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人,妙缘法

作者:莱茵河之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入局服输的人,都得不简单

      风管事说,官箬笠很聪明,聪明的愿意认赌服输。至于官箬笠,到底是真聪明还是假精明,风依诺不得而知。
      但这些,风依诺却没法对诸葛越儒说道,她只能自己领悟。
      傍晚的时候,风依诺送走了诸葛越儒。听水阁三楼卧室,知苓小心翼翼的检查风依诺脖颈上的伤势。伤口还是红肿,风依诺也一直说疼,额头上的那一小块地方倒是痊愈了。“楼主,您再忍忍,后天您就应该可以出门了。”风依诺真是觉得,脖子上的皮肤是惨不忍睹了,起皮的地方正在长出新的嫩肉。她的脖子还是不能过长时间的晒太阳。
      用酒精消了一遍毒,又上了又一层药,知苓才停下手上的动作。临走的时候,诸葛越儒再三叮嘱知苓,要小心照看风依诺。其他的话,他不愿意跟风依诺说。受了伤,难免有些影响仪容,但诸葛越儒的眼里,风依诺还是美丽的。他不想惊扰风依诺,也不希望风依诺多想。“对了,楼主,诸葛大人让我转告您,官箬笠公子,近日似乎也会来临安一趟。”
      “哦,我知道了。天色已晚,我要睡了,先这样。”
      知苓点头,应了声“是,楼主。我帮您守夜,就在您隔壁的房间,您有事记得叫我。”
      “好。”风依诺似乎有些疲惫,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因为受伤的缘故,她不能沐浴,只好自己动手擦了个澡。
      第二天晌午,风依诺收拾好卧室的行李,犹豫着要不要去临安城里探探风。这时李銮封,拿着书信,向风依诺行来。“楼主,京城焕轻楼,有新消息了。”
      “哦?怎么说?”风依诺听了,也是非常的好奇。她不在长安,那些人想必很是高兴。
      “楼主,官箬笠公子罢免了风管事,不日,风管事应该就会过来临安帮忙。”
      风依诺很是镇定自若,“那接替风管事职位的人是谁?”
      “楼主,是慕容虹新晋焕轻楼的管事一职。另外,潋滟楼跟七星阁,这次的中秋晚宴,拒绝了舞汲,也拒绝了郦蕞野。”
      “这样吗?”风依诺倒是不吃惊,这样的安排。毕竟上官红棉最信任的人是关紫紫,官箬笠么,似乎很是抬爱他的同门师姐魏尚鸯。“那舞汲她们是什么反应?”
      “楼主,舞汲姑娘投靠了绿绸庄。不出意外的话,中秋过后,她就会上任绿绸庄的三庄主。郦蕞野似乎没有任何动作。但是官箬笠公子,还是在用七星阁的名号跟她周旋。听说,官箬笠公子本人,已经对郦蕞野发出去第九张协议帖子了。”
      “舞汲果然是择良木而栖的人,我们焕轻楼先终止跟她的所有消息往来。楼里的事,暂时不用跟她联络了。如果她来找我们,你们就恭敬对待。但不经过我的同意,所有人不许以焕轻楼的名义,主动去找舞汲。至于郦蕞野,我相信官箬笠的诚意很到位。你们密切关注,这三个人的举动就好了。”
      “楼主,那红棉公子那边,我们还要做些什么吗?”李銮封试探的问出口。
      “上官红棉,自己就能摆平,大小所有事情。我还是那句话,他不动,我不动。先观望吧,以后的事以后说。”
      “那临安焕轻楼,我们要先过去拜访吗?”李銮封对接下来的事,很是期待。
      “当然,你先去打个招呼。让焕轻楼提前准备好我的房间,我过了中秋就会去正式报道。届时我的生活重心,都将围绕焕轻楼。我会在焕轻楼里吃住和休息。其余的都按京城的程序走。”
      “楼主,我们的人要不要再去请示官箬笠公子?”李銮封对官箬笠的事情,非常热络。
      “说到这个,我有件事,想问问你。你要如实告知,否则后果自负。”风依诺有些微恼,她对官箬笠,实在是无辙。
      “楼主,您说。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李銮封老老实实的站好,等着风依诺的发问。
      “你说,我们用男女好感去笼络上位者的心,这招是不是有点损啊?据我所知,官箬笠的风评,一直很好。现在全长安的人,都在说官箬笠正人君子,不近女色。那我焕轻楼跟他合作,是不是总有点惹人非议的嫌疑?”
