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自带锦鲤光环(快穿)

作者:秋水麋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南溪月掀开门帘一头扎进去,二话不说冲到矮塌前对着鬓发如银慈眉善目的齐老太君就哭。
      
      齐老太君一惊之下看清是那个孽障,惊怒交加下,立刻就想吩咐人将南溪月撵出去。但是刚要开口,就被南溪月的哭声搅的心下一阵酸麻,顿住了手脚。
      
      往日见她哭便觉得心烦,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遇到点事没有一丝主见,只会用哭来解决。初始还愿哄哄,后来就装看不见了。只是今日怎么了?为什么心尖上麻麻痒痒,不觉想起了早逝的女儿。
      
      “我知外祖母不想见我,全因我伤了外祖母的心。但我不是害怕守寡后的冷清日子,实是不想离开外祖母。母亲常说,因远嫁未能尽孝实为人生憾事,嘱我若有了机会,定要好好孝敬外祖母。”
      
      南溪月两手揪着齐老太君的衣襟,仰着脸庞,双睫微眨,晶莹的泪珠簌簌落下,在技能的加持下,显得格外楚楚可怜,让人心疼。
      
      齐老太君的心脏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揉来揉去,亡女的形象出现在眼前,也同样泪如雨下的望着她,让她更为心酸。
      
      “都怪我不争气,让外祖母操心。”南溪月难过的哽咽道。
      
      “你确是不争气。若不是你觊觎栎哥儿,你舅母也不会生那么大的气。”齐老太君不提自己,单把锅推到儿媳妇身上。
      
      “你知栎哥儿是你舅母全部的希望。若是你父母仍在,也还说得上是一门好亲。但是......阿月,不是长辈们势利,实是齐家人丁单薄,只栎儿这一个男丁,难免会格外在意,想给他最好的。”齐老太君语重心长苦口婆心道。想起栎哥儿,她的心又硬了起来。
      
      南溪月自进屋便不敢停止哭泣,否则技能就会终止,她的愿望还没说呢!因此,齐老太君一说话,她就由涓涓细流改为默默垂泪。省些消耗。
      
      “外祖母冤枉......我从来没有痴心妄想过表哥。先时不过因外祖母、舅舅和舅母的慈爱而心生感激。想着我虽无用,但庖艺女红还过得去。因此,便每每送与表哥。但要说觊觎,那是万万没有过的。”
      
      这番话原主也曾用来自辨过,但无人相信。可南溪月在技能的加持下,可信度噗噗的上升。
      
      齐老太君看着她诚惶诚恐的流着泪,小脸苍白,眼睛通红,十分可怜。内心的坚冰在眼泪催化下一点一点被软化成水,“罢了,你起来吧!从今往后避着点嫌。”
      
      南溪月点点头在齐老太君的虚扶下站起来,坐在她旁边,侧身低头泪不敢停。主要还有三日后的礼佛没说,所以还得接着垂泪。
      
      “东河郡王府的事就算了。也是你福浅,白白错过大好姻缘。等这股风头过去,外祖母给你选个殷实人家,只千万不要再如先前那般任性了。”齐老太君淳淳教导道。
      
      南溪月点点头,一边拭着眼角不多的泪一边赶紧点出正题,再这么哭下去,她该脱水了。“外祖母,我听说舅母过几日要去礼佛。所以斗胆求外祖母让我随同一起去。我想着,最近太背了,莫不是冲撞了什么神灵?不如好好拜拜,再多多的捐些灯油钱。”
      
      齐老太君一听这话立刻触动心肠,“正是这话。你到提醒了我。既如此,我与你舅母说去,你好好拜拜,去去晦气。”
      
      南溪月内心笑成了一朵花,眼泪彻底流不出来了。“多谢外祖母。”她死劲儿用帕子揉着眼睛,不好显得太高兴。
      
      “母亲要与我说什么?”随着丫鬟们殷勤的将帘子挑开,齐栎之母刘氏走了进来。她似乎一点也不为南溪月的出现而感到惊讶,“阿月不在自己房里自省,又出来瞎逛。你表哥近日功课繁忙,你不许去闹他。”
      
      刘夫人平生最恨女子勾搭她的儿子。怕他被带坏了,移了性情。因此,齐栎房中一干婢女都由她亲自把关,只选些平头正脸的老实丫头。那些妖妖娆娆,一看就心存志气的通通塞进庶子院里。
      
      但千防万防也没料到家贼难防。她原先也因着小姑与她的情谊真心对待外甥女。但是,南溪月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她的心肝头上,这是万万不能忍的。但再怎么不能忍,她也不会当着婆母的面说南溪月的不是。因此,她轻描淡写的说了两句,指望婆母能记得南溪月此时应该在房中自省。
      
      “才要与你说,过两日你去大窟寺的时候带上阿月。也让她拜拜佛,去去晦气。”齐老太君道。
      
      刘夫人猛的抬眼,目光直指南溪月。
      
      南溪月适时的低下头,往齐老太君那里靠了靠。
      
      齐老太君立刻轻拍她的腿两下,示意不用害怕。
      
      刘夫人简直气死了。她就知道这小妖精不安好心。什么出来赔罪?就是想法子恢复自由,指望还如以前一般到处招摇。带她出去礼佛?退亲的热度还没散,这不是找着让人当面嘲笑吗?
      
      “母亲说的是,阿月最近运气忒背,是该好好拜拜。只是家中便有佛堂,哪里不是拜,心城就行。再有,河东郡王府的热度还未退散,阿月若觉得在家中憋闷,就让丫鬟婆子们陪着去庄上散两天心......”
      
