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我成了游戏女主[综]

作者:离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我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我已经看穿一切”的那种人,更何况眼前这个人还是冲田总司。
      
      不管如何,他都是冲田总司,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关心的人的……好难用形容词去描绘,总之心领神会就好。
      
      如今冲田总司,新撰组一番队队长正微微弯下腰直视着我,不再带着那种锐利的敌意,让我再一次感受到或许形象有所变化。他刚才的话语里带上了一点让我甚至觉得有点幼稚地怨念,就像是在和我诉说“明明你那么喜欢冲田总司,我也是冲田总司,你为什么不那么关注我”一样的不平衡。
      
      无关什么男女之情,这种吃自己醋的冲田总司让我感觉他是个很可爱的人。
      
      当然,也依旧是那个敏锐,很快能够看穿真相的冲田总司。
      
      “行了你的病也差不多了,你下个月再来我的诊所,纸笔有的话借我一下,我给你下药方。”
      
      “哦呀,这么严格的么,雪村医生?”
      
      “不然难道说看着你……”
      
      我慢慢地收了声,虽然知道我们之间没什么别的特殊或者说男女之间的那种气氛,但是在不了解的旁人眼里还是有些怪异,尤其我来新撰组的时候穿的都是男装:“行了,纸笔赶紧给我吧。”
      
      他看着我叹了口气,路过的井上源三郎房间的时候和他借了纸笔,我写下方子交给了这位和蔼可亲的大叔。冲田总司在春季会生病而且很难好这种事情我看新撰组里的人也明白而且并不是很认为有什么大问题,我倒是觉得这种心态相当不错。
      
      被井上大叔特别温和地送出新撰组,我走了两步路之后拐角就看到了明显是在一边等我的银时,对着他点了点头之后我和他一路回到歌舞伎町,路上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
      
      他这两天一直在熟悉江户,我也不想问他在寻找什么,只是在路过一家家庭餐馆的时候瞥了他一眼,然后无声无息地经过。
      
      我知道他想要等的人是谁,只可惜对方还小,度数还没那么深。
      
      “今天晚上。”
      
      “嗯?你准备自荐枕席了?那多不好意思,我不要。”
      
      “……”
      
      “咳咳,口直心快了一点。不过银桑,如果想以此逃脱租金的话……嘛,没关系,多养你一个我也支付得起。”
      
      我勾了勾嘴角,看着重新变成死鱼眼的银时轻轻巧巧拉开了诊所的大门,弯腰摸了摸喵喵叫今天来我家蹭饭的凛子笑了:“不说这个了,你有自己想去的地方就去吧,我今天晚上要和冲田小姐去登势婆婆家酒店喝酒,你来么?”
      
      “参加你们的女子会?那还是算了。”
      
      “银桑不来么?不来的话那么我和Master出门啦。呀这瓶柚子酒终于能喝了,Master,今天不醉不归好不好!”
      
      我可以喝酒,但是醉不醉这种事情……冲田小姐我虽然没见过她发酒疯,但是我决定还是严格看管她让她别太过分。
      
      登势婆婆的酒店里气氛很好,虽然大部分是男性,但是在看到我和冲田小姐的时候也不会围上来。我坐在吧台上看着登势婆婆抽着烟,托着下巴品了一口冲田小姐心心念念的柚子酒。
      
      香气很浓,而且味道很是甘甜。我很喜欢各种各样的果酒,果酒度数不浓而且喝了也不会太醉不会导致手里不稳,小酌一杯的感觉是真的很不错。
      
      “看你很喜欢嘛。”
      
      “是啊,登势婆婆手艺超棒的。”
      
      “话说千鹤,你就这么喜欢海带沙拉?”
      
