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自带锦鲤光环(快穿)

作者:秋水麋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南溪月浑身软绵绵的爬起来靠在枕头上。这具身子两天没进水米,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对了,还没问表小姐的愿望是什么?我满足到什么程度这个世界才会结束?”黄嘤嘤问。
      
      “古代女子的愿望无非是家境富裕,嫁个如意郎君。”系统道。
      
      谢谢,这也是我的愿望。南溪月在心里小声的哼唧了一句。
      
      “那么在这个世界里,我的金手指是什么?”她又问。
      
      “嘤嘤怪技能。每当宿主流着眼泪说话,对方都会无法拒绝宿主的要求,每日可用一次。”系统道。
      
      “无法拒绝?”黄嘤嘤皱着眉思索,“那我是不是无论说什么愿望对方都会答应?”那我岂不是一开始就可以找一个条件不错的男子,让对方娶我,直接完成表小姐的心愿?
      
      系统:“跟愿望程度有关,愿望许的越大,越不容易实现。所以宿主尽量许一些小心愿就可以了。”
      
      不过纵然如此,这个技能也好爽。她忽略了嘤嘤怪这个名字带来的不适,点点头,“明白了,我一定努力完成任务。”
      
      “第一个任务,三日后女主舅母要去大窟寺礼佛,宿主要想办法一同跟随。完成任务后,增加幸运值五分。”系统突然发布任务。
      
      三日后?但是女主现在正在被全府白眼中,身边服侍的人换了一波新的,连出院子都成问题还出府呢!难道这么快就要用到嘤嘤怪技能?南溪月皱着眉头思索着。
      
      “咕唧”一声,她捂住了肚子。不管了,先喂饱自己事大。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做任务?
      
      “来人啊!我要吃饭。”她从拔步床上探头喊道。
      
      没人回应。
      
      “我要吃饭!”她接着加大音量,“吃饭!”
      
      “吵什么?”门一下子被推开,一个穿着青色袄裙姿色寻常的丫头满脸怒容的绕过屏风走进来。“劝表姑娘还是安分守己点吧!夫人那里正气的不行,若不是顾及骨肉亲情,怕是恨不得立时把表姑娘赶出去呢!”
      
      南溪月本能的缩了一下,她知道这丫头叫青杏,就是一开始在门外刻薄她的那个。
      
      “我挺安分守己的啊,也没要做什么,就是要吃饭而已。这也不行吗?”
      
      “不是不行,只是还没到饭时。”青杏冷笑一声,“奴婢也不是不能去厨下传饭,但只表姑娘现在人人不待见,还是莫要多寻事端,老老实实......”
      
      想着原主刚来的时候也是人人上赶着奉承,如今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了。两天未进水米,除了原主自觉羞惭没有胃口的原因,这恶仆几次偷换饮食故意作贱,搞得原主连丫鬟的份例也不如。
      
      可怜原主也是从小娇惯着长大,哪里吃得下这种饭食,才饿的手脚力气皆无。如今若不立个威,怕是以后更要得寸进尺。
      
      想到这里,南溪月猛的直起身子用手指狠狠戳一下青杏的额头,尖尖的指甲捅上去立刻多了个红印。“再怎么样也轮不着你这丫头碎嘴!我好歹也是祖母的亲外孙女。就是一时糊涂做了蠢事,她老人家也断不会丢弃我不管。”
      
      “可你就不一样了,一个家生子,世代的奴婢。若是饿死了客居的亲戚,怕舅母不剥了你的皮?先时你偷偷把我的份例换走的事,我就不计较了。那几日我无心顾及这些闲事。现在我想开了,你若再糊弄我,我必告诉舅母去。犯错归犯错,被丫鬟糟践就是另一回事了。”
      
      想起大夫人的治家手段,青杏身子一颤,胆量立刻化为乌有。再怎么也是主子。想起小姐妹樱桃的话,她有些懊悔,连忙挤出一丝笑容,“表姑娘说的是,奴婢糊涂了,这就去厨下传饭。”
      
      她转过身刚要走,身后传来南溪月冷淡的声音,“出去叫人进来服侍我更衣。”
      
      “是。”青杏不敢回头脚步不停的快速往出走。直到走到屋外,才在大太阳下拭了拭额角冒出的虚汗。怎么突然觉得表小姐身上有了大夫人的影子?不愧是一家骨肉。
      
      南溪月见青杏出去后,又如面条一样软趴趴的躺回床上。她抚了抚心口,小心脏正咚咚咚跳的欢脱。从来没有跟人激烈争执的经历,刚才纯属硬着头皮瞎演。但好像效果不错,竟然镇住了那丫头。她用被蒙住半张脸偷笑了一下。
      
      嗯,一会儿吃饱了就去求见女主外祖母,然后使出嘤嘤怪技能先征服一个boss。
      
      这时,门又被打开,两个丫鬟走进来,一个端着鱼洗,一个拎着铜壶。
      
      拎铜壶的丫鬟叫樱桃,原是老夫人身边的二等侍女。这次逃婚,原主身边的丫头换了个遍,独她被留了下来,也是个不简单的角色。
      
      南溪月眼睫微眨,脑中闪过来府后的桩桩件件,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抑或是蠢仆随主,这一个个的大坑里,哪个没有樱桃陪着跳?她眉头一皱,觉得并不简单。好歹是在地角狗扑大微博吃过无数闺密瓜的现代人,怎么会嗅不到这浓浓的清新绿茶味。也就原身单纯,把这小丫头当体己亲人似的毫无防备。
      
      哎,大门大户当真复杂,这小小一个表小姐房间里,就卧虎藏龙,没个简单的,也不知老太太那里又是个什么情况,南溪月心中一沉,突然对自己的嘤嘤金手指没什么自信了。
      
      樱桃将鱼洗内的水兑好放到一边,从架子上取了衣衫服侍南溪月起床。
      
      南溪月一声不吭的任她们服侍。她虽之前耍了一把威风,但也不能太出格了。原主给人的印象一直是温柔且敏感小意。虽不是包子性格但也没跋扈到逢人就踩。
      
      樱桃扶着南溪月坐到梳妆台前,拿起牙梳,“表姑娘要梳个什么发式?”
      
