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她放肆

作者:慕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算什么

      chapter 13

      奚盼怔愣间,已经被他带入舞池。
      这人怎么还带这样强行邀请的!

      奚盼瞪他,脸颊微红:“顾总可一点不绅士。”

      明暗迷离的灯光落在顾远彻高挺的鼻梁,往上是精雕细刻般的剑眉星目。

      他垂眸,目光停在她如水的眸子,“忘了上次是谁肚子疼到站不起来,是我把她带回家的,没有谢谢,跳一支舞总行吧?”

      “……”她抬了下下巴,“我是担心你的女伴被冷落,要伤心了。”

      他唇边微佻,身子又靠近她几分,低沉的声音落到她耳畔:“你是吃醋了吗?”

      奚盼怔住,移开视线,“你可真够自恋的。”

      一首歌的时间结束后,她抽回被他握着的手,却感觉掌心被指尖轻轻挠了下。

      奚盼:??
      她抬头看向他毫无波澜的表情,心里疑惑自己是不是多想了。

      她往旁边走去,顾远彻跟在身旁,她突然发现元宏远站在舞池角落直直看向她,眼底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

      元宏远其实早已把两人跳舞的过程尽收眼底。
      或许奚盼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一点点的靠近,都会让她介意地往后退,而刚才顾远彻和她的距离如此之近,她却没有那样的抗拒。

      当他只会自私地把这句话放在心底。

      奚盼走到跟前,元宏远淡笑道:“不好意思,明天的稿子临时出了点问题。”

      “没事。”

      元宏远看向顾远彻,伸出手,“顾总——”他笑着打趣,“没想到我一走,顾总就拐走我的女伴了。”

      “噢?”顾远彻闻言,眼角挑起,微冷的面色带上倨傲:
      “你的女伴?”

      顾远彻话落,元宏远嘴角勾起的幅度敛了几分,“不然呢?”

      奚盼察觉到气氛的微妙,心头一跳,抢先步开了口:“宏远哥,你陪我再去拿点吃的东西?”

      “好。”元宏远朝顾远彻颔首,“失陪了顾总。”

      顾远彻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直到身后响起徐意的声音:
      “表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带我来了。”她笑笑,“难怪刚才我说那个女孩子名花有主,你还不乐意。”

      男人回过神,懒得搭理她。

      “不过哥,我看人家没吃醋,你倒是酸的快挥发了。”

      顾远彻转头看她:“最近我听说你在学校交了个男朋友,姑父知道么?”

      “……哥,我马上闭嘴。”

      -

      晚上宴会结束后,元宏远说送奚盼回家,两人往停车场走去。

      “今天谢谢你。”元宏远道。
      “没关系,我家里人也一直催我。”
      “那你……有打算谈恋爱吗?”
      奚盼怔了下,“如果有喜欢的,当然会谈。”

      元宏远点点头,“你站在这吧,我去把车开过来。”

      奚盼站在这等待,低头玩着手机,就听到两声喇叭声。她抬头,看到迈巴赫停在面前,副驾驶的车窗降下,顾远彻手搭在方向盘上,转眸看她。
      “上车,我送你回去。”

      奚盼怔住,看到后座还坐着他的女伴。

      ??
      这人到底想干嘛!

      “不用了。”她转头看到元宏远的车往这个方向开来,莞尔一笑:“谢谢顾总的好意。”

      她转身上了元宏远的车。

      顾远彻:“……”

      奚盼上了车,元宏远启动车子,目光慢慢收了回来,试探问:“你和顾总……应该认识吧?”

      奚盼视线停住,半晌后道:“嗯,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有点疑惑。”元宏远笑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

      时间渐渐往前,很快到了月底。因为Warren要去纽约参加个设计师峰会,因此合作设计移到了一月,奚盼这段时间也在准备。

      圣诞节下午,是她接受《云MI》的专访时间。元宏远给她打电话说因为杂志社有个会,他抽不出时间,所以不能来现场,奚盼表示没关系。

      采访的地点就定在他们楼层的会客室,所以《云MI》的人来之前,就有人听说了这件事,就传出一些不好的言论:“奚盼能被采访还不是因为认识《云MI》的主编?我上次都看到元宏远把她送来公司了。”
      “原来他们是这种关系……”

