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千古流芳的一百种姿势

作者:临江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重生

      穆风推着温霁从将军府出来,皎洁的月色映在她的眼眸里,冷得像是淬了一层寒冰。
      
      穆戎,林菀。
      
      真是好样的。
      
      原身对他们掏心掏肺,给穆家挣来荣耀满门,换来的就是这群觊觎她身上药血的白眼狼!
      
      说起这药血的来源,与原身的好娘亲林菀还脱不了干系。
      
      约莫十年前,林菀重病,几乎快要死了,临了派人把消息传到师门,说想见长子一面。
      
      穆九那年九岁,半大的娃娃接到消息后心急如焚,恨不得插双翅膀飞回穆府去,立时就想下山。她师父决明子却拦下她,说你现在回去也于事无补,倒不如去那阴山鬼谷求一求鬼医,若得他出手,你母亲或有一线生机。
      
      就这么着,原身求到了鬼医门前。鬼医一看,求他的人竟是个九岁小娃娃,又听他说是决明子门下弟子,立马乐了,说你要我救你母亲可以,但我这儿正好差个会武功的药童,我救了你母亲,你就得给我当半年药童,可好?
      
      原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鬼医口中的药童却不是能给他捣药采药的帮手,而是能受得住他喂的毒药解药的实验品。
      简而言之,他需要一个人形小白鼠,来替他试药。
      
      等他们快马加鞭赶到上京的时候,鬼医喂给她的第一波毒药已经见了效。那毒烈得很,搅得她四肢百骸如冻在冰渊之下,寝食不能,短短几天,她已是脸色僵白毫无生气。
      
      她那时天真,不愿让自己这副样子现于人前,再给父母平添烦忧,便日日在穆府门前守着,却一步也未曾踏进过。
      
      鬼医同穆戎说,穆九练武时双腿不慎折断,实在无法赶路,便央了他来为尊夫人林菀看病。
      
      鬼医在穆府呆了大半月,穆九便拖着残躯守在门前大半月。林菀因疾病缠身日渐消瘦的时候,她也被那毒药折磨得死去活来。先是冰封,再是火炙,隔几日便换一个花样,恨不得教她把十八般酷刑受个遍。
      
      林菀身子痊愈后,穆府上下喜不自禁,她却还得随鬼医回去,替林菀偿那半年药童之债。
      那半年里,因着鬼医没控制好剂量时间,她三次踏进鬼门关,好在最后都被拉了回来。鬼医欠她的那三条命,渊源正在于此。
      
      那时的原身纵使日日生不如死,也一心为林菀的康复欢喜,可她却不知道,在她几经徘徊在黄泉路上的时候,她挂念的爹娘却因她未曾现身而对她颇有微词。
      
      亲娘缠绵病榻,小女儿衣不解带地日日伺候,大女儿却连回来看一眼也不甘愿,可见她是个心冷的,连爹娘妹妹也不顾念,就想着她那师父师兄!
      ——这是林菀和穆戎的想法。
      
      林菀给自己的偏心找了很好的借口,却从头到尾都忘了问一问,大女儿是如何才能求得传闻中乖张怪戾的鬼医出手,为着她这条命,她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那半年里原身各种毒药解药当水似的喝,没曾想最后却因祸得福,毒药解药在她体内形成平衡,她的血成了传闻中百毒不侵的药血。
      
      原身大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当年为了救所谓的亲娘与鬼医做下的交易,竟会给十年后的自己带来此等无妄之灾。
      
      她那好父亲,为着自己那双腿,亲手毁了她。
      
      温霁面上一派冰冷。
      
      穆戎把别人都当傻子,算计得原身丢了腿,还想要原身帮他夺得皇位。
      
      卖了她还想要她替他数钱,天下间哪有那么好的事?
      
      ***
      “吩咐你办的事,可都办妥了?”
      次日清晨,穆戎刚做完一个时辰的复健,一旁的穆清歌赶紧上前来搀他,他接过丫鬟呈上来的汗巾擦着额头,一边问早已等在一旁的暗一。
      
      “东西都运到长山去了,伯爷放心。”
      
      “嗯,万万看管好,切不能出什么差错,更不能走漏风声。”
      
      “是,兄弟们丝毫不敢松懈,都警醒着呢。”
      
      穆戎随意地点点头:“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他把汗巾往旁边一撂,挥袖让暗一退下,“行了,下去做事儿吧。”
      
      “是。”
      
      穆清歌在一旁默默地听着,直到搀着穆戎走进书房,取过外袍给他披上,才道:“爹爹,我听闻那长山周遭盗匪颇多,您可得加派人手,叫暗一好生保护。涝灾将至,这关头那批粮食药材可万万不能出错。”
      穆戎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歌儿放心,为父省得。”
      
      “前日别庄的小厮来禀报说,那巫祖开口要金银万两之数,日后大权在握时,他还要一个国师之位,爹爹您看?”
      
      穆戎冷哼一声,“亏得那巫祖一身本事,却是个眼皮子浅的。那些东西予他何妨?到时候大业得成,想怎么办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爹爹说的是。”
      
      穆戎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疼到大的掌上明珠,怜爱道:“这一年来多亏了歌儿。歌儿放心,待日后为父得登大宝,你就是新朝头一份儿的公主,为父定把那沈烨给你绑来,让他好生补偿对你的亏欠。”
      
      听爹爹提起沈烨,穆清歌一向淡然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痕,眼底隐有执念与恨意。
      
      爹爹说得没错,他沈烨上辈子亏欠她良多,这辈子,她一定要让他尝尝功败垂成的滋味。
      
      他既然野心勃勃,志在天下,那她就把皇位抢过来,让他从高高在上的丞相大人沦为她公主府一个卑微的面首,靠自己的宠爱而活,就像上辈子的自己那样!
      
