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我成了游戏女主[综]

作者:离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5 章

      说实话我不觉得我在飙黄段子,毕竟手术台上不飙点什么,很难受的。
      
      至于新撰组这么放心把人送过来,我觉得大部分原因应该是我家诊所被新撰组的重点监视照顾着,他们放心。
      
      或者也不算是监视,就是单纯一直被盯着,也会“照顾”一些——毕竟冲田小姐在我家,他们现在八成已经知道了冲田樱等于冲田总司这件事情。所以我在结束手术等山南先生麻醉效果过去的时候整理干净自己,出门见到了土方副长。
      
      我一直很确定冲田小姐和冲田先生是两个人,也很确定土方先生和土方副长是两个人。但是当我看到冲田小姐和土方先生两个人坐在客厅里面对冲田先生和土方副长【好拗口】,还是难免嗅到了一丝修罗场的气息。
      
      嘛,我土方副长应该很羡慕冲田小姐一直很尊敬土方先生,毕竟冲田小姐偶尔皮,但至少不是个抖S。
      
      所以我得出了结论——冲田小姐果然是天使。
      
      天使冲田小姐看到我过来就欢呼了一声把我拉着坐下还给我倒了一杯茶,我对她点了点头之后看着土方副长微笑:“手术很成功,山南先生之后还可以握刀。”
      
      “是么。”
      
      我看到对面地两个人就像是松了口气一样瞬间放松下来,不过很快又变得严肃:“雪村医生,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嗯,是的。”
      
      点头同意了他们的看法,我想说是我知道的或许比他们想的还要更多一些:“你们有什么想要和我探讨的,可以直接说。”
      
      “罗刹鬼真的是您的父亲,不,雪村纲道的试验品么?”
      
      真不愧是副长啊,一下子就抓到了事实。
      
      我瞥了一眼土方先生,看着他依旧半闭着眼睛坐在一边不想打扰的样子点了点头:“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本来他选择的对象是新撰组。”
      
      “哦呀,那也就是说我们要谢谢千鹤你,才没有被沦为试验品了?”
      
      “不。”
      
      我顿了顿,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但在这种情况下隐瞒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我好好说出来:“我不知道你们理不理解我的意思,并非是因为我你们才没有被沦为试验品,而是说‘我让你们陷入了更加糟糕的境地’。”
      
      “什么意思?”
      
      “或许沦为试验品反而有后退的余地,但是现在这样相当于你们没有了选择站队的机会。”
      
      我直视土方副长的眼睛,抿了抿嘴之后继续说了下去:“你们原本可以有选择‘加入’或者‘不加入’的机会,但是因为我和你们的关系,导致你们只能‘加入其中’了。”
      
      冲田小姐突然看了我一眼,站起来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份资料,看着我笑得很是开心:“我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哟,Master。”
      
      “冲田小姐?”
      
      “还不如说,原本摆在我们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
      
      土方副长盯着冲田小姐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再看向一脸无辜的冲田先生,表情瞬间扭曲。我眨了眨眼睛,在看着他把目光投向土方先生,完美诠释“我看我自己”。
      
      “看够了么,土方先生?”
      
      “看……难道说总司,你早就知道了?”
      
      “这种事情不应该本人发现才有意思么土方先生?哎呀呀,没想到您这么迟钝呢。”
      
      “你们两个在我这里别吵架,好好学习一下土方先生和冲田小姐之间的和谐气场。都是自己,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我冷漠地扣了扣桌子,无视四个人诡异的目光很是淡定:“首先我提醒你们一下,我不是人类。”
      
      “你还可能是天人?”
      
      “不,应该说我是鬼族。鬼族和人类生活都生活在这里,都是原住民。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把我理解为少数民族,就那种遇到重大考试或者去政府当公务员有加分的那种。”
      
      “……”
      
      “我需要你们帮忙查一下有关雪村纲道的相关事宜,松本医生去了大阪之后我知道你们信不过现在的医疗团队,不然也不会把山南先生送到我这里了。记得过滤江户的水源,你们反正是警察局,提醒居民喝前烧水应该是很方便的事情。另外——”
      
      “你要自己动手对雪村纲道?”
      
      “他也是鬼族。”
      
      我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土方副长,轻轻地叹了口气:“鬼族有鬼族的规矩,他触犯了最根本的底线,几个鬼族家族的族长已经联合起来,当然也有鬼族站在雪村纲道那一边。顺带一提,虽然雪村家只剩下了我一个,但我依旧是雪村家的家主。”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剑比不过你们鬼族?”
      