      南溪月寻思她一会儿去给外祖母请安,若是还如以往的形象,看一眼就想起她做的蠢事来。不如换个模样,让人第一眼单想着她怎么换发型了,而不是看着就来气就想撵出去。这样她还有机会用一下嘤嘤怪技能。
      
      “梳个垂挂髻,饰物要简单。”南溪月看着镜中的脸,手指微动,努力按下心中的惊讶,语气如常的吩咐道。
      
      镜中映出的少女就是她本人。倒不是说她不好看,能考入戏精大学本身就是颜值上佳的人。只不过先前她以为会用到别人的身子,但现下看来......
      
      “系统,这是南溪月本来的模样吗?”她对着镜子里映出的自己的脸问道。
      
      她跟系统的互动旁人并不会看见。在丫鬟们眼里,此时的南溪月正心不在焉的等待梳妆。
      
      “是的,每个世界的主角都是因为跟宿主长相一样才被选中的。”系统回道。
      
      南溪月内心跑过一头神兽。为什么跟她长相一样的人都是天生的倒霉蛋!
      
      樱桃利索的梳妆完毕,只插了两朵小巧的珠花。耳环也挑的是莹润的珍珠。薄薄的上了一层胭脂。她知道表小姐躺了这么多天是打算要去老夫人那请罪去了。所以尽量把南溪月往温顺乖巧的方向打扮。
      
      南溪月看着镜中那张十四岁稚嫩的脸,一顿感慨。原来她少女时上古装是这个模样。肤色细润如脂,眉如弯月,不施粉黛颜色也如朝霞映雪,非常清纯可人。
      
      这时青杏提着食盒进来,将饭菜汤水布好,请南溪月过去用饭。
      
      南溪月坐在桌前,看了一眼,已换成她平日常吃的。有红豆白饭、花糕、麻腐鸡皮、水晶皂儿、细料鸭脯和一大碗笋丝汤。看来刚刚那顿威立的还蛮值嘛!她内心有点小欣喜,觉得似乎完成全部任务也指日可待了。
      
      虽然胃里饿的火烧火燎,也得遵顺人设,细嚼慢咽。但毕竟是实打实饿了两天,怕胃受不了,她也不敢多吃,只寻些软和点心安慰安慰胃袋。来日方长,也不差这顿。当务之急还是快些搞定老太太。
      
      饭后漱过口,她站起身冲着樱桃微笑一下,“你跟着我去给外祖母请安。”
      
      樱桃并不以为异,她明白在表小姐心中她还是很得信任的。当务之急,是帮助表小姐重获宠爱。否则,她这冷罩就白烧了。
      
      还未出院子南溪月就被门口的婆子拦了下来。“表姑娘,大夫人命您在屋里反省。”
      
      “这位妈妈,表姑娘知错了。如今是要去给老祖宗赔罪。”樱桃连忙陪笑道,同时往婆子手里塞了个荷包,“如今天热,给妈妈打酒吃。”
      
      婆子如烫手一般把荷包丢回去,脸上挂着嘲讽的笑纹,“不敢,先前不就因为接了表姑娘的银子,满院子人被换了个干净。”
      
      “妈妈,表姑娘也不为别的,真真是去给老祖宗赔罪。”樱桃褪下一只银镯从袖下塞到婆子手里哀求道,“还请通融......”
      
      婆子捏了捏镯子,实心的,分量不轻啊!她一下子就不舍得如扔荷包那样的扔镯子。眼珠滴溜一转,想了个既能得到镯子又不会被大夫人怪罪的主意。
      
      她故作为难的叹口气,“罢了,即是表姑娘要去给老祖宗赔罪,老奴就不拦着了。只是,一定要快去快回。老奴这里还担着干系呢!”
      
      樱桃感激的连连点头,忙扶着南溪月的手往外走。
      
      看门的婆子眼见她们的身影消失在花墙后面,冷笑一声。见周围没人注意,连忙快步朝大夫人的院落赶去。
      
      “那镯子我回头补给你。”南溪月侧头轻声说。
      
      “表姑娘赏奴婢的已经够多了。奴婢什么都不要,只要表姑娘好就够了。”樱桃低垂着头表着忠心。
      
      南溪月轻轻拍拍她的手,显出一脸欣慰。心里却觉着好笑。什么都不要,就是什么都想要。且日后走着瞧吧!
      
      一时,老祖宗的院子到了。南溪月的心跳达到了一百八十迈。有种要面试的感觉。
      
      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进去通报的丫鬟走出来面无表情的宣布,“老祖宗说不想见到表姑娘,请表姑娘回去吧!”
      
      南溪月心立刻沉到了谷底。想起任务限时三天,她咬咬牙不管不顾冲了进去,“外祖母......”泪水汹涌而出,发动嘤嘤怪技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