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自带锦鲤光环(快穿)

作者:秋水麋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南溪月回府后先跟着刘夫人一起去齐老太君的院子问安。因说到抽姻缘签的事情,齐老太君立刻起了兴趣要看签。
      
      “这签怎么讲的?”她一边眯着眼对着光看签文一边问。
      
      “回老祖宗,奴婢在旁听的。说如不在年底定下亲事,就会伴随青灯古佛了此一生。”樱桃知表姑娘脸皮薄定不好意思说的,连忙自作主张抢道。
      
      嘴真快!南溪月双眉微蹙的瞥了她一眼。
      
      这不正合了东河郡王妃提的亲事?刘夫人心念一动,遂即笑着对齐老太君说,“要说也真真巧。今天在寺中见到了东河郡王妃。”
      
      “哦?”齐老太君一听东河郡王妃的名字立刻变得全神贯注,“她没为难你们?”
      
      “唉,王妃到底还是存了怨气。”刘夫人叹口气道,“儿媳只能不停说好话,哄的王妃渐渐消了气,还提了门亲事给阿月。”
      
      “谁家的啊?”齐老太君问道。
      
      “是孝国公家的嫡孙。”刘夫人表情不变的回答,眼睛直盯着婆母的反应。
      
      “是那个傻子吧?”齐老太君冷笑,指着刘夫人道,“你的心思我还不清楚,无非是指着用阿月的亲事给栎哥儿换点好处。”
      
      “母亲冤枉。”刘夫人急忙站起来辩道,“我是阿月的亲舅母岂能不为她考虑?只是这刚退了亲,名声损了个干净。哪还有家世显赫的人家提亲?孝国公家的公子虽是痴儿不假,但是就如东河郡王世子一样,焉知他就没有变好的一天?”
      
      “况且是王妃亲做的媒,正好打破之前王妃对阿月不满的传言。我们两家还能化干戈为玉帛。两全其美的好事。”
      
      南溪月一头黑线,听了半天,她总算搞明白这亲事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是要拿她嫁傻子好换齐栎的前途。
      
      齐老太君沉思了一会儿道,“但终究还是不妥。千说万说孝国公家的公子终究还是个傻子。阿月要真嫁过去,全大京的人都要指着咱家的脊梁骨嘲讽,你的得为府上考虑。再找找别家吧!”
      
      我才不管府上,我只为我儿子!“那,后日的孝国公府宴席......东河郡王妃说下帖子请咱家去。”刘夫人不甘心的嗫嗫道。
      
      齐老太君沉吟了一下道,“宴会去就去吧,但那天无论她们说什么你都不要应承。”
      
      “是,儿媳知道了。”刘夫人低头敛容回道,手里的帕子不由拧紧了。
      
      南溪月见齐老太君驳回了亲事,松了口气。晚饭胃口大开,放任自己多吃了两个麻糖花卷,半夜里胃就有点不舒服。
      
      次日早晨,更是一口饭也吃不下去。
      
      “我说表姑娘昨晚就该少吃点的。”青杏忙端过来一盅开胃果茶。自那日南溪月立威后,她就殷勤许多。再加上最近似乎南溪月又重获宠爱,她就更小意奉承了。
      
      “早饭你们分了吃吧!”南溪月端起茶杯说。
      
      丫鬟们就等这句话,虽脸上不能带着欢喜,心里却十分高兴。
      
      “限时任务,一个小时之内把所有送给齐栎的物品讨回。完成减五分霉运值,反之加五分。”系统突然咧嘴说。
      
      我还生着病呢,一大早就派任务。南溪月不由得心里嘟囔道。
      
      不过,齐栎?南溪月有一秒的愣神。
      
      说起来她自穿越至今还没见过这位表哥,想必自出事后就被刘夫人勒令不许来后院。这人也很妙,以前收女主东西的时候倒一点也不手软,女主被冤枉勾引他时,就一句话都没有了。
      
      鬼都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无非是想让女主名声不好最后给他做妾。这种人,要一开始就跟他划清关系。南溪月笑了一下,打定主意,便带着最先吃完早饭的青杏去了。
      
      齐栎的院子在外院。为了不被刘夫人的眼线发现,她们一路上都挑人少的道走。但是刚走到玉竹轩的门口,就被里面眼尖的小丫鬟发现了。
      
      “表姑娘好,表姑娘好久不来了,以前可是天天都得来晃一圈的。”
      
      南溪月顿时感到几枚小刺射过来,看来她可真不受欢迎。
      
      “表哥呢?”她停在一丛高大的木槿花旁问道。微风吹来,裙裾鼓鼓衣带飘飘,在水粉色花朵的映衬下,越发显得她清丽动人。
      
      小丫鬟本要说少爷不在,却被花下美人晃了一下眼,错过了信口雌黄的机会。因为她家少爷出来了。
      
      “月儿妹妹。”齐栎颇惊喜的在廊下唤道。
      
      被这称呼狠狠肉麻了一下的南溪月,强行挤出一丝笑说,“本不该找表哥的,但是近日我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应该来要回以前赠表哥的那些东西。”南溪月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系统提示的信息,“10条帕子、8条络子、6个荷包、3副扇套以及一个香囊。”她语速很快的报道。
      
      齐栎脸上的笑容几乎要挂不住了,“表妹,你怎么突然要这些东西?”他向前走了几步,“可是又有人说什么了?”
      
      “表哥这话可真是,”南溪月抿唇一笑,“一直都有人说的啊,说我勾引表哥啦,麻雀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啦,表哥老装不知道。算了不说这些个了,表哥还是快让人找一找吧,我拿了好走。”
      
      “月儿妹妹,你是在记恨我不帮你说话是吗?”齐栎面露苦涩,“得知表妹要被冲喜时,我第一时间去跪求母亲,但是母亲什么话也不听,只让人把我拘在院子里读书,哪都不许去。我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南溪月看了一眼时间提示,只剩半个小时了,语气就有些不耐,“表哥如今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还是找东西是正经。”
      
      齐栎默不作声的看了她半响,苦闷的笑了一下,“时间太长了,我记不清都放哪了。”
      
      南溪月知这趟任务不会太容易,干脆利索的使出嘤嘤怪技能,泪水潸然的泣道,“表哥,你就让她们找一找吧!”
      
      齐栎看着美人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模样,心一下就软了。他原本就见不得南溪月哭,在技能的作用下更是节节败退,“好妹妹,莫哭。我让她们找就是了。”他连忙转身吩咐丫鬟们。
      
      南溪月见愿望达成,方慢慢止住了哭声。
      
      “络子对了,扇套对了,香囊对了,荷包也对了。帕子......少一条?”青杏抬起头看向南溪月。
      
      “表哥,还少一条帕子。”南溪月说。
      
      “那就没法了,都在这儿了。”齐栎摊手道。其实那条帕子正揣在他怀里。
      
      系统:“还有三十秒。”
      
      “表哥,”南溪月急的冒出真眼泪,“你就再帮我找找吧!”
      
      “表妹莫难为我,你看,能找着的不都在这儿吗?”齐栎道。
      
      “十,九,八......”
      
      “表哥!”南溪月本来好点的胃一下子就急疼了,她微微弯下腰,表情痛苦。
      
      “月儿妹妹,你怎么了?”齐栎连忙问道。
      
      “三,二,一,任务失败,幸运值减五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