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仙

作者:白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上神

      白苏睡了很久,她总是梦见那颗高高大大的梧桐树,也总是梦见开满梨花的姚止山,有两道人影坐在梨树下对弈,其中一人执起一颗黑子,看了看棋盘局势,笑道:“临华,我又要赢了,若是这局你在输就得去山下打酒了。”
      
      被叫做临华的少年抓了几下头发,焦虑的拿着白子左摇右晃,迟迟不肯落下,忽然他面色一喜,笑盈盈的将白子落下,有些得意的看向云栖:“帝君,话别说得太早,谁下山去打酒还不一定呢。”
      
      画面一转,一个仙气飘飘的神仙救下一个小男孩,小男孩跪倒在仙人面前:“多谢仙人搭救,临华日后学会了本事必护仙人周全。”
      
      那仙人好像听到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他笑道:“好,我且等着你学成的那天。”
      
      朦朦胧胧间,白苏又见她床前坐着的一个白衣男子:“苏苏,你还不醒吗?你是不是不愿意见我?苏苏,若是你想起来了——”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若是你想起来了——”
      
      后面的话白苏怎么也听不清,她努力想集中注意力,但是注意力越是分散,最后连那人的身影都看不见了。
      
      白苏睡觉的这几日觉得神力震荡,好像想起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也没想起。
      
      她又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稚嫩的少年提着赤霄剑,将诛仙台弄得乌烟瘴气煞气腾腾,后来少年忽然丢了赤霄剑哭了,他哭得很伤心,像一个失去家的孩子,白苏很想去安慰他,却怎么也无法靠近,最后,白苏耳畔响起一句话:“苏苏,这世上没有云栖了。”
      
      白苏醒来得时候是白天,刺眼的天光从窗纸透过来,在一尘不染的地板上洒下细碎的光斑,她床边坐着一个白衣男子,一动不动像一尊玉做的雕像。
      
      白苏的眼睁了一下就马上闭上了,她不知自己为什么要装睡,她忽然有一点不想看到玄嗣。
      
      “苏苏,我就要走了,妖族的大军打过来了,我要去北荒一段时间,你不必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苏苏,以后我不能常常来找你了,你若是觉得闷就多出去走走,我会传信给你,若是你想也可以传信给我,但是战事多变,我可能不会及时回信,但是我一空下来就马上给你写信。”
      
      长久的沉默后,白苏觉得被子被人轻轻拍了几下,像小猫在被子上轻轻的抓挠。
      
      “苏苏,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吧。”
      
      白苏紧闭的睫毛忽然颤了颤。
      
      良久的沉默后,屋内响起关门声。
      
      白苏睁开眼,玄嗣已经出去了。
      
      玄嗣站在院中,静静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半响,流云殿内死一般的安静。
      
      玄嗣慢慢转过身,一步步朝殿外走去。
      
      “玄嗣!”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疾呼。
      
      玄嗣转身,看见白苏穿着寝衣赤足站在门前,头发因为一直在床上躺着有些散乱。
      
      玄嗣将白苏抱起房内,白苏紧紧搂着玄嗣的脖子:“你一定要回来。”
      
      玄嗣将白苏轻轻的放在床上,用丝绢将她脚底泥尘擦去,玄嗣刚直起身白苏便紧紧搂住他的腰:“玄嗣,你一定要回来。”
      
      玄嗣半蹲下身子,将白苏拥在怀中:“苏苏,我一定会回来。”
      
      玄嗣在白苏额上印上一个温润的吻:“苏苏,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吧。”
      
      白苏在玄嗣怀中点了点头。
      
      玄嗣最终还是走了,妖族大军压境北荒,直逼九重天,素有战神之称的玄嗣领天将十万,奔赴北荒。
      
      一晃眼,距玄嗣去北荒已经过去了月余,妖族蓄谋已久,来势汹汹,玄嗣压镇,战事或败或胜,传入九重天。
      
      白苏越发嗜睡了,不知是否是那日云栖传给她的神力有关,白苏这月余来每日醒着的时间不过两三个时辰,其余时间皆是昏睡。
      
      玄嗣常常传信来,密密麻麻的字写满了信纸,玄嗣本是一个话少的人,没想到写信却很是絮叨,日常小事都要与白苏说一番,说的都是开心轻松的日常小事,好像他在北荒游玩似的,白苏知道,战事岂非儿戏,玄嗣身上系着九重天乃至下界的安危,他又岂得轻松?
      
      但白苏从未给玄嗣回信,她看过玄嗣送来的信后便扔在一旁,后来玄嗣再送信来,白苏连看都不看了,信纸很快堆在一起,落葵用一个木盒装了,放在白苏的书案上,她若想起可随时拿出来看。
      
      因着玄嗣还有数万天将在北荒搏命,九重天的日子平静得像一碗水,怎么也掀不起波澜。
      
      一日清晨,玄嗣又送信来,这个时间白苏还睡着,落葵便将信纸放进木盒中,等白苏醒来在与她说。
      
      却没想到白苏正站在书案前,正认真的写着什么东西。
      
      落葵微微吃惊:“上仙今日醒得这样早?”
      