      乐容把这些不好的揣测告诉了奚盼,后者只是淡淡一笑:“没事,他们有嘴我还能不让他们说不成?”
      “你心态可真好。”
      “不然呢?”奚盼媚眼一挑,“就算说烂了嘴,专访也不会轮到他们。”

      过了会儿有人过来过来通知杂志社的人到了,奚盼出去,带着他们去到会客室。因为除了纸质版报道之外,官网也会发布采访视频,所以奚盼需要化妆。

      她坐在沙发上,被造型师打理着头发,主持人走了过来:“奚小姐,我需要和你沟通一下注意事项。”

      “好。”

      -

      与此同时,一个女人走进寻致大厦。

      一身杏色呢大衣配格子裙,栗色直发柔顺地披散在肩上,恬静而温柔。

      阙渺按下电梯按钮,对着镜子理了理头顶的贝雷帽,轻轻弯起嘴角。平时她除了需要走T台的时候,化的妆都很淡,格外减龄,还显得乖巧。

      在去见顾远彻之前,她先去了趟设计部找Liya,聊了下月中旬的一时装节活动安排。

      从办公室出来,她原路返回,正等着电梯,身旁走过来两个女生:“奚盼名气可不小啊,刚进公司《云MI》就过来采访,可真厉害。”
      “对啊……”

      阙渺闻言,转头看向议论的俩人:“你好,请问你们刚才在谈什么?”

      其中一人认出来了阙渺,就把奚盼的事告诉了她。

      “现在就在采访吗?”
      “对啊,就在会客室,好像还没结束。”

      两个女生进了电梯后,阙渺若有所思了会儿,而后抬步朝会客室走去。

      推门而入,她果然听到了主持人和奚盼的声音,她慢慢往前走,看清了坐在沙发上的奚盼,只是后者并没有注意到她。
      “那除了工作,我们也想了解一下奚盼小姐的日常生活,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比较喜欢跳舞……”

      阙渺目光落在她脸上,而后慢慢拿出了手机。

      -

      从会客室出来,阙渺唇边挂着浅笑,上了楼。

      被裴南领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顾远彻刚看完几份财务报表,她把手里的盒子放到桌上,“绿豆酥,我妈照顾你的口味,糖放的很少。”
      “帮我谢谢林姨。”

      阙渺笑笑,接过裴南送进来的咖啡,在面前的椅子上坐下,“远彻哥,你今晚有安排吗?”
      “怎么了?”
      “没怎么,不是圣诞吗,就想出去聚聚。今晚洛星联系了我,说我们三个一起吃个饭。”她莞尔,“他说最近探到一家特别好的店,非拉着我们去尝尝鲜。”

      顾远彻却拒绝了:“改天吧,今晚我有安排。”
      她微愣,“公司还要加班吗?”
      “私事。”

      阙渺笑容敛去几分,心里不敢往那个方向猜。她甚至不敢再开口恳求一句,因为知道自己没有令他妥协的资格。

      她说几句,顾远彻随意回答一句,似乎毫无兴致,仿佛在无声请她离开。
      阙渺也从满心欢喜,到渐渐失望。

      她攥紧手心,沉默了几秒而后开口:“对了,远彻哥,我刚才在楼下见到奚盼姐了呢。”

      见到男人脸色终于有了变化,她更提了兴致:“她正好在接受《云MI》的专访,我还刚好顺手录了一段呢。”

      阙渺拿出手机,打开视频推到顾远彻面前。

      视频里,奚盼穿着简单的职业装,却掩盖不了那股极具吸引人的漂亮,就连美都是美的张扬,第一眼就夺人眼目。

      顾远彻看着,就听到主持人聊到生活,开起了玩笑:“我们都挺好奇,奚盼你这么漂亮,应该从小到大有很多人追吧?听说你高中的时候就是校花。”
      女人勾唇,“还行吧。”
      “那你喜欢哪个类型的,或者是有没有遇到喜欢的男孩子呢?”

