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的植树计划

作者:银鞍照白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为了胸的尊严都不可能道歉

      重生回来的第一天,长公主:累!累死本宫了!
      
      就在昨晚,她拼命摇手腕,将步数摇到了一千多,摇到眼冒金星、头昏脑涨,然后不得不可怜兮兮的向系统求情。
      
      系统冷酷无情的回答:“您摇手腕的行为已是在讨巧,看在您第一次完成任务,且本系统并未提前提醒的份儿上,不追究已经是最大的原谅。”
      
      舒怡:QAQ,可是本宫的手腕要断了……
      
      作为一只二狗,舒怡绝不认输,最终她求得了系统改变位置,让系统从她的手腕上脱离。
      
      胆大包天·长公主直接将手环包入一块手帕内,开始了左三圈、右三圈的运动,时不时还用胳膊来个大风车!
      
      最终累惨了长公主像摔稻谷的老农一样,将“稻谷”向床上啪啪甩去,慢慢的竟也琢磨出个最省体力的方式……
      
      系统:我,我,头好晕……
      
      人生艰难的长公主最终完成任务后沉沉睡去……
      
      统生艰难的系统最终在宿主完成任务后一键关机……
      
      晨光熹微时,舒怡动了动身体,想象中的酸痛并未传来,正相反,昨天疯狂起伏的心情经过运动发泄后,竟是有了一种站在地面上的踏实感,世界变的真实起来……
      
      她摆摆手拒绝了珍妮儿的上前,一个翻身,趴在了床上,下巴挨着枕面,打来了运动手环。
      
      嘤,竟是无累计计数的,新的一天开始后,步数重新归零。
      
      舒怡默默的戳开屏幕,看到她的小苗苗——树生财,它的头上飘着一团绿色的能量,能量上标注着数字114。
      
      不仅如此,能量团的下方还有一团极小的文字说明:自凌晨起,超过六个时辰未领取则自动消失。
      
      也就是说,到正午时未领取,昨天的劳累就不算数儿了……
      
      舒怡:还好本宫起的早!
      
      系统正式开机:“叮,请宿主注意,投机取巧是不可取的行为,请宿主不要贪小便宜吃大亏!”
      
      感觉到系统浓浓的警告,舒怡默默无言:看来去象房,将手环捆象鼻子上的想法不可用了!
      
      系统看到宿主转悠着的小眼珠儿,忍不住呵呵冷笑出声!
      
      系统:都闪开!我要放大招了!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舒怡忍不住一个立正,自然而然的接话:“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手环屏幕默默亮起,闪出一行字:“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舒怡:……
      
      系统划重点:“诚信!”
      
      舒怡此时就差一个敬礼!
      
      舒怡:我是一条在社会主义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调皮二狗!
      
      尽管我拆过家、吓哭过小孩儿,但我仍然是一条好狗子.jpg
      
      女皇最近很困惑,先是得到暗卫回复,言是长公主私下狂摇手腕,疑似癫痫,但是太医说长公主身体安康。
      
      再是原本不爱参加各种宴会的舒怡,开始频频出宫到处凑热闹……这怎么看都是有问题啊。
      
      此时的舒怡长公主正带着肖红走在京都的街上,大启朝民风开放,与她这般,带一两个婢女或邀上一两个小姐妹在街上闲逛的不在少数。
      
      大启的京都是繁华而美丽的,热爱游玩的舒怡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内,最大的梦想便是吃遍京都的每家店,看完京都的每处景。
      
      如果将时代划分为蒙昧时代、萌芽时代、昌明时代和昌盛时代,那么无疑,大启的饮食业便处于昌盛时代。
      
      京都的人喜好一个吃字,不仅吃食物的色香味美,还要求伴着美景美色,于是不管是沿街的酒楼还是临湖的茶社都不缺少一份独特的雅致,只有自身卓越,才能在这个繁华的京都长久立足。
      
      走下一座白石拱桥,舒怡提着裙摆跑到不远处的糖水铺。
      
      糖水铺前插着一面旗子,旗子上一个大字“甘”,嗜甜的舒怡前世便爱这家店,店主不仅极度爱洁,还有特殊的处理方法,那一碗碗或果香浓郁、或微苦回甘的各色糖水完全不落于现代的各色奶茶。
      
      舒怡:来杯糖水吧,只要没人看到就是0卡路里……
      
      见舒怡跑的飞快,肖红快速跟上:“小姐,这般远的路,不如坐轿辇?”
      
