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她放肆

作者:慕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醋意横生

      chapter 11

      奚盼做了个很乱的梦。

      梦里模糊闪过许多高中同学的脸,唯独顾远彻的面容很清晰。他温柔的对她笑,也冷漠地推开她。

      梦的最后,是她蹲在他家门口,捧着个礼物盒,哭得很难过。

      醒来时,奚盼发现眼角淌着两条泪痕。

      她撑着身子坐起,环顾一圈陌生的房间,渐渐回忆起昨晚——
      这里是顾远彻的公寓。

      她怎么……又和他扯到一块去了。

      她去看手机,发现竟然九点半了,她飞速掀开被子正下床,就看到床头放了张纸条:【帮你请假了。】

      是再熟悉不过的字。

      纸条旁边的盒子里,竟然是姨妈巾和新的内裤……

      这就算不是顾远彻买的,也是他让人买的。

      奚盼的脸唰一下红了。

      确认公寓只有她一人后,奚盼去冲了个澡,从浴室出来,她正想回房去找吹风机,就听到一阵门铃声。

      这个点会是谁……

      她犹豫了下走去门口,透过猫眼竟然看的是——阙渺。

      阙渺见没有回应,再次抬手想敲门,门就开了。

      看到奚盼,她眼底滑过转瞬即逝的情绪,又很快提起笑容:“奚盼姐。”

      奚盼侧身,她走进玄关,“你还好吗?今早我和远彻哥打电话,才知道你身体不舒服,我就来看看你。”

      “不用这么麻烦。”

      阙渺走进屋子,转头朝她笑道:“怎么会麻烦呀,我们都认识那么久了,昨天人太多,我本来想找你叙旧的。”她把手里提着的袋子拿给她:“这是姨妈巾,我猜着远彻哥应该没有那么贴心,就给你带来了。”

      奚盼盯着阙渺的脸,没有伸手:
      “不用了,他已经给我准备了。”

      阙渺怔了下,脸上很快维系上笑容:“没事,我给你买了早餐,”她视线落在奚盼的湿发上,“诶,你头发得赶紧吹,我去给你拿个吹风机。”

      阙渺像是在自己家里一般熟稔地往房间里走去,路过客房时,她视线轻轻往里一扫,而后走进浴室。

      “奇怪了,我前段时间住这儿的时候,明明看到吹风机在这里……”阙渺音量不减的念叨着,最后打开柜子,拿出了吹风机,“终于找到了,给。”

      奚盼接过,阙渺继续道:“对了,远彻哥说中午会请个家政阿姨过来打扫,那你……”
      “我等会儿就走。”
      阙渺点头,“也是,你在这毕竟也不太方便……”

      她走出浴室后,奚盼快速吹了头发,就回到客房去拿包。

      走出来时,阙渺从沙发上站起来,热情招呼道:“早餐在桌面了,吃点再走吧。”

      奚盼闻言,含着凉意的视线直直投在她脸上,忽而红唇轻启:
      “这就我们两个人,装什么?”

      阙渺的笑容定住。

      “打着看我的名号过来,不就是想来看看昨晚发生了什么?然后试探一下我的态度?怎么样,如你所愿吗?”

      “奚盼姐,你怎么这样想我……”

      “我们互相有多讨厌对方,还需要隐藏吗?以前我是看在顾远彻的面子上对你客气,现在你觉得我有必要对你笑脸相迎?”

      阙渺攥紧手心,没想到奚盼竟然直接把窗户纸捅破,她沉默了会儿,笑意渐收:
      “看来你还知道你和他现在是什么关系。”

      “你还是和他保持距离吧,要是被外人看到,流言传开,对你们影响都不好。”阙渺站起身,“而且当初是你提的分手,远彻哥都放下了,你就别搅扰他清静了,好么?”

      奚盼叹了声气,忽而道:“真可笑。”

      “……什么?”

      “你视若珍宝的东西,对我来说一文不值。我和顾远彻不是那种关系,你也别整天提心吊胆了。”

      奚盼目光远处落在茶几上的黄桃罐头,愣了瞬,又回到阙渺脸上,嫣然一笑,如从前那般张扬:
      “而且——就算有什么,你又能阻止么?”

      ……

      奚盼离开公寓后,阙渺走去餐厅,把买来的早餐全部倒进垃圾桶,气得抓紧桌沿,指尖都泛了白。

      奚盼现在算什么?凭什么这么高傲?这么多年默默陪在顾远彻身边的人是她!

      阙渺平复完心绪,拨通了个电话:“远彻哥……”

      “有事么?”

