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她放肆

作者:慕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年真相

      chapter 15

      元旦假期第一天早晨,奚盼出发去了林城郊区的骞岭。

      原本她是打算三天都宅在家里,但是昨晚住在骞岭的二姑联系了她。小时候二姑经常带她出去玩,两人关系还不错,她出国后就联系甚少。
      前段时间二姑生了二胎,这回元旦就邀请奚盼过来玩玩。奚盼想着一是来看看他们一家,二是换个环境,放松下心情。

      骞岭并不是什么出名风景区,只是个朴素美丽的山区。山上村庄里的年轻人大多出门打工,只留下老人和小孩,经济落后,而且信号不好,仿佛是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所以这次来,她也没和任何朋友说。

      盘山公路一圈圈向上延伸,左边是陡崖,右边是茂密的竹林,昨晚刚下过雨,此刻一座座墨绿色的山头在云雾缭绕间如临仙境。

      奚盼看着车窗外的美景,想起高中和顾远彻曾来过这里一次。

      那是高三那年国庆,顾远彻陪她来过,那是她记忆里为数不多甜蜜的时光……

      中午到了后,二姑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姑父在外工作,家中虽只有三人,奚盼看着蹦蹦跳跳的弟弟妹妹,却也觉得温馨愉快。

      下午,她去到山顶背后的一个小水库逛逛。

      小水库是骞岭最美的一处风景,旁边种植着一大片竹林,还有一丛丛野花,当微风吹拂的时候,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花香。

      她坐在石凳上,看着风景,画着设计稿,灵感倍出。

      然而未到傍晚,天色就阴了下来,二姑过来找她,“盼盼,回去吧,好像又要下雨了。”

      奚盼仰头望着黑云笼罩的天,仿佛吞吃人恶魔的口,莫名心口一跳。

      她眉心微蹙,直到耳边再次响起二姑的催喊,她起身背起了包。

      -

      晚上,顾远彻回到了顾宅,因为父亲顾钟从国外度假刚回国。顾钟自从把公司全权放手给大儿子打理后,就开始环游世界。

      顾洛星这几天也在家,父子三个同桌吃饭,全程几乎只有顾洛星叽叽喳喳的声音,顾远彻和顾钟像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少言少语。

      饭后顾远彻才跟顾钟去了书房。两人坐在红木椅上,顾钟边泡着茶边问,“公司最近怎样?”

      顾远彻回答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淡声交谈着,没有父子之间的亲热,但也没有争执。

      “当初是你喜欢婚纱这块领域,我才帮你做了个开头,现在看来还不错。”顾钟抿了口龙井,抬眸看他,“那个女孩子来公司了?”

      顾远彻喝茶的动作顿了下。
      “……嗯。”

      顾钟睨了他眼,语气倒添了几分打趣:“得亏你从年中就惦记着。”

      顾远彻没有接话。

      顾总拿起热水壶,将热水冲进茶叶中,“有些事情别做的偷偷摸摸的,长这么大还需要我教你怎么追女孩子?”

      “不用操心我,您只要别一下子让我多出三四个后妈就行。”

      “……”
      顾钟脸色微变,没好脸去调侃别人。

      喝完了茶,顾远彻从书房里出来,顾洛星立马过来找他,“哥哥哥,你还记得高中你给我的理综笔记在哪吗?”
      “不记得。”

      “哎你帮我想想?我找了好久了,我一兄弟的妹妹找我来拿,我得给她。”
      察觉到顾远彻看过来的眼神,顾洛星飞快否认:“我可没老牛吃嫩草啊。”
      “我什么时候问了?”

      “……”顾洛星捉急,“不开玩笑了,你那状元笔记呢?快给我。”
      “不在我房间,好像都收拾到杂物间了,你去问李嫂。”
      顾洛星拽住他的胳膊,“走走走,求你了哥陪我去找找……”

      就这样顾洛星硬是把顾远彻拖去了杂物间,“李嫂都不知道笔记长啥样,你帮我找找。”

      男人黑着脸,视线扫了圈周围,最后指了指一个纸箱:“看看里面。”
      顾洛星打开去翻,“不在……”
      “那个呢。”
      “我看看。”

      顾洛星把纸箱里头的东西往外搬,有个红黑色礼物盒就被随意放到顾远彻脚边,后者低头随意一瞥,回眸,又再次低头,视线猛然定住。

      盒子上画着一男一女两个卡通头像。

      虽然上头的马克笔已变得模糊,但是他对此再熟悉不过——
      这是出自奚盼之手。

      高中的时候,奚盼上课就喜欢画简笔大头像,后来她给自己和顾远彻各画了一个头像,她会在每本书的扉页画上,他的书也幸免不了。

      即使隔了多年,他仍然能一眼认出。

      唯一奇怪的是,盒子仍旧是密封的,他对此毫无印象。

      他把它捡起,转了一个面,就看到一串英文:“Happy birthday.”

