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她放肆

作者:慕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无筹码

      chapter 03

      奚盼还未说话,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娇软俏丽的女声:“诶,顾远彻!”

      烫着一头梨花卷的女人踩着细高跟快步走到两人面前,奚盼很快认出她来——
      这不是当年班里号称“最喜欢顾远彻”,恨不得第一个手撕奚盼的许荔吗?

      高二奚盼和顾远彻分到一班后,许荔是他们班里的语文课代表。传闻许荔高一就在追求顾远彻,可是后者根本不带看她一眼的。

      她看到奚盼和顾远彻走得那么近,心里自然不爽,经常公权私用找她各种麻烦,其中最严重也是让奚盼发大火的一次,是她把奚盼写的作文故意藏起来,和老师说没有交。

      当时许荔一脸无辜说没看到她作业,让她重做一份,奚盼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掀了许荔抽屉,最后从她书包里翻了出来,拿到被吓红了眼的女孩面前:“瞪大眼睛,看到爸爸的作业了吗?”

      后来许荔哭哭啼啼和朋友控诉:“明明我最喜欢顾远彻,凭什么是奚盼……”

      奚盼闻言,嗤笑一声,“我和她摆一块儿,是个男的都知道选谁。”

      那时候的她,张扬肆意到极点。
      可是如今,她没有了最大的筹码。

      许荔走过来,后半句话在看到顾远彻对面的女人时,震惊得噎在了喉咙口。

      她顿时眼底闪过多道情绪,最后轻勾起嘴角:“呦,奚盼,你回国了?”

      “嗯。”
      奚盼语气不冷不热。

      许荔的目光在面前俩人之间流离着,到底还是压下了疑惑,看向男人笑意妍妍:“顾远彻,好久不见呀,这些年同学聚会都没看到你,今天听林序说你来了我特别开心……”

      许荔语气热络,仿佛当初和对方有多深的交情,奚盼实在无心听人叙旧,只说了句“慢慢聊,我先走”就离开了。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离去的背影,眼底深邃得看不见情绪,许荔欢快的声音还在耳畔,他却觉得跟麻雀一样叽叽喳喳惹人烦,许荔见他神色淡淡的,轻声问:“顾远彻,你不会……忘了我吧?”

      顾远彻看向她,薄唇轻启:“记得。”

      许荔眼底顿时亮了,唇畔刚提起,就听到他的下半句话——
      “当初一直找我女朋友麻烦的那个。”

      许荔:“……”

      -

      奚盼回到宴会厅前,申杉月上前挽住她,嘟囔:“怎么去这么久。”她压低声音,“我给你发的微信你看到没。”
      “没看到也没关系。”
      “啊?”
      “我刚才碰到他了。”
      申杉月沉默了几秒,“我怀疑你是块吸铁石,专门吸他。”

      奚盼懒得理她。

      宴会厅门口,她看到新郎英俊潇洒,哪有从前矮矮胖胖的样子,林序看到她俩,笑着带新娘上前:“奚盼、杉月,我可真是多久没见你俩了啊,特别是奚盼,啥时候回来的?”
      “就这几天,”奚盼莞尔,“恭喜啊新婚快乐。”
      “老婆我和你说,这俩人当时是班里最爱欺负我的女生,每次打羽毛球都让我捡球。”
      申杉月笑:“你行啊,现在有老婆撑腰了了不起。”

      闲聊了几句,林序就请他们去里头的包厢,全都是同学。奚盼进去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年她是一中数一数二的美女,活泼的性格很讨男生喜欢,女生嫉妒也有,喜欢也不少。

      如今多年再见,奚盼仍旧顶着张令人怦然心动的脸,乌发红唇,美到没谁了。

      她淡笑着和大家打招呼,突然有人问:“今天顾远彻也来了,你们俩该不会串通好了吧?”

      奚盼愣了下还未回答,后脚跟进来的许荔出了声:“他们俩不是早就分手了吗?”

