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她放肆

作者:慕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特殊关系

      chapter 05

      目瞪口呆间她还未作反应,头顶就落下一声男士似笑非笑的声音:

      “坐得太舒服不想起来了?”

      “……”
      奚盼闻言立刻如触电般弹坐起来,轻嗤了声:
      “舒服个屁,我才不愿意坐。”

      “哦?”男人唇角轻佻,“那是谁以前死活不愿意下来的?”

      高中时,也是这么寒冷的天,奚盼就喜欢黏着顾远彻。男生体热,在冬天就是个行走的大暖炉,没人在的时候,她就喜欢坐在他腿上,抱着他脖子傻笑,不愿意动弹,“不嘛……你身上暖和。”

      那时顾远彻总会面露无奈,却从未推开,只是每次她无意间扭着身子,他总会脸色发红,让她别乱动。当时她还傻乎乎地问是不是自己太重了……

      奚盼的思绪从羞耻的回忆中抽了回来,下巴抬起:
      “不好意思,那是以前。现在哪个女人不想坐顾总大腿?可我偏偏就觉得——咯得慌。”

      奚盼依旧伶牙俐齿,顾远彻的视线落在她清澈的眸子里,黑暗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一口一个顾总,你倒是叫得挺顺口。”他道。

      她笑了笑:“毕竟在公司,顾总也不希望我们之前的关系……被外人知晓吧?”
      “什么关系?”他反问。
      她怔愣片刻,“你在装傻么。”

      男人没有回答。

      沉默间,头顶的灯亮起,视线再次恢复明亮,两人各自移开目光,仿佛刚才黑暗中的对话和暗潮汹涌的情绪并不存在。

      奚盼弯下腰把地面的草稿纸捡起,而后拿起包对他道:“我先走了。”
      谁知转过身,他再次叫住她:“等等。”
      他解锁手机,点开微信自己的二维码,把手机推到她面前,“加一下。”

      见她满脸震惊又微妙的表情,他沉着脸色出声:“工作微信。”

      奚盼看着他眉峰蹙起的那张脸,仿佛在说【你在胡思乱想自作多情个屁】。

      “……”她心里翻了个白眼,掏出手机飞快扫了后,扭头离开。

      -

      “顾远彻就是个大傻x。”奚盼迎着冷风打了个喷嚏,把外套裹得更紧,加速朝地铁站走去,电话那头的申杉月听完她的话,还在笑个不停,“你说你非要去寻致,可不得受他欺负吗?哎你们俩怎么变得跟欢喜冤家一样,相爱相杀的。”

      奚盼:“……不会用成语别乱用。”相爱个屁,她现在只想让他接受社会主义的毒打。

      “你说你这朝天椒的性格,也就面对顾远彻的时候,一肚子气只能憋得往后面儿蹦。”申杉月笑得倒在沙发上,“要不以后你天天给我讲一下今天你和顾远彻如何互怼吧?我咋觉得你俩还有点甜呢,离谱。”

      “???”奚盼无语,“脑子不好我现在就给你挂号。”

      “呵。”

      “不说了,进地铁。”
      奚盼挂了电话,坐在位子上,手机振动了声,弹出好友验证通过的消息。

      奚盼看到顾远彻的头像只是简单的一片黑,她刚退出聊天界面,申杉月就发来信息:【对了盼盼,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一声……】

      【?】

      【你爸妈好像知道你回国了……昨晚我们吃饭,我发朋友圈的时候忘记屏蔽阿姨了,她……给我点了个赞,然后给我打了个电话。】

      奚盼:【……你刚才怎么不说?】

      【我怕你骂我qwq.】

      奚盼按了下眉心,出了地铁后乖乖把电话拨了过去,那头一接通,她笑着送上问候:“母上大人晚上好。”

      “哪位,我不买保险。”

      “……妈妈妈别生气。”

      贾菡梅呵笑了声,“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呢?我都以为你还忘了这个家呢。”

      “你和爸去环游世界了吗,我就想着不打扰你们嘛……”

      “你别贫嘴,我们都回来多久了?辞职回国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干脆哪天直接抱个孙子回来算了。”

      奚盼摸摸鼻子,“这不正合你意吗?”

      贾菡梅嗔了她一句,“现在住哪呢?也不回来?”

