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轮回三世只缘你

作者:孙筱妮sunny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梦里寻‘他’

      紫薇树下花叶片片随情思飘落,水流潺潺声音已在此地萦绕数万年,一切景色自主人离开后像是被施了静止的术法,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祥和却缺少生机。
      坚实的树干上斜躺着一具娇躯,白纱所制的外衫罗裙垂在半空中,随着微风与紫薇花瓣来回起舞,只见美人手持玉箫,缓缓的吹起,一首婉转小曲便在这寂静的山谷间弥散开来。
      “这成婚才几日就跑回来了?”韶炀摇着扇子走到紫薇树下,随意的找块自在位置便坐下了,满心的打趣着正挂在树上的白夭夭:“是被九奚山的风雪冻着了?”
      箫声被突然到访的人打断,“你是不是在紫薇山安插了什么眼线啊,怎么我前脚刚到,你这后脚就跟来了……”白夭夭亦觉得奇怪,自进山到现在不过片刻,韶炀哥哥怎就知道自己在此。
      “我哪有那闲心,今日是你大婚回门,紫宣传音与我说你一早便先他一步离了九奚山,他要晚些时辰才能到上清境;我等了你片刻不见你人影,猜想你恐是来了这,这不,被我猜到了吧!”韶炀无奈的摇摇手中的扇子,斜眼抬眸朝着树上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小丫头。
      “昨日紫宣带我去了凡间,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千年前的一切……要不是因为想救他,我也不会认识紫宣了……许久没来这了……是想来告诉他我成亲的事。”白夭夭嘴角的苦涩的浅笑,心里却一点一点的被回忆侵蚀着。
      ……
      数万年前
      “哥哥,我听说父帝给你指了桩亲事,是真的吗?”她清晰的记得那是她的心第一次觉察到慌乱与不舍,看着静静擦拭玉箫的紫微,对于她的话不以为然,一股不知名的盈热涌上了眼眸,眼泪便毫无目的落着。
      一滴泪珠滴落在地上,紫微顺着水迹望向眼泪的主人,霎时眉头一紧,收起手中的玉箫一把抱起身边正自顾委屈的她,往水流边走去,动作轻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痕:“你是水做的吗?怎么就又哭了呢?”
      “我是舍不得哥哥……”她撅起小嘴小声的嘀咕着。
      “傻丫头,告诉你父帝给我指婚的人难道没有告诉你我因为抗旨被关了禁闭吗?你就这样冒失的闯进来,仔细父帝法不容情。”
      “抗旨?你没有答应吗?”她瞪大了眼睛,细想方才听了消息后便一刻不停的来寻紫微,竟没有将消息听完。
      紫微笑笑摇了摇头,她永远记得那翩翩少年温润一笑是如此让人心安。
      ……
      “夕颜,你有想过以后要嫁给一个怎样的人吗?”
      “不知道,我希望是像哥哥一样的人……这样我就会觉得哥哥一直在我身边一样。”
      紫微理了理她额间凌乱的碎发,眼神扫过她稚嫩的神情,是那样的真挚:“颜儿放心,哥哥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那哥哥呢?这次抗婚是因为那女子不为哥哥欢喜吗?”
