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都会喜欢我

作者:碧红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走廊01

      秋日的阳光不算灼热,午后的风吹拂在人身上也带着细微的凉意。上学的路上,季予玫跟在李真身边一语不发,显得有些沉默。偶尔她会抬头看一看在她旁边走着的李真。
      
      小时候,她很喜欢李真哥哥,现在她也依旧很喜欢李真哥哥。只不过她一年级后,李家爷爷去世后,他们虽然也经常见面,但都在李家十分短暂的相处,像这样送她去上学的场景已经有很久没有遇见过了。
      
      所以,季予玫有些莫名的陌生感了。
      
      不过当李真微笑着侧脸主动同她说话时,那些陌生感又片刻间不见了踪影:
      
      “玫玫比以前文静了。”
      
      “真哥也比以前忙了。”
      
      季予玫立刻回了他一句。然后李真便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
      
      “我记得我以前就说过,不要喊我真哥,听起来就像是还有一个假哥一样。”
      
      季予玫确实记得以前李爷爷还在的时候,每次她喊“真哥”李真都会像这样纠正她:
      
      “叫李哥哥。”
      
      但季予玫早就被那群喜欢喊李真“真哥”的小孩给带歪了,也就喊成习惯了。
      
      “好的,真哥。”
      
      季予玫笑得灿烂,继续叫,就和那些记吃不记打的皮小孩一个模样。见状,李真也只是摸了摸她头,不去纠正了。
      
      …………
      
      去学校的路上会路过杨家的院子,杨家院子里的几棵橘子树一向都是孩子们垂涎的存在,要不是王婶盯那几棵橘子树盯得太紧,那些橘子恐怕还未红时便会被一帮捣蛋的孩子拿竹竿都敲掉了。
      
      季予玫跟着李真一起路过杨家院子的时候,随意抬头看了看那枝丫伸出墙外的橘子树,红彤彤的橘子已经没几个了。
      
      “今年,王婶的橘子树没结多少果吗?”
      
      季予玫看着树上那些零星的橘子,又想起了那个把橘子树盯得比什么都紧的王婶。
      
      李真同样抬头看了一眼院子里那果实零星的橘子树,回答季予玫道:
      
      “结了挺多的,但大多被摘了。”
      
      那些还挂在枝头的橘子多是长得靠里,长得较高的。往日在王婶的盯梢下,没有哪家的熊孩子能越过王婶的视线摘到树上的橘子。然而王婶已经很久没在村子里出现了,眼前这些橘子零星的橘子树便是那些馋嘴孩子猖狂的结果。
      
      季予玫本想向李真继续说些话的时候,他们的后面传来了中年妇人的声音:
      
      “王萱不在,她家的橘子就剩不下几个了。”
      
      那声音有些耳熟,还带着几分八卦尖酸感。
      
      季予玫和李真回过头才发现:他们的不远处正站着村里三个中年妇女,她们手中还捧着一捧瓜子,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聊着。
      
      这三人在村子里嘴碎和八卦是出了名的,也经常因为嘴碎和人吵架,一要打起来就没脸没皮的往地上一坐,开始呼天喊地的叫唤。
      
      姥姥就曾告诫过季予玫:少和这样的人来往。
      
      …………
      
      看见前面的两个孩子似乎在聊杨家院子的事,那三个妇女一看就来劲儿了,一边朝地上丢着瓜子壳,一边对季予玫他们语气颇为夸张的道:
      
      “哟,这不是冯叔家的小姑娘吗?和李家小哥走一块儿,该不会是在耍朋友吧?还是说你妹两家就是打算以后结成亲家?你们学校不谈论早恋的问题吗?”
      
      季予玫当场就不高兴了,李真的眉梢也略微皱了皱,情绪显然也被挑起了几分。毕竟季予玫才三年级,对着一个三年级的小姑娘说这些闲话,无论怎么说都是影响不好的。尤其是那三人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嘴碎爱传谣。
      
      正当李真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阵震耳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所有人目光的焦点处是一个看上去比季予玫大一点的男孩,此刻他正背着书包关上了院门,刚才那一声巨响正是他大力关上院门所发出的声音。
      
      “哟,航子啊,上学去呢?”
      
      一见到那个男孩,三那个嗑着瓜子闲聊的妇人忽然来了精神一样,都盯着他只看,脸上露出了刻意而令人感觉不舒服的“同情目光”,并唏嘘道:
      
      “中午自己做的饭吧?真是可怜了你啊,你妈耶真是狠得下心,把你一个人扔给你那个不管事的爹,和野男人跑了,尽顾着自己逍遥!真是不配当妈……”
      
      她们唏嘘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忽然砸来的石头打断了话。石头砸中了其中一人的手,她的手吃痛的一抖,手中还没嗑完的瓜子一大半都掉在了地上。
      
      而砸石头的罪魁祸首——杨子航则阴着一张脸,满脸都是遮掩不住的愤怒情绪,此时他的手上还抓着一块石头。
      
      受到杨子航的挑衅之后,那位被石头砸到的妇人向着杨子航的方向呸了一声就开始骂了:
      
      “果然是个有人生没人养的野种,没家教,难怪你妈跟人跑了不要你……”
      
      “要你管,死八婆!”
      
