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是当朝太师

作者:霍云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夫人好威严

      薄晏本不想理会她,可抬眸对上她明媚的笑颜,就没忍住轻轻扬了扬眉梢,缓缓开口笑说一句:“无余托我带话,说是平阳郡主想你了,请你明日过府赏花。”
      
      平阳郡主?
      
      原本只是想借他打个岔,谁知道他忽然一本正经的说起了事儿,秦晚愣了一下,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个英气十足的小姑娘来。
      
      “倒是许久不见小丫头了,明日夫君与我同去?”对上薄晏带着浅淡笑意的眼睛,秦晚温柔一笑抬手轻轻晃了晃他绣着云纹的深紫色袖口。
      
      薄晏倒是有些意外,她会如此娇娇软软的跟自己无赖,眉间微微一展笑着点头应声:“好。”
      
      一个好字,尾音上扬,无不表现出他此刻欢喜的心情,听得柳如云心里打翻了醋坛子一般,很不是滋味儿。
      
      秦晚早领教过他勾魂摄魄的笑意,这会儿倒是格外淡定,却还要在柳如云面前做小女儿家羞怯怯模样松开他衣袖。
      
      “夫人,院子里上上下下共二十三名,都在这儿了。”管家回来,与刘管事一起点了人数,随即上前将手中名册恭敬呈上:“请夫人过目。”
      
      收拾起脸上玩笑模样,秦晚微微坐直了身子,接过名册细细翻了一遍后,随手放在手边的桃杌子上,做不经意般瞥了一眼立在柳若云身后的丫头:“表妹身边的小丫头倒是可人,不知叫什么名儿?”
      
      站在柳若云身后的黄衣丫头眼神一慌,忙低下头去不停的拧着手里的帕子。直等到柳如云柔声细语的叫她见礼,才慢吞吞的走上前去捏着帕子行礼:“奴婢珠儿。”
      
      她一低头,秦晚就将目光落在了她发间的碧玉簪子上,细细看了片刻后方点了点头:“不错的,可会写字?”
      
      不懂她为何忽然问起这个,珠儿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奴婢粗笨,不会写字。”
      
      “那就研墨罢,迎春,一会儿记下大略经过。”秦晚倒是不多纠结这个,随口说了一句后就又与迎春交代,倒是将她晾在了一边。
      
      等迎春坐在小桌子前头执笔落下隽秀飘逸的两个字来,她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好字。
      
      迎春低头轻轻吹了吹纸上墨痕,故做不经意开口:“姐姐可否离远些,免得衣裳染了墨迹。”
      
      “对不住姑娘。”珠儿捏着墨条的左手微微停顿片刻,随即一手扶着砚台往右边挪了挪,转而将墨条换在了右手里,研墨的动作就不如之前流畅。
      
      迎春眼神微微一沉,转而放下手中湖笔,起身走到秦晚身边悄悄说了句什么,等秦晚点了点头又转身回来。
      
      珠儿心不在焉的转动着手里的墨条,一双眼睛自始至终都不敢离开她二人左右,瞧见她回来,忙低下头去慌忙掩饰。
      
      迎春只做不知,笑着重新坐下来,执笔落下张氏二字,看得珠儿心里陡然一跳。随后听秦晚沉声传张氏上前回话,仓皇抬头正看见张氏被两个护院压过来。一眼瞧见张氏两手反剪跌跌撞撞走过来,她眼里瞬间染上焦急之色。
      
      “张氏,我再问你,莺儿可是自裁?”秦晚此刻正襟危坐,面色端肃,眼神犀利,问话时声音沉沉,听得珠儿心里头一阵狂跳。
      
      方才亲眼看见她细细验过莺儿的尸首,张氏心里头早就没了底气。可她仍抱着一丝侥幸,不信秦晚一个金娇玉贵的长公主竟有如此本事,仍狠了狠心,一口咬定:“是。”
      
      啪!
      
      一声脆响,青瓷茶盏在青砖上摔得粉碎,惊得众人一阵胆寒,瞬间瑟瑟跪了下去:夫人好威严!
      
      饶是从前见惯了她行事做派的薄晏,也忍不住侧目看了她一眼,却不是印象中的那个飞扬跋扈,横眉竖目的骄纵公主。
      
      看来,果真是换了个芯子!
      
      柳若云也是吓得不轻,捏着帕子的手明显一抖,想要伸手去找支持,身子一歪扑了个空才想起来珠儿不在身边,只好稳住慢声细语的劝她:“表嫂息怒,伤了身子如何是好?”
      
