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千古流芳的一百种姿势

作者:临江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瘟疫

      “神医,怎么样?大郎还有救吗?”
      
      魏大武紧张地盯着鬼医,看他诊完脉微闭着眼,不放过他脸上每一丝表情变化,仿佛一个等待宣判的犯人。
      
      鬼医转头看向魏大武,微微一笑:“别紧张,这病虽麻烦点儿,但能治。”
      
      魏大武喜不自禁,当即就想给鬼医磕头,所幸被及时制止。那厢他媳妇儿却已经忍不住偷偷抹起了眼泪。
      
      这五六日来他们一家人担心受怕,几乎以为大郎没救了,谁曾想老天开眼,给他们带来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不过……”鬼医抚着鬓边垂下的小辫子欲言又止,魏大武的心又跟着提了起来。
      
      温霁皱眉踢了他一脚:“有屁快放。”
      
      鬼医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到底在外人面前顾忌着她一代战神的脸面没有发作:“不过这药需得一味特殊的药引。”他道,“带有阳煞的鲜血。”
      
      穆风忍不住问:“何种血带有阳煞?”
      
      “身负杀孽之人即带煞,但不是随便什么都能被称为阳煞。这阳煞的来源,必得是为正义天理而举起屠刀。疫病的根源本就是是煞气入侵,但此乃阴煞,敌不过带着百姓信仰感激的阳煞。阳煞压阴煞,这叫以煞止煞,治病立竿见影。”
      
      鬼医顿了顿,补充道:“而且,阳煞越浓,效果越好。”
      
      穆风松了口气:“这有何难?我们这些人哪个没上过战场?你只说你需要多少,我们即刻便给你放血出来!”
      
      魏大武急急地想要阻止:“这可使不得。要说阳煞,我当年也是砍过不少北牧蛮贼的,这大郎的药引,就由我这个做父亲的来吧!”
      
      穆风毫不在意地一挥手:“放点血而已,怎么就使不得了?你没听大夫说,这阳煞得越浓越好,你杀的那几个敌人,哪能比得我大小战役经历无数?”
      
      他说着抽出腰间挂的佩刀,卷起袖子就要往手臂上割。
      
      温霁一个巧劲儿打落了他的佩刀,右胳膊平放在木桌上:“我来。”
      
      穆风震惊地回身看她:“将军,您这是做什么!”他说着就要弯腰去捡佩刀:“您身体原就不好,这点小事,何须劳烦您出手?”
      
      温霁一把扶住他弯腰的动作。她看着病弱,手上的力气却大得惊人。
      
      “我来。”她又重复了一遍,看向鬼医:“按照你的说法,整个漠北和西境百姓的希望都在我这里,我的阳煞,应该是最浓的吧?”
      
      鬼医嘴角翘了翘:“当然。”
      
      “将军……”
      “不必多言。”温霁抬手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人命无小事。再说,谁的血不是血?既然用我的效果更好,又何须白费你的?”
      
      “将军!”魏大武年近七十的老娘拄着木棍颤巍巍地跪下,他媳妇和小女儿抹着眼泪跟着跪在后头,“您的大恩大德,魏家世代当牛做马也难以为报!老身在这儿给您磕头了!”
      
      “这是作什么,老人家何须如此。”
      
      温霁瞥了自家下属一眼,这些人才反应过来,赶紧伸手去扶。谁知老太太倔得很,硬是磕满了三个头才站起来,满是沟壑的脸上老泪纵横。
      
      这是他们大楚的将军啊!真真是将他们这些百姓放在了心上。这年头底层平民是最命贱的,衙门里屁大个官就能压死他们,又哪里敢奢望这些当官的能在意他们半分?将军能亲自带神医来给他们瞧病已经是天大的运道,何况、何况将军还主动要给血来做药引?
      
      古往今来那么多将军,你见过谁真正为了百姓割肉放血?
      
      这叫什么?前不见那啥,后不见那啥,空那啥绝那啥!
      
      今后什么皇帝丞相?我呀,只认大将军!
      
