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都会喜欢我

作者:碧红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爬山07

      “哇!好高啊,杜红姐好厉害!”
      
      孟珊珊和尹思月紧紧的抱着吊篮秋千的绳索,在吊篮秋千飞到最高点时不禁激动的喊出了声。
      
      而已经被从秋千上替换下来的季予玫和宁欣桐看了几个来回后便失去了兴趣,毕竟看别人玩哪有自己玩起劲。她们把目光放到了小院子里那些开得正好的红花上面。
      
      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在花丛中蜿蜒蔓延,顺着石子小路便能畅通无阻的在花丛中穿梭。看着那些开得正好的花,宁欣桐有些想摘的渴望,但又因为平常的环境保护教导而有所克制,于是只是左摸摸右摸摸,最后还和季予玫在花丛中玩起了捉迷藏。
      
      这片花开得够密集,植株也长得较高,以季予玫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来说,算是挺高的了。只要在花丛中弯下腰,那些茂密绚烂的花朵就能将她们的身影完全遮盖住。
      
      在花丛中躲躲藏藏,玩得上头跑得有些急的时候,脚下鹅卵石铺成的小路算不上完全平整,季予玫一个错步,差点摔跤,还是后面扑上来的宁欣桐看她的样子好好的接住了她,她们两人在偏离了石子路在花丛中踩踏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
      
      在站稳后,她们才发现,有一小片的花已经被她们给踩踏了。
      
      季予玫的耳边传来熟悉而略带几分的唏嘘声,她一回过头便看见了不知何时从秋千上下来的孟珊珊和尹思月二人。此刻这两个女孩正站在鹅卵石小路的起始点看着被季予玫和宁欣桐踩倒的那一片花,然后眼神略微右瞟看上去有些小心翼翼的模样。
      
      因为她们的右边站着这片花园的主人。
      
      被称作杜红姐的美貌女性身上裙子的红色和这片花园如出一辙,裙子的袖口开得很大被做成了褶皱式,她双手垂在身侧的时候,低垂的袖口就像是一朵半开的凤仙花。
      
      有风吹过,花园里的凤仙花顺着风向荡出波纹,季予玫和宁欣桐像是知道自己闯祸了一般悄悄的抬脚退出花园,重新站到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
      
      在花园边上看着她们的杜红姐,红色裙子微微动了动,她漂亮的脸上似乎没有了表情,但当风将她脸旁乌黑细软的发丝吹得划过脸颊时,就像某个被定格的影片忽然按了播放键,她黛色的柳叶眉压低几分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玫玫,过来,没有受伤吧?”
      
      她琥珀色的眼睛从那些被踩踏的花上转移到了季予玫的身上,满心都是关怀的模样好似那些被踩踏的花只是微不足道的东西一般。但她走到季予玫身旁弯下腰将那些因被踩踏而从枝头掉落的花朵拾起放入掌心中时,即使再看不懂大人的神色,季予玫和宁欣桐二人也能感受到杜红姐的在意。
      
      她们两人也一起弯下身去帮杜红姐拾起那些花朵,并道着歉:
      
      “对不起,杜红姐。”
      
      杜红姐偏过头看向了季予玫她们,目光从宁欣桐的脸上缓慢的移到了季予玫的脸上:
      
      女孩白皙漂亮的面容上,乌黑的眼眸因为愧疚不安而显得更为清透,像是将那外表打磨得万分光滑的黑曜石放入水中一般。
      
      杜红姐那只似玉般莹白的手轻轻的摸了摸季予玫的脸,触碰时微凉柔软的感觉就好像那些植株柔软的花瓣。
      
      杜红姐帮季予玫理了理额间的碎发,然后对她笑着道:
      
      “之前就说过要为玫玫染指甲,现下这些花刚好被摘了下来,玫玫的指甲也长了些,正好了。”
      
      她轻轻的拉起了季予玫的手,垂目细细的观看,而后抬起脸稍显惊讶的捧着季予玫的脸道:
      
      “玫玫,你脸上的妆花了。”
      
      “啊?”
      
