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盗版书坑在古代

作者:爱吃甜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足的挑衅

      苏凝雪恨声道:“这个老刁奴就是吃准了我不敢对她怎么样,才会阴我。她故意叫的那么大声,现在就算是我住手,我爹也会罚我,那不如我使劲打她几下出口恶气!”
      
      苏凝雪是打痛快了,但随之而来的是苏府下人的围观,苏宏远的震怒。苏宏远直接罚顽劣的女儿去祠堂跪着,不给吃喝,不悔错不准出来。
      
      晚饭时候,苏凝香和苏子勋带着吃食要去祠堂看妹妹也被钱慧珍拦下了。
      
      “子勋,香儿,雪儿被你们父亲罚跪祠堂母亲也心疼。但是没有原则的宠爱就是捧杀,你们现在去看雪儿不仅是公然和你们父亲对着干,让你们父亲威严扫地,还是害了雪儿啊。她会想,反正我做错事有哥哥姐姐护着,有什么大不了的。那样她以后只会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别忘了,她可是要去东宫的准太子妃。”  
      
      苏凝香心疼的很,也矛盾的很,最后咬咬牙跟苏子勋道:“哥哥,我觉得母亲说的挺有道理的。这一次妹妹也是真的胡闹,连宫里的人都敢打。若是不让她吃点苦头,那以后做了太子妃还不知道要闯多大的祸呢。”
      
      苏子勋见大妹都这样说了,也只好狠心回去。
      
      祠堂供奉着苏家的列祖列宗。白天还好,可到了晚上,就看哪儿哪儿都让人头皮发麻。
      
      苏凝雪坐在蒲团上对着那些排位上的列祖列宗拱手道:“各位祖宗在上,你们晚上可不准吓我,不然我会翻脸的。你们要是真会显灵,就赶紧将钱慧珍带走吧。她佛口蛇心,心狠手辣,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伎俩也就能骗骗活着的人,像你们这样的她可骗不了。所以你们赶紧显灵收了她,别让她再在人间作恶多端了。”  
      
      供桌上的蜡烛忽的一闪,很明显是有风吹过。苏凝雪眼睛一瞪,难道是苏家祖宗显灵了?
      
      身后的门“吱嘎”一声开了,钱慧珍让小陶守在外面,她自己进来祠堂。
      
      苏凝雪失望的很,原来是毒妇来了。不用猜,这女人肯定是来看热闹落井下石的。
      
      “雪儿……”
      
      “打住,别恶心我,想说什么直来。”苏凝雪打断钱慧珍假惺惺的拿腔作势,不耐烦的还伸手掏掏耳朵。
      
      钱慧珍眼底眯了眯,左右也没有人便直来了:“你最近很嚣张,但你还很嫩,所以逞一时之勇的下场就是这样。”
      
      苏凝雪挑眉看钱慧珍:“终于不用再假惺惺了,是不是喘息都觉得顺畅很多?告诉你,我也是。你能算计我一时,但是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别忘了,我背后有太子,而你只有在假话下的我爹和我祖母的信任。但他们,到底是要听太子的。”
      
      钱慧珍嘲弄一声:“你有太子又怎样,我说的做的都无懈可击,教你规矩也是为了他的面子。如若不然,我会把桂嬷嬷请来?那么偏心疼你的祖母会不来保你?”
      
      苏凝雪恨的牙痒痒,这就是钱慧珍的高明之处,明明做了坏事,却让人一点错挑不出来。就好像她当年害了苏子勋的老婆孩子,却没有一个人怀疑她一样。
      
      两年多前,苏子勋的妻子阿雅怀孕了。这是苏子勋的第一个孩子,所以他特别紧张,不让阿雅操劳一点,就让她安心养胎。而钱慧珍更是高兴和重视。一个继婆婆却好像亲妈一样,每天都在阿雅的房中嘘寒问暖,营养品更是流水一样端上阿雅的面前。说什么母亲吃得好,孩子才长得好。孩子大点生下来好带,不闹人。
      
      阿雅的娘家离得远,母亲不能在身边照顾,她真是当钱慧珍亲生母亲一样的,钱慧珍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一天五顿饭,即使吃不下,想想肚子里的孩子也咬着牙吃。如此的结果就是阿雅到生产的时候肚大如锅,胎大难产。她在产房疼了三天都没有将孩子生下,最后是一尸两命,好事变坏事。
      
      这事是钱慧珍谋划的,但这件事从始至终钱慧珍扮演的都是亲妈般好婆婆的角色。事后她哭的最惨,伤心的大病了一场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苏凝雪现在就算去跟祖母说,跟爹地说,跟哥哥说,钱慧珍是杀死阿雅母子的凶手,谁信?
      
      现在这事又是这样,钱慧珍算计好了一切,让你明知道是她使的坏,却只能打掉牙往肚子吞。什么都不能说,说出来也是你的错。
      
      “钱慧珍,头上三尺有神明。不信你看看,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没本事的人才会说狠话,但是有什么用呢?劝你以后继续夹着尾巴做人,不要再对我不分尊卑,不然这只是开始。今晚你就在这儿跪着吧,没人会来管你的。”
      
      钱慧珍狠狠奚落了苏凝雪后,转身走了。
      
      苏凝雪这次没有气的骂娘,反而如醍醐灌顶般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就仗着自己有上帝视角,有太子撑腰就蛮横硬来真是太愚蠢的行为。
      
      钱慧珍能在苏宏远、苏刘氏跟前隐藏十几年,还好评不断,就足以说明她的段数有多高。这样的人才是扮猪吃老虎的高手,而自己每次在她面前自作聪明不咸不淡的嘲弄几句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到头来,还落到她手里,反被她嘲弄。
      
      忽的,供台上的蜡烛又晃动了一下。
      
      苏凝雪狐疑,难道是钱慧珍没显摆够去而复返了?很凶的转头,瞳孔却瞬间亮了:“北冥鸿,怎么是你?”
      
