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她放肆

作者:慕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梦里有他

      chapter 10
      
      阙渺抬头下意识看向顾远彻,男人同样也看向奚盼,面色却波澜不惊。
      
      走到跟前,奚盼和阙渺四目对视了瞬,如同陌生人一样移开目光。
      
      Liya向Warren介绍了奚盼,Warren开玩笑地说没想到要合作的设计师竟然这么年轻,奚盼和他握了手,用流利的口语交谈几句。顾远彻全程闭口不言,没有任何的互动。
      
      奚盼离开后,阙渺和顾远彻往前走着,男人伸手去拿酒杯,阙渺挽着他的手默默收了回来。
      
      “远彻哥,奚盼姐……竟然来寻致了?”
      她软声问。
      
      他淡淡应了声,阙渺见他没有想聊的意思,只能淡淡一笑,“好久没见到她了呢,刚才也没来得及打招呼。”
      
      “会有机会的。”顾远彻道。
      
      -
      
      奚盼回到乐容身边,就听到他们在聊阙渺。她这才知道阙渺现在是寻致的模特,明年的春季主打款将由她穿上。
      
      她心底掠过多道情绪,最后都被小腹的疼痛感驱散开来。
      
      见到偶像的激动、故人重逢的烦躁,都不比痛经来得真实……
      
      “奚盼,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乐容问。
      “没事……”
      她身子轻靠在墙上,借助外力让自己好受些。
      
      宴会开始后,Warren和寻致的副总上台致辞,最后入座餐桌时,奚盼已经疼得冒出冷汗,中途跑去卫生间补妆了两次。而且这样的场合,酒量不太好的她也不得不喝。
      
      冰凉的红酒滑入喉间,更加剧了疼痛感。
      
      好不容易有空闲,她放下酒杯,垂着脸捂住小腹,眉头紧锁。她缓了会儿,抬眸刚好撞上顾远彻的眸里。
      
      长方形的餐桌,他坐在为首的位置。
      男人凉凉如水的目光旋即移开,奚盼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过了会儿,她和乐容打了个招呼,起身离开。走到外头无人的长廊,她倚着墙,蜷缩成一团,慢慢蹲了下来。
      
      出来并不会感觉好受,只是可以疼得不需要保持脸上得体的表情。
      
      她阖上眼眸,醉意上涌间忽而听到落在头顶的低沉男声:
      “你怎么了。”
      
      她睁眼,发现顾远彻站在跟前,垂眸淡淡地望着她,头顶昏黄的灯光从他的下颚线滑落,滚到性感的喉结。
      
      奚盼有些发怔的看向他,男人见她不回答,皱眉叫了她名字:“奚盼。”
      
      “……我没事。”
      
      “没事你在这蹲着?”他不依不饶。
      
      奚盼气得倒吸一口冷气,本来就够心烦气躁,“我肚子疼蹲一会儿有问题吗?”
      
      她垂下眸,下一刻就感觉腾空而起。
      
      顾远彻俯下身,手臂绕过她的膝盖窝,直接把她打横抱起。
      
      她被吓到,“顾远彻你——”
      
      男人沉着步伐往前走去,语气不悦:“疼晕在这还是去医院,自己选。”
      
      奚盼想起高中那次她生病,他也是强势地把她抱起。外人从此才知道他们的关系。
      
      当时的她甜得心里冒泡,而此刻她脑袋靠在他胸膛,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心也跟着乱了节拍。
      
      她欲开口,却听到另一个女声:“远彻哥,你——”
      是阙渺的声音。
      
      阙渺看到奚盼走出宴会厅后,顾远彻也起身离开,她心底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忍不住出来找,却见到这如此亲昵的一幕。
      
      顾远彻淡然开口:“她身体不舒服,我带她去医院。”
      
      “医院?”阙渺皱眉,声音依旧细软,“可是里头的晚宴还没结束,你这样离开不太合适,要不然让裴南送她过去?”
      
      “剩下的事我会让张总处理,我让裴南留下,等会儿送你回家。”
      
      言下之意,他会亲自,并且单独带奚盼离开。
      
      没等阙渺反对,顾远彻从她身旁擦身而过。女人愣了几秒,转头看向他决绝离开的背影,咬住了唇。
      
      另一边。
      
      奚盼悄咪咪听完对话,等到顾远彻走远了,她才说:“你放我下来,我没疼到走不了……”
      
      男人一个眼刀子扔过去,声音却还算温和:“马上到了。”
      
      到了停车库,他放她下来,给她开了副驾驶的门。
      
      上车后她连忙问:“真要去医院吗?”
      他打开暖气,“你当我无聊和你开玩笑?”
      “……不是!我不是肚子疼!”奚盼耳根子发红,“是……痛经。”
      
      她说完。
      车内安静了两秒。
      
      顾远彻面色顿了下,转眼看她:“又吃冰的了?”
      
      以前他知道她的经期差不多在月初,都管着她不让吃生冷的东西,因为他知道她一旦在姨妈来之前吃冰的,必定会不舒服。
      
      “嗯。”奚盼有点意外他记得那么清楚,“你送我回家就好。”
      
      顾远彻没回答,只是把她的座位往下放。
      
      车子行驶着,奚盼原本还害怕再次和他单独相处的尴尬,可是身体的不适让她无暇顾及其他。
      
      车内的暖气使得她紧绷的身子好不容易得到舒缓,醉意有些上头,她迷糊间闭上眼睛。
      
      到了红绿灯,顾远彻停下车,转头就看到她歪着脑袋睡着了,她面色红红,一副微醺的模样,此刻顺毛的样子乖巧极了。
      
      奚盼果真睡着了。意识再次苏醒是男人把她抱下车的时候。
      
      她往四周看去都是陌生的景色,“这是去哪?”
      “我家。”
      奚盼:“??!”
      
