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的植树计划

作者:银鞍照白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前世种种化尘归土

      萧然看着总攻·长公主拖拽着司徒尚远去,看着梦中的自己,傻傻的站在原地,表情从茫然到冷静……
      
      萧然本以为,自己会围观一场司徒尚被女皇怒骂的场面,她也以为自己会乐得见到那个场景。
      
      然而她留在了梦中的自己身边,女皇对将军府和司徒尚的处置,突然变的不再重要。
      
      萧然看着怀孕的自己被接到老太君身边,看着丫鬟频繁递来的滋补品和效果不明的各种汤药……
      
      她有点不明白,为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老太君还会想要这个孩子。
      
      老太君既然坚定的反对她做司徒尚的正妻,那不是正妻的她生下的孩子是算妾生子,还是外室子呢?
      
      如果不是嫡长孙,那又何必在意,司徒尚如此年轻,难道还会发愁无子嗣继承家业?
      
      想不明白的萧然,索性就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莫不是想去母留子?
      
      还来不及验证她的想法,女皇对将军府的处置结果便传到了她的耳中。
      
      细细解读着传旨太监的声音,萧然最终只是明白了个大概,主要处置内容包括:收回司徒展手中的兵权、降职和罚俸……
      
      让萧然意外的是,其中并未谈及自己半分,她也不知道该庆幸自己运气好,还是该感慨自己的存在感低。
      
      ————
      
      萧然的视角再次发生变化时,来到了一间书房内,她抬眼便看到了司徒展和一个人的背影。
      
      司徒展面色沉沉的说:“没想到尚儿如此不争气,竟是连个丫头都降不住!”
      
      另一人安慰道:“小少爷身体还未养好,长公主又自幼习武,二人遇上,自然是长公主占便宜些……”
      
      司徒展脸色更加不好了,但仍是说道:“我说的是这个吗!我说的是他身为男儿的魄力!舒怡那丫头曾经的喜爱是假的不成?竟是连一个心悦于他的女子都抓不牢!”
      
      本以为将军说的是,今天小将军被长公主武力镇压的事,没想到是另一件事的下属:……
      
      我能知道才怪啊将军,我一个单身狗!
      
      即使这样想,但是仍要坚强的下属,讷讷的回应道:“小将军自是英武不凡、颇受女子喜爱……”
      
      司徒展瞪了他一眼后,就与之说起了正事,主要内容是关于女皇的此次惩处。
      
      ……
      
      默默围观的萧然算是看明白了,这老将军卖着耿直的人设,实际上却是个老狐狸。
      
      只是没想到这狐狸也算是栽了跟斗。
      
      原来,司徒展本打算用拖字诀,让司徒尚养好伤后去向舒怡长公主示好,礼物、吃食送起来,一件效果不佳,就送一车,迷魂汤中加足了甜言蜜语。
      
      就不信舒怡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子还会招架得住!
      
      只是就连老狐狸司徒展也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孙子竟是做出如此不智之事!
      
      事到如此,已无反转余地……
      
      正听的入神的阿飘·萧然随意的一个扭头,竟是看到了自己!
      
      而自己正在小心翼翼的偷听!
      
      阿飘·萧然又是紧张,又是担忧,她环顾四周,还好周围的下人已经被遣散,把守的侍卫也在外围巡逻。
      
      目前正院处于一种外紧内松的状态,虽然不知道梦中的自己是如何走进来的,但好在暂时安全无虞,要知道这可是两条命!
      
      心里虽然百般不愿承认,但终归是记挂着这个孩子的萧然,一会儿关注下正院中交谈的二人,一会儿观察着梦中自己的情况,也是很忙碌了……
      
      就在阿飘·萧然这样分心时,突然耳朵一动,听到了几个关键词“……兵变……造反……兵符……”
      
      阿飘·萧然感觉没有实体的自己都眼皮子一抖!
      
      要知道这可是古代的封建王朝,王权至上!兵变造反那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
      
      面对这样的高能场面,来自后世的萧然怎能不吃惊、不害怕!
      
      更何况,在大启朝,没人比她更了解以后的发展!要知道,女皇陛下可是一代明君,不仅开启了大启盛世,还是个能上马平定四方的帝王!
      
      也就是现在女皇刚刚继位,在朝堂上表现的稍为弱势,但若是以为示弱的女皇是好拿捏的,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只要将军府付诸了行动,铁头也要碰出血窟窿!
      
      来自后世的萧然对于女皇有种先天的敬仰与尊重,那可是大启女皇啊,是让后世人挺直脊梁说上一句我们都是大启子孙,的骄傲来源!
      
      阿飘开始心慌,而位置不佳,只能模模糊糊听到些字眼的萧然也开始心慌,很明显,无论是梦中的萧然还是阿飘萧然都听到了这个骇人的消息!
      