      一个病人要半碗血,永安村患病的一共七指之数,再加上鬼医死乞白赖说要拿去藏着备用的,温霁实打实地放满了足足四个土碗。她从前上战场的时候,流过的血何止十倍,可她现在废人一个,多受点凉都能得风寒,放完一场血几乎要了她半条命。
      
      “好啦,好啦。”鬼医把多的半碗血小心翼翼地倒进瓷瓶,看着温霁苍白如纸的脸色,笑眯眯道,“你去休息,我去给他们做药。顺便啊,也给你弄点补血的药。”
      
      温霁一行人在村里待到了次日午后。鬼医不愧是中原医术第一人,一副药加上一套金针,患病的七个人第二天早晨就清醒了,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但面色红润,双目有神,一看便知是大好了。
      
      鬼医又花了一个上午,指使穆风他们兑水做了一大桶“消毒药”,满村旮旮旯旯都洒了一遍,让村民们安心,疫病再也不会来村子里了。永安村上下自是欢喜不已。
      
      穆风推着温霁从魏大武家出来,准备回江州城的时候,永安村几十户人家纷纷跑过来给她磕头。染了病的七家跪在最前面,看温霁的眼神就像在看救苦救难的观世音。温霁盛情难却,不得不一家收了点香肠腊肉,村民们才给马车让出了一条道,跟在队伍后面送她出村十里。
      
      马车里,温霁看着脚下被堆得满满当当的腊肉鸡蛋,幽幽地看了鬼医一眼:“咱作孽作大发了。”
      
      鬼医也知道这些腊肉都是村民们冬天腌制好要吃一年的,想想村里那些常年不见荤腥的干瘦孩童,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我这不是……为了你好么……”
      
      添油加醋的事儿,能叫骗人吗?
      
      鬼医昨日一看那魏大郎就知道,村里这病压根儿不是什么瘟疫。这地界儿因着发洪水,地下井被污染了,得病的村民乃是不小心吃进了某种寄生虫。这也是为什么都过了数日,村里也只有七个人得病。
      
      这寄生虫说好治也好治,一般大夫拿它无法,可鬼医自有祖传金针,封住几个穴位筋脉便能逼出虫体,连药也不用吃,又哪还需要什么阳煞之血做药引?何况,温霁那血,给人喝了怕不是药引,而是砒|霜!
      
      他昨天会这么说,无非是借机巩固一波温霁爱民如子的伟光正形象罢了。
      
      几碗血的事儿,分分钟他就能给她补回来。温霁也懂他的意思,顺水推舟罢了。村民们的反应本是意料之内,可拿着人家辛辛苦苦喂了一年才有的一点猪肉,这两个黑心肝的货都不由得有一丝心虚。
      
      最终还是温霁咳了一声,道:“算了,收都收了,我改日让底下人借其他名义给他们送些银子也就是了,就当咱们是从村子买的。”
      
      鬼医:乖巧点头。
      
      温霁在永安村为了沾染瘟疫的村民放血这事儿,不出几日就传得江州城人尽皆知。
      
      圣上亲封的大将军王,这是何等尊贵的人物?竟愿意为了几个村民放血,一换就是满满四个海碗。且不论将军尊贵的身份,就算只是普通人,又有几个愿意不顾自己身体地二话不说给素未平生的人放血呢?
      
      何况将军因中毒身体虚弱的事儿在大楚是人尽皆知的,听说将军身不能行,受不得冷受不得热,比寻常人还要羸弱几分。可就算这样,面对身染疫病的村民,将军依然没有袖手旁观。什么叫爱民如子?这才叫爱民如子!
      
      若说世上果真有普度众生的佛陀,想来也就是将军这样吧!
      
      原身在大楚百姓心中的地位本就十分超然,如今再有这样一出,百姓已然将温霁奉若神灵。
      大雨未停,已经有百姓冒雨去寺庙,为温霁请了长生碑。江州书生才子更是为她写诗作赋,用各种各样的彩虹屁吹得一篇锦绣文章,势要让他们的大将军流芳百世。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温霁这边儿治水防疫的工作进行得顺利非常,穆清歌那厢日子却不大好过。
      
      自被温霁软禁以来,她每日心焦,希望往上京穆戎那边儿传消息,提醒他温霁身怀异心。可温霁岂能让她如愿?这次跟着来江州的本就全是原主的手下,原先在长山看管粮食的暗一又被拿下,此时任凭穆清歌用尽了法子,也没法躲过温霁的监视。
      
      时间一长,穆清歌对温霁的怨恨也愈来愈重。再加上她院里服侍的人都是温霁派来的,闲暇时就爱凑在一起吹捧温霁。穆清歌日日听着温霁如何在永安村笼络人心,江州百姓如何感激她和沈烨,简直恨得几欲咬碎一口银牙。
      
      凭什么,那些粮食都是自己和爹爹辛苦筹来的,凭什么都便宜了那个白眼狼,还为他沈烨作了嫁衣裳?
      
      穆清歌越想越气,可她连走出院门都做不到。只能关在屋子里终日恨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