      他抱着她,吸引过路人的目光,她羞窘地恳求道:“你能先把我放下来吗?我已经没那么疼了……”
      
      顾远彻见她脸红成了柿子,还是把她放了下来。她才看清这里是市中心镶金烫银的高档小区,“你、你怎么把我带到你家?”
      
      他睨她:“你的小区离国贸一个多小时,我怕你在半路上晕过去,还麻烦我去趟医院。”
      “……”这人能不能盼她点好?
      
      走进楼下,上了电梯,最后奚盼跟着他到了公寓门前,他开门进去就看到她站在门口不动,语气有点不耐烦:“要不要我抱你进来?”
      
      奚盼默默脱下高跟鞋。
      
      房子临江而建,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可以眺望全城最好的夜景。房间很大,处处却是独居的痕迹。平时顾远彻没回家里的别墅,就会住在这。
      
      男人从卧室出来,把手里的外套丢到她手中,“披上去。”
      
      她愣愣接过,就听到他补充:“就你裙子那点布料,明天又要感冒。”
      “……谢谢。”
      
      “在这坐着。”男人走近厨房,过了会儿出来,把手里一瓶矿泉水递给她。奚盼接过,竟然是热的。
      
      “没有热水袋,先用这个。”
      
      她再次走去厨房。奚盼望着他的背影,有些怔愣。
      
      他怎么会这样对她……他的语气是烦躁的,看她的眼神是冰冷的,可是手里所做的,却是暖的。
      可是他明明应该很讨厌她啊。
      
      十五分钟后,耳畔传来脚步声,奚盼疼痛感没那么强烈了,抬眸看到他走出厨房,手上端着碗。
      
      他递到她面前,“温的。”
      
      她伸手接过,一股红糖味飘至鼻间,奚盼心头再次被冲击到。她回想起当初每次痛经,他就会默默无声帮她泡一碗红糖水,带到班级。
      
      莫名的,一股酸冲上鼻尖。
      
      她嘴唇嗡动,就想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顾远彻——”
      
      “我去洗澡。”谁知他截断她的话,转身直接离开,没有给她询问的机会。
      
      奚盼闭口,慢慢垂下眸。
      
      另一边,男人走出她的视线范围之外,靠在墙边,将身影融化在黑暗里。
      
      -
      
      顾远彻从浴室出来,又去整理了客房,回到客厅就看到沙发上的一团。奚盼盖着外套缩在沙发上,只露出一个脑袋,阖着眸清浅的呼吸着,面前茶几上,碗里的红糖水已经没了。
      
      他走上前,轻轻抽出她手里的水瓶,而后小心翼翼把她抱起,走向客房。
      
      他把她放在床上,欲抽回手臂,就听到她的亲喃:
      “远彻……”
      
      他动作猛然怔住,目光直直落在她脸上。
      
      这是隔了六年,他再次听到她这样亲昵地唤他。
      
      仿佛他们从来没分开过。
      
      顾远彻侧首,下一刻,微凉的唇轻轻贴上她的天鹅颈,温柔到极致。她依然睡着,毫无察觉。
      
      男人脑袋仍埋在她颈项,眼眶渐热,沉默了许久,沙哑的声音才响起:
      
      “盼盼……”
      “你是不是梦到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就爱这种甜虐的哎
    -
    红包继续~推一个我的另一本预收,就在专栏里哦
    《诱引》
    【文案】:南城一中的年级第一,裴忱,家境贫困,一身白衬衫黑校裤,内敛寡淡到极致,除了学习再无事物能入他的眼。
    和他家世天差地别的梁栀意,是来自名门望族的天之骄女,乌发红唇,明丽娇纵,却对他设下网罗,百般勾引。
    大家都说裴忱有骨气,任凭她如何倒追,必定不为所动。
    梁栀意闻言,撩开耳边长发,笑容明媚而恣意,“他只能喜欢我。”
    -
    梁栀意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富家男生贺鸣,学校里有很多关于他俩的传闻,说他们宛若天作之合。
    夜晚,梁栀意和裴忱走在学校后巷,前者勾住男生衣角,笑意狡黠,“今天贺鸣和我告白了,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和他在一起咯。”  
    男生下颚紧绷,眉眼低垂,不发一言。
    女孩以为他如往常般没反应,刚要转身,手腕就被握住。
    他在她唇上小心翼翼落下极轻一吻。
    裴忱看着她,眼眶发红,声音隐忍而克制:“你能不能先别答应他?”
    -
    多年后,裴忱成为身价过亿的金融新贵。
    他给了梁栀意一场极其浪漫隆重的婚礼。
    后来她偶然翻到他高中时候的日记,纸张泛黄,上面的字迹清晰。
    “如果我家境优渥,吻她的时候一定会肆无忌惮。”
    “撬开齿关,深陷其中。”
    ·曾经表现的冷漠不是因为不心动,而是因为你高高在上,我低劣卑微。  
    【恃美而骄超A的大小姐】×【清冷寡言沉默穷学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