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是当朝太师

作者:霍云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呵!男人

      平阳郡主见她脸色不对,犹豫了一下,没有坚持:“只是听说,至于是否赵家四姑娘红口白牙往姐姐身上泼脏水,尚未可知。”
      
      “阿娘……”软软糯糯的小奶音响起来,打断了她二人的谈话,听得秦晚心一软抬手轻轻捏了捏他粉嘟嘟的小脸蛋儿:“宝贝醒了!”
      
      谢骁一睁开眼就被她笑意温婉的模样晃了晃神儿,脸颊传来她指尖温暖细腻的触感,瞬间转过脸去小手揪着母亲的衣襟闷声闷气的笑着。
      
      平阳郡主感觉到怀中小儿子这是害羞,眼中满是诧异:“这小子向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王,这会儿竟知道害臊了!”
      
      “阿娘,不许你说我坏话!”谢骁听得母亲如此不给自己留面子,就忍不住嘟着小嘴巴控诉。
      
      他奶声奶气的声音惹得秦晚姨母心瞬间泛滥,朝着他拍拍手:“骁儿来,姨母抱抱!”
      
      谢骁正生气呢,忽然就转了眼神,又期待又有些畏缩,挣扎犹豫后还是朝着秦晚伸出两只小手。
      
      “骁儿慢些,别踢脏了姨母的衣裳。”平阳郡主头一回瞧见自家儿子这羞怯怯的模样,只觉得新奇,伸手将他放下来时还不让叮咛。
      
      谢骁显然觉得母亲有些唠叨,并不作答,只是乖乖伸出手任由秦晚将她揽入怀中,鼻尖嗅到她身上盈盈冷香,忍不住露出两颗白亮的小虎牙笑开了:“姨母闻起来好好吃。”
      
      童言无忌,却听得平阳郡主面色微红,压低了声线斥了一句:“骁儿,不得无礼。”
      
      秦晚倒是不在意,反而觉得这小团子又萌又软,抱着他笑得别提多温柔:“骁儿闻起来也好吃,让姨母尝尝味道如何。”
      
      右边脸颊上印下一片温软,谢骁只觉得耳边一瞬间飞来成千上百只小蜜蜂,除了嗡嗡嗡的声音,整个世界都是安静无声的。
      
      平阳郡主见儿子木头儿一样呆呆的,就忍不住抿唇轻笑:“这孩子早被屋子里的丫头们宠惯坏了,能治住他的,也就是昭阳姐姐了。”
      
      “既然如此,不如骁儿与姨母一道回府去,以后姨母陪着骁儿如何?”秦晚听了只是忍不住笑,抬手轻轻扭了扭他头上拧着的两只小揪揪,只觉得这小团子可爱极了。
      
      谢骁耳边的小蜜蜂才飞走不远,听到她这样说,只是呆呆的点了点小脑袋:“真的?”
      
      “自然是真的,只要你乐意,住多久都行。”秦晚看着他小鹿一样的圆眼睛闪了又闪,小脸上红云未散,白玉团子一般惹人喜欢。
      
      谢骁听得心里动了动,不过转而想到他今日犯了大错,父亲还没罚,就又忍不住低垂了长而卷翘的眼睫毛,闷闷摇头:“不行,阿爹不会允我去的,而且先生还罚了抄书,骁儿不能去。”
      
      “宝贝真乖,姨母再亲一下!”秦晚只觉得这小可爱简直太讨人喜欢了,欣慰一笑。
      
      谢骁小脸一红,忙偏头躲开:“不,骁儿不喜欢小蜜蜂在耳朵里飞来飞去。”
      
      什么小蜜蜂?
      
      他一边说一边又往后扬了扬小脑袋,似乎之前的体验很不好,一张小脸上写满了抗拒。
      
      秦晚虽然不明白他说什么,不过也不多问,只是点了点头:“好,那姨母不亲就是了。”
      
      “郡主,午膳已备齐。”门外丫头扫了帘子进来,先朝着秦晚行了礼,才开口询问。
      
      平阳郡主闻声浅浅一笑,吩咐一句:“且等片刻,太师与大将军去了何处?”
      
      “哦,他们去了校场,这会儿应当还没回来。”见丫头沉默摇头,秦晚忙开口说了一句,转而看着正低头研究她襟前翠玉璎珞,只是轻柔一笑:“正好让骁儿认个错,今日这事儿就算翻过去了。”
      
      依照谢添的性格,人多些,他也要顾及些。省得他们走后,又剩下平阳郡主一个人应付,若是再惊动了谢老太爷,少不得又要生气。
      
      平阳郡主点了点头,虽然知道不该再劳烦他们说和,却又怕这事儿处理不好,闹的一家子人不得安宁。
      
      一路上,秦晚牵着骁儿的小手,越走近校场就越能感觉到身边小团子的害怕紧张,于是在校场外停了下来轻轻安慰他:“骁儿不怕,你父亲喜欢勇敢的孩子,我们知错就改,不必害怕。”
      
      谢骁听完重重点了点头,捏着秦晚手指的小手微微用力,以表示自己的决心:“骁儿知道了。”
      