      顾远彻皱眉,确认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东西。

      他撕开包装,就看到是个长方形的透明玻璃罩子,里面竟然是纯手工做成的温馨复式小房,房子虽然是迷你版的,但是里头的客厅,厨房,卧室等家具、布置全都是一点点手工拼成的,极其精致细节,外头还有个欧式的后花园,还有林间雪地小路,通往杂货铺和街道。

      非常的漂亮有意境,但也很考验耐力和细心。

      顾远彻看着陌生的礼物,整个人呆住。

      “大少爷,小少爷,你们这是在找什么呢?”这时门口传来李嫂的声音。

      “我就找个笔——”顾洛星的话倏然被顾远彻打断:“李嫂,这是哪来的?”

      李嫂看着地上的盒子,“诶这是……”她盯着盒子看了好一会儿,“这个好像是好多年前的了,我这一时间有点记不起来,好像是你高三毕业那时候……”

      “当时六月份我的生日?”

      “对对,我有点印象,你生日那天不是前夫人来找您过生日,第二天早上我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就看到这个盒子放在家门口,我看奇怪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就先搬了进来放杂物间里,想等着你们两个少爷回来问问是不是你们的,”李嫂拍了拍脑袋,“可是后来一忙就给忙忘了,也没放在心上……”

      他看着盒子,眉头越拧越深。

      “哥,这是啥啊?”顾洛星好奇地要凑过来看,男人却捧着盒子,转身上楼,留下一脸懵逼的两人。

      顾远彻回到房间,把东西放到桌上。

      他手指轻轻拂过,将灰尘一点点拭去,直到看到玻璃罩旁边,有两个小小的按钮,他按下第一个,房间、街道和店铺就亮起灯来,更显温馨。

      高中的时候,奚盼就经常在他面前畅想未来的生活,她说她就喜欢住在这样温馨浪漫的小屋,冬天的晚上,和他坐在壁炉前,他看书,她依偎在旁边陪他,逗着小猫小狗。

      他没想到,她真的把这个迷你版的梦想做成给他。

      他脑中闪过许多回忆,直至随手按下第二个按钮,旁边的小喇叭突然响起一道活泼的女声——

      “奚盼最喜欢顾远彻啦。”
      这是她的声音。

      他脑中猛然一顿,整个人如石化般呆住。

      “奚盼最喜欢顾远彻啦,奚盼最喜欢顾远彻啦……”
      没有按停,录下的声音就一直循环播放。

      顾远彻听着,良久抬手盖住了眼眶。

      -
      顾远彻拨通了一个电话,那头接起的是个女人,“喂?”

      “容欢么?我是顾远彻。”

      “顾远彻……?”

      容欢有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但却不会忘记——她闺蜜奚盼的前任,高中的同班同学。

      高中的时候,她和奚盼、申杉月就是铁三角,只是现在不在同一个城市。当时她和顾远彻只因为奚盼才有口头上打招呼的联系,后来两人分手,他们也无联系了。

      顾远彻:“不好意思,冒昧打扰你。”

      “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了解奚盼当初和我提分手,你所知道的原因到底是什么。”顾远彻语气一顿,“或者是,我高三毕业那年生日那天,奚盼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她向他提出分手,是在他生日后第三天。
      他有股强烈的预感,就是这个从未见过的礼物让他觉得有些事情遗漏在他应有的记忆碎片里。

      容欢沉默了几秒,“她从来没和你说过吗?”