      许久少年不语未答,自顾的吹起玉箫。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照耀在山间,紫薇树影稀稀落落的散在两人的身上,她就这样靠着他沉沉的睡去,迷糊间她彷佛在梦里听到有男声说了一句:“如果真可以,我希望那个人就是你。”
      ……
      “颜儿,万年已过,你是该看开些了别被自己的心魔控制了……”韶炀一直都知道白夭夭心里有这一心结,自紫微走后再未解开,心病还需心药医……
      “韶炀哥哥,其实我……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待在紫宣身边时总觉得紫微哥哥就在我身边从未离开过,可……可来到这紫薇山,却半点寻不到他的气息……神魔之井父帝说,他不属于那里,可当我再想问的时候,父帝就再也没有回复我了……那么多年了,他再也没有回来过,如果当时跳下去的是我,是不是结局就皆大欢喜了呢……是我,都是我……是我害了他!”白夭夭想起过往的种种,眼泪随着思念与懊悔布满脸颊,她怨,怨恨自己为何不能阻止那悲剧的发生……
      “颜儿……紫微定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你看如今你与紫宣成婚,他又是七杀命格,这不正是紫微陪在你身侧的另一种方式吗?”三星命格中,也就唯有紫宣与紫微的脾性最为相像了,连韶炀有时都会错把二人相叠,难怪自家小妹会对紫宣一往情深无法自拔。
      “哼哼……就是因为如此,我如今的幸福都是他的离开换来的,可……这不公平……如果我与紫宣的相遇相爱是他的离开才会开始……那这一切对他就太不公平了……我怎么能自私的把紫宣当成他……这对紫宣更不公平,我爱紫宣,可他呢?我对他呢……我欠他的从始至终都是一条命啊!”白夭夭看向手中紫微留下的玉箫,上面俨然毫无灵气黯然失色,自从回忆起一切,对于与紫微的过去在她的脑中来来回回的过滤的,她不知该如何整理这一段;她知道在夕颜的心里一直都只有还清欠他的一切这一件事,万年她始终抱着这一念头活着,甚至她想着有一天就这么随他去了……可如今她不止是夕颜她还是白夭夭,在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紫宣,那个与他一般用生命换自己笑颜的男人,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白夭夭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眼眸中的温热向两耳坠去,她不敢想,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太难了,她想不明白……就算她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可她的心结也始终留在那里,白夭夭的心魔是紫宣为自己身死,而夕颜的心魔便是紫微为自己神灭,如何如何,才能还个清楚。
      不知不觉中,白夭夭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的气息,可睁开眼睛时,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哪还有韶炀的身影,迷雾之中她看不清方向,也不知何时她已经从紫薇树上下来了,双脚只觉得轻飘飘的,毫不真实。
      走着走着,便出现了九奚山的景象,白雪皑皑,甚是熟悉,白夭夭轻车熟路的往他与紫宣的房间走去,空荡荡的房间不见紫宣的身影,难道是去了温泉谷……白夭夭这样想着不一会便来到了温泉谷,只见桃花树下一男子身影……
      “紫宣,是你吗?”白夭夭唤着树下的人。
      待男子回头深望,温暖的笑容犹如万年前一般,“夕颜,快过来,快看这是你最爱的桃花。”
      白夭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念了万年的他就这样出现在她的眼前,完好无损温暖如初,她缓步来到男子的身边,眼神直直的确认着面前男子的身份,没错,这就是她的紫微哥哥没错,从小到大都是这个人一直护着自己。
      “你终于回来了……”
      “我一直都在啊,一直陪在我的小夕颜身边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男子张开双臂,等待着白夭夭到来。
      白夭夭强忍着泪水投入面前男子的怀抱,那熟悉的味道,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哪里不对,这里是九奚山,这是紫宣为她种下的桃花林,可紫宣呢?
      “哥哥,你有看到紫宣吗?”白夭夭挣开男子的拥抱,四周环顾着,明明可以感受的到紫宣的气息,可却不见人影,面前紫微的脸庞也渐渐模糊了……
      “夕颜,你难道不想我回来吗?”男子突然一句开口问道。
      待白夭夭再次定睛一看,面前男子的脸又变成了紫宣,她惊吓的向后退去,“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的紫微哥哥啊!”
      “不,你不是,你不是紫微……”白夭夭慌乱的拒绝着男子正欲搂住她的手,不对,一切都不对,哥哥的身上怎么会有紫宣的气息,哥哥的脸怎么会是紫宣的脸,紫宣呢?她的紫宣呢?
      “夕颜,你看看我,我不是紫微是谁?你想我是谁?你难道不希望我回来吗?”
      白夭夭再次看向那个带着紫宣面容却说自己是紫微的男子,这不是她的紫微哥哥,这个人也不是紫宣,她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面前的男子却一步步的向她逼近:“你别过来,你别靠近我,你把紫宣还给我……”
      “颜儿,没有紫宣,只有我,我是你的紫微哥哥啊,来快过来……”
      “不可能,你快把紫宣还给我!”