      “张氏,本夫人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莺儿可是自裁?”秦晚只是冲她安抚一笑,抬手在她衣袖上轻轻拍了拍,转过脸时眼底瞬间蔓延着无尽冷冽。
      
      张氏只觉得嘴巴胶粘住一般,想要张口咬死,却并不能发出半点声音,终究身子一软瘫倒在地,面色灰白的低着头沉默不语。
      
      见她不肯配合,秦晚转而看向跪在她身侧的刘管事,沉声问了一句:“好,杀人偿命!刘管事,取了张氏的身契,送她去衙门伏法。”
      
      刘管事背脊一僵,悄悄转头看了张氏一眼,就见她忽然活了一般,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跪在地上砰砰磕头,口中不停的喊着冤枉。
      
      “住口。”秦晚被她声嘶力竭的哭嚎扰得头疼,厉声喝住,看着她额头上一片血痕只是不悦蹙眉:“你信口雌黄,不知悔改。拒不配合调查,纵容凶犯逍遥法外,你倒是说说,本夫人冤枉你什么?”
      
      张氏听得她这话,忙止住磕头,一双浑浊的眼睛里带着十二分得到迫切诚恳:“老奴知错了,求夫人开恩!”
      
      “说,你为何撒谎!”见她乖乖改口,秦晚眼底带着些嘲讽。
      
      见她三言两语就让张氏吐了口,柳若云心里骤然一惊,悄悄抬眸看过去,望见她如玉的侧颜,纵有万千心思都一并歇了,再不敢多看薄晏一眼。
      
      见还有转机,张氏哪里还敢怠慢,忙俯身磕了个头,抬头时眼神悲戚看向珠儿,渐渐的眼神里就闪过挣扎,最终暗淡一瞬转而冲秦晚开口:“是老奴杀了莺儿,怕事情败露,才说她是自裁。”
      
      听完这话,在场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十分的恐惧。
      
      可也有不信的,比如低头记录的迎春,她微微侧目看了一眼珠儿慌乱的动作,微微抿唇:“姐姐,你袖子上染了墨迹。”
      
      “啊!”珠儿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又惊又惧,哪里经得起她这样一吓,手里的墨条当啷一声砸在砚台里,溅起的墨迹落在迎春手背上,让她写字的手微微一顿。
      
      众人皆是被她这样忽然的动静吓得纷纷抬头,见她脸色苍白的站在原地又是摇头,又是摆手,只当她是吓坏了。
      
      冷不防撞上秦晚冰冷的视线,珠儿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连着磕了两个头才带着哭腔开口:“奴婢该死!”
      
      “张氏,你为何杀害莺儿?”秦晚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转而重新将众人的注意力拉回了张氏身上。
      
      张氏长跪在地,低着头说话的时候声音里毫无起伏:“老奴看不过她整日搔首弄姿,不安分,三番五次惹事生非,一怒之下就杀了她了事。”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里仍带着颤抖,不只是生气还是害怕。
      
      “那你说说,是在何时何地,用什么方法杀了她。”秦晚倒是不在意她什么态度,只是冷冷又问了一句。
      
      张氏闻声又紧了紧双手,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昨夜,过了二更天,我趁她睡着拿小刀抹了她的脖子。”
      
      她说得极为简略,却听得众人瞬时间毛骨悚然:好狠的心。
      
      “刀从何处来?”秦晚紧跟着问了一句。
      
      张氏也很快就回话:“街上买的。”
      
      “那刀柄上的红宝石去了何处?”见她红着眼一脸狠戾的看过来,秦晚只是略一点头,转而追问一句。
      
      张氏微微皱了皱眉头,一闭眼哑着声音回了一句:“卖了!”说完,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一样,急着补充一句:“在明德轩卖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生怕谁听不见一样,刻意抬高了声音。
      
      “哼!刀柄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红宝石。”对上她孤注一掷的决绝眼神,秦晚只是讽刺一笑,转而冷冷看了一眼站在柳若云身边的珠儿:“珠儿,你说对吗?”
      
      不知她为何忽然会问珠儿,柳若云不解,见她眼神清冷却坚毅,就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珠儿。见她脸色煞白,整个人哆哆嗦嗦的快要站不住,眼中瞬间满是惊恐:“是,是你?”
      
      珠儿两腿一软,重重跌坐在地上,怔愣片刻才猛然回过神来,急急跪行几步就要伸手去抓秦晚的裙摆:“夫人,奴婢冤枉,奴婢冤枉!”
      
      不等秦晚闪躲,薄晏眼神一厉,冷声唤扶桑。只一眨眼的功夫,珠儿一声哀嚎就被扶桑拿手中剑鞘拨开,整个人扑倒在地。
      
      “果真冤枉么?”看着她狼狈不堪的模样,秦晚却并无动容,看向她的目光里带着十足的冷冽。
      
      珠儿被她这眼神吓得骤然瑟缩一下,眼中却很快闪过狠戾,捏着拳头矢口否认:“奴婢冤枉。”
      
      还真是,无药可救!
      
      “刘管事。”秦晚见她要死扛到底,就没了跟她多纠缠的心思,转而叫了刘管事上前。
      
      刘管事闻声忙上前,伸手从袖子里拿出一本深蓝色封皮的册子递了过去,一拱手恭敬回话:“夫人,这是账房支取明细,另附近十日府中用度增减明细。”
      
      “派出去的人呢,可回来了?”秦晚翻开册子细细看过去,随即放下来,问了一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