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每天都在求死(快穿)

作者:离恨斋怜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五点多的时候,郑嫂就上来叫顾霜吃饭。顾霜下楼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周瑾宣已经早早地坐在了沙发上看电视,就等着吃饭了。
      
      她瞄了周瑾宣一眼,却没有开口跟他搭话,只又把头转了过去,目不斜视地往餐桌的方向走。
      
      看似在认真看电视的周瑾宣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她一眼,见她居然直接当没看见自己,径直往餐桌那里走,顿时一阵气闷。
      
      他想起了之前自己犯的傻,又迁怒起了她这个害他头脑混乱的罪魁祸首(雾),忍不住就开口讥讽道:“怎么,今天不巴巴地凑过来了?”
      
      顾霜听见他的声音,稍微转过头瞟了他一眼,却很快又把头转了过去,权当没听到他这句话,继续往前走。
      
      周瑾宣见她再次无视自己,心头那股无名火顿时燃得更旺,当下把遥控器一扔,仗着大长腿的优势几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拽过她的手腕,隐忍着怒气道:“你居然敢无视我!”
      
      莫名其妙被纠缠上的顾霜忍不住有些郁闷,腮帮子鼓了鼓,但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她扭过头看了周瑾宣一眼,总算是开了口,只是语气却有些敷衍,“嗯嗯,不好意思无视了您。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周瑾宣听到她嘴里对自己的敬称,感觉到她在刻意疏远自己,额头上的青筋突然跳了跳,心里也油然而生一股愤怒委屈之情。他抓着她手腕的力道又紧了紧,冷笑道:“你的胆子倒是大了不少啊,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顾霜抬头瞥了瞥他,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倒仍是那副消极敷衍的态度,“您不是讨厌我嘛,我当然要尽可能减少出现在您眼前的次数了。您说是不是?”
      
      她一口一个‘您’的,周瑾宣听得不舒服极了,一下子脱口而出,“谁说我讨厌你了!”
      
      “嗯?你不讨厌我?”顾霜立时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被她这么一看,周瑾宣顿时恢复了理智,想起刚才自己说了什么话,心头瞬间一凛,而后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误般继续冷笑道:“我怎么可能会不讨厌你!”
      
      “嗯嗯!”顾霜一副‘这才对嘛’的样子,理所当然地点着头。
      
      周瑾宣气不过她这轻慢随便的态度,就又冷笑着补了一句,“但是讨厌归讨厌,你也不许无视我!”
      
      “那么,”顾霜朝着他摊了摊手,脸上满是无奈,“能不能请您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这……”周瑾宣一下被她问住了。
      
      他说不出来话,顾霜也不主动开口,就站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直看得周瑾宣心里窝火不已,有心想说些什么来反驳她,可却怎么也找不到话来说。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郑嫂在餐桌那头再一次叫起了两人,“老板!夫人!吃饭了!”
      
      闻言,正怒视着顾霜的周瑾宣自觉找到了台阶下,在心里松了口气,随后冷冷扫视了她一眼,冷冰冰道:“走了,吃饭去。”
      
      说完之后,他也不等顾霜,一马当先走在前面。
      
      顾霜耸了耸肩,也不恼,只慢悠悠在他后面跟着。
      
      餐桌很大,而且是长方形的,足足坐得下十来个人。为了尽可能远离周瑾宣,顾霜在他坐下后,特意挑了个离他最远的位置。
      
      周瑾宣看着离自己有四五米远的顾霜,心里不知为何憋了一股无名火。
      
      他憋着心里的一口气,等到吃完饭之后,才拿起餐巾优雅地擦了擦嘴,而后不顾顾霜还在慢吞吞地吃饭,冷下眉眼就开始对她发难,“过几天我妈会过来,你记得好好表现,别让我妈发现不对劲。”
      
      当初周瑾宣之所以会违背自己的本心娶了顾霜,完全是因为他跟她之间的婚约以及周父的逼迫。一年前,他还是公司的副总,公司的大权都掌握在周父的手里。当时周父威胁他,如果他不娶顾霜,他就不会将公司总裁的位置交到他手上。
      