      “参见长公主殿下,郡主。”见他们缓缓走过来,守在门口的两名身穿玄色甲胄的士兵抱着手中长剑齐声行礼。
      
      秦晚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免礼,牵着谢骁走过去。毕竟是府中校场,只是个开阔的院子,四四方方的空地角落里各蹲着一只石刻貔貅,右手边是一排红漆兰锜上刀枪剑戟一应俱全,对面是一排红心靶子。
      
      他们进来时,谢添正挽弓,一转身就见秦晚牵着谢骁正在下台阶,忍不住拿箭羽戳了戳身边正在瞄准靶心的薄晏:“阿晏,快看,昭阳手里若是牵着你们俩的儿子,这画面该多好看。”
      
      薄晏闻声蹙眉,勾住箭身的手指缓缓一张,手中羽箭离弦直中红心:“要你多事。”
      
      “你这人哪儿都好,就是无趣的紧,不知昭阳看上你哪一点。”谢添兴致正浓,一心想撮合他们小两口加快进展,谁知却被他冷冷淡淡的批了一句,就忍不住敲了敲手中弯弓。
      
      “你若替她不值,当初为何陛下召见时,你不允了他?”薄晏凉凉瞥了他一眼,随手将手中弯弓递给身后的扶桑。
      
      谢添忙抬手打住,连连解释:“我这不是着急,你我同岁,我家驰儿七岁,骁儿五岁,你在瞧瞧你。”
      
      薄晏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淡说了句:“少拿你我作比。”
      
      “你……”谢添苦口婆心说了一通,却被他一五一十堵了回来,就忍不住拧了一双剑眉随手丢了弓箭转过身大步流星的朝着秦晚走过去。
      
      谢骁见父亲气哼哼的冲过来,吓得小脸一白,忙不迭往秦晚身后藏: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秦晚伸手将孩子往身后牢牢护住,赶在谢添开口前拦了他的话:“无余哥哥,骁儿特意来认错的,你别得理不饶人啊!”
      
      “我不打他。”谢添低头看着自家儿子躲洪水猛兽一样一步都不肯让自己靠近,又是生气又是无奈,勉强扯出一抹笑意,对小儿子说了句:“骁儿,你过来。”
      
      谢骁听见父亲呼唤,不敢不听,却又实在怕他生气,只好抓着秦晚的衣裳悄悄斜了斜身子,他探出小脑袋来诺诺:“父亲,骁儿知错了……”
      
      “我不打你,你到我这儿来。”谢添见自家儿子都要吓哭了,又忍不住扬了扬眼角想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一些。
      
      谢骁见他的确不比之前般恨不得杀了自己,也就渐渐放下了恐惧,松开秦晚的衣裳迈着小步子挪到他面前去。
      
      谢添弯腰一把将儿子捞起来,吓得孩子猛地伸手紧紧保住了他的脖子,连声惊叫:“父亲……”
      
      “乖儿子,一会儿你只管叫阿爹,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只管答应记住没?”谢添抬手轻轻在儿子后脑勺上轻轻一拍,轻声叮嘱他。
      
      谢骁虽然一脸迷茫,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却还是乖乖点头:“好的,阿爹。”
      
      谢添抱着儿子转身又朝着薄晏走过去,故意将怀中的儿子在他眼前一晃,又轻轻掂了掂:“天骁儿,叫阿爹!”
      
      “阿爹,阿爹,阿爹!”谢骁收到指令,小手勾着他的脖子,一声比一声软糯雀跃,听得谢添忍不住闷闷笑出声来。
      
      谢添听得满心舒畅,转而朝着薄晏一挑眉:“看见没,我有儿子,而且是两个。”
      
      薄晏冷冷抬眸扫了他一眼,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模样,只是觉得好笑,却并不回答他。
      
      “昭阳姐姐,我家夫君有时就像个孩子,你和太师千万别怪他。”平阳郡主见自家夫君如此肆无忌惮的炫耀,就忍不住拧眉,忙上前牵着秦晚的衣袖解释。
      
      回眸对上她眼中浓浓的歉意不安,秦晚只是温柔一笑,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掌心:“无妨,想来是被我家阿晏气得狠了,这才要戳他短处。”
      
      秦晚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看着谢添那个得意劲儿,只是觉得像个阳光大男孩儿,反差萌。
      
      平阳郡主见她神色如常,似是真的没有生气,这才稍稍安心,忙上前去扯了扯谢添的衣袖,压低了声音与他说话:“夫君,快别说了,叫昭阳姐姐听了心里难过。”
      
      谢添脸上得意的笑容倏然僵住,转而看向秦晚,才察觉到自己只顾着气薄晏,却没疏忽了她,脸色登时黑了又红,抱着手中小儿子进退不得。
      
      “昭阳姐姐没有怪你,你莫再说就是了。”平阳郡主见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行为不妥,温柔一笑,又宽慰他:“走罢。”
      
      谢添点了点头,抱着小儿子转过身去,走到秦晚身边红着脸说了句抱歉,转而将儿子放下来牵着他的小手走在前头。
      
      平阳郡主见薄晏正在身后,笑着拍了拍秦晚的衣袖:“我与夫君一道先去膳房,留红珠带路,你与太师快快来。”
      
      “好。”秦晚笑着应下,见她提着裙摆忙追上谢添,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的走远了,这才收起笑意转身看向沉着脸色走过来的薄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添:看见没,我有儿子,而且是两个。
    薄晏:老婆,我们回家!
    秦晚:关我什么事,要回你自己回。
    薄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