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女王[无限]

作者:跳舞的羊XD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青色古堡(二)

      说实话,陶安然自认为算是个经验老道的“位面玩家”了。
      她从第一个任务开始,一路摸爬滚打到现在,经历大大小小的生死不计其数,不过像这种带有NPC的位面,并不太多。
      她心里有和阿宁一样的疑问,也同时怀疑过这个大叔会不会和召他们来这里的某人有关。刚刚来找阿羽的时候,她余光望到其他房间也有人走了出去,好像是下了楼。
      这些“被选中者”,绝对不会都老老实实地等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做。
      “我不知道。”陶安然无比诚实地回答,“只是觉得很奇怪,但又说不上来。”
      说到底,他们被聚集到这里,完成什么狗屁任务,本身就怪得不能再怪了。可是这个大叔的出现,还是给人一种浑身都不舒服的感觉。
      阿宁也有同感,两人进行完这一对话后,都各自陷入了沉思。
      床上的阿羽不知何时已经进入梦乡。
      陶安然起身告别,出门前她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刚刚好九点整。
      这一觉,她睡得意外很踏实。
      好像好久都没在这种完全封闭的环境下过夜了,只要房门落了锁,似乎就不用再担心会有人偷袭,而且在没有得到下一步任务指示前,应该也不会有人做出太过激的举动。
      但是,她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青色古堡位面的第二日,在一声刺耳的尖叫中蓦然开始。
      陶安然跟着人流冲下楼梯,赫然发现就在昨天进门的一楼大厅的地毯上,躺着一具浑身是血的死尸。
      尖叫声是由昨天那个画着浓妆的女孩发出的,陶安然这才发现,那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两个互相抱在一起,眼里都写满了恐惧。
      一只手颤抖着指向尸体的方向,“是,是那个大叔……”
      陶安然从人群里走出来,走到尸体旁边。
      男人仰躺着,双手置于胸前,一双眼睁得很大,嘴巴也大大张开,像是死之前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他的脖颈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血溅得满地都是,身上也都被染红了,是以看上去分外惊心。
      确实是昨天带领他们进来的那位自称是管家的赵叔。
      他居然就这么死了?为什么?
      一阵滴滴声如鬼魅般回荡在古堡内,众人面色均是一变,望向手腕上的任务追踪器。
      上面“进入古堡”的字样已经消失了,出现了新的任务指示。
      “找出杀害管家的凶手,就在你们当中。限时三天,72小时开始倒数。”
      围在尸体旁的人群霍然向四周散开,每个人的脸上都呈现出极端防备的神情。
      在陶安然的视线当中,有几个人已经摸出了腰间的短刀,眼看着一场所谓的推理任务,即将变成因怀疑导致的屠杀。
      她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大家先平静下来,听我说。”
      “从昨天我们到这里开始,我就一直感觉这个管家很怪。我一直在想,设置这个人物的用意是什么,而今天终于明白了。我想在我们之中,一定有一个人接到了一条与其他人不同的任务信息,他的任务,是杀掉这个管家。”
      陶安然一口气快速地说完,众人虽然仍没放下警惕,神色却微微缓和了一些。
      “简而言之,这场游戏的内容,是猫捉老鼠。获胜的条件,在于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有人拍了拍手,似乎在对她这番总结表示赞同。陶安然看过去,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
      “这个小姑娘说的没错,其实我们只需要找出能证明凶手是谁的线索就够了。”
      “那还不容易?”又有人插嘴道,“既然拿到杀人任务的那个人已经得手了,他只要站出来告诉我们他是谁不就行了?”这声音听起来十分狂妄,脑子却不长,陶安然不禁翻了个白眼。
      “老鼠的获胜条件,显然不会这么简单。”
      她说完,便感觉到周围人的面色又变了一变。
      陶安然蹲下去,认真仔细地检查起尸体脖子上的伤口,在她旁边,那个戴眼镜的男人也戴上手套,开始查看。
      “致命伤是刀伤,直接割断了动脉,他应该连叫都没能来得及。根据血液凝固的程度推断,死亡时间……”
      “在昨天晚上七点至九点之间。”男人接口道。
      他朝陶安然笑了笑,“纪远明,我是个医生。”
      “陶安然。”陶安然点了点头,对剩下的众人道,“是的,在七点至九点之间,现在请你们各自都回忆一下,那段时间你们在哪里,做了什么,是否有其他人可以作证。”
      纪远明扶了扶眼镜,望向陶安然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意味深长。
      的确,在目前的情况下,结合众人的力量是最好的选择。他们越团结,就越容易发现老鼠的蛛丝马迹,但是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抓住问题关键,实在令人不可小觑。
      同一个位面里的“被选中者”,是合作的伙伴,同时也是竞争者,太过突出的人,往往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果然,立时便有一个娇俏的女声跳出来,“既然这么信誓旦旦,那你就先说说你自己,别搞到最后,发现我们是在被一只老鼠带着跑呦!”