      为了能掌权,周瑾宣才无奈地妥协了。而如今,他已经差不多将公司全部握在了自己手里,就算周父再想跳出来指手画脚,也没法再撼动他的地位。所以他跟顾霜之间的婚姻,他想离就离,完全不用再顾忌什么。
      
      不过周母不同于□□的周父,是唯一关心他爱护他的人,周瑾宣并不想让母亲担心自己,这才让顾霜在周母面前和他演一场夫妻相敬如宾的戏。
      
      顾霜初来乍到,不了解其中的内情,但看着周瑾宣的样子,倒也能猜到一点。但猜到归猜到,她却仍然在默默扒饭,并没有作声。
      
      周瑾宣见她沉默不语,心里的怒火顿时烧得更旺了。“跟你说话呢!装什么哑巴!”
      
      顾霜放下手中的筷子,一手支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盯了他一会儿,才漫不经心地说道:“所以呢?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好处?”周瑾宣听了她的话,顿时难以置信地挑起了眉毛,“这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你居然还想要什么好处?”
      
      “嗯……这也不算是我的‘分内事’吧?”顾霜冲着他摊了摊手,十分光棍,“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就受不了你,想要跟你离婚了。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如果能取得你妈妈的同意,说不定……”
      
      “你别在那里做白日梦了!”周瑾宣脸色铁青地一拍桌子,“碰”的一声,餐桌上的碗碟跟着震了震。“你以为我会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你吗?你害婵婵的事情,我还没跟你好好清算呢!现在就想全身而退?呵,做梦!”
      
      害婵婵的事情?
      
      顾霜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样子,不由眨了眨眼睛,而后眼珠子一转,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刷厌恶值的好主意。
      
      她朝着周瑾宣挑了挑眉,故意挑衅道:“你老是说我害了你的婵婵,那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没有证据,就敢在那里空口白牙地诬陷别人,你也真好意思?”
      
      周瑾宣差点被她气得跳脚,脸黑得不能再黑,“你胡说八道什么!谁说我没证据了?”
      
      顾霜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既然有证据,那你倒是拿出来啊!一直藏着掖着的,怎么着,想一直留着当传家宝啊?”
      
      她这话实在太损,损得让周瑾宣火冒三丈,仅剩下的理智也尽数烟消云散。他当即一下从位置上跳了起来,用力一拍桌子,冷笑道:“好!那你就给我好好等着!看我怎么找出你害婵婵的证据然后扔到你面前!到时候,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周瑾宣这里的动静惊动了边上的郑嫂,让她忍不住朝这边看来,待看到周瑾宣脸上的怒火时,顿时啧啧称奇,心里别提有多惊讶了。平常的老板哪有这么鲜活的情绪?哪怕就是在讥讽夫人的时候,也是板着一张棺材脸,周身散发着冷气,活像是别人欠了他八百万一样,可是现在,老板居然能被夫人气得直跳脚,这……
      
      说实话,要不是确认自己的眼睛一点问题都没有,郑嫂真要怀疑是不是她的眼睛出了什么毛病。
      
      要不然,怎么会看到老板这样的一面呢?
      
      撂下最后一句话之后,周瑾宣没再多留,径直愤然转身离去。
      
      撂下这句话之后,周瑾宣没再多留,径直愤然转身离去。
      
      顾霜看着他愤怒离去的背影,忍不住捂着嘴偷偷地笑,眉眼弯弯,活像一只偷了腥的猫。
      
      哼哼!她现在坚决不承认害了‘婵婵’的事情,先刷一波周瑾宣的厌恶度;等到他找到证据之后,再进行狡辩,抵死不承认,再刷一波他的厌恶值!
      
      到时候,他对她的印象就会跌破负值的负值,再也不可能有机会爱上她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周瑾宣这么肯定是原身害了‘婵婵’,那他干嘛不去搜集她害人的证据?不管是直接害人还是间接害人,只要有了足够的证据,再操作得当,完全可以把她告上法庭,再判她个故意伤人罪,到时候,还不是能为‘婵婵’报仇?干嘛非要跟原身纠缠来纠缠去,玩一出你爱我我不爱你、虐恋情深、剪不断理还乱的戏码?
      
      难不成,周瑾宣脑子有病?
      
