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自带锦鲤光环(快穿)

作者:秋水麋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南溪月是带着孝国公府给的整整一车礼物回去的。齐老太君得到消息吃惊的张大了嘴。这是什么狗屎运,竟然拍了拍就把卡了油炸糕的陈老太君救过来了?
      
      原以为南溪月自被东河郡王府退婚以后会无路可走,但是天不绝人,生生又给了她活路。到底是自己的外孙女,虽然先前觉着她不争气,但是还是盼着她好的。
      
      毕竟是跟孝国公府结了一个善缘,满府人都对南溪月另眼相看,知道她时来运转了。
      
      唯独刘夫人一人在屋里生闷气。一连等了好几天也没等来孝国公府发现傻子怀里帕子的事。好不容易今天盼到了孝国公和夫人同时登门,她以为帕子事发,到底是女儿家的私物,既然说不清就会做下亲事。
      
      谁知对方只是亲自登门来道谢的。带了好大一车礼物,但却对帕子只字不提。这俩老狐狸,肯定是感念南溪月救了他们母亲,干脆瞒下这个事情。
      
      哼,以为没有你们我就不能把南溪月这个搅家精嫁出去了吗?刘夫人还是对她儿子的事耿耿于怀。
      
      南溪月那里又接到一个限时任务。
      
      “成功参加后日的赏灯会,幸运值加六分。”
      
      这回连金手指都不需要出,齐老太君就笑眯眯的允诺了她。现在在她眼里,南溪月又成了那个长相酷似她女儿的招人疼的外孙女。
      
      大京的赏灯节历史已久,除了商铺门口要挂灯,普通百姓也会把自己家做的花灯挂出来。整个都城这夜都会灯火通明,为即将到来的秋季丰收祈福。
      
      南溪月带着青杏和两个婆子从马车上下来,焦急的就想往花灯最多的那条街走去。但是如她们心急的还有许多人。大家争先恐后的涌去凑热闹。
      
      不大一会儿,南溪月就与丫鬟婆子们挤散了。人流如潮水般拥着她向前挤。连灯都没看清长什么样,系统就草草宣布任务成功。
      
      现在我已经有二十六分幸运值了。南溪月美滋滋的想到。人潮又是一股汹涌,南溪月一下子就被人挤到了墙角停的马上车身上,“咚”的一声响,撞出了里面坐着的人。
      
      “才刚分开几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见我啊?”王湛靠在车窗上单手撑着脸,语气慵懒,一双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我刚刚加的是幸运值吗?南溪月突然有点怀疑系统,她有点气恼的说,“我是专门出来看灯的。”
      
      “我也是专门出来看灯的。”王湛嘴唇轻轻一弯,放下窗帘,从马车里下来。一袭玄色衣袍,上面用暗线勾勒出华丽的图案,手里拎着个青面獠牙的面具。身形高挑俊朗,一头浓密的头发被墨玉做成的冠高高竖起。自他出现后,这昏暗的墙角就仿佛亮起了光。
      
      有的人生下来就自带打光板,南溪月心想。她平常照镜子时常生出我怎么这么美,绝世美人之类的想法。但见过王湛以后才知道,什么叫与日月争辉。
      
      王湛将面具带上,向前走了两步回头疑惑的看着南溪月问道,“不是专门来看灯的吗,怎么不走了?”
      
      南溪月蹙着柳梢眉,手指搅着衣带纠结,丫鬟婆子走丢了,她一个人难免不安全,可是跟着王湛,她也不是很愿意。如果被人看见……王湛实在太惹眼了。
      
      王湛似看出她心中所想,干脆把面具摘下来递过去,“那么,给你带。这样不怕人认出来了吧?”
      
      南溪月有点惊异他一下子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下意识接过面具,呆了一呆,看着这个青面怪兽的脸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不会带?”王湛微微挑眉,伸手欲拿过来替她带。
      
      南溪月躲了一下,手忙脚乱的将面具带好。
      
      王湛微微一笑,笑容似皎月般柔和,但说出来的话还是一样的气人,“唔,这样就好看多了。”
      
      他从袖中掏出一方手帕递过去。这手帕的事他弄清楚了,赵志自己也说不明白南溪月的手帕怎么会在他的怀里。他只会不停的说,本来就有。
      
      王湛觉得,南溪月连冲喜都要逃,怎会去主动跟赵志结亲。必是有人陷害。他已得知南溪月救人的事情,不由对她大为改观,看来她也不是光有股子蛮力嘛。
      
      “以后自己的东西收好,别再被人拿去了。”他温声道。
      
      “这是我给表哥的帕子啊。”南溪月翻来覆去的翻看。
      
      “表哥?”王湛的声音不觉寒了下来。
      
      “是啊,我去找他要了,独独拉了这条。他死咬定说找不着了。为此我还哭了一场,特特告诉舅母,怕她疑心……”南溪月突然住声,抬头看着王湛。糟了,怎么什么都说出来了。一定是到了晚上,人容易迷糊。
      