      南溪月立刻心下一紧,这是要流放她了?刘夫人句句在理,也不知道金手指还管不管用?
      
      “不必说了。我已决定!那些闲言碎语你若当面听了,就立即大耳刮子扇回去。这点主意还没有吗?你若不愿意带阿月去,少不得我老太婆劳动一番了。”齐老太君皱着眉头不乐意道。
      
      这话便严重了。刘夫人慌忙站起来,脸上挤出笑容道,“不劳母亲,我带她去就是了。”心下暗恨,果然让她达成心愿了,就不知非要跟去礼佛干什么?去晦气?也就能骗骗那个老虔婆!
      
      南溪月小小的呼口气,放下心来。看来金手指的威力还挺大的。
      
      刘夫人离开后,南溪月又坐了一会儿也找了个借口回院去了。她不知道金手指的副作用什么时候发作,若是当面被齐老太君回过味来,那就尴尬了。
      
      还没走近院子,老远就看见那个放她们出去的婆子一脸紧张的张望。待她们走过去,婆子满脸堆着笑,过分热情的招呼道,“表姑娘回来了。看气色不错,想来老夫人定是原谅了姑娘。”
      
      樱桃亦笑着回道,“可不是?老祖宗还应允表姑娘过两日跟大夫人一同去礼佛呢!”她恨不得把南溪月又得了势的事宣扬的全府皆知。这次退婚到底是牵扯到了她,连去取饭厨下都不给好脸色了。以前她们哪敢!
      
      婆子的目光有一瞬间不自然,但立刻在脸上绽放出一朵菊花,“哎呦,那可恭喜表姑娘了。果然是祖孙情深,再不会错的。”
      
      樱桃赞同的点点头扶着南溪月走入园中。
      
      婆子觑着她们的背影,心里一阵不安。她虽去报了信,大夫人也把镯子还给她让她自收着。但前提是表姑娘没有从老夫人那里讨到好。但现在,似乎表姑娘又重新获得宠爱,她会不会被大夫人秋后算账?
      
      婆子的担心没有多久。旁晚厨下发饭的时候,刘夫人身边的珍珠带来一个新婆子。
      
      “珍珠姑娘,这是什么意思?”婆子努力挤出一脸笑来掩饰心中的不安。
      
      “夫人说了,受完这餐饭,你就仍回你的针线房去。这里的事情交给刘妈妈。”珍珠面无表情地说道。
      
      “珍珠姑娘,我原做的好好的,您看能不能跟夫人说下。”婆子露出一脸可怜相。在表小姐的院里当差哪是针线房能比的。这里月银又高,事情又少。
      
      “妈妈是知道夫人脾气的。”珍珠皮笑肉不笑道,“况且妈妈也捞了一笔大的,这次也不亏。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鱼和熊掌都兼得的事情呢?”
      
      婆子听后顿觉身子发软,怀里那个银镯就像一个滚烫的铁环烧着她的心。
      
      礼佛这日很快就到了。一大早天空中阴云密布,似乎马上就要有一场大雨浇下。
      
      南溪月从窗子里往外看了好几次。系统说了,只要没有跨入大窟寺里,就不算完成任务。
      
      “佛祖、菩萨、路过的神仙,请保佑今日顺利出行。”她不断双手合十祷告着。
      
      “表姑娘不用担心,奴婢瞧这雨下不来的。”樱桃一边给要带的东西打着包裹,一边安慰道。
      
      “你不懂......”南溪月满面忧愁,手指不停绕着衣带。她总觉得像她们这种干啥啥不顺的倒霉蛋,人生中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磨难等着看她们的笑话。
      
      好不容易盼来了催出门的丫鬟,南溪月带着樱桃坐着步舆来到府门前。还没等她们坐上去,车辕就断了。
      
      “怎么会这样?”车夫一脸无法置信,明明早晨检查的好好的,再说了,这么厚的车辕,还是新换的,怎么就能自己断了?
      
      南溪月咬着帕子快嘤嘤嘤了。她也想为什么会这样,就因为她是一个倒霉蛋,然后又穿了一个倒霉蛋吗?
      
      什么时候能变身锦鲤啊?她好想感受一下福星高照的感觉。
      
      管家又套了一架新车,南溪月才跟随着刘夫人坐上去。虽然众人都在劝她改日再去,今天天气不好,车辕又断了不是什么好兆头。
      
      但刘夫人力排众议,横眉立目道,“拜佛就是要一个诚心。下雨去,心更诚。至于车辕,必是有人偷工减料。富贵,你好好查查。”她扭头吩咐管家。
      
      对对对!南溪月简直要给刘夫人鼓起掌来。只要她能熬到了大窟寺,就能完成任务变身小锦鲤了。
      
      一路上南溪月都在暗暗祷告,千万路上不要出幺蛾子。
      
      好不容易车停在了大窟寺门口。望着巍峨的寺门,她恨不得立时冲进去。
      
      一个婆子快步走了过来,在刘夫人耳边轻声几句。刘夫人瞬即扭头狠狠瞪了南溪月一眼,“你做的好事!”
      
      又怎么了......南溪月一头雾水的望着她。
      
      “今日给我看住了她!”刘夫人对左右吩咐道,弹弹衣襟,再也不愿意多看南溪月一眼,头也不回的迈入寺门。
      
      “丝萝姐姐,舅母怎么了?莫不是我又惹她生气了?”南溪月怯怯的问刘夫人身边的大丫鬟。
      
      丝萝抿嘴一笑,低声对南溪月说,“今日来大窟寺礼佛的还有东河郡王妃和世子。”
      
      南溪月:“......”
      
      呃,她要赶快进寺庙得点积分转转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