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我成了游戏女主[综]

作者:离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小姑娘恢复挺快,不过也是,本来就是小手术,恢复快才是正常的。等到第二天她一觉醒来和我道谢之后甚至还会开两句玩笑,顺带好奇我手里的手术刀。
      
      小孩子的好奇心,对我来说也挺新奇。
      
      耐心地和近藤琼子也就是近藤局长的女儿说了西医与中医的区别,等到小姑娘又困了我让她继续睡下,站起来准备出门就看到冲田总司倚在门口看着我,脸上有着特别公式化的笑容。
      
      “说起来也算是正好。”
      
      我瞥了一眼外面,确认没人之后想抓住他的胳膊,发现他避开的同时强行伸手,仿佛这么做过无数次一样拽住了他的左手:“我不想说第二次,把手给我。”
      
      “呀,那还真是不得了的身手。”
      
      “呀来呀去,你是猫么。”
      
      我随手搭上他的左手手腕,看他不挣扎了的样子盯着他绿色的双眼,良久之后才收回手,把他拽到了旁边的药房里。
      
      “那么我就说实话吧。说实话冲田君,你的问题有点严重。”
      
      “什么意思?”
      
      “你自己能够感觉到抵抗力太弱的后果。如果我没猜错你小时候有生过病,身体没有完全好有遗留的病根,从而导致了现在风寒入体徘徊良久不去的状况。”
      
      我打开药柜,手里拿着纸包精准抓起了一些药草放了进去,表情依旧很平静:“能够好好休养的话一个月就能好,你是想活着,还是想死去?”
      
      “嗯?”
      
      “瞪我也没用,信不信我一小刀就能把你戳死。”
      
      把药包好之后我把东西塞给他,在冲田总司有些惊愕的目光里重新开了药柜:“我知道的,你还想要问我冲田小姐是谁,对吧?”
      
      “还真是敏锐啊雪村医生。”
      
      虽然是装出来的无奈声音,但是我就吃软不吃硬。扭头看着把药包收起来的冲田总司,我平静地重新把一些东西塞进了香包里:“那不好意思了,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
      
      “那么,你又是什么人呢?”
      
      “一个本来不应该存在于此世的人。”
      
      把最后的材料装入香包,我的眼睛很平静,手指轻巧地给香包打了个结:“小姑娘明天就能回家,如果可以的话,你们新撰组可以进行一次大扫除。你的问题现在并不严重。”
      
      “所以也就是说,将来会很严重?”
      
      “对,会死。”
      
      我诉说着他的死因,看着他同样平静的面容转头把香包递给了他:“所以还是好好保护自己吧,趁着还不严重,我能治。”
      
      “哦?那更坏一点也能治?”
      
      “可以,但是更坏一点的话我不想。”
      
      冲田总司斟酌着接过了我的香包,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眉毛挑了起来:“我现在可没有钱给你哦。”
      
      “没关系,你的话,不用。”
      
      我拍了拍身上因为药而残留下来的残渣,关上所有的格子确认需要补充的药品之后抬起头,看到他有些愕然的表情突然笑了:“需要我重复一遍?那好吧,我重复一遍:你的话,不用。”
      
      “为什么?”
      
      “因为是冲田……嗯,你这么理解就行。”
      
      我走出房间,扭头看着依旧倚在门口地冲田总司,歪着头想了想之后仿佛确认一样点头:“但是那个小姑娘的别忘了,我诊金很贵,松本叔应该提醒过?”
      
      然后我就看着近藤勇这位现任警察局局长来我家诊所接了他的女儿,顺带还付了钱。我看着他,感叹这年头老爹就是不一样,看看人家老爹来接女儿还给钱,我家老爹就跟着小姨子跑了。
      
      “其实应该不是小姨子。”
      
      冲田小姐默默地开口,我沉痛地叹了口气,觉得这事儿真不好说:“说小姨子,总比我说他跟着别的男人跑了好?”
      
      “而且如果要说他跑了是为了给我订婚?得了吧,那还不如说是想和我未婚夫私奔呢。冲田小姐你想想,我父亲和我的未婚夫私奔了,那是什么绝世的可怕爱情。江户虽然对‘雪村大夫的父亲和小姨子跑了’津津有味并且传播甚广,但是一旦换成‘雪村大夫和他女儿的未婚夫跑了’,那就是惊悚片了好么!”
      
      不!并没有!是您一直在坚定“父亲和小姨子跑了”这个事实,才造成了江户人民喜闻乐见的传说好么!
      
      冲田小姐举起尔康手,觉得自家Master这一盆一盆地脏水泼得贼溜。占据了舆论最高点不说,还顺带着把父女关系都一刀两断了。
      
      天知道雪村纲道根本没有小姨子,传说中的小姨子是会哭的哦!和这么一个秃头大叔私奔什么的,哪怕小姨子不存在也会哭诉她是被绑走绝对不是自愿的哦!
      
      “啊,对了冲田小姐,如果新撰组有人来你就和他说我出门了稍稍等一会儿就回来。”
      
      “Master,不需要陪同么?”
      
      “不需要,毕竟我是一个乐于给和小姨子私奔了的老爹扫墓的好女儿。”
      
      这个梗能不能先让它过去了!
      