      “啊,真分了?”
      这些年大家都有听到传闻,只是每次同学聚会两位当事人不在现场,于是就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每人投来的目光各异,奚盼只是淡淡一笑,“嗯。”

      许荔挑眉看向奚盼,嘲讽的意味明显。她很早就从别人那听到两人分手的事实。
      当初再黏着顾远彻又怎样,还不是被踹了跑去国外。

      “诶呀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来来来坐,今天的主角可是虚哥啊。”有男生打圆场。

      奚盼和申杉月坐到位上,许多人好奇来问奚盼的近况,她说在从事婚纱设计的工作。谈到工作有人又提起了顾远彻,“他竟然是寻致的总裁啊,真牛逼……”

      众人语中满是羡叹,许荔笑了笑,拿热毛巾擦着手,悠闲附和:“人家生来地位就和我们不同,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公子爷,眼光品味肯定都是不低的,看不上还就是看不上。”

      申杉月笑出了声:“是啊,有些东西就是倒贴也看不上,你说对吧许荔?”

      许荔脸色僵了僵。
      “我倒贴的功夫可没某些人好。”

      在座一些人听出她的话有所指,纷纷不自觉看向奚盼。

      申杉月欲反驳,桌下的手被握住,身旁奚盼嘴角勾起的幅度不减:“的确,某些人嘴碎爱讲闲话的功夫才叫炉火纯青,谁能比得过,难不成能经常拿到中老年大妈体验卡?”
      许荔瞪眼,“奚盼你……”

      “劳心你挂记我这么久,不过好在我记性也不差,”奚盼笑,“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帮你回忆几件高中趣事,怎么样?大家应该也挺有兴趣听的。”

      许荔脸色乌青,千万句讥讽到嘴边只能硬生生咽下。
      因为当年有许多她被奚盼撕的精彩场面。

      奚盼抿了口果汁,压下笑意。她就喜欢看许荔这副想骂她又不敢骂的小鸡仔样儿,没想到多年不见了,一点长进都没有。

      申杉月在桌下给她竖起大拇指:“稳定发挥。”

      有人转移话题结束了尴尬的氛围,酒席正式开始后,众人迟迟未见顾远彻,都好奇他怎么还不来。

      这时包厢门被推开,众人翘首以盼的对象走了进来。

      “诶顾远彻!”包厢里顿时热闹起来,坐在最外头的男生忙放下筷子,站了起来,“顾总可真忙啊……”
      “你说你是不是回去继承家产都不联系我们了啊,过分。”

      大家说笑起哄,顾远彻礼貌应着,单手挽着西装外套,一如既往的清冷斯文。

      奚盼抬头看了眼他,刚刚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她此刻心底已经没了多少起伏,又低下头专心啃着椒盐羊排,全然不知男人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你们干站着聊天呀,也不让顾远彻坐坐。”许荔嗔他们,按捺不住激动的手把旁边唯一一个空位的椅子又挪了挪。
      “对,你看我们太激动了,快坐。”
      顾远彻却道:“不了,我今晚还有点事。”

      “啊?你这一口还没吃呢,坐坐再走啊,”大家一人一句挽留,男人只淡声婉拒:“不好意思,改天吧。”

      奚盼闻言,心里松了口气,她饭吃得正香呢。谁知抬头就对上顾远彻的视线,下一刻——

      他抬步朝她走来,把手里拿着黑色文件袋放到她手边,指尖敲了敲:
      “看完重新考虑。”

      “……”
      顶着众人震惊的目光,奚盼把口里的羊排硬生生咽下,“这、这是什么?”

      他没有应答,转身离开包厢。

      -

      晚上,奚盼回到酒店,往沙发上一倒。
      她低头看了会儿手里的黑色文件袋,再次打开。

      刚才在回来路上,申杉月好奇要看,非说是情书或是信,奚盼无奈得只好先开了给她瞟一眼,发现竟然是昨晚寻致高定秀的一些婚纱设计稿的副稿。
      奚盼有些没想到他会给她这个。

      此刻周围安静,她翻看着,心里愈加澎湃。寻致的风格是追求精致、细腻的奢华,同时不失一些梦幻浪漫的元素,而且大胆尝试不同的风格,包括之前的“秘语”和“致爱”系列,都让她很喜欢。

      其实从原来的公司辞职后,国内外也有其他公司希望聘用她,但她了解了许久,还是喜欢寻致,这个品牌基础很好,而且她也有发展空间。她之前甚至有个念头,想把寻致的婚纱带向世界。

      她原本今天都下定好决心不考虑寻致了,不管顾远彻说什么,可是现在……

      奚盼思考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她站在窗前,看着仿佛初醒的林城景色,最后拨通了昨天寻致打来的号码。
      “你好,我是奚盼。”

