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仙

作者:白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浮玉山

      回到流云殿中时天已经黑了,望舒女神今天告假,代替她的是一个新晋的替补女仙,将月轮架得黯黯淡淡将落不落,十分教人心烦。
      
      白苏在外游走了一天,脚有些麻痛,原来神仙也会脚疼啊。
      
      白苏前脚刚踏进流云殿,一个小仙娥就匆匆茫茫迎了上来:“上仙可回来了,太子殿下还在等着您。”
      
      白苏大骇,差点站不稳,玄嗣吃错了什么药?怎么还在等她,莫非是因为和她的婚约,天族众多眼睛看着,他必须得做出点样子来,难为他了,好端端的一个太子神君每天得对着一个不欢喜的女人,那女人跑出去玩了,他还得耐着性子等她回来。
      
      白苏心里有些惴惴,她教他等了这么久,不知心里积压了多大的怒火,脸色有多难看:“他今天在这里干了些什么?”
      
      仙娥答:“太子殿下今天在厅中看了一天的书,晚膳也没有吃。”
      
      白苏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害怕得紧,连他最喜欢的厨子的饭也没吃,可见是有大的怒气,白苏咽了咽口水,目光看向那几株在月光下摇曳生姿的干瘦摇光木,要不她来个负荆请罪?
      
      落葵见白苏又将心思落在那几株可怜的摇光木上,心中连连生叹,这次我保不住你们了。
      
      “苏苏,怎么回来的这样晚?”玄嗣不知何时已经出来了,一身霜白的袍子,好看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正一步步朝白苏走来。
      
      那声苏苏叫得白苏差点没站稳,浑身的鸡皮疙瘩起了个遍,偏偏那人还是笑着的,这是真的笑里藏刀绵里藏针啊,白苏面上表情有些僵硬,她不知她是笑着还是苦着的一张脸。
      
      眼下还有外人在,这位神君才假惺惺的与她做戏给人看,等她哪天落了单,说不定就成什么样子了,想到这里,白苏觉得自己应该是笑不出来的。
      
      玄嗣已经走到白苏身边,见她脸上汗水直冒,捏着衣角将她脸上的汗水温柔拭去:“瞧你,走得一身汗,下次要出去就坐辇车罢。”
      
      玄嗣的语气温柔得不像话,袖子下的手不经意触到白苏脸上的皮肤,是一片清润的凉意。
      
      白苏僵着身子等玄嗣将她脸上的汗水擦好,然后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努力让自己扯了个笑脸:“这么晚了你还在呀,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宵夜?”
      
      既然他要做戏,她有些事要问他,不如遂了他的意陪他演几场戏,说不定这位善变的神君一高兴就告诉她了。
      
      见白苏退后一步,玄嗣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不必了,时候不早了,我回去了,你走了一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说完在白芷额头上轻轻一点,清凉的冷意弥散开来,脚上的酸痛瞬间就消失了,不过还是疲倦,白苏看着玄嗣离去的背影,总算干了件人事儿。
      
      白苏乏极,一沾床就着。
      
      第二日玄嗣仍来,白苏却不像之前一样躲着他了,相反殷勤了许多,给他夹菜递茶,或者看他看过的书,白苏出生书香世家,粗略看过几遍后就可和玄嗣讨论一二,她这般的殷勤,玄嗣很受用。
      
      原因是白苏想着玄嗣高兴了,或许就能透露她的来处。
      
      日子如水,玄嗣仍旧来她殿中小坐,碰见有事便整天不来,无事便雷打不动的来,甚至来得越来越早,连她殿里的早膳也一并蹭了,白苏起得晚,常常玄嗣来时她还在和周公交谈甚欢。
      
      玄嗣有时坐在厅中等她,等她打着哈欠起床后一起吃饭,又或者亲自到她床前站着,轻轻推她叫她起床。
      
      白苏瞌睡虫长得好,玄嗣一般是叫不醒她的,感觉到外界有异动,白苏便用被子捂了头另找个舒服的地方继续睡,玄嗣见她睡得香也不忍心打扰她,喊过一两次后便自己出去了,将院中被白苏剪坏的草木补救回来。
      
      今天白苏起得太晚,玄嗣便耐着性子轻轻摇她起来,他摇一次,白苏退一点,摇一次退一点,如此反复好几次,白苏终于嘭——一身掉到床下了。
      
      瞌睡虫散尽,白苏急忙从床底爬起来,见玄嗣一脸好笑的将她看着,大概是刚睡醒的缘故,白苏有些呆了,玄嗣平常只是淡淡的笑,从来没想今天笑得这么灿烂过,不得不说,本来就长得好看,笑起来更好看。
      
      “快梳洗梳洗,吃早膳了。”玄嗣笑着说完便转身出去了。
      
      白苏敛收心神,匆匆梳洗出门。
      
      一出房间,看见院子里越长越好的花花草草,白苏哈哈笑道:“哈哈,我就说嘛,这些花花草草要剪一下才长得更好。”
      
      落葵立在一旁汗颜,这些草木分明是太子殿下趁着她睡觉的时候补救回来的,但玄嗣还站在一旁,她不敢说话揭穿。
      
      “经过你的手,自然长得好。”玄嗣笑道。
      
      白苏急忙往一旁看去,她以为玄嗣已经去厅中等着了,没想到他还没走,刚才她好像笑得有些狰狞了,莫不是都被他看见了?白苏心中忽然生起一丝羞意,旋即又被她打消了,本来就只是做戏,怕什么?
      