      “没有。如果不是我发现了那个礼物,她会选择永远瞒着我。”他声音渐低,“所以我想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伤害了她。”

      容欢闻言,思绪飘回高三毕业那段时间。

      当时顾远彻去北京参加比赛,奚盼就开始筹划顾远彻的生日,她为他做礼物、挑口碑很好但是要坐两个小时车去取的蛋糕、选他最喜欢的餐厅,精心准备了很久,当时容欢作为朋友都看在眼底。

      奚盼总是笑着说:“今年我要给顾远彻过个难忘的生日哦,这是我第一次以女朋友的身份耶。”

      可是那天生日,顾远彻却临时说不能赴约,因为他的亲生母亲特地来林城陪他过生日。

      他从小父母离异,母亲在外地生活,母子关系不冷也不亲。顾洛星一直拉着他,希望能和妈妈能陪他一起过生日,顾远彻只好推掉了奚盼的邀请。但其实生日在他心里就是个普通日子,他也不觉得她会为此难过。

      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他的奚盼虽然失落,但却什么都没说,没让他为难。

      晚上的时候,她拿着礼物和蛋糕到了顾远彻家,想等着他今晚回来的时候,给他个惊喜。可谁知,从晚上8点等到整整11点,都见不着人影儿,后来她忍不住拨了几个电话,却是无人接通。

      她就坐在家门口,从欢喜激动变成焦躁难安。

      后来奚盼百无聊赖地翻看空间,谁知就看到三十分钟前,阙渺发了条动态:

      生日快乐~
      底下的图片里,她亲昵地坐在顾远彻旁边,他闭着眼对着生日蛋糕许愿,她脑袋歪向他那一侧,朝镜头甜甜一笑。

      底下的评论区,甚至有人在问阙渺是不是她的男朋友。

      其实阙渺是顾洛星带去的,但是当奚盼看到照片时,脑中瞬间崩塌。

      阙渺喜欢顾远彻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奚盼没想到她等待一晚上的,竟然是男朋友和其他女孩的合照。

      满心期待全部化成了泡影。

      第二天醒来,没想到她那么多个未接电话只换来他云淡风轻的一句:【怎么了?我没看手机,明天再聊吧。】

      她看着信息,眼眶渐渐湿了。

      她发觉自己真的很可悲,原来有关于她的,在他心里依旧这么微不足道,他可以不在乎生日要不要和她过,不在乎她是否陪在他身边,她一直以来为他们感情所努力经营在他眼里是可有可无。

      奚盼哭了好久,直到心里有个声音在叫嚣:放弃吧,他不值得。

      ……

      顾远彻听完了一切,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那晚他没回家睡,因为那晚母亲接他们去了山腰别墅,让他和弟弟明天再回去。

      生日过后的第二天,她没有把事情挑明,也没看到阙渺的动态,他以为无事发生,所以她提的分手在他眼里看来是毫无端倪,因此才一直觉得是奚盼玩弄他的感情。

      “这件事本来不是什么很大的矛盾,我也和盼盼说过阙渺和你不会有什么,但是她说她失望的是你对她一直以来无所谓的态度。在我们眼里看来,她自始至终都在追着你,她喜欢你比你喜欢她多多了。”容欢道。

      “你知道大家在背地里如何评价她吗?”容欢声音发哑,“他们说,她是死皮赖脸的倒贴。你跟她在一起,只是将就
      或是可怜。因为你很少在外人面前表现对她的在乎,甚至……你从来没对她说过喜欢。

      其实奚盼她心思很敏感,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她百般逗你开心,可你观察过她的喜怒哀乐吗?我不知道你有多喜欢她,我只知道她和你在一起……掉了许多眼泪。

      她之所以没提生日的事,我猜测她应该是想保留最后的面子和自尊吧,所以装作很无情。当时她给你提分手的时候,我在旁边。我看得出来,她其实心底是希望你能挽留她,如果你挽留她肯定心软后悔了。

      可是你没有。你知道吗?她当时挂了电话,整个人崩溃的哭得上接不接下气,一直在说你真的彻底不要她了,那样子就跟疯了一样。”

      -

      结束通话后,顾远彻垂着头,眼眶通红,连握着手机的手都是颤的。

      他才明白原来这些年他的骄傲、愚蠢和自以为是,让他失去的是什么。

      那些他不以为意的,其实是一把把利刃,把她的心刺得遍体鳞伤。因为她不说,他就以为她不介意,也不曾去了解。

      他甚至还说,她的喜欢是廉价的。

      ……

      他松开按住眉心的手,飞快划开手机屏幕,拨打奚盼的电话。

      那头无人接听。

      他重新拨,依旧是无响应。

      连续拨了数十次无果后,他拨通裴南的电话。

      “顾总。”