      阿飘看着手忙脚乱的自己,也没有多余的心思想其他,注意力全放在了自己身上,很明显,梦中的自己慌了手脚。
      
      阿飘萧然跟在了自己身后,始终提着一口气,直到跟着自己钻进一个假山的山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再之后,阿飘看着慌乱的自己逐渐冷静,变装离开将军府、忐忑归家立女户。
      
      甚至还能悄咪咪的假装偶遇长公主,送出关于将军府的消息。
      
      不管长公主信还是不信,只愿她记自己一个人情,若是以后司徒将军府闹上门,她若是愿意为自己说上一句话也是好的。
      
      阿飘萧然看着自己的种种行动,都开始佩服自己的行动力。
      
      萧然:实名赞美我自己!
      
      老实人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归家途中,不管是哪个萧然都是提心吊胆的,她们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将军府的下人会追上来……
      
      但是,没有,一直都没有,仿若她们的担忧都是多余的!
      
      不知道是将军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在意她还有她腹中孩儿,还是长公主在其中的帮助,她们平平安安的立户,开始了新生活……
      
      在诛九族的大罪面前,世人的流言蜚语都变的不那么重要起来,只要还活着!
      
      梦中的萧然即使肚子凸显也昂首挺胸的生活着,一派自然且落落大方,经过对比,显的流言更加可笑……
      
      遇到好事之人相问,萧然就毫不避讳的回上一句:“与君何干。”
      
      萧然并不觉的自己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要承担不属于她的风雨波折。
      
      随着时间的流逝,忐忑也日益淡去,直至有一日,大街小巷都在谈论长公主。
      
      “听说了吗,司徒大将军居然造反了!”
      
      “你这夯货!居然还喊他做大将军……”
      
      萧然:?
      
      “舒怡长公主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竟是以一人之力退了数万军士……”
      
      “听闻舒怡长公主站在城楼,挥下一鞭便震退了位于前排的将官!”
      
      萧然:??
      
      “诶,我听说整个司徒府竟然安然无恙!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我们女皇是不是过于仁慈了些?”
      
      “仁君当然是好,也希望那些不安分的念念女皇的好,不行,我要去为女皇供一座长生牌。”
      
      “同去,同去……”
      
      萧然站在川流不息的街道旁,听着往来人群的议论,而阿飘萧然浮空在她身旁,脸上是一致的若有所思。
      
      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造反的将军府没有被诛九族,反而全部保存了下来。
      
      是利益交换,还是权利交割?都不像,或者说不完全,价值完全不对等。
      
      在长公主得知了司徒将军府的谋逆行为时,在女皇赢得这场战役后,作为胜利的一方,女皇完全可以收取自己的“战利品”。
      
      作为输家,司徒将军府还有什么可以用来交换的呢?
      
      想不通的萧然,索性不再去想。
      
      其实,在得知司徒尚没有出事时,她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当满腔怨愤时,萧然看不到司徒尚的一点儿好,当知道可能失去时,曾经的好便会慢慢浮现。
      
      既然以后再也不可能,索性就放手祝福吧。
      
      但是有一点,无论是阿飘萧然,还是梦中的萧然,与恢复后的司徒尚接触时间都没有与无忧的时间多。
      
      虽然感情很难划分,但是,假设这是两个人,萧然无疑是更爱无忧的。
      
      然而世界上并没有如果和假设,只有徒劳和错过!
      
      无论是哪个萧然,印象最深的都是那个名为无忧的男孩子,他用力的将自己抱在怀里,用微微发红的眼睛说:我真的很害怕失去你……
      
      对,就是这样轻易的被打动,因为,不再是自己一个人惶恐分离……
      
      简单的奢望啊!
      
      孕中的萧然红了眼圈,作为阿飘的萧然仿佛受到感染,也产生了一种想流泪的冲动。
      
      ————
      
      萧然睁开眼睛时,眼角微湿,心口揪痛,她慢悠悠的坐起身,木愣愣的看着帐顶,轻声呢喃:“爱里的行乞者……”
      
      听到里间发出的声音,守夜的丫鬟在门口轻轻唤道:“小姐,可是有何吩咐?”
      
      重复两遍后,室内均无人应答,丫鬟也就自顾自的退下了,唯留一个垂泪的萧然。
      
      萧然并未擦拭泪水,而是任由它肆意流淌,在泪水中发泄着复杂的情感,预见疑似未来的惶恐、疑惑与喜悦等情感掺杂在一起,让她的心情起起伏伏。
      
      直至日光熹微。
      
      萧然眨了眨酸涩的双眼,她决定赌上一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存稿箱君。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观画不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