      “刚才我来看奚盼姐了,她好像心情很差,没吃早餐就走了。”

      顾远彻手中的笔顿了顿,阙渺声音放轻:“我见她那样子,猜着应该是不想和你再有什么牵扯……”

      男人没有应答,眼里的温度却慢慢冷了下去。

      挂了电话,阙渺视线落在窗外波光粼粼的江景,扯起嘴角。

      奚盼和顾远彻都骨子里都是高傲的人,谁都不愿意妥协。

      他们俩,是绝对不可能和好的。

      -

      奚盼回到家,累得往沙发上一倒,想休息会儿,一条微信进来:【奚盼,你最近忙不忙啊?工作如何?】

      对方就是她参加寻致高定婚纱秀那晚,加她的《云MI》杂志社总编,元宏远。俩人加了之后,奚盼就把他放在那躺列了,他也没主动来找,谁知今天突然发来信息。

      奚盼礼貌地回应着,好在元宏远说话幽默风趣,也
      没让场子尬,寒暄几句,他转到正题:【我们杂志社最近有个婚纱设计师专访系列,不知道你方便吗?】

      《云MI》作为时装业界知名度很高的杂志社,之前的旗袍设计师、汉服设计系列反响都很好,明年年初他们打算开始新的主题,【我很欣赏你,所以特别希望你能接受我们的专访。】

      奚盼自然答应了。
      这对她来说是个提高名气的好事。

      元宏远看到她的回复,渐渐笑了:【专访时间定在月底,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

      周末,奚盼接到“上级”指示,回了家。

      “你说阿姨今天做什么好吃的了?”申杉月跟着她走出电梯,好奇问。

      奚盼睨她,“你能不能收收你那副馋猫的样儿?”

      “哎呀我都多久没来看叔叔阿姨了,多久……没尝过阿姨炒的菜了。”申杉月掂了掂手里的袋子,“我又不是空手来的。”

      奚盼开了门,贾菡梅听到声响,立刻从厨房快跑出来迎接,却只看到俩人。

      “阿姨好!”申杉月叫道。

      “诶,”贾菡梅脑袋往门外探去,“……就你们俩?”

      奚盼眼神闪躲,往里走,“不然呢?”

      贾菡梅拽住她胳膊,皱眉问:“小顾呢?昨晚不是和你说了让你今天带他来吃饭?”

      “小顾?”申杉月问。

      “对啊,就是盼盼男朋友,我们上次还一起吃饭的,月月你见过了没?”

      面对申杉月一脸震惊的表情,奚盼捂脸,把母亲拉进客厅,放柔声音:“妈,其实那个不是我男朋友……”

      “什么?!”

      “他其实是我上司,那天刚好一起过去吃饭,我就让他陪我演了场戏。”

      贾菡梅顿时炸开了锅,作势就要打奚盼,她吓得跑到角落,眼神求助申杉月,后者飞快上前拦住:“阿姨阿姨别生气——”

      “你看看她!让我白高兴一场,哎呀你不知道我多喜欢小顾……”贾菡梅气得坐在沙发上直喘喘,“你说你谈个恋爱是要上天吗这么难,天底下这么多男的都没一个看得上的?明天我就安排你相亲。”

      奚盼无奈:“妈,你就非得催婚吗?”

      “那你就能拿这种事骗我?”

      “不过这回真有一个在追我的!我觉得还挺好的,保证没骗你!”

      “我信你才怪。”

      最后贾菡梅看着还有外人在,也没发太大的火,继续去厨房做饭。奚盼松了口气,坐到申杉月旁边,后者捏她的脸:“终于想明白你今天为啥叫我来了——挡箭牌啊。”

      奚盼给她剥了个橘子,申杉月接过,忽而笑:“小顾……你和顾远彻还真有情.趣啊,扮演起情侣来了?”

      “……”奚盼扔了个眼刀子过去。

      “不过顾远彻竟然能答应你,他怎么想的。”申杉月想起奚盼刚才说的话,转移了话题:“不过你说有个人在追你?真假的?”

      “假的。”

      “……你够了。”

      “等等……”奚盼掏出手机,把微信一个聊天记录拿给她看,申杉月看完满脸震惊,“元宏远?你竟然有他的联系方式,你跟他什么时候认识的?”申杉月也是做时装杂志这块的,怎么不可能认得这人。

      “说来话长。”自从答应专访后,元宏远找她的次数渐趋频繁,而且不单单聊工作,甚至会提到生活,“你觉得他对我有意思吗?”

      “不是有意思。”申杉月笑笑,“是要追你了。”

      这些聊天记录摆出来,明显就是想和奚盼创造话题,“元宏远听说家庭有点背景,人品的话业界风评还不错。你感兴趣吗?”

      奚盼摇摇头,最后却轻声道:“但是我可以尝试下。”

      她把那天和阙渺的谈话告诉了申杉月,后者听完问:“所以你是打算彻底放下了吗?”

