放在一个不需要考量的位置上。
      
      更何况,梦中的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被瞒的死紧……
      
      萧然的视角再次发生变化时,便见到梦中的自己经受着老太君一波又一波的糖衣炮弹。
      
      她像个真正慈祥的老祖母一般,从衣食住行各个方面进行打点,物质上更是样样不缺……
      
      唯独有一点,老太君身边的大丫鬟总是有意无意的讲述着首饰、衣料的品级,不同地位的月银和什么是真正的尊卑……
      
      梦中的自己开始并不能理解其意,只觉得不太舒服,后来便明白了,这便是在告诉自己知难而退或是知足吧?
      
      萧然想:老太君或许没有错,她只是不甘心,儿子、孙子用血汗换来的功勋,凭什么就要因为她一个农女而化为乌有……
      
      老太君派来的丫鬟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梦中的自己,然而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萧然又看到了老太君派人去司徒尚身边不着痕迹的游说。
      
      其内容首先是:一个普通农女的一生该是怎样的,所谓的恩情到底有多重,赔上整个将军府真的值得吗?
      
      然后是:一个贵妾的身份对于萧然来说已是一步登天,再不知足,也不怕因没这份福气,而误了性命。
      
      最后是:向女皇请罪有了贵妾,和向女皇请罪退婚,两种情况,明显是前者的后果更容易承担些……
      
      萧然帮他们送上一句总结:以最小的代价,换取女皇一时的气愤、长公主几十年的依靠、为了报恩宁愿得罪女皇的好名声,太特么值了!
      
      当然,那也只是萧然顺着那人的话总结的,事实上,萧然觉的事情完全不会如他们的意。
      
      因为,作为后世人,萧然知道,当今可是一位开创了盛世的霸主!长公主是一位宁愿终身不嫁,也不会凑合的完美主义者!
      
      萧然随着那人的讲述,慢慢平缓了心态,此时的她满心觉的:如果不考虑感情,自己在面对将军府之人时,完全是无敌状态!
      
      什么?你说贵妾,不好意思,有明媒正娶的衙门婚书,是正妻呢,官方认证的哦!
      
      什么?你说婚书是在特殊情况下缔结的,没有效力,好吧,那这场婚姻就当白嫖了,我就收拾收拾回老家好了……
      
      难道要怪她救人?呵!
      
      萧然: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打定主意的萧然,转头看到的却是纠结万分的自己,纠结的主要原因便是司徒尚的反复。
      
      萧然长叹一声:人这辈子做的最徒劳的事情就是频频回头。
      
      很明显,梦中的自己逐渐敲击起了乐器——退堂鼓,然而棒槌——司徒尚一会咬住自己的手不放,一会又迟疑的松松口,让熟知鼓点的自己频频出错,不能谢幕……
      
      萧然都想抱住自己,对自己说:“站在自己热爱的世界里闪闪发光不好吗,不要再感情中磋磨了,这一点儿都不像你!”
      
      三个月后,萧然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态再次爆炸!因为她看到了大棒槌司徒尚与梦中的自己滚了床单!
      
      萧然:我想打死我自己!
      
      再一个月后,萧然冷漠的道出一句:果不其然。
      
      梦中的自己竟是诊出了有孕,萧然看着狗屁都不知道的自己瞎高兴,还以为有了个孩子,家中长辈会软下来些……
      
      萧然:呵,可笑自己还在做着世家公子与贫家女的美梦,完全不知道身边的狗男人直接负了两个人!
      
      她冷漠的看着司徒尚更加纠结,看着司徒尚告知自己实情,看着自己气到要流产……
      
      看着看着,萧然猛地想起,那个满口大义凛然与仁义道德的司徒展大将军,历经四个月,仍未去向女皇请罪。
      
      萧然:我是先呵呵,还是先呸?
      
      让萧然感到意外的是,一直在纠结恨不得薅掉头发的司徒尚,这次却主动提出带自己去见见公主!
      
      怀着孕的自己刚刚受惊,勉强打起精神跟着去了。
      
      不用想萧然都知道,自己肯定觉的司徒尚要带自己与公主坦白,三人进行商议什么的……
      
      没想到,刚见了长公主的面,司徒尚好像自暴自弃一般,直接讲明了原委,最后对长公主说了句对不住。
      
      长公主楞了一会儿,也只是一小会儿,之后便就近抢了把马鞭,长鞭一甩,在空中发出“啪”的一声爆响后,便紧紧环住了司徒尚的脖子,鞭子尖儿还有余力的在他脸上一抽……
      
      舒怡长公主一扯鞭子,将之拉近后,大声喊:“谁他妈要你的对不住!老子只想被对得住!老子理所当然值得被对得住!”
      
      张口他妈·闭口老子的长公主毫无仪态的伸手扯过他的额带,拉着鞭子,像带着一个罪奴般,将之拉进了宫中。
      
      至此,萧然终于笑了,不仅笑,还笑的逐渐变态,长公主果真是长公主,不愧为后世巨巨们笔下的主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噶好啊!这里是存稿箱君,我的老板在打游戏,有事请大声喊她!大声点!再大声点!
    歪,是晋江客服吗?为什么还不给我安装语言识别功能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