      “楼主,实不相瞒。我觉得,官箬笠公子品行脾气和风范,处处都在诸葛大人之上。可能您跟诸葛大人,年龄更加相近。对于这江湖上的事,你们难免有些坐井观天。反观,官箬笠公子,才是对这江湖之事,真真正正的游刃有余。而且您能在临安焕轻楼,担当楼主一职,肯定也少不得官箬笠公子为您四处奔走。估计以后,您都还有很多要仰仗于官箬笠公子的地方。您还是要改改,您那傲娇的脾气。”
      “他是大家风范,我是小家子气。你觉得,我跟他差的只是年龄见识跟能力吗?你要是这样想,我都会觉得你天真。我跟他,一直是南辕北辙的路人。我以为,我放下爱意,我能在焕轻楼里如鱼得水。但事实是,我放下喜欢一个人的机会,放下我在焕轻楼的梦想,我也到不了他的左右。可是我放下我的花痴,我可以来到东方瑞的心里。这大概就是缘分。”
      “楼主,我不是说,您一定要喜欢官箬笠或者怎么样,但您给他留点好感,您有求于他的时候,不就容易办事很多吗?我相信,他帮焕轻楼,帮助您的时候,未必心里只想着您的回报。为什么他的好意,不能只因为他是个好人呢?”李銮封语重深长的回答风依诺,他算是发现了,他家楼主,一遇到情感问题,完全就是一窍不通,不可理喻。整天神经兮兮的,旁人也不知道,她的脑袋瓜子在想些什么。至少,他是从来不懂,风依诺对男女之情的逻辑和感受。
      “李銮封,本楼主不想跟你吵。你说说,我跟你问及,官箬笠的事情,你就跟我急,是要闹哪样?你天天为他抱屈,你的主子是他还是我?”风依诺是发现了,这个李銮封,完全胳膊往外拐。“你是不是有断袖之癖?”
      李銮封瞬间急红了脸,“楼主,您可不要乱说。我只是很崇拜官箬笠公子。翩翩公子,佳人无数,这本来就很正常。至于您说的,他换女人如换衣服。我不知道怎么跟您理论,但我觉得官箬笠公子,他不是您说的这种人。”
      “切,解释就是掩饰。喜新厌旧这种事,在焕轻楼里,我也见多了。我只是不明白,我身边有个知苓这样的迷妹,我也勉强适应了。可你这个跟班竟然也成了他人的忠实爱好者,你要我说什么好?”
      李銮封有些战战兢兢,楼主是不是言重了?“楼主,您放心,您吩咐的事,我肯定照办。追随官箬笠公子,并且向他看齐,那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爱好。我保证,不会耽误正事。”
      “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真是不明白,你们男人的思维。什么恋母情结,恋姐情结,不胜枚举。我都不知道,怎么出来的这些事。”
      “楼主,或许因为您是恋父情结的人。”李銮封接话接的迅猛,说完自己也是一愣。
      “有吗?我不大清楚。但是东方瑞,是一贯的大男子主义。他的所有单恋指向都很清晰明白,他只喜欢对他有用的人。他是很典型的实用主义者,也是比较功利化的一类人。我比较能摸清他的底牌,其他人还真是难懂。”
      李銮封,噗嗤笑出声。“那楼主,您是觉得,喜欢一个人,很费事吗?”
      “差不多。”风依诺不置可否。
      “怪不得。”李銮封似乎明白了,风依诺那些奇奇怪怪的举动。“其实,您根本不必刻意去克制您的喜怒哀乐,您应该让这些情绪自然产生和停止。不能因为没有结果,或者无法获益,您就永远不去面对这些人。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您只要不去挑战不可为的事情就好了,而不应该是一棍子打死所有的有可能。有时候,有可能就真的只是永远没什么可能。可是因为没可能,就不说话不来往,这就过了,不是吗?”
      “似乎也有几分道理。逃避或许安全,但比起解决问题来,却也不能称之为良策。慢慢来,慢慢改,我可不想着急。”
      “楼主说笑了,这只是我的一点浅见。您歇歇,属下先告退。”说完,李銮封就退到了门口,关上门,安静的注视着,听水阁的动静。
      好险,差点就要“消化不良”。风依诺拍了拍胸口,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这些人情场面的事,她确实不甚了解。她的情绪一向来的快,去的也快。可能,她的性子比较懒,对于徒劳无功的事,她确实是不热衷,也不愿意深究。如果不是情势所逼,她不想管理任何影响情绪的事。真是比较情绪化的一个人,自然不愿意过多的与自己的短板过招。
      于事无补,又何苦,庸人自扰。人该乐得轻松才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