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她放肆

作者:慕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黄桃罐头

      chapter 04

      顾远彻低头签着文件,没有出声。

      奚盼看着他,思绪突然回到从前,要是以前他冷冷的不搭理她,她就黏在他旁边,软声一遍遍问:“顾远彻,你怎么不理我呀……”最后总是他先无奈妥协。

      奚盼收回心绪,走上前把文件袋放到他桌前,出声:“还给你——顾总。”

      男人握着笔的手停了下,指了指前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来。
      于是奚盼安静等了他五分钟……

      最后他放下笔,抬头看她,奚盼立刻把慵懒的身子坐正,他嘴角噙了抹意味深长的笑:“怎么改变主意了?”

      奚盼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微笑:“贵公司给出的各方面我很满意,我也愿意加入提高自己,也让公司变得更好。”

      “这么公式化?”

      “不过最重要的是——顾总这么惜才亲自找上门,诚意这么足我拒绝了岂不是伤了你的心?”奚盼挑眉。

      顾远彻怎么会听不出来她在拐弯抹角呛他,哂笑了声,“奚小姐多想了,寻致的艺术总监最早联系你的时候我还不在,我也只是不想言而无信,让人希望扑空。”

      “……”奚盼:我谢谢你哦。

      他话语没停,“不过虽然不是我看中的你——”

      他话语一顿,奚盼还以为是好话:“嗯?”

      男人:“但是我有开除你的权利。”

      “………”
      在奚盼的记忆中,顾远彻一直是个话题终结者,无论什么对话在他那都能飞快结束,不单是因为他惜字如金,而且有的时候还很毒舌,让人压根回不过来。

      那时顾远彻心情好还会开玩笑的怼她两句,她气得只能像八爪鱼一样黏在他身上,男生揉着她脑袋,沉声笑得胸腔震震,把她心跳都弄乱了。

      然而现在——
      她只想像教育儿子一样教育他该怎么说话。

      奚盼皮笑肉不笑:“那我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让顾总失望噢。”

      顾远彻合上文件去看电脑,重新端起架子:“出去吧。”

      奚盼也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她站起身视线随意一瞥,看到桌上放着的一个黄桃罐头,猛然怔住。

      她视线重新移回男人脸上,眼底划过几道情绪,嘴唇动了动,最后却没有开口。

      -

      走出办公室,她回到设计部,又去和艺术总监报到。

      寻致婚纱领域的艺术总监是一名中英混血女性,她曾经在国际多个知名时装品牌参与过艺术设计,去年被寻致花重金聘请过来,现在主要是负责婚纱这块领域。虽然如今将近五十,但是保养得极好,又有气质,非常温婉知性。

      女人放下手边的设计稿,摘下眼镜,朝奚盼微笑:“You can call me Liya.”
      “OK.”
      她耸了耸肩,又补充一句:“但是你可以跟我说中文,我中文也很好。”

      奚盼莞尔。Liya说去年在巴黎婚纱时装周的时候就开始关注她,很喜欢她的设计,只不过当时奚盼还在KANI工作,后来一听到她辞职了,就希望把她带来寻致。

      奚盼之所以会离开KANI,是因为她不喜欢他们固守传统的风格,偏严肃正式,她感觉设计很不自由,就没了热情。

      “放心,寻致会给你所有的可能性。”
      Liya双手交叠,眼底泛光地看着她,“应该是,你会带给寻致更多的可能。”

      “不过我们的顾总对于设计这方面是很严格的。如果不满意,我们都回不了家,得在公司加班。”Liya道,“不过正是顾总追求完美,才能带领公司走得更远。”
      “您很欣赏他?”
      “当然,虽然顾总刚上任不久,我对他不太熟悉,但是看得出来他很成熟稳重,否则老顾总也不会让他年纪这么轻就挑大梁了。”

      奚盼尽管再怎么不喜欢顾远彻,也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优秀。

      聊了会儿,Liya就带着她去到办公区,“大家停一下手头上的事。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新来的设计师奚盼,欢迎一下。”

      “大家好,我是奚盼,很高兴和大家共事,请多关照。”

      奚盼而后看到她办公桌旁边一个短发女生笑着朝她小幅度挥了挥手,她回以笑容。

      Liya回去后,奚盼简单和同事交谈几句,就回到座位,短发女生这时上了前,“嗨,我叫乐容,你可以叫我小容,喏,分你一包坚果。”

      乐容和善的笑很具有感染力,奚盼接过,“谢谢。”
      “诶你今年多大了?”
      “25,你呢?”
      “我们差不多耶,我年中才来寻致,资历最浅,我们可以互帮互助呀。”

      奚盼笑着点点头,继续收拾桌面上的东西,却发现她刚买的一本手绘技法书不见了,“奇怪我的书呢……”

      她寻找着,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人走了过来,把她的书往桌上一放:“还给你。”

      奚盼愣住,就听到她慵懒自然的语气:“我刚才路过你桌旁,就随便拿起来看了下。这书的内容挺复杂的,基础没打好,看了也没用。”身材微胖的女人下巴抬了抬,抿了口咖啡,扭着腰肢款款离去。

      奚盼:???
      这位大姐您谁?