      冲田小姐满脸复杂地看着我点了点头,顺手让今天的近侍堀川国广来打扫一下诊所。我看着外面的飘雪天撑起了我手里的伞,雪并不大,落下的姿态也很轻柔,甚至于连天气都没想象中的那么冷。
      
      我先去团子店买了点团子“供奉”在我老爹的墓前,听着脚下踩着积雪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突然有点想笑,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很多事情都能让我很开心,比如说能够在我掌心里融化的雪,比如说出手救下的小姑娘,比如说被江户称作是女鬼医生的名号,再比如说——
      
      “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就这么一直消失在我的生命里吧。”
      
      我用团子店给的箬叶铺在“雪村纲道”的墓前,然后放上了两三个白色的团子,将伞收起之后跪下,双手合十放在眼前闭上了眼睛:“如果你还对你的‘女儿’有所关怜的话,请不要再出现了。”
      
      “这还真是绝情的话语呢,而且不管是墓碑,还是姓名,都已经全部不一样了。”
      
      我慢慢睁开眼睛,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却看到了一个白色头发的男人出现在了我那死鬼老爹的墓后。他仅仅露了一点翘起来的白发在我的视线里,整个人藏在墓碑后面藏得很好。
      
      “如果你知道前因后果,就不应该和我说我的话很绝情。”
      
      “这样,那你应该不介意我吃掉这一份供品吧?”
      
      “这才是你的目的,如果我愧疚了你会说‘这份团子给我就当做补偿’,如果我反驳你就会说‘既然如此那么这份供品可以归我么,反正你对你的老爹已经很绝情就别给他东西了’。”
      
      那个熟悉的声音没再开口,我则是略微站起笑了起来:“没关系,我很宽宏大量,请用吧。”
      
      我把箬叶往他的方向递了过去,然后不出意料,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眼睛。等他把团子塞进嘴巴准备咽下去的时候才不紧不慢地重新开口。
      
      “那么借这个机会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雪村千鹤,一个可怜的,因为整条世界线偏移而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去做的,乙女游戏女主。”
      
      “……咳咳咳。”
      
      “哎呀,你呛到了?”
      
      “你故意的吧!”
      
      “对呀,我就是故意的。”
      
      我看着眼前的人,语气愈发轻快起来:“而且良心还活蹦乱跳,一点也不疼。”
      
      ·
      
      我,雪村千鹤,坚持自己转世重生不像是轻小说穿异界一样,大概率应该是穿到了银魂。虽然在我看来大概是“天人入侵薄樱鬼”这种交叉cross顺带着月刀共荣的奇特世界,但是这不妨碍我愉快地计划接下来一切的动作。
      
      然而计划第一步还没开始,雪村纲道就跑了。不过他跑了也好,在此以后我致力于用一万种方式抹黑这个老家伙。不是我说,如果他真有那么一瞬间把我当成女儿看的话,就不会给我下毒药了。
      
      别以为我睡着了不知道,他不止给我下毒,还取我血呢。至于我睡着了怎么知道的?当然是万能的冲田小姐帮我看着他。
      
      一开始冲田小姐将信将疑,等到真的看到的时候差点就挥刀直接砍了他。我用“这种时候抛尸抛不动会惹人怀疑”的客观理由说服了冲田小姐,可惜还没策划好怎么弄死这个家伙他就提前一步跑了。
      
      怀疑他察觉了什么。
      
      我啧了一声,看着吃完团子恢复力气的白夜叉先生笑了:“要我和你聊聊关于穿越的含义,并且理解自己已经不在自己原本世界的状况么。”
      
      “嘛,我也不是很惊讶,毕竟我已经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
      
      他猩红色的眼睛看了我一眼,仿佛是在笑似的开口:“你不是应该明白么。”
      
      “我以为你会愿意和我说。”
      
      “那你知道多少?”
      
      “大概什么都知道,也大概什么都不知道。毕竟说不定我自己就是他人书中的角色,但是既然我存在,那么我就是真的。”
      
      我很平静地弯腰拿起我的伞,雪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些下得大了,我撑着伞扭头看他,对着他伸出了手:“要先和我回去么?”
      
      “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带着男人回去不太好吧?”
      
      “从你嘴里说出了一个比我真实年龄要年轻的数字让我很欣慰,不过唯独这个没关系,反正上至六十五岁,下到七八岁,男女老少我全部带回去过。受伤的生病的,要截肢的那种我最喜欢了。”
      
      “……”
      
      我一直伸着手,说实话也不累,偶尔有雪花降落在我的手心,一点点融化带来的凉意让我更有一种我还活着的感觉。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千鹤。”
      
      他的眼睛盯着我的眼睛,我听到他这个问题的时候考虑了一下,最后只是很笃定地说了一个名字。至于后面的那半截,我思考了一会儿,感觉到手心越来越凉,身体似乎因为温度的缘故开始出现鸡皮疙瘩的时候开口了:“如果你想知道的更多的话,那么我是白色的建筑里一号计算与实验工具,代号千鹤。”
      
      “一号计算实验工具,么。”
      
      在我的注视中,他脱下了他身上染血的羽织,把没有染上血迹的那一面露在外面叠好之后看着我,手终于放在了我的手心里。很奇怪,除了冰凉以外我隐约感觉到了比我稍高一点的暖意。同样很冰冷,我在冰冷中却能感觉到一丝温暖:“我是银时。”
      
      “银时。”
      
      “坂田银时。以后如果出现什么事情,至少我能保证自己站在你这一边,乙女女主。”
      
      他看着我慢慢走到了我的身边,松开我的手之后帮我撑起了伞:“初次见面。”
      
      “那么请多指教,银时。”
      
      “千鹤。”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在我的耳边响起的时候我却终于有种实感。踏在积雪的路上,雪花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一如既往却让我觉得这个过去的东京终于有了些许色彩。
      
      “之后请先到我家留宿,当然在此之前你要记住一件事情。”
      
      “什么?”
      
      “不管你是卖声,卖身,还是卖肾,都要准时还我房租。”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具体时间线差不多应该是银魂本体时间线前三到四年左右,具体不要在意——
    以及千鹤治病也是瞎写的【喂】,割个阑尾炎而已,我家千鹤那么苏【等等】,护士长保佑小意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