      奚盼眼底划过一瞬的怔愣,最后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喜欢的。”

      奚盼的话清晰落在顾远彻耳朵里。

      男人的黑眸渐渐镀上冰冷,抬头看向阙渺,薄唇吐出几字:“给我看这个目的是什么。”

      阙渺本想装无辜,却自知所有的心思都瞒不了他,“我只是觉得奚盼姐这样说很奇怪,她明明和你在一起过。难道说,当初她……只是玩玩而已吗?”

      “远彻哥,我觉得奚盼姐……”

      她欲议论,就听到他含着愠怒的声音截断她的话——
      “你没资格评判她。”

      阙渺脸色瞬间僵住。

      他把手机退回去,没再看她:“我还在忙,请你出去。”

      阙渺愣愣地看着他,泪水在眼眶打转,不敢再说一句。她知道如果再说一句,这么多年她在他面前堆积的好感将前功尽弃。
      原来她的千百句好话,竟然不如那个宁愿伤害他的奚盼。

      她离开办公室后,裴南进来:“顾总,西餐厅已经订好了,还有您给奚小姐准备的……”

      “全部取消。”
      顾远彻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只留下一个背影。

      “顾总……”

      “滚出去。”他嗓音沉至谷底,哑到极致,像是克制前的大怒。

      裴南愣住,只好默默退了出去。

      -

      晚上奚盼收到元宏远的邀约一起过圣诞,她却推辞了,因为事先就答应了陪申杉月。

      然而对方却很坚持,待她和申杉月的约会结束后欧,就来接她,又带着她去清吧小酌了一杯。

      当他提到说想要个生日礼物,奚盼这才知道今天是他生日。

      她怪不好意思的给他点了份蛋糕,男人却依旧开心:“没事,心意最重要。”
      他甚至让服务员上了蜡烛,很正式地许了愿。

      奚盼看着如此珍重她心意的他,忽而想起那年……

      她垂眸,仰头灌下杯中的酒。

      回去时,奚盼有点郁郁寡欢,明显藏了心事,元宏远不知何事触发了她的心绪,也没有开口询问。

      到家楼下时,两人下车,奚盼道:“我上去了。”
      “嗯,晚安。”

      她转身走了几步,听到他的声音:“奚盼。”回头后,就对上元宏远的视线:“开开心心的,我希望你一直快乐,有心事……可以和我这个朋友说。”

      “……好。”

      奚盼走进楼里,进了电梯。出来时,她拐弯往右边走去,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沉闷的脚步声。

      还没反应过来,她手腕就被人用力握住,她吓得转头,看到的却是顾远彻的脸。

      下一刻手上的力度把她逼退到墙壁,她背抵着墙,男人的身子就沉沉压了上来。

      他胸膛抵着她,腰窝被他紧紧掐着,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混合着炽烈的烟酒味,充斥着她的所有感官。

      “顾远彻,你干嘛!”她瞪大眼睛,下意识推开他。

      男人盯着她的眼眶红了一圈,开口的嗓音全然哑了:
      “没有喜欢的人?那我呢?我算什么?”

      “你在说什么?!”

      “今天下午的专访。”他捏起她的下巴,“奚盼,你还有心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了?玩弄的对象?”

      她终于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她也喝了酒,就这样被他看着,情绪一下子也涌了出出来。

      “是谁在玩弄谁?”她扯起嘴角,却笑得云淡风轻:“你有资格来质问我对你的喜欢吗?顾远彻,我真的没兴趣再陪你玩过家家的游戏了。”

      “过家家?”他冷笑一声,“你就是这样定义我们之前的关系?”

      “不然呢?难不成顾总竟然认真了吗?我还真不敢相信。”

      他闻言,捏着她下巴的手骤然收紧,目眦欲裂:“奚盼,当初是你提的分手,你觉得是谁不认真?不就因为高考考砸了不能去同个学校,你就把我甩了?你的感情不过就这么廉价。”

      廉价?
      她当初喜欢到骨子里的人,竟然这样评价她的感情。
      奚盼鼻尖猛然一酸,一串眼泪突然滑落下来。

      “对啊,我对你的喜欢就是说说而已,就想试试看你这种高冷的男孩子容不容易追到手,追到了我觉得玩腻了,不可以吗?怎么,这么廉价的感情你到现在还念念不……”

      她话音未落,唇就被顾远彻的吻狠狠封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投喂营养液呜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