      舒怡摇摇头,心想:本宫为了刷步数,专门绕了那么大弯,本宫容易吗?
      
      实在不怪舒怡做出如此行为,在宫中时,大多数贵人出行都乘坐器具,若是她特立独行,总会有不好的传言流出,若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来回走,也不是不行,就是会把自己绕晕……
      
      最终,舒怡选择出宫,在宫外总没人说什么了吧。
      
      端着杯糖水的舒怡美滋滋的享受着美味,其实宫中也有相似的糖水,但是舒怡就是觉的外面的东西好吃又好喝。
      
      一脸享受的舒怡一个不注意就与一个人撞在了一起。
      
      舒怡圆眼一瞪,然后俯下身用帕子擦鞋,当她抬起头来再次看向那人时,竟是发现那人在擦胸口处的衣衫……
      
      玛德!凭什么两人相撞,我在擦鞋,你却在擦胸口!
      
      玛德!凭什么你一个大男人胸都要比我大!
      
      舒怡:我恨!
      
      祁未并不是很在意胸口这点污渍,随手擦拭几下后,便看向对面的姑娘。
      
      最先入眼的便是一双瞪圆的杏仁儿眼,一个可爱的小脸盘而和生机勃勃的表情,唔,看起来可爱极了……
      
      舒怡看着对面之人不说话,心中思量了下,这事儿吧,其实也不全怪对方,自己也是没有注意路况的。
      
      但是对面的人怎的不说话,难道还等自己道歉?
      
      舒怡: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为了胸的尊严都不可能道歉!
      
      祁未微微一笑:“可是还想喝糖水,我再为姑娘买上一杯可好?”
      
      舒怡看着原本面无表情的男人竟是慢慢勾起了笑,看起来糙帅糙帅的……
      
      之所以说他糙,是因为他的额发、鬓角并未修理平整,皮肤略微粗糙,明显平时不经常打理自己。
      
      京都的公子们赴宴往往戴花抹粉,舒怡刚开始看其实也很是不习惯,过了几年便发现,看着别扭的大多是一些手艺不很好,却自以为很成功的……简而言之,就是化妆新手的蜜汁自信。
      
      有不少公子们簪上一朵艳丽的花,舒怡都觉的挺好看,真真是那句:美是不分性别的,谁说的男子不能戴花了,最起码舒怡觉的,她认识的许多公子都比自己戴花好看。
      
      这冷不丁的,看到一个衣着极佳却不重仪容的,舒怡难免觉的好奇,便仔细多看了几眼。
      
      其,其实吧,多看几眼后,她觉的,这糙的也挺够味儿的哈……居然越看越有点点好看……
      
      舒怡:真香!
      
      还没等舒怡说出:喝!我请你喝的话,一辆马车横冲直撞而来,途经的不少摊贩都遭了秧,还未等舒怡做出反应,祁未便拎住了舒怡的后腰带,将她整个人拎了起来。
      
      祁未几个辗转腾挪间,便拎着舒怡飞跃到了极远的地方……
      
      舒怡:轻功?啊呸!居然被拎了?
      
      在半空中维持了折腰晃悠的姿势的舒怡十分愤怒!
      
      诚然,她知道这个男子是为了救自己,也是为了避免搂自己的腰使自己名声受损,但是舒怡还是不开心,姿势难看是一方面,头晕想吐是一方面。
      
      还有挺重要的一点便是,这个人明明喜欢自己,居然还敢这样对自己,老腰要断了!
      