      顾霜想起周瑾宣喜怒无常的模样,顿时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在心里认同了这个猜测。
      
      应该就是脑子有病吧。要不然,怎么说一出是一出,而且还老是动不动就发火?
      
      接下来的几天,顾霜一直没能见到周瑾宣,也不知道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不过顾霜倒是乐得清闲,闲时睡睡觉,看看电视,每天都生活得格外滋润。
      
      没办法,既然短时间内死不了,又白得了这么一个富裕舒适的条件,可不得舒舒服服地生活吗。
      
      在这几天里,为了获得更多的情报,顾霜还找了郑嫂套话。
      
      郑嫂只是一个佣人,知道的东西不多,但在这别墅里呆的久了,有些事情倒也知道一些。
      
      顾霜从她那里得知,‘婵婵’本是周瑾宣大学时期的同学,他们两人的母亲是老相识,所以对对方也很熟悉。
      
      周瑾宣对‘婵婵’抱有好感,刚好‘婵婵’也对他有意,两人情投意合,渐渐地关系也越走越近,最后到了直呼对方小名的地步。
      
      要是没有叶菡的插足,他们本该是一对。
      
      可惜后来周父为了跟叶父的卓越集团联合,亲自给周瑾宣订了他和叶菡的婚约,拆散了这对‘苦命鸳鸯’。
      
      周瑾宣不能违抗自己父亲的命令,只能咬牙答应娶叶菡。却没想到,他这个未婚妻在得知他有一个暧昧对象之后,居然痛下杀手,暗害了‘婵婵’,害得‘婵婵’至今未醒。
      
      ……啧啧啧,这剧情还真是老套。
      
      这是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出现在顾霜脑中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念头。
      
      不过奇怪的是,既然叶菡害了‘婵婵’,而且这个事实几乎众所周知——毕竟就连郑嫂这样的佣人都知道,周父不可能不清楚。那么周父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的儿子娶这样一个女人呢?就算是为了联姻来壮大自身的势力,但也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一定非叶菡不可?
      
      难道说,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顾霜摸着下巴,心中狐疑不已。
      
      四天之后,一直不见人影的周瑾宣突然回来了,连带地顾霜悠闲的生活也彻底宣告终结。
      
      周瑾宣回来时,脸色比他离开前要差了好多,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眼底泛着青黑,似乎受到了什么打击。而且他一回来,就用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直勾勾盯着顾霜看,直看得顾霜心里发毛,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人生气的事。
      
      左思右想,她总算是从记忆的角落里扒拉出了一件事。
      
      哦!就是之前找她害了‘婵婵’证据的那件事吧?看周瑾宣那样子,应该已经找到了?
      
      想到这里,顾霜赶紧坐直了身子,做好了死不认账的准备,双眸灼灼地朝周瑾宣看去。
      
      来吧来吧!她已经准备好了!让愤怒的质问来得更猛烈些吧!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周瑾宣对那件事绝口不提,反倒提起了另一件事,“我妈过两天就会过来看我了,你记得好好准备一下,不要在她面前露了馅。”
      
      顾霜:“???”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茫然。
      
      她这副迷惑不解的模样似乎是取悦了周瑾宣,他的唇角微微勾了勾,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然而紧接着,他又重新恢复到那副疲惫不堪的模样,语气淡淡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说完这句话后,他就转身朝楼上走去。
      
      顾霜一脸懵逼地看着他走远,猛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他对她的态度……是不是稍微变得温和了点?
      
      不应该啊……照他之前对她的态度,应该是厌恶到了骨子里的,怎么一夕之间,就变化这么大?
      
      难道说,在他身上发生了某件让她始料未及的事?
      
      顾霜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心里突然多了点不祥的预感。
      
      该不会……是那个‘婵婵’出现了什么问题吧?
      
      顾霜:“……”
      
      她坚决不承认是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错误地引导周瑾宣去找了证据,结果让之前的所有努力化为了乌有。
      
      绝对不承认!
      
      她才不会蠢到这种地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小可爱你们真的好可爱啊!居然还准时来催蠢作者更文233333
    放心好啦,这几天基本上都能更哒,但是蠢作者听说,似乎现在不能修文了,修文要花月石?
    反正,蠢作者需要再仔细检查一遍再发哈,小可爱们不要急~~~~~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子岚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端木静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