      “我在公司附近租了个公寓,放心我这周末肯定回家,给你和爸带了礼物噢。”

      “你爸让你带个跌打止痛膏。”

      “他哪受伤了??”

      贾菡梅:“他说你回家腿被打瘸了可以擦。”

      奚盼:“……好的。”

      通话结束后,申杉月的电话又赶了进来,询问她情况,奚盼说没事。她爸妈从小就是对她开放式教育,当初她出国,父母也很放心就让她一个人出去了,工作读书大小事也都是她自己决定,倒也快乐。

      -

      另一边,晚上九点多,顾远彻回到家,从浴室出来后他就坐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

      旁边卧室的门被拉开,男生走出门看到顾远彻一动不动坐着,他走了过去,出声唤他:“哥——”

      男生看到他手中的酒杯,露出一口白牙,拿起威士忌也给自己添上,“我也要来一杯。”他抿了口,问:“哥,你有心事啊?”

      顾远彻转眸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顾洛星也知道自己听不到什么,自顾自开始说:“哥,我那毕业论文,你帮我看看吧?我写不出来。” 

      “那就别毕业了。”

      “不是,我研究的题材太偏了,就是延迟微分方程那个,你帮我看看给我点启发。”

      “从小不会做的题目都是我教,写个论文还要我看,丢不丢人?”

      顾洛星笑得傻里傻气:“毕竟我哥是天才,我是学渣。”

      顾远彻转头睨了他一眼,最后道:“明天把文档发给我。”

      “好咧!”顾洛星转头看了眼茶几上亮着的手机,凑近一瞥界面,惊了:“哥你啥时候创的微信啊?!你不是说你从来不用吗?”

      顾远彻没有社交习惯,之前顾洛星给他发手机短信烦了,让他去创个微信,“这都9102年了谁还不用微信啊?”顾远彻还是没有去下载。
      然而今天他竟然破天荒看到他哥有微信了?!

      顾远彻拿回手机,镇定自若锁住了屏幕,顾洛星感慨:“果然当上霸道总裁的人就是开窍了啊,我也要加个好友。”

      他兴致勃勃去掏手机,顾远彻站起身,凉飕飕看了他眼,留下一句:“短信联系。”

      顾洛星:“……”
      呵呵,漂流瓶联系吧。

      -

      顾远彻回到房间,再次解锁开手机屏幕。微信只躺着一条奚盼的对话框,他沉着脸点开,发现对方还是没有发来一条信息。

      一个小时了。
      他都同意好友一个小时了。
      她这时不应该主动来找他问好吗?

      难不成她觉得没话聊?她可以问问他工作或者设计稿的事,或者和他随便打个招呼。

      她以前不是这么安静的。

      还是她害怕尴尬?他都主动加她了,她看不出来他的意思吗?

      顾远彻拧眉。

      良久,洗澡完爬上床的奚盼看了眼手机,发现三条信息——

      顾远彻:【.】
      【。】
      【...】

      她一脸懵逼,【有事?】

      那头隔了会儿回过来:【群发。】

      奚盼:“…………”
      这人是不是有病。

       奚盼正打算退出对话框,顾远彻的信息再次进来:【设计稿周一交给我。】
      奚盼发懵:【那你今晚催我画完?】
      顾远彻:【我要看看初步成色,有问题?】

      奚盼:“……”
      你是总裁你有理。

      【知道了,睡了。】她匆匆发了一句,没等他回复就把手机扔到了床头。

      另一边,男人看着奚盼信息良久,发现迟迟没有等到下一句。

      还有句“晚安”呢?
      她以前都会给他发晚安的。

      他沉思了会儿,把电话拨到裴南那。

      裴南好不容易忙完回到家,此刻收到顾远彻的电话,还以为是工作又出了什么事,再次提心吊胆起来,赶忙接起,谁知却听到他亲爱的Boss问了这样一句——

      “你临睡前和人聊天完都会给对方发‘晚安’吗?”

      裴南:Excese me??
      “顾总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

      裴南思考了会下,斟酌开口:“分人和分事吧,如果是公事或是不熟的人,不会发。如果和亲密的人聊天,一般结尾会带一句,但也不一定。”
      裴南心里犯嘀咕,这是什么问题啊?

