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她放肆

作者:慕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禁锢住她

      chapter 08

      奚盼看到顾远彻落下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脸色一个爆红,赶忙把母亲拉到一旁,“妈你别乱说,他不是……”

      “什么不是?被我撞到了还想瞒着我?小伙子看着外表还挺不错,确实和你说的一样。”
      奚盼:“……”这都哪跟哪啊!

      贾菡梅睨她:“跟妈还至于害羞成这样?还是——你那天是骗我的?”

      奚盼正打算开口,余光就见顾远彻走了过来,柔声问:“阿姨,您吃晚饭了吗?要不要上楼和我们一起,等会儿可以边吃边聊。”

      “我不会打扰你们吧?”贾菡梅问。

      “怎么会,也只有我和盼盼两个人。”

      奚盼瞪向顾远彻,这人在搞什么名堂??

      “那好那好。”贾菡梅哪有不答应的道理,笑着迈开步伐往楼上走去,顾远彻跟上去,走了两步回头却看到奚盼满脸复杂的表情,还愣在原地。

      奚盼脑中还晕着,下一刻男人走回她面前,握住她的手,低沉的嗓音带着宠溺的语气:
      “发什么呆呢?走了。”

      他握住她手的那一刻,奚盼感觉仿佛有一股密密麻麻的电流从手腕蔓延开,震得她心漏跳一拍。

      她被男人牵着上去,回过神来就想挣脱,“喂……”

      顾远彻没有松手,转眸淡淡扫了她一眼,声音只有两人能听到:“我好心好意配合你。”
      言下之意,他愿意帮忙,没要求她感谢就不错了。
      奚盼:“……其实没必要的,顾总。”她哪好意思让他堂堂总裁屈尊演这个角色。

      男人声音悠然:“然后你就要被催婚了?”
      她愣住,“你怎么知道?”
      “我没你傻。”
      “……”

      走到包厢外,他松开手,把她轻推了进去,奚盼看着母亲喜笑颜开的脸色,最后缩了口。

      她真的不敢想象知道真相后的母上大人,会怎么发怒地把她带去相亲现场。
      这顿饭比起那个场面,好像真”没那么痛苦。

      入座后,顾远彻翻开菜单,递到母女中间:“阿姨您看看想吃什么,我第一次来,也不了解。”

      贾菡梅点点头,问他:“你爱吃粤菜吗?”
      “挺喜欢的,只是很少吃。”
      “这家的粤菜做得很正宗,特别是脆皮烤乳猪,之前来吃过几次,今天我给你们点。”

      “阿姨是广东人吗?”贾菡梅讶异他怎么知道,顾远彻说能听得出来口音,“我之前初中的时候在广州待过一段时间。”
      “诶呀那好巧的……”

      奚盼在一旁眼瞧着两人就着家乡聊了起来,她赶忙拦住母亲,扶额:“妈,咱们先点菜……”

      “对对对,你看看我和小顾真投缘,都忘记正事了。”贾菡梅笑意更甚。

      男人对此只是温和一笑:“没事,等会儿点完菜还可以聊。”

      奚盼:“……”这人今天怎么回事?平时都懒得开口搭理人的,今天就跟变了个人一样,能说会道,小嘴还甜。而且刚才他对她说话的语气——自打重逢以来就没这么温柔过。

      点完了餐,顾远彻起身说去趟洗手间,奚盼也说一起,跟着离开。

      从洗手间出来,奚盼看到男人正洗着手,她上前道:“谢谢。”其实按理来说他也没有理由帮这个忙。

      他关水,慢条斯理擦拭着手,忽而发问:“那么着急结婚?”

      女人洗手的动作顿了下,扯起嘴角:“你应该看得出来是谁着急吧?”

      她抽了张纸正要走,就听到他平静无澜的声音:
      “如果今晚跟你来的人不是我,你也要和对方演戏?”

      奚盼怔住。
      一时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明明不是他提出要配合她的吗……

      错愕间,顾远彻没有等待她回答,就转身离开。

      -

      回到包厢,贾菡梅看着一前一后进来的俩人,对着奚盼竟调侃起来:“瞧瞧你,上个厕所也黏着。”

      奚盼无奈,没有接话。顾远彻给贾菡梅斟了杯茶,温柔有礼的和之前无异。

      “对了,小顾,你现在是什么工作呀?”