      是的,尽管舒怡脸皮厚,但是舒怡敢肯定的说,他一定对自己有好感,男女之间的感觉就是这样神奇,有没有意思,一双眼睛将内心透露的明明白白。
      
      舒怡看到那人看自己的眼神,她便知道,这人对自己有好感。
      
      许是被喜爱的一方有恃无恐,且容易恃宠而骄,尽管现在一切情况不明,舒怡还是嘟囔上了:这便是惊天动地的一直男吧!
      
      再拎!再拎就吐你身上!
      
      好在不过多时,祁未便在安全处将她放下,还虚虚的扶了下,根本就没有碰到舒怡。
      
      舒怡本想再瞪他几眼,没想到却收到了系统的通知。
      
      “叮,恭喜宿主完成今日任务,若在完成任务的基础上继续增加步数,仍会增加能量哦,望宿主继续努力!”
      
      舒怡震惊极了,明明喝糖水时,她还差几百步才能完成任务,居然完成了。
      
      舒怡扭头看向祁未:“原来是你!”你这个大bug!哈哈哈哈……
      
      她开始发散思维,是不是轻功造成的呢,感觉超棒啊!bug也超棒啊!系统居然没有发现诶!所以系统是承认轻功行走的步数吗?感觉抓住了一条大腿!
      
      这时候,她看向祁未的眼神都不同了,美滋滋的。
      
      祁未先前听到她说的话,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现在又看到她的眼神,唔,这是崇拜的眼神?
      
      果然,英雄救美就是爱情故事里最俗套、也是最有用的开端!
      
      还不待舒怡向祁未套话,就听到了一个女声“求在场的各位帮帮忙,小女子感激不尽!”
      
      舒怡和祁未齐齐回望,原来是刚才横冲直撞的那架马车,马车车厢已经侧歪在地面上,一个轮子已经不见,那拉车的马也已经昏厥……
      
      侧歪的车厢内慢慢爬出一个妙龄女子,她此时虽是跪趴的不雅姿势,但是仍然保有风度,并不显失礼。
      
      周围不少人帮她将车厢中的另一人扶下来,待看清那人面貌后,就有人惊呼:“这不是司徒少将军吗!”
      
      周围人闻言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还有人问那妙龄女子二人的关系。
      
      女子沉默片刻,回答道:“我为阿郎新妇。”
      
      这句话仿佛是将水滴入了沸腾的油锅!
      
      满京都的人都知道,当年意气风发的司徒少将军向女皇求娶了舒怡长公主,羡煞了一众女郎,二人现今虽未成婚,却是真真正正的未婚夫妻关系。
      
      现如今这个女子竟口称自己为司徒少将军的新妇,明显有问题!
      
      然而,另一当事人——司徒少将军现如今头系额带,却能从白色额带中看出明显的一大片血色,还能指望一个晕着呢人说什么呢?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人抬进了最近的医馆,不时还有小贩跑到那女子面前索要被破坏物品的赔偿。
      
      小贩们一个个口称着司徒少夫人,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并不是十分尊重……
      
      那女子沉默的掏出银钱,将一众人打发走,沉默的看着医馆中躺着的男人。
      
      她觉得自己好像走上了一条错路……
      
      舒怡第一眼便认出了那女子,她是桃花村还是杏花村的来着?是什么村不重要,重要的是舒怡第一次颜面扫地便是因他们二人所起,司徒尚和萧然。
      
      都过了一辈子那么久了,重来一世还是要走上这一遭。
      
      正当舒怡感叹时,系统再次发出通知。
      
      “叮,恭喜宿主开启隐藏任务:头上青青草原。”
      
      “叮,恭喜宿主获得一片面积达十平方米的骆驼刺草地。”
      
      舒怡:我是不是要感谢下送我草原的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