      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成功的。上辈子沈烨之所以能夺得皇位,穆家提供的兵力不可或缺。而这辈子,爹爹早早和他站在了对立面,姐姐手下几十万大军必然是支持爹爹的,再加上自己的先知之能,他沈烨,休想再如愿!
      
      任他千般智谋,在数十万大军面前,都只能是纸老虎!
      
      穆清歌是去岁春天重生到自己十九岁这年的。
      
      她上辈子机关算尽,却过得不怎么好。上辈子的这时候,爹爹看出大楚气数将尽,为了延续穆家辉煌,早早向沈烨投了诚。奈何爹爹不过是个残废多年的闲散伯爷,手上并无实权,能帮到沈烨的地方少之又少,便把主意打到了姐姐的兵权上,想把她也拉拢过来。
      
      谁料,姐姐却是个刚直不阿的。父亲与沈烨多番试探,发现她始终奉行忠君爱国。没法子,爹爹就向沈烨献计,将姐姐手上的兵权算计了过来。
      
      那时爹爹还只是想暂时委屈姐姐一段时间。姐姐毕竟是大楚武官之首,论行军打仗,无人能出其右。就连沈烨,想的也只是冷她一阵子,待新朝得立,姐姐依然会是新朝唯一的战神。
      
      可上辈子阴差阳错,竟让爹爹找来了巫祖,巫祖又在无意中发现,姐姐身怀药血。
      
      巫祖带来的这个消息,是后来一切欲望的膨胀之源,亦是无数计谋的筹备之始。
      
      在爹爹的谋划下,穆家在改朝换代中拿下头功,她也成功嫁给了自己从豆蔻年华起就放在心尖尖上的那个人,成了他的皇后。
      
      似乎所有人都得到了他想要的。虽然代价是一代战神的一双腿,一条命。
      
      对于姐姐,她不是没有愧疚的。可爹爹说,历来大业都要有人牺牲。楚朝末帝楚荒帝昏庸无道,天下在他的治理下混乱动荡,必须得有一个人来终止这场混乱,带给天下人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
      姐姐能为这份壮丽事业牺牲,她应当很高兴。
      
      可惜即使她最后成了皇后,依然没能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例如沈烨的爱,例如她闺梦中能与她白首不分离的良人。
      
      沈烨娶她只是因为她背后站着穆家。她一进宫就被封为皇后,可那只是因为爹爹从龙有功,从来不是因为他爱她。
      
      与她的封后圣旨一道下来的,还有数道封妃圣旨。封后大典的同一天,也是沈烨三妃四嫔的册封日。
      她从来不是他的唯一。
      
      她后来啊,面对着三宫六院一簇又一簇花一样娇艳的女人,学会了权谋算计,学会了揣摩人心。困在深宫里的那十年,消磨的是她的大好年华,磨碎的是她年少时所有的骄傲,所有的纯真。
      
      新朝建立后,爹爹的野心越来越大,不再满足于只做一个臣子。渴望占有沈烨的欲念让她选择了站在爹爹这边。可惜,最后东窗事发,功败垂成。
      
      那个她爱了十年的人,在杀死了她身边所有亲近的人后,将她赐死在栖凤宫里。
      
      叫她如何甘心?!
      
      好在她的执念感动了上天,让她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从年少的闺阁里醒来的那一刻,她就下定决心,一定不能重蹈覆辙。这辈子,她要拥有沈烨的所有,还要把上辈子自己经历的痛苦一一奉还。
      
      在穆清歌看来,穆家上辈子输就输在让沈烨抢占了先机。上辈子姐姐不愿意背叛皇室,爹爹又身有残疾,有心无力,以致于不得不向沈烨投诚,帮他坐稳皇位。这辈子既然老天都在帮她,让她预知到未来的事,不好好利用一番,岂不辜负了老天爷的苦心?
      
      穆清歌重生后立刻就对穆戎说明了前因后果。对从小待自己如珠如宝的爹爹,她一向是信任依赖的。她实在不忍爹爹再受那毒药蚀骨之苦,因此将巫祖和药血之事细细交代。爹爹听说后立马派暗一前往南疆,果然找到了巫祖。
      
      今年年初,楚军的西征之战基本告捷,穆九寄信回来报喜,并说大军不日便可启程回京。
      穆戎收到信后,提笔写了一封回信,细细询问了此次大战的详情,关心了长女的身体,又说家里一切都好,让她不必时时挂念。
      
      最后,他往信封里放了一小撮状如花粉的蛊虫虫卵。
      
      巫祖精心炼制的蛊虫在穆九拆信时被她吸入体内,在她血肉里孵化长大,改变了她的脉象,让上至太医院院首下至楚军军医,都以为她是中了毒。
      随后穆九被送回上京,巫祖易容成慧通假意诊治,又拿出所谓的“解药”,不过是为了掩盖换血的真相,让穆戎的恢复显得顺理成章。
      
      自穆清歌重生以来,一切都顺利到不可思议。现在兵权很快就会落到爹爹手里,靠着爹爹和姐姐,这辈子上位的一定会是他们穆家,一定会是她穆清歌!
      
      她也不愿算计姐姐,可那药血天下间只得一份,姐姐身为人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尽尽孝道也是应该的。更何况,若按照姐姐的性子,无论是楚皇在位还是沈烨登基,待北牧威胁不在,她的下场也只能是飞鸟尽良弓藏,自古功高震主的武将哪有什么好下场?唯有穆家上位,姐姐才能得以保全。
      
      她知道自己亏欠姐姐良多,这辈子,她一定不会再让她自焚死去。待爹爹登位,她会把嫡长公主的名号让给她,尽自己所能护她康乐百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