      乐容看着奚盼变了的脸色,连忙小声安抚道:“你别介意,她对谁都是这样的,自来熟……”乐容说那个女人叫殷元菱,家里有钱,天生的大小姐,过惯了恃宠而骄的生活,大家平日里也是不想起冲突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着了。

      奚盼:“……”这是个桃子的自来熟。要不是她今天刚来寻致,换做高中那时候她早就追上去了。

      “中午一起吃饭呀,我带你去尝一尝员工餐。”乐容道。

      她点头,情绪恢复如常:“好。”

      -

      教室头顶的风扇呼呼的转,卷着夏夜微闷的风,让人无心学习。

      奚盼摩挲着手里的玻璃罐子,看着埋头疾书的同学,心不在焉。

      透明的玻璃罐里,一瓣瓣黄桃被糖水浸泡,色泽鲜艳,饱满多汁,让人忍不住想尝。

      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起,同学渐渐离开教室,只剩下她和第三组最后一桌的顾远彻。

      不知为何,他今天也没有那么早走。

      奚盼轻声朝他走去,在他旁边坐下后,巧笑倩兮:“顾远彻,你还不走,是不是也想和我单独待会儿?”

      男生的视线从物理大题中抽出来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继续写题,就差把【毫无兴趣】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奚盼扯了扯他袖子,声音软软的:“哎呀我有事找你。”

      直等到他目光再次投来,她兴致勃勃地把东西推到他面前:“给你的,黄桃罐头。”
      “我可不像其他女生送的什么巧克力情书,老套得掉牙,这可是我自己做的罐头,街上买不到,你要不要?”

      见他无动于衷,她垂着眼絮絮叨叨的:“昨晚我弄了好久,刚开始我还把黄桃煮太烂了。我是第一次给人做这个,你还不接受我的礼物……”

      奚盼委屈地撅起红唇,眼睫毛轻颤着如跳跃的精灵般,头顶的白炽灯把她薄薄的耳垂照得透粉发亮。

      顾远彻不知何时收了笔,无声注视着她。

      最后奚盼说完,眼巴巴看着他,顾远彻伸手接过了罐子,淡声道:“谢谢。”

      她立即喜笑颜开,“你要不要现在就尝尝,我带了调羹!”

      她帮他打开罐子,就闻到甜甜的果香,在她的盛情邀请下,顾远彻舀了口送进嘴里。

      “挺好的。”

      他竟然给了好评!

      奚盼旋即弯唇,趴在桌面上侧首看他,声音轻软,“顾远彻,吃了我的黄桃就是我的人啦。”

      ……

      从梦里醒来,奚盼睁开眼看到窗外漆黑的夜色,夜半三更。

      她感觉喉咙干涩,起身走去客厅。
      温水下肚,她再次回想起今天在顾远彻办公室看到的那瓶黄桃罐头。

      那时候他爱吃,奚盼就经常给他做,讨他开心已经变成她生活中最难以戒掉的习惯。

      或许是……她自作多情了,对于他说不定也是个习惯而已。

      奚盼放下杯子,走回了卧室。

      -

      重新和顾远彻有了交集后,奚盼发觉自己变得多梦。为了保证睡眠质量,她觉得还是尽量不见这个狗男人比较好。而事实果真如她所料,来寻致两个星期,她只有在茶水间这一女人的八卦聊天室听闻他的名字。

      “今天又是没看到顾总的一天,想他想他想他。”
      “我我我今天在停车场刚好看到他了!”女人激动,“他今天穿了件深灰色的西装,帅死了。”
      “你说顾总这么帅怎么还单身?”
      “你跟顾总熟吗你怎么知道,人家不缺女朋友好不好,哎反正再怎么想也不可能是我们……”

      奚盼泡完茶默默从茶水间出来,叹惋她们像极了从前的自己,真是没见过什么好男人,竟然对顾远彻垂涎欲滴。

      回到位子上,她一口嘬着热红茶,一边悠闲地画着手稿。

      接近年末,她刚来公司任务不重,目前只负责一些Liya交给她的简单的核对工作。

      正感慨生活滋润,突然有人过来叫她:“奚盼,总裁办让你上去一趟。”