      “不知已被奚盼归结为不熟的人”的男人闻言,脸色沉下,声音很低:“那她为什么不给我发。”
      他们明明是后一种人。

      裴南愣了几秒,终于反应过来“她”指的是谁,他试图安抚:“顾总,您和奚小姐刚恢复联系,她对你感觉生疏是正常的,这需要时间。”

      顾远彻蹙眉,转头看向窗外。

      还需要多久?
      他都给她六年了。

      -

      奚盼周末的时候回了家,谁知一回家,贾菡梅就开始唠叨,“你说从小到大我管过你什么了,工作、学习我可都是让你自己做决定吧,现在我就希望你赶快谈个恋爱考虑下终身大事,怎么就不能答应我了?”

      奚盼算是知道再民主的父母也过不了催婚这一关,她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最后受不了干脆胡诌道:“妈妈妈我找到了!刚看上一个。”
      “真的吗!你也不早说,那男孩子怎么样啊?在哪工作,家庭——”
      奚盼连忙打断:“一米八玉树临风家里有矿,居家好男人,绝对包你满意。”
      贾菡梅一脸狐疑:“就你这样的能找到?”

      “……”这是当妈的说的话吗?奚盼拍拍她的手,“放心,我搞到手了再领到你面前,别着急啊。”

      奚盼飞速打发了她,周末晚上一吃完饭就飞奔逃回公寓,继续赶顾远彻交给她的任务,谁知画到睡着,受了凉,第二天醒来嗓子冒疼,快好的感冒突然加重了。
      纠结后,她还是没请假,从小到大,她生病一般都不会请假,除非真的爬不起来。

      喜欢的早餐铺排了长龙,向来挑三拣四的她就没买早餐,打算去公司泡燕麦。谁知到了公司却发现桌面上唯一一包燕麦不见了,她桌面一些平时随便涂写的手稿也有被翻动的痕迹。

      她去问乐容,乐容掩嘴说:“好像是殷元菱拿的,刚才你还没到,我看到她在你位子上转悠,走的时候手里拿着包东西……”

      奚盼脸色黑下。
      上次随随便便拿走了她的手绘书,这回连早餐都顺上了?!

      原本心情就够郁闷的奚盼顿时怒火腾烧,站起就被乐容拦下,“诶还是算了吧,你要是没早餐我给你一块面包,大早上的别和她计较……”

      奚盼挣脱开她的拦阻,冷扯了下嘴角:
      “我今天还就计较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把第六章部分章节移到这章末尾了
    -
    推荐我的一本预收呐《我只在意你》,在专栏就有~
    【文案】
    苏家千金苏晚梨,娇纵闹腾,无人能治,直至高中那年,她被父母托给简家的太子爷简嘉致照顾。
    男生性子淡漠,不理会她各种反抗捣乱,直至那晚她试图逃走,被他按在门上。
    他垂着冷淡的眉眼看她:“乖一点,别让我管你。”
    苏晚梨被他拿捏在掌心,气得抓狂,少女心思却渐渐被他牵引。
    但她知道,他有多烦她。
    就连她出国读书那天,她在机场等他到最后,他都没来送她。
    一腔期待落了空,只留下苦涩。
    -
    几年后,苏晚梨回国与简嘉致重逢,男人仍与从前一样。
    她傲娇地不想再把他放在心上,表面装得毕恭毕敬,实则只想离他远远的。
    却不曾想,她和追求者吃饭时刚巧被简嘉致撞到。
    男人冷下脸来,目光沉沉,她被看得头皮发麻,小心翼翼对追求者解释:“这是我哥。”
    当晚,她被简嘉致送回家,到门口时,她麻溜刚想走,手腕却被他攥住。
    “商量个事儿。”
    “?”
    “别再把我当你哥了,”他面色笼罩在袅袅白烟下,把她半锁在怀中,嗓音低哑,“这样我怎么追你?”
    苏晚梨:?
    #等等这个剧本好像不对?!#
    -
    后来,苏晚梨一脸傲娇:“你不是说最讨厌管我了?”
    “是挺讨厌的。”
    她刚要炸毛,就听到他轻声一笑,“所以看看变成我家的会不会好管点。”
    【可爱闹腾只有一人能治的小辣椒】×【懒散冷淡实则在意得要死的bking】
    久别重逢文,1v1双c双初,he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