      季予玫发出了有些惊疑的声音,站在她身边的宁欣桐探过脑袋来看她的脸,而后惊呼:
      
      “予玫,你的‘美人痣’花掉了!”
      
      …………
      
      *
      
      崎岖的山路上,三位老师正在焦急的交流着消息:
      
      “我在山腰的时候还点过名,当时人数都是齐的!”
      
      “那可能就是山腰到山下这一段路上她们走散了,我们就在这一段路上找吧!”
      
      章玉华看了看天色,然后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表:
      
      “不管有没有找到,六点之前我们必须在这里集合。”
      
      四人中唯一的少年点了点头,表示了理解。李真知道,章老师的这句话是特意对他说的,毕竟相比起其他的老师,对于章玉华来说,李真也是需要担心的学生。
      
      从山腰的那段路开始,四人散开来呼喊那四位离队女生的名字。
      
      而在老师们的声音都渐渐远去的时候,李真看了看已经有些偏西的太阳以及眼前这片树林,开始沿着下山的小路走。
      
      当听到季予玫没有归队时他就明白,她多半是又遇见了什么。所以,李真才执意要跟来,因为他知道如果真是遇到了那些东西,仅凭老师寻找和呼喊是找不回季予玫和那些学生的。
      
      他必须跟过来,即使章老师不允许,他也会在他们身后偷偷跟上来。
      
      …………
      
      在山腰的小路旁,李真看到了一株半掩在草丛中的花,形似杜鹃又似凤仙,使人辨不清它的类别,但无论是凤仙还是杜鹃,在这个季节的山上它都不该开得如此之盛。
      
      李真摘下了那植株上的一朵花,然后从这里进入了林中。
      
      “玫玫!你听得见吗?”
      
      山腰处的树林中还残留着些许雾气,呼喊声在林中传得有些远却也因此而显得有些寂静,仿佛天地间仅有自己一人。
      
      越走,林间的雾气便越发浓郁,配合着逐渐偏西的阳光倒让人有些分不清现在的时间究竟是清晨还是下午。
      
      李真将手中摘下的花瓣扯掉一片,然后从衣袖里藏着的内兜中拿出了一根木签子,木签子的一段刻着红色的字纹。他将木签子拿出后,像是笔一样在那扯下的一片花瓣上写着什么,而后将那片花瓣抛了出去。
      
      红色的花瓣离开他的手后,并没有落到地上,反而无风自动,有些晃晃悠悠的朝某个方向飘去。
      
      在李真走过的身后,干枯的树叶底下有什么东西在游动,好似潜藏在林间的蛇一般。
      
      …………
      
      *
      
      “玫玫,不要动,等一等啊,”
      
      美丽温柔的杜红姐正低着头在季予玫的手指上绑着什么,一边绑着还一边抬头安抚她:
      
      “再过几个小时,玫玫的指甲就能和姐姐一样漂亮了。”
      
      季予玫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自己被包得像似肿了一圈的指头有些出神,她感觉看起来有些滑稽。而她的身边,宁欣桐,孟珊珊还有尹思月也都和她一样十根指头都被白色的棉布包得紧紧的。
      
      杜红姐将那些被踩踏落的花朵扯成瓣,碾碎成沫涂在了她们的指甲上,这是用指甲花染指甲的正常步骤,只不过她比起染着玩的小女孩们做得更细致也更规范一点儿。
      
      绑好了指头后,那美貌动人的杜红姐才从坐垫上站起身来,半露天的客厅中便刮起了穿堂风来。
      
      风刮得有些大了。
      
      客厅中装着的粉色纱帐被吹得全部飘了起来,有些甚至于飘到了季予玫她们的身上,将她们半裹了起来。
      
      季予玫在这剧烈的穿堂风中有些艰难的睁开眼,头发在她眼前乱飞,很是遮挡视线。
      
      在不算清晰的视线中,她看见杜红姐的红裙被风吹得展开,像是一朵花绽放一般漂亮,杜红姐也仿佛完全不受这大风影响似的朝着庭院外走去。
      
      “有客人来了,我去看看,玫玫你们先休息一会儿吧。”
      