      嗯?
      总裁办找她会有什么事。

      奚盼立刻上楼,顾远彻的助理看到她,递出一袋文件:“这是顾总让我给您的,让你随意对这幅手稿进行修改润色,下班前交上来。”
      “……好。”奚盼接过。
      奚盼离开后,另外两个小助理上前,好奇问:“小裴,顾总给那个女的是什么东西啊?”
      裴南语气严肃:“顾总的事,不要多问。”

      -

      回去后,她打开文件,看到的是一款婚纱A型裙的初稿,旁边标明布料以蕾丝为主,顾远彻让她一天之内完善细节,相当于定型,这也太为难人了。

      不过她也没抱怨,提笔就开始构思。
      奚盼喜欢创作,一旦灵感来了就忘了时间。中午她只啃了个面包,傍晚临近下班,她才拿着手稿上了楼。

      裴南通报回来,让她进去。

      办公室里,男人还在处理工作,她开门见山:“顾总,我还没有完成,我可以明天给你吗?这么短的时间我是不可能拿出那么精致的设计稿的。”她也不想糊弄过去。
      顾远彻抬眼看她,淡声言:“那就留下来继续画。”
      “我可以带回家吗?明天一定给你。”
      “不行。”

      奚盼:“……”
      她深吸一口气,提唇道:“好。”

      转身欲走,男人又开了口:“就在这改。”他指了指旁边一间被透明玻璃隔起的小工作室,是不容置疑的语气,“改完再走。”

      奚盼只能走了过去,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笔和绘画工具应有尽有,关上门后与外界隔绝,安静的小空间倒是很适合思考。

      她真搞不懂顾远彻要干嘛,竟然让她硬留下来改一个不知作何用的稿子。

      她生无可恋,转头看到他一身深灰色西装,靠在椅子上,神色慵懒自若。
      这哪里帅了……丑死了。

      她又专心画了两个小时,全然不知外头的夜色已经披星戴月,直到听到两声敲门,她倏地抬头,就看到顾远彻站在门外,目光静静落在她身上,不知多久。

      她开了门,男人走了进来,视线从地上的草稿抬起来看她,嗓音含了些凉意:“给我看看。”

      “还差一点……”她站起身把稿子递给他。

      “因为婚纱本身是白色的,外面一层是白蕾丝,所以我用WG号暗灰色来画裙子的暗部,突出褶皱,腰间设计的是立体花朵做点缀,背部的话……”

      因为空间狭小,两人距离被拉得很近,她语调细软温,像是轻轻落在他耳边,顾远彻垂眸看到她两个小腮帮子一动一动的,眼眸眨着,带着眼角的泪痣泛了光。

      她说完,抬头看他,男人移开目光,接过设计稿坐了下来。

      他拿起高光笔,奚盼疑惑地站在他旁边,看到他在胸前点缀上珠饰,完成画龙点睛的一笔。

      她惊讶,“这样好像更饱满了?”

      顾远彻放下笔,“珠子的疏密关系轮到你自己去调整。”

      他话音刚落,眼前突然陷入黑暗——
      整个办公室暗了下来,光线全失。

      奚盼震惊地还没反应过来,裴南敲门而入:“抱歉顾总,整栋楼停电了,正在启用备用电源,很快就能好。”

      “出去吧。”顾远彻神色很淡。

      裴南看了眼旁边的奚盼,默默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气氛突然有些微妙,不过奚盼心里庆贺好在终于能走了,她打开手机手电筒:“那我先回去了。”

      他仍坐着,“嗯。”

      她整理完包,转身正要走,脚下却没留意,平底的靴子踩到了草稿纸,整个人滑的向后倒去——

      手臂被拉住的下一刻,她整个人跌坐到顾远彻的腿上,下意识抬手就扶住了他肩头。

      顿时间男性气息骤然逼近,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窜进鼻尖,她的背微靠在他胸膛,男人的另一只手若有若无搭在她腰间。

      仿佛全身都腾起火来。

      一瞬间,过往熟悉的回忆扑面而来——

      在黑漆漆的的礼堂看台角落,她被他按在怀中深吻,男生落在她耳垂的气息紊乱,哑声唤她的名字……

      此刻,奚盼回过神,脸色蹭得一下红了上去,烧到耳根,脑子有一瞬间的晕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红包继续~感谢大噶的营养液和投雷!我爱泥萌!
    ps:本文全部的婚纱设计都参考于刘笑研的《婚纱礼服手绘技法书》以及其他专业书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