      杨子航又扔了个石头过去后,便背着书包头也不回的朝着学校的方向跑去了。在经过李真身边的时候,甚至撞到了他,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航子怎么这样啊?连道歉都没一句!”
      
      季予玫倒是有些不满的说了一两句,李真倒是看着她微微的摇了摇头,然后领着她继续往前走着。直到走出了那三个嘴碎妇人的视线范围后,李真才对季予玫说起杨子航一家的事来:
      
      王婶在村子里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了,大家也都在猜测她是不是自己跑了。毕竟这边乡下一向都有这样的惯例。要是哪家的男人不上进,生活过不下去了,亦或是对他女人不好,那家的女人总会挑一个时间收拾好行李离开,之后再不回来。
      
      听完了李真的讲述,季予玫回头看来一眼杨家院子里那因为距离拉远而显得隐隐约约的橘子树,问道:
      
      “所以,王婶是自己离开了吗?”
      
      李真稍微沉默了一秒后才对她道:
      
      “并不确定,在别人问起的时候,杨叔叔也总是说不知道。”
      
      杨子航的父亲一向是个游手好闲到处厮混的人,他一直是他的母亲在照顾管教他,从生活起居到他从小到大的各种学费。虽然对外人总是尖酸又吝啬,但王婶确实对杨子航尽了很多的心。
      
      可以说王婶要是离开了,对杨子航的打击也是最大的,所以对于目前杨子航这明显变了不少的性格,季予玫也能理解一二了。她想象了一下,如果姥姥离开她和爷爷的话,她也会特别难过的。如果还有人嘴碎的在她面前说这些,她也会很想打人的。
      
      …………
      
      在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季予玫和李真抵达了学校,今日正好周三,校门口还站着两个值班查校牌的高年级学生。李真和季予玫都不是那种叛逆得非要和校规反着来的人,所以很顺利的就通过了校门口的查岗。
      
      李真把季予玫送到后才走,临走前还在教室门口嘱托她,放学后记得等他一起走。
      
      下午一点四十多的教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第一次来低年级这边露脸的李真自然也成了大家新奇的对象。李真一走,季予玫座位这边便围了不少人追问李真和她的关系,其中大多数是女生。
      
      刚开始季予玫还认真的回答说是村子里的熟识的哥哥,但问的人一多,季予玫心里忽然有着莫名的烦躁感,她把课本立起来遮住自己的脸,摆出一副生人勿进的姿态这才好了许多。与此同时,上课铃响了,数学老师带着三角尺踏入教室,那些围在季予玫座位旁的人便不得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个年纪的孩子对于喜恶的表达都相当的简单分明,在季予玫烦躁的拒绝了一部分人的追问后,那部分人便决定季予玫这个“臭美精”傲气,然后选择不和她一起玩来作为“惩罚”手段。季予玫只顾这听课,下课时也不喜欢和那一帮人一起玩。因为他们给她起外号,叫她“臭美精”。
      
      最后一堂课上玩后就是放学时间了,深秋的天黑得快,季予玫放学时就已经是傍晚了。班里的人一个一个走掉,最后值日的人做扫完了教室后询问季予玫:
      
      “你不走吗?”
      
      季予玫回答:
      
      “等人。”
      
      值日的那位同学便没有多问了,只是嘱咐季予玫:
      
      “你走时记得锁门就行。”
      
      季予玫点了点头,然后埋头继续在座位写着作业。李真放学还有一小会儿,她能够利用这段时间写完老师留下来的作业了。
      
      季予玫在教室的位置靠窗,一偏头就能看见外面天空那绚烂的霞光。暖橙色的夕阳将窗户的格子投映在她的课桌上,像是涂了一层密。
      
      写完了作业并手好书包的季予玫侧脸看向窗外有些出神。走廊上摆的几盆月季谢了几朵,但还有一些依旧处在盛放状态。夕阳的光透过栏杆照耀过来,将月季本身的红色渲染得更加绚丽。
      
      傍晚的风吹过,月季的色彩绚丽的花瓣微微晃动着,季予玫看了一会儿那几盆月季然后又抬起头看向了天边那绚烂的云霞。
      
      她盯了一会儿太阳便被霞光刺激得闭了闭眼,再次睁眼后依旧直视着夕阳那将要落下的位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今天的傍晚格外的漫长,太阳停在那个位置不动好久了。
      
      
    插入书签 



    穿书后如何抢救世界观
    西幻言情世界,主血族。



    综武侠之笔诛天下
    不言的剑三文,质量有保障,cp唐无乐



    综武侠之君子九思
    不言的庄花的bg文,文笔超好的,而且庄花没有崩哦~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如果有的读者也再写文的话,不妨去这儿看看吧,对我们的排版,字体和插图等很有帮助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