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千古流芳的一百种姿势

作者:临江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谣言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古人,陡然被灌输这么一大堆信息,饶是穆九见多识广也不由有些恍惚。她愣了好一会儿,这才问道:“所以,我需要为姑娘做些什么?”
      
      温霁像一个马上要拉到下线的传|销人员,笑眯眯地诱哄道:“不急,你现在灵魂遭受重创,等你先养好身体再说。”到时候就是一块砖,哪儿需要往哪搬。
      她还不忘踩了一脚主神:“我不瞒你。按照主神的计划,它要我用你的身体去帮助穆清歌,来获取它想要的能量。可惜,我没听它的。”活像一只打小报告的小学鸡。
      
      穆九果然感动不已。可惜这个单纯的古代人还不知道后世有种生物叫资本家,以压榨剩余价值为乐,入职前谈梦想熬鸡汤吹得天花乱坠,入职后连轴转996加班到怀疑人生。
      
      她答应得干脆利落:“好!”
      
      温霁扬眉:“丑话说在前头,我要是失败了,你可就得跟我一起魂飞魄散。”
      
      穆九苦笑了一声:“对我而言,那也没什么值得害怕的。”她现在又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呢?
      
      “好!”温霁满意地点点头,伸手跟她对了对拳:“以后就是战友了。”
      
      “嗯!”穆九点点头,眼里闪着亮光,也不知是喜悦,还是憧憬。
      
      能作为“穆九”多活一段时间,总是好的。
      
      “噗——”谈话间,穆九又喷出一口血来。这次连带她的眼神也开始涣散,仿佛将死之人。温霁知道这是世界意志已经不耐烦了,她赶紧回到穆九的身体,又以001为媒介,送穆九去了混沌空间。
      
      大量的灵魂力不要钱似的往穆九魂体里灌,让她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像是融融春日被包裹在阳光烘烤过的云里。待那股剧痛过去,穆九再次对温霁长作一揖:“多谢姑娘。”
      
      温霁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
      
      穆九问她:“对了,还未请教姑娘姓名?”
      
      “温霁。”
      
      “木暖为温,”穆九点点头,又问,“可不知是哪个‘霁’?”
      
      那时温霁坐在将军府的正厅里,眯着眼看屋外八月的骄阳。屋外有处不算小的水池,阳光照射其上,从这儿隐隐可见七彩霞光。正是彩虹的模样。
      
      她瞧着瞧着就笑了。这时听见穆九问她,是哪个‘霁’?
      
      她声线清朗,透着一股少年意气,像小孩子炫耀自己的珍宝,含笑道:“是‘云销雨霁’的‘霁’。”
      
      ***
      
      温霁同穆戎闹翻,搬出忠义侯府这事儿,不到两日就传遍了京城的上流圈子。
      
      和将军府在同一条大街上的府邸的下人亲眼看见穆戎狼狈不堪地被赶出将军府,面色铁青。第二日,传闻中与穆家势不两立的丞相大人沈烨就带着一马车的礼品登了将军府的大门。
      
      这一连串的事态真是转换得叫人猝不及防。朝堂上那些早早站定穆家的一多半也是看在大将军王穆九的面子上,否则穆戎一个多年不管朝事军务的闲散侯爷,如何能招揽这么多大臣?
      
      这些大臣眼见穆家最大的底牌穆九竟开始和沈烨同气连枝,一个个叫苦不迭。没把柄在穆戎手上的,赶紧对穆家人闭门不见,有把柄的,天天在府里心惊胆战,生怕哪天就跟着穆戎这艘破船一起沉了。
      
      东市最大的菜市场里,鱼摊摊主正在和隔壁肉摊的胡屠夫聊天打屁。
      
      鱼摊摊主:“诶,你听说了吗?穆大将军搬回将军府住啦!”
      
      胡屠夫不屑地一撇嘴:“嗨,这谁不知道?满上京都传遍了!你这消息可不新鲜。”
      
      鱼摊摊主神神秘秘地靠过去:“那你知道将军为啥搬回去吗?”
      
      胡屠夫剁着手里的排骨,半点不感兴趣:“你这管事都管到将军府去了!那是人穆将军的宅子,想回去就回去呗,还能为啥?”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鱼摊摊主得意洋洋,“我听说啊,穆大将军和忠义侯爷闹翻啦!”
      
      胡屠夫狐疑地看他一眼:“你这消息靠谱吗?人将军和侯爷是亲父子,那还能闹翻?”
      
      鱼摊摊主:“可不?你别不信,我这是听经常往将军府送菜的老周说的,绝对靠谱!”
      
      胡屠夫问:“那为啥会闹翻?”
      
      “那我咋知道。”
      
      “诶我知道我知道!”旁边卖炒货的李二凑过来,“我知道!我媳妇娘家表姐啊,嫁的是西市的花家,花家你知道吧?”
      
      鱼摊摊主和胡屠夫齐齐摇头。
      
      李二夸张地一拍大腿:“这都不知道?他们一家都是九城兵马司刘统领家的家生子,消息可灵通哩!我媳妇回娘家听说啊,忠义侯爷在江州藏了一大批粮食,要豢养私兵!这不前几天穆将军去江州赈灾吗,就给发现啦!”
      
      “发现又怎么样?”
      
      李二:“这你还不明白?侯爷豢养私兵那可不是想造反么?穆九将军对大楚对皇上忠心耿耿,那能让侯爷造反?这不,两父子就闹翻了么。”
      
      鱼摊摊主和胡屠夫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将军对咱们大楚可真是忠心耿耿啊!忠义侯居然想造反,这可不地道!”
      ……
      
      诸如此类的对话在上京各个地方发生。等穆戎听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连上京的乞儿都知晓他穆戎想造反,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累得自己儿子跟自己闹翻了。
      
      穆戎气得忠义侯府的瓷器又换了一批。与此同时,谣言的始作俑者却优哉游哉地坐在花园里对景饮酒,好不自在。
      
      “阿九,你说,穆戎这回会不会气得狗急跳墙?”
      
      沈烨半倚在小塌上,听完穆风的汇报,抬眼懒洋洋地看向温霁,问道。
      
      温霁神色淡淡:“如今穆戎在朝中是树未倒而猢狲已散,又早早地得罪了你沈大丞相,他要再不想点办法,等你羽翼丰满,那可就真的无力回天了。”虽然现在也不过是垂死挣扎。
      
      沈烨摸摸下巴:“可他如今已经快山穷水尽,还能想什么办法?”
      
      温霁道:“大楚朝内他是山穷水尽了,可这不还有个北牧么?”
      
      沈烨闻言一惊:“你是说……穆戎他要通敌叛国?”
      
      温霁嘲讽地勾起嘴角:“谁知道呢?不过我的人前不久,倒是在漠北截获了一封北牧皇城发往并州的信。”
      
      沈烨皱眉:“并州?”
      
      “家母正是出自并州林家。”
      
      沈烨闻言若有所思。
      
      事实上,温霁不仅知晓穆戎与北牧高层勾结,她还知道他勾结的正是北牧二王子,耶律璟。
      
      她截获的书信虽没落款,却是耶律璟亲手所书。旁人看不出来,却瞒不过拥有穆九记忆的她的眼睛。
      
      毕竟,前世的穆九曾与耶律璟夫妻一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