      “听说你被罚了。”北冥鸿看苏凝雪的狼狈皱眉:“被一个嬷嬷就弄成这样?”
      
      苏凝雪气的很:“那个嬷嬷是宫里的!”
      
      北冥鸿蹲身到苏凝雪跟前,将她湿漉漉的发梢拨开一边,对着她琉璃一样的眼睛道:“宫里的嬷嬷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这准太子妃就算给她弄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凝雪被北冥鸿撩的晕乎乎:“要是早有你这话,我还会受这窝囊气。”
      
      “以后有气不用憋着,不管后果怎样都有我呢。”北冥鸿声音不大,却说的坚定有力。
      
      苏凝雪心头瞬间热乎的不行,便拽起裙子,露出白皙光洁小腿上一条一条的红印子:“这个后果,你管不管?”
      
      北冥鸿眼底腾然变色:“桂嬷嬷打的?”
      
      “嗯嗯,那老妖婆下手可狠了。”苏凝雪夸张的比划:“那么长的柳条子,我走不好就照着我的小腿抽,抽的我直蹦高。”
      
      北冥鸿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挑出一些白色的膏子轻轻抹在苏凝雪的小腿伤处,却冷声道:“你这打不会白挨。”
      
      苏凝雪疼的呲牙咧嘴:“不会白挨就好,呦呦,轻点。你怎么还随身带着伤药啊。”
      
      “骑马操练的,受伤是家常便饭,就随身带着了。”北冥鸿说着俯身吹吹,湿湿的气息流过那白皙又红肿的小腿,和药膏起着微妙的化学反应,让苏凝雪感觉到凉津津的舒服,心头更好像过电一样,麻了一下。
      
      之前苏凝雪选择北冥鸿做自己命运的转折点就是因为他好看。颜值顶级,多一分显糙,少一分显娘。身材高配,多一分显肥,少一分显瘦。现在才发现,原来在他好看的皮囊下,还有一颗温柔的心,一双灵巧的手。
      
      上帝给自己关上一扇门,果然给自己开了一扇窗。让自己穿进盗版书里,却补偿给自己一个完美男人。
      
      哇哈哈,赚了赚了。
      
      “北冥鸿,听说你小时候很色,总喜欢撩小女生裙子。。”苏凝雪高兴的过了头,一不小心说了句大煞风景的话。
      
      “那是少不更事,胡闹一些罢了。”
      
      “还听说你小时候很贪吃,胖的很。”苏凝雪继续煞风景。
      
      “所以现在很节制。”北冥鸿收起药瓶搁到苏凝雪手里:“还听说了什么?”
      
      苏凝雪忙摇头:“没了,就这些。”
      
      “没问题了就吃点东西,晚上也没吃饭,饿坏了吧。”北冥鸿说着从袖子里摸出一个油纸包和一袋水递给苏凝雪。
      
      苏凝雪正饥肠辘辘呢,一把接过去吃的,又忽的警觉:“你怎么知道我晚上没吃饭,对了,你刚才说“听说你被罚了”又是听谁说的?难道你在我身边安查人了?“
      
      “你哥哥很关心你,亲自去东宫找的本宫。”北冥鸿道。
      
      原来是八婆哥哥。
      
      苏凝雪放心了,打开油纸包拿里面的鸡腿就啃,满嘴是油毫无吃相。啃了鸡腿又拿起水囊“咕咚咕咚”喝了个饱。眼角瞧见北冥鸿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拿下水囊便伸手一抹嘴:“我就这样粗鲁,不会笑不露齿,不会步步生莲,女戒别说背了,读都读不下来。所以你要是不满意,现在退货还来得及。”
      
      北冥鸿递上一条帕子:“不曾想过退货。相比呆板无趣的淑女,本宫还是更喜欢真实鲜活的二小姐。”
      
      苏凝雪满意北冥鸿的回答,故意闻一下帕子,送去一个赞赏的飞眼:“太子殿下果然有品味。就是你以后在我跟前能不能别本宫本宫的,就你我相称难道不自在么?”
      
      “也好。”
      
      北冥鸿虽贵为太子,却很好说话。苏凝雪问什么他答什么,提议什么他也都点头。这些让苏凝雪愈发满意自己当时冲动之下的选择。
      
      北冥鸿解下肩头的披风搭在苏凝雪身上:“身上还湿的,别着了凉。”
      
      “谢了。”苏凝雪裹紧披风,忽的想到什么:“对了,我前天去东宫找你说事,结果也没说成。”
      
      “什么事?现在说吧。”
      
      苏凝雪凑近了小声道:“我听哥哥说,皇上给八皇子指婚王祖业的小女儿王玉艳了。”
      
      北冥鸿点头:“是有这回事,听说是八弟主动去找的父皇,求父皇给他赐婚王玉艳。”
      
      苏凝雪一拳头砸到垫子上:“果然是北冥邑主动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