      奚盼羞赧,就知道母亲要开始转入正题了。她偷偷扯了下母亲的衣袖,却被贾菡梅一个余光瞥了回去。

      然而顾远彻倒也认真回答:“开公司。”

      “开公司当老板啊?真好,年轻人果然有志向,”贾菡梅笑,“我们盼盼这么多年就念了个服装设计,刚开始我们还担忧她未来的就业。”
      “其实这个职业也很好,关键是看兴趣。”

      “对,”贾菡梅拍了拍女儿的手,感慨,“我前段时间还在担心她的个人问题,现在见到小顾我倒是放心了,”贾菡梅对奚盼说:“一看过去就是小顾要照顾你多一点,瞧瞧你平时娇生惯养的,我都担心你没人要了。”

      “妈……”奚盼不爽瘪嘴,抬眸刚好对上顾远彻含着情绪的眸子,只见他唇角噙了抹笑:

      “不会没人要的。”

      这话站在情侣角度来说时的潜在意义,以及他似真实似表演的语气,让奚盼心头一震。

      吃饭时,顾远彻耐心地帮她倒果汁、递纸巾等等,像极了一个完美的男朋友。奚盼吃得心猿意马,感觉眼前这人根本不是真实存在的……

      顾远彻是什么遗落在时装界的奥斯卡影帝吗?

      晚餐结束后,三人下楼,奚盼原本说要去算钱,顾远彻一个眼神过来,直接跟着服务员离开。她只好和贾菡梅站在原地等待。

      母亲唇角挂着笑,心情愉悦,“小顾不错,妈很满意。”
      “……才吃了顿饭你就被收买了?”
      “你这孩子,妈妈是看细节的,一个男孩子是不是真心喜欢你,我作为过来人看得出来。其实妈就是希望找个对你好的,会疼你的。”

      奚盼:“……”那你能看出来他是演的吗?

      贾菡梅感慨:“你说你对待感情终于认真点了,看看你之前在国外谈的那个男孩子,什么乱七八糟的。”

      奚盼:???
      “啊?”什么男孩子?

      “就是去年春节在视频里看到的那个啊,一看过去年纪就比你小,贪玩,等会儿还要轮到你照顾他……”贾菡梅讲到一半扭头看到顾远彻不知何时走到了身后,立刻换了话题:“诶小顾,今晚让你破费了,下回来家里吃饭啊,阿姨下厨。”

      奚盼回头刚好撞上顾远彻沉不见底的黑眸,心里莫名咯噔一下。

      “好的,谢谢阿姨。”他声音凉了几度,却依旧有礼貌,“我们走吧。”

      顾远彻和贾菡梅并肩往前走去,奚盼也没有了解释刚才那个误会的机会。

      上车后顾远彻先是把贾菡梅送回了家,后者一下车,顾远彻就收掉刚才全部的温柔和笑容,蹙起眉,一言不发地看着手机。

      奚盼还未察觉他情绪的突变,对他道:“你等会儿在前面的公交车站放我下去吧?我那样回去也很——”

      “闭嘴。”
      他冰冷不悦的声音使她的话戛然而止。

      奚盼眼底划过惊愕,转头就看到他烦倦阴沉的脸,她几乎要开口,最后还是忍着闭上了嘴。

      坐在副驾驶的裴南转头看了眼气氛突变的后座,默默拉上了隔板,示意司机开车。刚才在车上贾菡梅有提到奚盼的住处,所以知道目的地在哪。

      车内分外安静,两人各自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到达小区门口时,车子停下。奚盼拿过包包,没有转头看他,冷声言:
      “不好意思,今天给顾总添麻烦了,你放心……等会儿我就给我妈打电话解释清楚我们的关系,不让你的名誉受损。谢谢送我回来,再见。”

      她正转身,手腕就被紧紧攥住,他侧身倾覆上前,骤然逼近,几乎身贴身的距离,暧·昧至极。

      “利用完我就扔?还是……我不是你利用的第一个了?”
      他瞪着她,声音沙哑的可怕,落在她身侧的手把她紧紧圈在领地范围之内,使她动弹不得。

      “顾远彻——”她气得直呼其名,想推开他却发现根本抵不过他的力气,她眼眶渐渐红了一圈,“顾远彻,你有病啊?”
      明明是他莫名其妙甩脸色,让她闭嘴,她都不知何时惹怒了这位太子爷,她凭什么还要像以前那样体谅他阴晴不定的情绪?

      “刚才你妈妈口中那个外国男人是谁?”
      一路上吃醋抓狂到了极点的他,到底还是忍不住质问。

      奚盼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和你有关系吗?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为什么要和你解释?”

      他喉结滚动,掐住她的腰肢,薄唇吐出压抑着怒火的几字:
      “你单方面提的分手,经过我同意了吗?”

      腰间传来禁锢的疼痛感,奚盼吃痛地皱眉,拳头捶在在男人肩头,声音发颤:“放开,你弄疼我了……”

      顾远彻看到她发红的眼眶,怔了下,微松开手就被一把推开。

      奚盼压抑着眼眶的沸腾,一字一句清楚地告诉他:
      “麻烦你搞清楚,是我甩的你,这需要经过你同意吗?”