      “嗯,很喜欢。”
      
      我就随便点了一小份海带沙拉,冲田小姐倒是因为嘴馋先喝了好几杯酒。然而我因为从未见过冲田小姐喝醉从而错估了她的极限,看着喝到趴在我身上呢喃着“最喜欢master了”,甚至头顶呆毛还随着话语一翘一翘的冲田小姐,我沉默地看着烟不抽了嘴角开始抽出的登势婆婆,觉得今天的“女子会”大概就到此为止了。
      
      “三杯就醉了,千鹤,你以后看着樱一点,别让她喝多了哦。”
      
      冲田小姐对外我们商讨之后决定还是称呼她为冲田樱——当然不代表冲田总司这个名字就没有了,毕竟冲田小姐是英灵,如果说将来圣杯战争真的duang地一下出现的话我们也好掩盖嘛。
      
      登势婆婆帮我们收起了没喝完的柚子酒,我拉着冲田小姐艰难走出了酒吧。还好诊所就在隔壁,我努力把人背回家之后把冲田小姐塞进被窝,一系列动作做完我因为力量耗尽,直接倒在地上喘气。
      
      稍稍歇了一会儿,我就重新站起来走到除非在木盆里放了点水,拧了毛巾给冲田小姐脱掉外装再给她擦了把脸,才把这只睡得无比香甜的小醉鬼重新埋进棉被里。本丸的付丧神都知道今天我和冲田小姐要出门去酒吧,因此全部呆在本丸里不来打扰我们两个,导致我现在都没人搭手,累得差点没晕过去。
      
      轻手轻脚关上了冲田小姐的房门,我把木盆里的水倒掉重新擦了一把脸,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土方先生,您也来的太晚了些。”
      
      我抱怨地说了一句,洗干净手之后直接趴在桌子边:“刚才从登势婆婆那边出来,土方先生您就应该来搭把手帮我一起把冲田小姐送回去的。”
      
      他没有回答,只是帮我重新把厨房打理干净之后坐在走廊上,也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来一瓶酒,给我斟了一杯的同时也给他自己倒了一杯。
      
      我没敢拿,倒是他很自然地取走了他的杯子,抿了一口才说话:“你今天又去那里了。”
      
      我听到他的问题没想太快回答,虽然这个声音很平静,但是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含义到底是什么。想不明白的我索性也坐在了走廊是,伸手拿起土方先生帮我斟的酒,刚喝下一点我就觉得这酒好像有些过于辣了。
      
      不像是之前柚子酒的那种温和,但也不至于让我直接咳出来。是烈酒,可我却并不是很排斥这个味道。
      
      我以为我会更喜欢甜味的酒,没想到这样的也不讨厌。
      
      “你不喜欢?”
      
      “嗯,但也不讨厌。”
      
      很诚实地开了口,土方先生的酒虽然入口辛辣,但是很奇怪的是这瓶酒回味起来却很甘甜,喉咙里的甜味甚至于会蔓延到口腔,再喝下第二口的时候这种辛辣就变成了绵软。
      
      就像是味蕾被驯服了一样,让我觉得这杯酒也没有那么不喜欢。
      
      总体来说就是我喜欢甜味的东西,但是也能吃辣。
      
      “不太喜欢,却喝了第二杯?”
      
      “因为喝了一杯之后发现也挺好的,不像是刚入口的时候那样,反而变得很好喝。”
      
      我听着土方先生的话放下杯子,稍稍拍了拍自己的脸。反正现在18岁以上就能喝酒,因此我喝的很是开心。
      
      就是混着喝酒确实是容易醉,之前我喝了点柚子酒现在又喝了这个,感觉脸上好像有点烫。坐在走廊上我抬起头,今天晚上月亮明明很亮,却又有着如同在画中才有的,漫天灿烂过头的星空。
      
      “土方先生。”
      
      “嗯?”
      
      “你是活着的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问这句话,可能是酒精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因为我每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总能伴随着很多让我心动的东西。比如说雪,比如说樱花,比如说繁星。
      
      我喜欢一切亘古不变的事物,就像是雪,樱花,繁星,它们看似转瞬即逝,实则亘古不变。
      
      然而相比这些,我更喜欢活着的人。
      
      “大概。”
      
      “大概?大概是什么意思?”
      
      转头看着他举杯饮酒的侧脸,我觉得莫名有种在梦中的错觉。或许是因为月光的缘故,他的皮肤有些显得苍白,身上的和服因为穿法袒露出一片胸膛,扭头看着我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不是酒精造成的错觉,依稀看到他脸上有着一丝浅淡的微笑。
      
      我看到他朝我凑近,手轻轻地按上了我的头发然后随着微凉的夜风划过我的脸庞,让我感受到了他指尖的温度。
      
      温热的温度让我明白,他是活着的。
      
      “放心,我是活着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理一理思路,不好意思没有更新,请大家谅解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