      说话的是之前双胞胎之一,这会,她们反倒不怕了,都挑着眉看向陶安然。
      陶安然无所谓地笑笑,“昨晚九点前,我都和阿宁一起待在阿羽的房间里,我们三个人就是彼此的证人。”
      阿宁立时便点头道,“没错,就是这样。”
      双胞胎哼了一声,仍旧不服气道,“那说不定凶手是你们三个人呢?”
      陶安然根本懒得理她们,而是转向纪远明,“你呢,医生?”
      “我在自己房间里看书,没有证人。”
      话题既已打开,也就顺理成章地进行了下去。
      陶安然把目光转向之前发了一通没脑子言论的黄毛小混混,这个男人看起来贼头鼠脑的,一双小眼睛滴溜溜地转。
      她很客气地问,“你呢,你叫什么?昨晚七点至九点之间,做了什么?”
      小混混很不情愿地瞥了她一眼,“秦浩,昨天太累了,早早就睡了,估计那会已经睡着了吧。”
      陶安然“嗯”了一声,目标继续轮转下去。
      一个看起来很凶的魁梧汉子。没等她开口,汉子便粗声道,“常厉,昨晚我一直躺在床上发呆,中途有点饿了想下楼找吃的,但是厨房里什么都没有。”
      “下楼的时间,大概是几点钟,有发现什么异常吗?”陶安然追问道。
      “大概快七点的时候吧。没什么异常。”
      算0时间,那有可能就是陶安然去找阿羽的时候,她余光里望到下楼的那个人,可能就是这个常厉。
      可是,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陶安然微微蹙眉,又听到双胞胎在旁边催促,“我们呢?你不问问我们?”
      这对姐妹花真是极品,陶安然简直有些无奈了,“好,你们在哪里?”
      “我们在……你猜!”双胞胎之一吃吃地笑,“你这么聪明,不如猜猜看呀。”
      “妹妹,你又调皮了!”
      两人一唱一和,笑得花枝乱颤。
      陶安然摇了摇头。她环顾众人,一个一个数下去。
      阿宁,阿羽,双胞胎,医生,小混混,魁梧汉子,加上她自己,八个,只有八个人!
      进入位面的时候,她记得清清楚楚,上面写的是“参与者九人到齐”。她记得进入古堡之前还特意数了下,确实是九人没错。
      “为什么会少了一个?”陶安然惊讶道。她这一说,大家也都数起来。确实是只有八个人。
      一阵莫名的寒意突然笼罩过来,难道这失踪的一个人,就是老鼠?
      谜题会这么简单?
      陶安然还正纳闷,双胞胎又“咦”了一声。
      “姐姐,是不是那个……”
      “对,好像是那个人……”
      “哪个?”陶安然这次是真的有些急了,昨天她和阿宁他们是最后三个到的,因此没有那么多时间观察其他的人。管家死之前,除了这对画着浓妆的双胞胎,她对另外的参与者几乎毫无印象。
      这时,纪远明好像也反应过来了,道,“是那个男孩,第一个到达这里的,我们来的时候,他身边都是食物的包装纸,感觉好像已经到了很久了,所以我印象也很深……”
      第一个到的,就是1号。
      陶安然一言不发地走回二楼,到走廊的另一端,敲响1号的房门。
      敲了好一阵,都不见有人来开。
      这时其他人也都聚拢过来,脸色均慢慢变得凝重。
      “打扰了!”陶安然大喊一声,摆出架势,正要一脚踢上去。
      门,突然从里面开了。
      映入眼帘的,先是一团乱糟糟的头发。
      在这纠结丛生的头发中间,是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睛。
      “啊?干吗?”男生颇为不耐的问话,就好像是他正住在自己家,而他们打扰了他美好的懒觉一般。
      陶安然瞪着眼睛,一字一顿地开口,“有人死了。”
      那男生挠了挠头,似乎一点也没觉得惊讶。
      过了几秒,方才回了一声,“啊。”他看向陶安然,眼神终于显得清醒了一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