      白苏十分谦虚的摆摆手:“谬赞了。”
      
      “这月初八水凌帝君儿子的满月酒,做席宴请群仙,你同我一起去罢。”玄嗣夹起一块肉片放进白苏碗中。
      
      “我又没有请柬去做什么?你要是觉得一个人孤单的话叫暮晴陪你罢。”白苏嚼着肉质细嫩的肉片道,况且她也不想去应对那些她一个也不认识的神仙,他们都认识以前的白苏,而她不是真正的白苏。
      
      “她身体不舒服不易远行,你终究是我的妻,与我同去有何不妥?”玄嗣道。
      
      白苏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想必玄嗣是觉得每天在流云宫做戏效果甚微,便想着要去众仙面前演一演,好比在流云殿演上数十场,为了能回去,她忍。
      
      白苏笑着答道:“好啊,正好我也想出去走走。”
      
      玄嗣满意的点点头,又给白苏夹了一块鸡肉。
      
      转眼就是初八,白苏难得早起,左挑右捡选了一件素雅的青色裙子,出门时玄嗣刚刚过来,见白苏醒得这样早,笑道:“你今天起得这样早?”
      
      白苏干笑了几声:“这不是有正事吗?”
      
      两人在流云宫粗略吃过早膳,便由玄嗣架云两人轻车简行的朝水凌帝君的浮玉山飞去。
      
      一路仙雾渺渺,空气皓净,白苏早起的倦意消了大半,四处张望天上的景致。
      
      水凌帝君是个难得的上神,今年将将十万岁,自小便资质颇优出类拔萃,加上有刻苦修炼终于在八万岁那年受了九道荒雷,摇身一变成为了上神,那时候他意气风华,受到许多神女的追捧。
      
      恰恰水凌帝君是个多情的,常常与这个神女纠葛未断,又与那个神女看上了眼,他同无数神女好过,但他是个花心的性子,与谁都不长久,即便如此,因他长得好看又能说会道,常常叫痴心的神女为他丢了魂儿,是故,他身边不乏各式各样的神女。
      
      但是万年前,水凌帝君忽然遇上个小小的散仙,原来是个荷花精修炼成仙,散仙,高贵的水凌上神原本是看都不看一眼的,却不知为何被迷了心窍,便去找那散仙表明心意。
      
      那散仙飞升有一段时间了,自然知道水凌帝君在外的名声,她只想找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于是当即拒绝了水凌帝君。
      
      水凌帝君何许人也,从来只有他拒绝别人,没有别人敢拒绝他,那个小小的散仙好生大胆,水凌帝君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不仅如此,不知是谁泄露出去了,九重天传出他的示爱被一个小小散仙拒绝了。
      
      风月之事向来是水凌帝君的专行,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这件事上栽跟头,于是发誓定要那个小散仙真心实意的拜倒在他的石榴裤下。
      
      那散仙也是个有血性的人,拒绝了水凌帝君一次又一次。
      
      九重天众仙都道她是个人物。
      
      就像是修仙一样,水凌帝君是个极有恒心的人,他敢用数万年修炼上神,就敢用数万年找回在小散仙那里丢掉的场子。
      
      终于有一天,小散仙被弄得烦了,就说:你若是真的喜欢我,就先将你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风月断干净。
      
      水凌帝君是个贯会见缝插针的人,当即道:那我娶你。
      
      话一出口,水凌帝君自己都没想到,他与那些神女恩爱的时候,为的都只是一时的新鲜,从未考虑过成亲,今天怎么就嘴瓢了。
      
      但他是鼎鼎大名的上神,浮玉山的帝君,哪有说话不算话的道理,于是就真的因为一句戏言把他后半辈子都搭进去了。
      
      可他一直记得,当小散仙笑着说好啊的时候,他的心都化了,他好像等这话等很久了。
      
      散仙又用了一万年的时间证明水凌神君说话算话,真的不去纠缠别的女神。
      
      两人的婚礼,在五百年前的浮玉山举行,五百年后,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水凌帝君大喜,请柬发遍了整个九重天,甚至连以前好过的神女也发了几张。
      
      九重天众仙愈发觉得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散仙是个奇人。
      
      白苏坐在柔软的云中听玄嗣说起水凌帝君的过往,她啃着一个路过蟠桃园摘的蟠桃,嘴里含糊道:“那想必是真爱无疑了。”
      
      玄嗣站在前方,背对着白苏,半响,传来一个极淡的嗯字。
      
      “苏苏,你我相识与浮玉山有几分机缘。”玄嗣又道。
      
      又说从前,白苏急忙咽了嘴里的果肉,很是尴尬的笑道:“哈哈,是吗?我有些忘了。”
      
      这一次,玄嗣没有在说话,不知为何,白苏看着他修长的背影有几分萧瑟的感觉。
      
      云雾飞逝,眼前一座霞光千条,瑞气闪闪的就是浮玉山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