      “颜儿,难道你不要哥哥了吗?没有紫宣……相信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难道说有紫微哥哥就没有紫宣了吗?不,我要的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不能没有紫宣,但我也不能放弃哥哥,不可以……不对,哥哥已经离开那么久了,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紫宣呢,紫宣你在哪里……白夭夭被眼前的男子逼到了温泉边,她回头望去,本以为的温泉突然变成了神魔之井的井口,眼前的一切也变成了神魔之井前的景象……
      原本面前带着紫宣面孔的男子消失了,竟出现了旧时
      紫微与韶炀两个人在神魔之井前的交流的景象。
      “你真的想好了吗?”
      “有什么想不想好的,你舍得她吗?”
      “可是你呢?失去了本命之力,神身俱损,再也不无法回归上神之位。”
      “本命之力如何,神身俱损如何,我的存在本就会危及到三界秩序,仙族,妖族,龙族,谁人不虎视眈眈的看着我的杀破狼之力,韶炀你还记得父神走时,为何要把一半父神之力给了夕颜吗?”
      “因为夕颜圣女的身份,随时都需要为神族付出生命,而父神之力可以护得夕颜一世周全。”
      “连父神都舍不得,更何况你我。”
      “那也应该我与你一同承担。”
      “你是唯一可以继任神尊之位的,如若你有什么差池,你让神族之后如何延续?而我,本就困于本命之力,如此也好是个解脱了……”
      “那你让夕颜怎么办,等她醒来,你让我如何与她交代,你也知道她对你的心思。”
      “我与她终究只能是兄妹之情,我的离开正好可以断了她的念想,不至于让她再因为情之执念而伤心。”
      
      如果一切重新来过,是不是紫微哥哥就不会枉死,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现在也应该由我结束,这一次我不会让任何人为我受到伤害……“哥哥,这是我的命,不应该由你来承担,夕颜只愿你好好活着……”白夭夭心如死灰般欲往神魔之井跳去,可正待她起身的那一刻,一双手拉住了她,阻止了她的行动……
      “小白,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哪里有危险往哪里跑……”紫宣满脸担忧的看着白夭夭。
      “紫宣,你怎么……”
      只见紫宣对着白夭夭施了定身法,让她动弹不得,“我说过要护你一生一世的,这危险应让为夫来为娘子分担,小白,你要好好活着……”说罢纵身一跃,消失在神魔之井的井口处。
      不要,紫宣不要,你怎么就这么舍弃我了,没有你我怎么活啊,你怎么能丢下我,等等我,我来陪你……
      “紫宣,我来陪你……”白夭夭眼睛一闭追随着紫宣的身影往神魔之井跳去……
      “紫宣,紫宣,紫宣别丢下我……”“小白……小白你醒醒……”
      一阵混沌之后,白夭夭被这熟悉的呼唤提醒着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紫宣关切的眼神,满脸的泪痕与汗渍早已花了她的妆容,周边俨然是万年不边的紫微山顶。
      白夭夭一把搂住紫宣的肩膀,还好,一切只是梦,只是一场梦,还好他没有丢下自己独自离开,还好那个‘选择’不是真的,还好……她不能失去紫宣。
      紫宣满腹疑惑的任由白夭夭抱着,方才来紫微山寻她,就看见韶炀上神守在树下等着她,见自己到来,便满是深意的看了自己一眼交代几句就先行一步;他等了片刻,树上的白夭夭便开始不安起来,熟睡的面庞也布满汗渍与泪水,他只听见她口中一声声的叫着紫微和他的名字,到最后全是对他的呼唤;他心疼的将白夭夭从树上抱下来,小心的护在怀中,一只手不知何时的被她紧紧的攥着,直到方才他实在不忍白夭夭就这样梦靥下去,便开口欲叫醒她。
      “做噩梦了,是吗?”紫宣轻柔的拍着白夭夭已被汗浸透了的后背。
      “还好只是梦……还好只是梦……”白夭夭一手扯住紫宣的衣袖甚是要揉进自己的手心里,点点红丝已经染指了广袖的云锦。
      “别怕,我在。”紫宣低沉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响起,宽厚的手掌包裹着他方才在衣袖上瞥见的那一抹猩红。
      不管你遇到何种境遇,我都会为你披荆斩棘,护你安好,你莫怕,只要我生,你便一双人,若我已死,我愿等你一双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