      -

      房产中介的速度很快,周末就带奚盼去看了房,是去年新建的一个高档小区的公寓,周围的配套设施样样俱全,关键是离寻致很近,地铁十分钟,提着行李拎包入住就行。

      周一,从地铁战出来,奚盼和申杉月通话,“上周不是还死活不去寻致吗?真想天天看到顾远彻?”后者揶揄她。

      奚盼停下步伐,仰头看着眼前拔地而起、仿佛直耸云霄的寻致大厦,眨眨眼睛,语气理直气壮:
      “我何必为了钱和他过不去。”

      她想通了。
      钱比男人重要多了,为了这点钱她愿意向生活低头。
      而且生活,不是只有爱情的。

      走进公司大厦,她看到金光闪闪的“寻致”二字。

      前台工作人员领她上去。奚盼第一个见到的就是联系她的人事部副总监,男人热情地带她逛了圈设计部和策划部,也是公司的核心部门,她看到了许多经典的设计作品,包括一些市面上已经绝版的限定款,拿出来就是让女人管不住钱包的。

      寻致近百年的历史呈现在眼前,奚盼才慢慢了解一个品牌从崛起到领军中间经历了什么。

      其中有一片区域是设计师作品的展览区,是寻致所有设计师的经典设计,其中最中央的是寻致1989由首席设计师John设计的金边曳地长裙,裙摆上的珍珠和细钻是30人耗时一个月一针一线刺绣上去的。

      副总监笑道:“有一天你所设计的,也会在里头。”

      结束后,奚盼下楼办理入职手续。

      回到了办公桌,奚盼看着身边的人都在忙,就没有出声打扰,从楼下上来后,她正想收拾一下办公桌,谁知一个男人找了上来——

      “奚小姐,顾总让您跟我去他办公室一趟。”
      她认出来,是顾远彻的助理。

      她愣了下,“……好。”她拿上文件袋,跟着他上楼。

      到了高管办公层,奚盼跟着助理走到最里面的总裁办公室。

      进去后,里头是个偌大的空间,是沉稳严肃的黑白主调,后面是一整片落地窗,极高的楼层可以俯瞰繁华的夜景,而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正中间的办公桌前,气定神闲的气场仿佛将一切握在手中。

      前男友变上司是什么体验,她今天算是体会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继续~宝贝们我想求个营养液TvT如果有的话给我点可以吗[可怜唧唧]
    推下个预收《最深念想》~在专栏,宝们喜欢就去收藏一个好啵!
    (年龄差/婚恋文/双向暗恋/禁忌暧昧/火花爆炸)
    【1】十六岁那年,宋清桃第一次见到谢洲晏。
    男人长身而立站在学校的香樟树下,面色清隽,抬眸看向她时,神色带着温柔笑意。
    宋清桃看到他,心跳怦怦,脸都红了。
    而后她得知他比她大七岁,是她小叔叔的朋友,男人始终把她当小孩照顾。
    几年后,宋清桃长大,谢洲宴早已站在了名利场的中心位,被众人簇拥,举手投足间透着禁欲矜贵的成熟气质。
    后来宋家突然遭遇经济危机,宋清桃意外和谢洲宴联姻。
    那晚别墅里,她借着醉意钻进他怀中,睡裙肩带从她白若凝脂的雪肌上滑落,春色撩人。
    见男人似乎仍旧不为所动,小姑娘没面子,红着眼低头:“我醉了,我去睡了……”
    她没走几步,就被谢洲宴拉进怀中。
    男人咬住她的耳垂,喉结滚动,嗓音喑哑:“跑什么?谁放你走了?”
    他一把把她抱回房间,而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那晚谢洲晏才知道,他以为的乖软女孩,原来是个妖精——
    一个早就想勾他魂、把他拉下无欲神坛的妖精。
    【2】
    宋家为了保护大女儿,把收养的宋清桃推去联姻,众人说女孩不过就是被人用完就丢的工具人。
    后来……大家才知道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把人宠到骨子里,是什么模样。
    某天宋清桃在家整理房间时,看到婚前协议,朝沙发上看书的谢洲宴不爽轻哼:“你当初说只结婚两年,是假的吧?”
    男人起身上前,从背后拥住她,低沉含笑的嗓音覆在她耳边:
    “嗯,故意骗你的。”
    「即使理智让他竭力克制,不能爱她,可他最后还是想把她骗到身边,只被他一人独占。」
    -
    外表装乖实则超级勾人的纯欲小猫咪vs外表斯文禁欲实则完全相反的腹黑大资本
    tips:
    双c双初,婚后小甜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