      王湛看着面具,猜想面具后现在一定是张惶恐的表情。他想到南溪月那副蠢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他面无表情时冷若冰霜,但是只要一笑,必是白雪初融。
      
      这人笑起来真好看,南溪月想,幸亏有面具挡着,不然我现在一定脸又红了。实在是男色撩人,难以抵挡。
      
      “听起来,你很爱送人帕子,送你表哥的一定不止一条。”王湛猜测道。
      
      “那都是我先前不懂事,”南溪月定了定神缓缓道,“那时刚入府,想讨所有人喜欢,表哥又是外祖母的心肝肉,因此做了不少东西送他。后来,后来就被误会,然后匆匆给我挑了你那门亲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给王湛听,也许今天幸运值得的多心里高兴,也许是今日的王湛跟前两次不太一样。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家中送去冲喜。”王湛道,但转瞬他目光又填了一些冷意,“什么叫我那门亲事?”
      
      南溪月见他不悦,声音一下变得惴惴不安,“你不要生气啊,”她双手合十道,“你想想看,谁愿意做寡妇啊,一辈子守个牌位过日子,冷冷清清的。”
      
      “你是说你守不住是吗?”王湛听出她话外之意,眼睛微眯,带出一丝危险之意。
      
      “我不是守不住啦,只是别人回屋都会有夫君陪伴,就我一个人彻夜数豆子。”南溪月回忆着电视里看到的那些不受宠幸的嫔妃打发无聊时光的办法道。
      
      “为何要数豆子?”王湛问。
      
      南溪月:“因为长夜漫漫啊。”
      
      “那如果有夫君陪伴,就不用数豆子了吧?”王湛扬唇一笑,桃花眼尾微挑,撩起缓缓的弧线,眼底盈满打趣的意味。
      
      南溪月被突如其来的话撩的脸颊微红,心里发窘。但尽管如此,她还是努力定了定神,“总之,你就别再记恨我了。说不定我去冲喜,你就好不了呢。”
      
      “难不成你还想要我感谢你?”王湛看着这个青面獠牙的小怪物,声音带出了点无奈。
      
      “好了,不是要看灯吗?走吧。”南溪月有点囧的催促道。她实在不想继续跟他谈论冲喜逃婚的事了。
      
      这个时候,街上的人流不再那么密集,临街的小贩也将收起的桌椅板凳重新摆上。王湛突然在一个转盘前停了下来。“你要不要试试手气?”他指着木制的转盘说。
      
      转盘分了许多格,只有一格染了颜色,只要转到这个格,就可以免费拿走一盏灯。转到其余格子则没有。一次三文钱。
      
      南溪月心念一动对王湛说,“不如我们对赌一下吧。”
      
      王湛微微皱眉,“对赌?”
      
      南溪月点点头,“假如对方转到了灯,就要无条件为对方解决一个难题。”
      
      王湛嗤笑,“就算我赢了,你能为我解决什么难题?怎么看都是我吃亏。”
      
      “那这样吧,”南溪月想了一下说,“我来转,如果转到了就算我赢,转不到就算你赢。你看你的赢面多大,这么多格呢。”她指着木盘极力推销着。
      
      王湛还是摇摇头,“我想不到你能为我做什么。”
      
      “我什么都能做。”情急之下南溪月脱口而出。
      
      也无怪她非要与王湛对赌,实在是没办法,系统刚刚发布了一个任务,与王湛对赌转盘,赢了奖励幸运值十分。
      
      “什么都能做?”王湛勾一下唇,“别后悔。”他摸出几枚铜钱扔给摊主,让开位置,让南溪月去转。
      
      南溪月定定神,用力一转,转盘飞速旋转。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速度越来越慢,最终有颜色那格停在了箭头下。
      
      南溪月抿唇一笑,接过摊主给她的莲花灯,交给王湛,“你的灯,记得我们的赌注。”
      
      这边系统“叮”的一响,宣布南溪月任务成功,幸运值加到了三十六分。
      
      “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虽然输的很诧异,王湛仍认赌服输的问道。
      
      “我现在还没想好,等想到了再告诉你。”南溪月欢快的说,突然脚下一崴,斜楞着就要栽倒。
      
      王湛手疾眼快的一把扯住她的手臂,“这就是得意忘形吗?”他弯弯唇。
      
      “不是。”南溪月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银角子,足有二两重。
      
      “你今日运气这么好?”王湛讶道。
      
      “以后都会这么好。”南溪月有点得意。
      
      但下一瞬,“月儿妹妹。”
      
      这熟悉的声音,南溪月心下一颤,回过头。
      
      齐栎满脸欢喜地奔过来,真是太好了。幸亏那个叫樱桃的丫头,跑来告诉他,月儿妹妹去了灯会。不然他还被母亲闷到鼓里呢。
      
      母亲也真,跟防贼一样。他其实根本没有娶表妹为妻的念头。他明白,表妹哪都好,单只在仕途上无法助他。他值得更好的人。但他也绝不会辜负表妹的心意的,最多将来多去去她的房中,给比正室更多的宠爱。但他绝不会辜负她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