      白苏连眼睛都没有抬起来:“嗯。”
      
      落葵将玄嗣的信奉上:“玄嗣神君又来信了。”
      
      “放着吧。”
      
      落葵将信放进险些漫出来的木盒中,心想要再去找一个盒子了。
      
      白苏她写的东西用信纸装好,并未署名,落葵以为白苏终于愿意给玄嗣神君写信了。
      
      “落葵,将这个交与天君。”
      
      落葵一愣。
      
      白苏笑了笑,落葵觉得甚是陌生。
      
      “我走了。”白苏说罢就朝门口走去。
      
      “上仙去哪?”落葵回过神来问道。
      
      “回家。”
      
      “上仙不等玄嗣神君了吗?”
      
      白苏的背影嵌在门框里,像一幅好看的水墨画:“不等了。”
      
      语罢,白苏化作一缕雾霭消失。
      
      落葵惊得张大嘴巴,白苏上仙不是什么都不会吗?她方才莫是在使用仙力?落葵急忙跑进白苏的房间查看,屋内整洁,空无一人,落葵看着手中的信封,原来刚才不是梦?
      
      落葵在凌霄殿外等了许久,才等到天君议事完毕,得以进殿面见天君。
      
      落葵跪在空旷且宏伟的凌霄殿内,不苟言笑的仙使从她手中将白苏亲写的那封信交与天君,殿里十分安静,落葵大气都不敢出,僵直的跪着。
      
      许久,天君叹了一口气:“白苏上仙可说过什么?”
      
      落葵想了想:“没有。”
      
      “这件事可还有其他人知道?”天君又问。
      
      落葵疑惑,这件事?哪件事?
      
      “白苏要与玄嗣退婚的事可还有其他人知晓?”
      
      落葵心中一怔?白苏上仙要与玄嗣神君退婚?见天君面如冰霜落葵急忙答道:“没有其他人知道。”
      
      天君又叹了口气:“为不影响玄嗣在北荒作战,此事先保密。”
      
      落葵跪伏在地上颤抖道:“是。”
      
      白苏出南天门的时候,有一股黑气一直跟着她,但没有恶意,跟着白苏走了一段距离,白苏甚烦,便将那股黑气捞来一看,觉得甚是眼熟。
      
      端详了半响,白苏忽然笑了:“果然是你。”
      
      那股黑气围着白苏绕了几圈便稳稳的停在白苏肩上。
      
      “我等恭喜白苏上神渡劫成功。”
      
      眼前忽然出现一群穿着淡蓝色衣裳的人,每个人额上皆有一个蓝色的符号,恭敬的跪在白苏面前,四荒之内,有此特殊记号唯有万年前被天族剿灭的灵族。
      
      “我等感谢上神的救命之恩,特寻到上神心爱之物重明鸟的残魄,加以凝聚,让其残魄得以具全,上神只需每日用仙力相渡,不出一年,重明鸟便可重生。”其中一人道。
      
      白苏逗弄着那团黑气:“有劳。此处为天族地界,尔等速速离去,切莫被天族人发现。”
      
      灵族人散去。
      
      白苏嗜睡的这一个月来,做了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真的是白苏上仙,五百年前拿着一纸婚约从小屏山出来,要与天族太子玄嗣成亲,她本十分不愿,出来的目的便是去找天君退婚,但是后来她真的爱上了玄嗣,玄嗣却不喜欢她,甚至还为了另一个女人刺了她一剑。
      
      那时她正是渡劫的要紧时候,本就受了重伤,钧天剑厉害非常,那天很黑,厚重的乌云像巨石堆积在南海的天空上,像末世来临一样,一道道的天雷劈在她身上,将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劈裂开,每一寸筋骨都碎裂,神魂被硬生生撕裂,一半留在她体内继续感受痛苦,一半被劈成齑粉。
      
      白苏曾想过杀掉玄嗣,她将利刃抵在玄嗣心口,慢慢推进去,后来,后来她又心软了,若是再来一遍,白苏一定不会心软,她好疼啊,即便是在梦中她也还能回忆起那天的蚀骨的疼痛。
      
      她的神魂尚在沉睡,玄嗣在她前世寻来了另一半魂魄,所以她一直以为她是凡人白苏,她忘记了一切,忘记了玄嗣曾带给她的痛苦,她又爱上了玄嗣,白苏大概是疯魔了,但是现在她想起来了,该断的就要断了,该了结的也必须了结了。
      
      白苏坐在云中逗弄重明鸟,她此番神识觉醒方知,原来她渡劫没有失败,只是出了纰漏,她本该睡上万年,万年后便会苏醒,但是玄嗣寻得她前世的魂魄,让她只睡了五百年就醒了。提前醒了这么久,大概是为了给白苏留足时间——
      
      五百年前白苏心性尚幼,不懂他们天族人的弯弯绕绕,被他们诓骗得好苦,更是险些因渡劫失了性命,玄嗣和暮晴施加在白苏身上的痛和耻辱都是要还回来的。
      
      白苏长舒一口气,摸着尚未成型的重明鸟:“圆子,我会为你报仇的。”
      
      “等这里的事完了,我们就回小屏山吧,我想阿娘,想蔓文姨和问儿了。”白苏缓缓道。
      
      圆子用只有轮廓的翅膀扇了扇,附和着白苏。
      
      拨开漫天云雾,白苏架云朝姚止山飞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