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的植树计划

作者:银鞍照白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顿爆锤

      “……这一段可以总结为‘森林保护法’”。
      
      “具体可以翻译为:若砍断树木大枝者,罚母牛一头,若连根砍断者,无论是谁,都罚马一匹……”
      
      舒怡坐在行军帐内的一个充气物上,整个人懒懒的歪着,听着系统在休息时间分享“翻译内容”。
      
      她虽然自小就身体素质好,还习过不短时间的武,但是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罢了。
      
      再加上女皇养得好,长公主的地位也足够高,因此,性格再是韧,也多少有些娇。
      
      此时的舒怡就有些脱力,也不管“复制人”在不在场,就直接不顾形象的歪着歇了。
      
      而“复制人”祁未则直接坐在了折叠凳上,好似在认真听着系统解说,实际上,眼角留意着舒怡的神态。
      
      祁未:我的姑娘最近太累了,但是只要我上前帮忙,她就坚定的拒绝,太倔强了……
      
      如果舒怡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定会怼上一句呵呵,然后抬起手臂至胸前,形成一个大大的“X”型,丑拒!
      
      拒绝被瞎瘠薄撩、绝对不给自己瞎想的机会!
      
      拒绝被抢任务和积分、手中的活儿都是我自己的!
      
      但是此时的舒怡,完全不知道祁未的想法,她沉浸在系统的翻译中不可自拔。
      
      经过系统翻译后的“法典”像是一幅幅画面展现在她眼前,贵族与平民,牛群和马队,还有那神奇的多水之国……
      
      没错,就是多水之国。
      
      舒怡虽然知道“沧海桑田”这个词,但是谁又能真真正正的见过呢?人一辈子的寿命如此之短,恐怕连沧海中的一粒粟米都不如……
      
      但是从“多水之国”到“荒芜沙漠”的变化,是如此的惊人,当这一切放在眼前时,舒怡心中真是数不尽的情绪在翻滚。
      
      时间这个概念,好像被一个孩子悄悄掀开了一角面纱,展露在她面前的,已经足够她震撼。
      
      在不知不觉中,祁未慢慢的抬起了头,伴随着系统的电子音,看向了舒怡。
      
      舒怡的眼中充满震撼、憧憬与敬畏等情绪,专注到连他的视线都没有察觉。
      
      待系统的声音停止后,祁未从折叠凳上起身,慢慢的走向舒怡,而舒怡已经趴在了一个较高的椅面上,还在沉思着什么……
      
      感觉头顶一黑,她眼带茫然的看向来人,脑中的思维还有些混乱,不知道祁未要做什么……
      
      祁未本就生的高大,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舒怡,压迫感十足,不仅如此,他还靠近了一步,俯下/身看着昂起脑袋的舒怡……
      
      舒怡的意识逐渐清晰,然后恼怒逐渐爬上脸颊。
      
      舒怡:又来又来!无意识撩什么的,滚滚滚!
      
      尽管心中如此想,但她还是知道,自己没理由直接发脾气,毕竟一切都是自己心中的想法作祟,怪得了谁!
      
      她耐着性子问:“有事?”
      
      听着姑娘脆甜的声音,看着姑娘“羞红?”的脸,祁未努力面无表情的,更靠近了几厘米,说话吐息好像都能感觉到一般……
      
      他指着舒怡坐的东西说:“充气枕头,我的。”
      
      舒怡:!!!
      
      舒怡瞪圆了双眼,积蓄的情绪再也按捺不住,直接爆发了开来!
      
      她一手按在祁未的额头上,使劲儿一推,另一手抓住身下的充气枕头,快速起身。
      
      并抡起充气枕头就“砰砰砰”的向祁未身上砸!
      
      一边砸,一边大骂:
      
      “撩!撩你妈个头啊撩!”
      
      “枕头?枕头个屁!”
      
      “让你离那么近!还他妈会喷气是不是!信不信我把你打的没气儿可出?!”
      
      “还托箱子!还抓手腕!这次居然在老娘脸上喷气!你他妈又没意思,撩个毛线啊!”
      
      ……
      
      最后,本就有些脱力,暂歇一会儿,也只是微微缓解了一点疲惫的舒怡,再次能量告罄。
      
      她将“复制人”祁未的枕头向他的怀里一扔,直接在行军床上躺下了……
      
      舒怡用双手盖住了眼睛。
      
      其实,眼角是有一丢丢的泪花的。
      
      怎么说呢,心情复杂,首先知道自己发脾气的行为不对,骂人的行为更是可耻,但是此时此刻她真的不想立即道歉。
      
      舒怡:我难道就不能当十分钟的宝宝吗?
      
      宝宝委屈,宝宝就是要说!
      
      就是这个复制人,在自己面前脱脱脱、炫炫炫,开始就是觉着好奇又好看,沙漠里就俩人,对同伴产生点儿好感也没问题啊!
      
      但是最可气的就是,人家明明没意思,自己心中却老鹿乱撞,撩一下,就动次打次撞一轮,再撩一下,动次打次二连发……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躲也躲了,怎么就还来呢?
      
      舒怡:我承受不来……
      
      被充气枕头狠狠锤了个来回的祁未,眼带笑意,脚步发飘,手痒痒的想去摸姑娘的头毛……
      
      充气枕头什么的,一点都不疼,甚至被打的美滋滋,他可是听得贼清楚,姑娘对他有好感呢,这是不是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了呢?
      
      祁未看了看行军床上的姑娘,特别开心,想说话,想表白,想带着姑娘飞过一个又一个沙丘……
      
      祁未:唔,没什么借口靠近说话,找什么借口呢?
      
      你打的不疼,我觉得和挠痒痒差不离。
      
      你打够了吗,要不要再来几下?
      
      你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吃点饭,补充点体力,再来一轮?
      
      思索片刻后,祁未觉得前两条太突兀了,直接划掉,最后一条只要保留前半部分关心的话就行了,找打什么的,没必要说……
      
      这样想着的祁未,又又又来到了舒怡身旁。
      
      舒怡这次非常快的感觉到了祁未的靠近,极其快速的放下了挡眼的双手,眼睛直勾勾的看向祁未,等着他说话。
      
      舒怡:我是不会道歉的,这是我最后的倔强。
      
      本想缓解气氛问“打我之前,你吃饭了吗”的祁未,看到舒怡微红的眼角后,脱口而出:“打我的时候,你是没吃饭吗?”
      
      舒怡瞪圆了双眼,这,这是嫌打的不够重?
      
      祁未:……
      
      不不不,你听我解释!
      
      然后祁未就慌手慌脚的补充说:“你坐的是我的行军床。”
      
      舒怡:……
      
      直接将床砸你脸上好不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收到了评论和营养液,特别特别满足!
    蟹蟹大家,我会努力的!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吱一声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