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自带锦鲤光环(快穿)

作者:秋水麋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所有看到他的人都只能畏怯于那充满了肃杀和冷酷的眼神。
      
      南溪月前一秒还觉得自己要融化在太阳下,现在却如同裸奔在雪地中,头顶悬浮着一座冰山,禁不住抖了一下,又冷又怕。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现在幸运值为十五分了。”
      
      “真的吗?”南溪月大喜,立刻忘记了自己生处什么样的境地,满心喜悦。但随即手腕上的疼痛又把她拉回现实。
      
      东河郡世子王湛心中恼火,他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今日大窟寺总共就两家礼佛。怕做寡妇不愿冲喜尚可理解。但是夹带私货肆意报复就太小肚鸡肠了。
      
      他脸上火辣辣的,可见对方下了多大的狠手。
      
      “你醒过来了?”南溪月因为霉运值降到了九分看谁都一脸欢喜,水亮的杏核眼弯成了甜蜜的橘瓣,两只笑涡就像点在脸颊的小甜豆一样。
      
      王湛有一霎那的晃神。许是刚醒来还有些晕吧,他心下暗想。但手下却不由的松了点劲。
      
      南溪月趁机把手抽出来,“这位公子既然没事,那小女子就告辞了。”她站起身丢下一句,“不用谢我。”就想匆匆溜走。
      
      “我让你走了吗?”身后传来极冷的嗓音。
      
      一股寒意瞬时就环绕上心头。若不是那人一副身体赢弱的样子,南溪月真怕他会从后面扔刀子。果然暴力救人难以脱身。
      
      “喂!你别不识好歹!”樱桃转身横眉冷对道,“我家姑娘好心救了你,莫不是你还想讹副药钱?病秧子就好好待在家里,别到处碰瓷!”
      
      果然是恶主有刁仆吗?王湛冷笑。
      
      南溪月看到男子身穿陈旧的灰色僧袍,仆从也衣着朴素,料想他们应是没什么钱。罢了,也是她出手太重了,打成这个样子确实得看医。
      
      “今日出门并未多带钱,这个银角子差不多有一两半,你拿去抓药吧。剩余的买些菓子吃。”
      
      一枚小银块“啪”的一声丢在王湛脚旁,活像他是街边的乞儿一样。王湛眼睛眯了眯。
      
      见他不说话,南溪月当他还是满意这个处理方法的。冲他笑了一下,带着樱桃转身就走。
      
      “世子,小的去府里带人过来。”仆从双寿望着南溪月主仆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道。竟然敢把他家主子一顿好揍之后当叫花子一样对待。然后离开之前还奚落地一笑?真是太欺负人了。
      
      “找人做什么?嫌我不够丢脸要宣扬的人尽皆知吗?”王湛侧目冷然道。
      
      病愈后,母亲听高人指点,求得老禅师的旧衣给他穿。莫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当他是破落户?果然是狗眼看人低的女人!那么亮的眸子,戳瞎得了。
      
      他拾起银角子,在手指间转了转。须臾后缓缓道,“今天的事情,半个字都不许说出去!”
      
      “啊?”双寿不解的张大嘴。难道不收拾那个恶女吗?
      
      “我自有计较。”王湛嘴角轻轻一弯,眼底深处隐隐有一丝危险的光。
      
      *
      
      “今天的事一个字都不许说出去!”快到厢房的时候,南溪月低声再次叮嘱道。
      
      “知道了表姑娘,奴婢跟您一条心的。”樱桃连忙保证。
      
      当她傻吗?说出去,然后表姑娘因男女肌肤相亲嫁给那个穷鬼,她做陪嫁?虽然那个穷鬼确实品貌非凡,姿容绝世。但架不住穷啊!哪有自家少爷完美,财貌双抓。
      
      嗯,还得继续把表小姐和少爷往一对撮合。这样表小姐嫁过去她就是唯一的陪嫁了。将来再被少爷收了房......
      
      “你怎么了?”南溪月奇怪樱桃怎么突然双颊滚烫,通红的好似猴腚,“也中了暑气?”
      
      “没,没。”樱桃连忙捂住脸,“奴婢来给表姑娘开门。”她三步并作两步抢先拉开厢房的门。
      
      屋里坐着一位华冠丽服的贵妇。
      
      莫不是走错了门?南溪月愣了一下。
      
      “阿月,还不快过来见礼?”刘夫人放下茶盏,“这是东河郡王妃。”她目含一丝怨恨的看向南溪月。都怪这个不争气的蹄子。好好的亲家成了冤家对头。本指着她过去做了寡妇未来能帮衬栎哥儿。
      
      南溪月手指微缩,这么快就找上门了?她好倒霉,替人背锅。“阿月见过王妃。”她规规矩矩的行了礼。
      
      东河郡王妃微微一笑,并不叫起,自上而下的端详南溪月。琼姿花貌,纤腰婀娜。当初便因为这副好样貌相中了她。觉得跟阿湛外表相配。即使阿湛那时奄奄一息她也不想委屈了他。冲喜也得挑个好的。
      
      但是......哼!一对漂亮眼睛,竟没一只好使。敢嫌弃她的儿子。也不想想,她那点单薄的家世,孤女一个谁要她!罢了,也辛亏她逃婚。不然真娶进来,阿湛好了,还得头疼她的归置。
      
      “起来吧!”东河郡王妃毫不掩饰蔑视的语气。
      
      疼死老娘了。南溪月扶着老腰直起身。眼角隐隐有些水光,险些把嘤嘤怪技能给逼出来。
      
      “瞧见你挺好的,我也放心了。”东河郡王妃道,“对于你我没有缘分做婆媳这件事,我时常惋惜。你是个好孩子我都看在眼里。那桩亲事你不满意也就罢了,我给你说个更好的。”
      
      南溪月立刻心生警惕,连刘夫人也一并听住了。
      
      “我姐姐家有个小儿子,千疼万疼的。说是全家当他是眼珠子也不为过。只是人有点实诚......”
      
      那是实诚吗?东河郡王妃也太谦虚了。那就是个大傻子!刘夫人心说。满大京的谁不知道,孝国公夫人有一个都二十了也未娶妻的小儿子。只因小时发烧烧坏了脑子,现在据说连屙屎都得人帮忙擦。
      
      她家还左挑右挑,一定要家世清白的极品美人。能不能人道还不一定呢,要什么美人!
      
      但是,好歹亲爹是孝国公.....
      
      刘夫人心里微动。算计的目光瞬间缠上南溪月。
      
      南溪月被对面的两对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的一颤。险些再次发动嘤嘤怪技能。
      
      “若是有我做媒,我姐姐定然是应允的。就不知你们家怎么想的?要知道,我姐姐为了儿子可是什么都愿意付出的。”东河郡王妃接着说。
      
      “呃……这个......”刘夫人迟疑道。
      
      东河郡王妃知她心动。能把自己亲外甥女推出去冲喜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安定侯府自老侯爷仙去已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何况她还有个未跨入仕途的儿子。
      
      “这样吧,后日我姐姐家有宴席,我让她补个帖子,你们去看看再说。”哼,既去了,就让你们难以回来!东河郡王妃扶了扶鬓边的珠花,微微一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