      她说完,甩门下车。

      -

      走进家门,奚盼脱掉鞋,光脚踩在冰冷的地面,慢慢走去厨房。

      保温壶里没有水,她拿起烧水壶,装了水放上去烧。她手撑在桌子两侧,低头看着水蒸气渐渐腾升,直到视野渐渐模糊。

      她仰头眨了眨眼睛,将多余的情绪压了下去。

      最后她端着杯水走回客厅,坐去沙发上,房间里昏暗一片,带着有点阴凉,她抱腿将身子蜷缩成一团,视线聚焦在桌面上的黄桃罐头,又渐渐失了焦。

      记忆中,她第一次想过放弃和顾远彻的感情,是在他同意和她交往后的第二周。

      那时他们俩的关系班里同学还不知道,而且就连她现在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答应她。

      当时的奚盼沉浸在极度的喜悦中,晃着他的手问:“我们要在空间公布吗?”

      然而他拒绝了。

      顾远彻说不喜欢这样刻意公之于众的方式,奚盼想起她在空间看到其他对情侣的甜蜜互动,心里羡慕,却也尊重他的性格,毕竟想想能追到他,就够幸运了。

      后来在班级,她也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而顾远彻也没有过分的举动,她每每私下和他半开玩笑地说:“我们的关系难不成见不得光吗?”

      那时高二,顾远彻参加了一个机器人设计大赛,是学校组织的团体参赛,其中一个队友是被称为学校三大女神之一的女生,高一的超级学霸,人美声甜性格软,也是万众瞩目的存在。

      下午第四节课,顾远彻都要去训练,奚盼买了水果沙拉,翘了课给他送去。谁知到实验室门口,她却看到他和那女生坐在一桌,顾远彻拿着模型,对方在一旁和他交谈着,笑意甜美,就连他脸色都没那么冰冷。

      奚盼把他叫了出来,忍着醋坛子打翻的酸意,把手中盒子递过去,轻声道:“我今晚不等你吃饭了……”

      他却只是淡淡说了声“嗯”,完全察觉不出她的情绪。

      奚盼下了楼,路过楼前的草坪,却听到几个男生在交谈——
      “陆神今天到底还来不来打球了?”
      “他最近都没空,参加啥比赛呢,好像高一那个童可也在。”
      “卧槽突然羡慕,这人也太幸福了吧,有妹子陪着,哪还需要我们啊。”

      男生们笑作一团,“陆神和童可配在一起还差不多,你们站在童可旁边都是低配。”

      “去你x的……”

      奚盼脚步顿了下,听出来其中一个男生的声音——是顾远彻平时玩的还不错的朋友。

      她垂下头,眼底落寞。

      原来连他身边的朋友,都不知道她这个女朋友的存在,她透明得只能默默听着别人说关于他的流言,却不能光明正大站出来告诉众人:“他是我的。”

      ……

      奚盼每每想起过去卑微的自己,心底都忍不住嘲笑。

      可是为什么她现在逃离了,他又上来理直气壮追上来质问她和别人的关系?那不成她要永远像那样一直追着他跑么?

      她真的累了。

      -

      因为失眠,奚盼一整晚没有睡好,加之第二天气温骤降,她是硬撑着才爬起来的。

      到了公司,她身体不太舒服,就在位子上休息。谁知过了会儿有同事过来问她怎么还不去收拾会议室,再过十分钟就要开会了。

      奚盼一脸懵,并不知道这件事,同事就说Liya在群里通知的,一同完成的还有殷元菱,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在哪。
      奚盼发觉自己漏看了通知,立马去准备。她急匆匆整理了下会议室里的桌面,又跑去打印材料。

      已经有各部门员工去到会议室等候,这时殷元菱也从楼下上来,看到奚盼还站在打印机前,皱起眉头:“你怎么回事现在还没弄好?!他们都在等了。”

      “你刚才在哪呢?”

      她丝毫不心虚:“我刚才在楼下人事部处理些事,怎么,我不在你就没办法做事了?”

      “所以你现在是打算在这说风凉话?”奚盼不想多废话,拿起打印好的文件正要走,殷元菱却堵在身后,奚盼直接撞上她肩头,手中的文件撒落一地。

      殷元菱吃痛地叫了声,踉跄着往后退,“你怎么回事啊,就不能慢一点吗?”她声音尖利,旁边的同事也看了过来。

      奚盼气得攥紧拳心,忍着怼她的冲动,去弯腰去捡纸,那瞬间,她余光看到几个身影朝这个方向走来。

      为首的是顾远彻。

      他步履沉稳,单身插兜,身上的深蓝色西装熨烫妥帖,只是眉峰紧蹙,就差把“心情不好”四个大字写在脸上。身后好几个设计部的高管,所路经之处气场顿时肃穆。

      下一刻,她就和他四目对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呵,狗男人迟早要收拾他。
    今日份情感小话题——
    你们会接受男盆友从来不在朋友圈秀恩爱吗?如果不秀你心里会不舒服嘛?
    ps:我个人不能接受对方空间完全没有我的存在,可以不常秀但是不能从来没有(前提是我有个男朋友qwq)
    -
    红包继续!冲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