      “我可没这个意思。”
      
      听到这个我笑了起来,土方副长还真是个执着而纯粹的人,如果……
      
      “咳。”
      
      我循声看了过去,看着依旧一脸平静的土方先生没忍住笑了起来:“没错,我的身手也就一般,不能和您比。”
      
      听到这句话的两位冲田总司瞥了我一眼,冲田小姐还好些,冲田总司直接笑出了声:“您可真是谦虚,要知道如果不是您放水,我当初可能都抓不住您呢。”
      
      “毕竟有鬼族身体素质打底,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鬼族的身体素质本就超出常人,这点实在是没法辩驳。”
      
      严肃认真地指出了客观条件,我很快抛却这个问题转向了若有所思的土方副长,表情更加认真:“土方副长,在保护江户方面,我们站在一条线上。鬼族对统治人类没有兴趣,对天人的想法也和人类一样——他们打扰了我们的平静生活,我们队天人没有好感。”
      
      “所以事关重大,你找了多少人?”
      
      这个问题……我想想,应该算是除了幕府以外,我能找的都找了。
      
      新撰组,鬼族,攘夷派,也就天人那边没有去找。当然,如果说将军那边有天人佣兵,我也不慌。
      
      “已经这么多了么,那将军大人那边呢?”
      
      将军大人?将军大人那边自然也有人呆着。除了他的御庭番众,还有他的损友。
      
      我低下了头,嘴角微微上扬:“他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保护着。”
      
      “朋友?”
      
      “不是忠臣,也不是下属,只不过是个损友罢了。”
      
      至于他现在认不认那个损友,我想应该是没有关系的。
      
      “哟,将军大人。”
      
      银发天然卷看着眼前认真而面无表情的少年,眼睛里盛满了灿烂的笑:“我说,要不要来玩玩踢罐子?”
      
      “你是谁?”
      
      “嘛,不用知道我是谁,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罢了。所以小将,想一起玩么?”
      
      “小将?”
      
      沉默的少年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皱了皱眉:“我为什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猩红色的眼睛里划过了一点犹豫,脸上的笑容随即消失,然后又很快笑了起来。这样的笑容很灿烂,和之前的相比像是少了什么,又像是多了点东西。
      
      不轻快,不沉重,但是很让人感觉温暖的东西。
      
      如果这个世界是个该死的混合游戏,那么我也照旧感谢它的存在——
      
      【告知小将自己的身份】
      
      【什么都不用说了,一起来愉快地玩吧】
      
      ·
      
      “那种特殊的力量又出现了呢,药研君。”
      
      “和之前一样,出现之后很快又消失。”
      
      看着手中的罗盘,药研藤四郎合上盖子放进怀里,转头看着站在一边表情沉默的和泉守兼定想说句话,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
      
      “所以我们到底是在改变历史,还是维护历史?这还真是难以判断。”
      
      三日月仿佛是轻轻叹了一声,脸上的笑容却从来没变过:“而且不管怎么说,对我这个老爷爷都还艰难啊。”
      
      “那么您认为事态会怎么走向,三日月殿?”
      
      “这个嘛,大家都有自己的猜想,我就不说出来扰乱大家的思绪了。现在嘛,我们只要跟着主公大人就好。”
      
      “我们难道就这样无视那股力量?您应该知道,她能让这个世界……”
      
      “不管是时之政府,主公,还是千鹤大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们要做的就只有等待。”
      
      药研藤四郎平静地坐在雪村诊所的屋顶上看着喧嚣的人世,旁边的三日月宗近则是看了眼江户不再纯粹的天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江户的城中。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和泉守兼定下意识地看了过去,看到了这把天下五剑难得真诚而怀念的笑。
      
      “三日月殿?”
      
      “以前我在那座城中住了很久,稍微有点怀念罢了。嘛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所有人都能拿到自己想要的结局。”
      
      “自己想要的?”
      
      “不一定是幸福,也不一定是完美,但至少是自己想要的结局。”
      
      “那如果达不成结局呢?”
      
      “哈哈哈,那说不定,这也是一个所有人都想要的结局呢?”
      
      三日月宗近笑了起来,看着天空轻轻地叹了口气。
      
      “想要的结局不一定圆满幸福,但是绝对是自己想要达成,想要经历的结局。”
      
      “所以到时候我们只要献上祝福就好了,药研殿。”
      
      “那个力量,到底想要干什么?”
      
      “嘛,你可以认为——”
      
      如果这个世界是个该死的混合游戏,那么必然会存在不同的分支与选项。
      
      夕阳西下时分我送走了新撰组,包括已经醒来开始恢复的山南先生都送出了诊所的大门。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我等到了因为日落同样出现了的以藏。他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我身边同样等待着,最后等到了在街道上朝诊所走来的某个银发天然卷。
      
      “欢迎回来。”
      
      我对着银时露出了一个笑,他看着我好一会儿也笑了,那个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柔和,甚至于连眉目间也全是释然。
      
      “你这么对我说‘欢迎回来’,可怕的副长大人不会生气?”
      
      “应该不会?”
      
      我扭头看着站在不远处轻轻哼了一声的土方先生,对着银时笑:“放心吧,不会。”
      
      “那么,我回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一句话在整篇文里已经出现了四遍了哟=w=
    土方先生和土方副长,冲田小姐和冲田总司,这场面,啧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