      “我承认面对阙渺,我心里还是会发酸,但我觉得是占有欲在作祟。而且我和顾远彻之间,是性格问题,和她无关。”

      奚盼垂眸,眼底光影明灭,“她说得对,互不打扰才是好的。我也应该往前看了。”

      -

      周天晚上,元宏远给奚盼发信息,说刚好在她小区附近的公园,问她要不要下来走走。

      奚盼想着无聊就答应了,两人在公园散步了圈,从天文地理聊到时装时尚,共同话题很多。

      她发现元宏远是和顾远彻完全不同的人,他彬彬有礼,温柔谦逊,总是用幽默的语言接过话题,从不呛她。因此她也不得不把小辣椒的性格收了收,变成了淑女。

      元宏远说自己在这附近有套公寓,以后偶遇的机会说不定会很多。把她送到家楼下时,他终于鼓起勇气开了口,问明天能不能送她上班,他刚好顺路。

      奚盼见他脸上竟带上点少年般的羞涩,不太忍心拒绝,便答应了。
      第二天,她下楼,男士已经提前到达。

      上了宝马,他把早餐递给她。三明治装在袋子里,旁边还有杯咖啡,“害怕你吃不惯中式早餐,就买了这个。”

      “谢谢,我都可以。”

      车程很短,不过二十分钟就到了寻致的地下车库。停好后,元宏远先下车,绅士地帮她开门。

      奚盼下了车,道:“今天麻烦你了,上班不会来不及吧?”
      “不会,我过去很快。”

      奚盼莞尔,转眼看到一辆黑色迈巴赫驶了过来,而后从她面前经过。
      她愣了下,一眼就认了出这是谁的车。

      而与此同时,车后座男人的目光透过漆黑的车窗玻璃,落在奚盼和她身边站着的元宏远身上。

      裴南透过后视镜果然就看到男人脸色阴郁,下颚线紧绷着,眼神冰得让人发颤。

      完了,今天肯定不安生了。

      奚盼和元宏远道别后,慢慢往电梯口走去。电梯门开后,她走了进去。

      她按下楼层“25”,门正要合上,西装革履的顾远彻突然现在视野里,下一刻——
      也走进了电梯。

      如果奚盼没有记错,顾远彻是有专属电梯的。

      ……所以此刻他为什么会进来?

      而且那脸色,仿佛今早出门踩到了屎。

      奚盼往右边挪了下,顾远彻在她旁边站定,依旧沉着脸没出声。

      电梯门关上,密闭的空间让尴尬之感顿时横生,她转头悄悄瞟了眼他,动了动唇,正打算开口——
      包里的手机响起。

      她掏出手机,立马接起:“宏远哥?”

      男人的视线往她那瞥了下。

      “啊,口红吗?不好意思,可能是不小心从包里掉出去的,麻烦你收一下,我下次找你拿。”奚盼声音柔和。

      她刚说完,就看到顾远彻按了下楼层“10”。

      电梯门开了。
      然而他依旧站在原地。

      “?”奚盼狐疑地看向顾远彻,他绷着个脸,而后按下“关门”。

      电梯继续上行,元宏远的声音还在那头继续,“其实有件事我想请你帮个忙,刚才在车上我突然忘了。”

      “你说。”

      “今晚是我爷爷八十大寿的寿宴,你作为我的女伴参加吗?其实我父母一直在催我的感情问题,今晚很多亲戚朋友都在,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元宏远声音饱含歉意,“到时候需要你适当配合我一下,如果你不方便也没关系……”

      奚盼对他的遭遇感同身受,“没问题的,我需要做什么?”

      元宏远说着,奚盼转眼又看到顾远彻按了下楼层“20”。

      电梯门打开后——
      他站着不动X2.

      奚盼:??这人什么毛病。

      电梯上行,最后到了她的楼层,她挂断前最后说:“今晚七点春江里酒店么?好,你不用过来接我,我自己去。”

      电梯“叮”的一声,顾远彻想再次去按关门,就被奚盼一声呵斥拦下:“你干嘛呢,我得出去!”

      男人:“…………”
      他看着奚盼走出电梯,脸色彻底黑下。

      裴南已在在顶楼早早等待,终于看到顾远彻走出电梯,他连忙走过去,就听到男人冷声发问:“元家老爷子是不是今晚要过寿?”
      “对,上周给您寄来了请帖。”

      “春江里酒店?”

      “是。”裴南正疑惑顾远彻怎么突然问这个,后者手插上兜,迈开步伐:
      “通知策划部晚上的会改到明晚,今晚去庆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修罗场来了
    -
    送红包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