      她半侧过脸时的微笑依旧那样美丽,温柔缱绻倒仿佛一场梦正在悄然无声的展开。
      
      …………
      
      杜红姐走出庭院后,季予玫等人便感觉到了一种难以抗拒的疲倦感袭来,她们打了哈欠,最终还是未能忍住的趴在茶几上睡了过去。
      
      穿堂风还在刮着,粉色的纱帐将四个睡着的女孩一起包裹住,最后化成了晨雾一般朦胧而又缥缈的存在。
      
      而此时有一只手温和的拨开这些朦胧的粉雾,使得那些在纱帐中昏睡的女孩显露了出来。
      
      身穿有些复古长衫的男子略微弯下腰去触碰了一下睡着女孩的脸颊,发出了轻微低缓的笑声,他将女孩脸旁的发丝勾起,轻声询问她:
      
      “玫玫,睡着了吗?小心着凉。”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自然的清冷凉意,却轻缓温和,像是怕惊扰了谁的梦境一般。
      
      那拨开纱帐迷雾而来的青年坐在了季予玫的身边,轻轻的为她披上了一件墨绿的外套,而后修长的指尖划过季予玫扎在脑后的辫子,慢慢的将她的头发全部解开了来,像是打理什么珍贵的东西一般细细的梳理着季予玫的头发,甚至于还似真似假的感叹道:
      
      “玫玫头发长了,再长几分就更好看了。”
      
      将季予玫的头发打理了一遍后,他便缓慢的拉起了季予玫的左手:
      
      她的左手上,那串刻着字的木珠子正在发烫,珠子上刻着的字符也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在整串珠子上流动。
      
      拉着季予玫手腕的青年低头微微笑了笑,头发上青色的发带自他肩头垂落,像是一段藤蔓。他的手在触碰到季予玫手腕上那串珠子的时候,原本白皙的皮肤像是被什么烧灼过一般有些发黑,细腻的皮肤开始变得干枯而老硬,像是坚硬的树皮。
      
      “很不错的木珠子,可惜选材不够好,”
      
      看着那串木珠子,青年发出了稍显遗憾的叹息:
      
      “也可惜李开济已经死了。”
      
      语毕,那串珠子上的字符流动得更快了,像是被激怒了一般,然而下一刻它便被那双皮肤显得有些干枯老硬的的手给脱了下来。在脱离季予玫的手腕后,那串珠子在青年的手掌中只维持了一秒原样,随后便全部绷裂散掉了。
      
      比季予玫上一次的绳索崩裂而导致的珠子散开更加严重,这一次,是那些珠子的身上出现了裂纹,然后从中间碎裂开来,像是被什么东西大力碾碎了一般。
      
      珠子的残骸从青年那双皮肤恢复了原貌的手中散落开来,木珠的残骸飞散开来时的场景中,青年那张温和平静的眉目间依旧看不出任何的攻击性。
      
      李家爷爷赠与季予玫的那串珠子被彻底毁坏了,就在青年抬眼的那一刻,他身边原本陷入沉眠的女孩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清澈的眼眸中刚好倒映着木珠残片从青年手中飞散开来的那一幕。
      
      她只是睁着眼看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仿佛只是一个玩偶。
      
      “玫玫,哥哥送你一串更好的珠子吧。”
      
      清隽秀美的青年温柔的在女孩的左手腕上重新戴上了一串珠子,看起来和原来的一模一样。
      
      在左手上被重新戴上珠子后,趴在茶几上的女孩又闭上了眼,就好像她一直在睡觉没有中途睁开眼一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姐姐送了指甲,哥哥来送了手链。



    穿书后如何抢救世界观
    西幻言情世界,主血族。



    综武侠之笔诛天下
    不言的剑三文,质量有保障,cp唐无乐



    综武侠之君子九思
    不言的庄花的bg文,文笔超好的,而且庄花没有崩哦~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如果有的读者也再写文的话,不妨去这儿看看吧,对我们的排版,字体和插图等很有帮助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