      “去查奚盼现在在哪,立刻马上。”
      他要第一时间见到她,告诉她所有的一切。

      -

      顾远彻找了奚盼整整一天,却发现怎么也联系不上她。他刚开始以为是奚盼不想接他电话,于是便去她家,然而敲了许久的门都没有反应。

      他联系到申杉月,她也不知道奚盼去了哪里,也联系不到,就像失踪了一样。

      顾远彻心里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他不敢往坏的方面去想,却又忍不住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整夜失眠。

      元旦第三天早晨,他洗漱完下楼,准备去派出所一趟。顾洛星此刻正在客厅看电视,转头看到他后笑道:“哥,你这黑眼圈有点重啊。”

      顾远彻没搭理,听到厨房李嫂在叫可以用早餐,刚要走,就听到电视里传出的声音:“昨晚凌晨一点,骞岭爆发了罕见的特大山洪,因为多日连续降雨,骞岭山顶的水库溃坝,导致山中村庄的几座房屋被冲毁……”

      男人步伐突然一顿。

      顾洛星刚换了台,手中的遥控器被猛然抢过,“诶哥……”

      顾远彻按回刚才的新闻,就看到电视上播放的现场报道,“目前山洪已经造成三人死亡,两人失踪,十几人受伤,由于村里唯一公路被洪水冲毁,武警部队现正在安全的高处搭建临时安置点,对受伤居民进行救治……”

      顾远彻盯着电视,心底忽沉,喉间憋出几字:
      “奚盼……”

      “哥,你在说啥啊?”

      正当这时,顾远彻手机振动。

      回过神时,电话已被接起,那头裴南的声音传至耳边:“顾总,我刚才又去奚小姐所在的小区问了下门口的保安,蛮试着给他看了奚盼的照片,他说他隐约记得前天早晨看到奚盼上了去往骞岭的大巴,因为他当时刚好交接班……”

      顾远彻有一瞬间感觉脑子放空,完全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望着电视的眼神全然呆滞。

      “顾总……顾总?”

      “去骞岭,”顾远彻红了眼眶,沙哑的声音压不住颤抖,“奚盼……她出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下个预收《最深念想》~在专栏,宝们喜欢就去收藏一个好啵!
    (年龄差/婚恋文/双向暗恋/禁忌暧昧/火花爆炸)
    【1】十六岁那年,宋清桃第一次见到谢洲晏。
    男人长身而立站在学校的香樟树下,面色清隽,抬眸看向她时,神色带着温柔笑意。
    宋清桃看到他,心跳怦怦,脸都红了。
    而后她得知他比她大七岁,是她小叔叔的朋友,男人始终把她当小孩照顾。
    几年后,宋清桃长大,谢洲宴早已站在了名利场的中心位,被众人簇拥,举手投足间透着禁欲矜贵的成熟气质。
    后来宋家突然遭遇经济危机,宋清桃意外和谢洲宴联姻。
    那晚别墅里,她借着醉意钻进他怀中,睡裙肩带从她白若凝脂的雪肌上滑落,春色撩人。
    见男人似乎仍旧不为所动,小姑娘没面子,红着眼低头:“我醉了,我去睡了……”
    她没走几步,就被谢洲宴拉进怀中。
    男人咬住她的耳垂,喉结滚动,嗓音喑哑:“跑什么?谁放你走了?”
    他一把把她抱回房间,而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那晚谢洲晏才知道,他以为的乖软女孩,原来是个妖精——
    一个早就想勾他魂、把他拉下无欲神坛的妖精。
    【2】
    宋家为了保护大女儿,把收养的宋清桃推去联姻,众人说女孩不过就是被人用完就丢的工具人。
    后来……大家才知道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把人宠到骨子里,是什么模样。
    某天宋清桃在家整理房间时,看到婚前协议,朝沙发上看书的谢洲宴不爽轻哼:“你当初说只结婚两年,是假的吧?”
    男人起身上前,从背后拥住她,低沉含笑的嗓音覆在她耳边:
    “嗯,故意骗你的。”
    「即使理智让他竭力克制,不能爱她,可他最后还是想把她骗到身边,只被他一人独占。」
    -
    外表装乖实则超级勾人的纯欲小猫咪vs外表斯文禁欲实则完全相反的腹黑大资本
    tips:
    双c双初,婚后小甜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