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后来,她成了大魔王

作者:猫大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女战神

      杨敏让春檀把管家请来。如果不惩治一番,还真的不把她放在眼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很多东西什么样的身份就做什么样的事情,妄想不该僭越的就得不偿失了。
      
      还有那些下人,不是她心肠硬,三观扭曲。在什么时代就要守什么规则,这是基本的常识,而杨敏不打算打破世界的规则,去和下人们相亲相爱。既然收了将军府的薪水,就是雇佣关系,就得听从管理者管理,这个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不然该怎样就怎样,奴大欺主这种事她不打算体验。
      
      管家到了,看到精神奕奕的小姐心下欣慰。那个夫人整天在祠堂里,也不为小姐着想,小姐现在人小言微,他一个管家做再多也不知道帮到什么时候,他也只是一个奴才,要是有人看不惯了,随时都能把他赶出去。到时候小姐怎么办?
      
      杨敏见他欲言又止,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便用清亮却不容置喙的嗓音道:“管家,今日起,好好管理一下府里的下人,虽然父亲不在,哥哥们也不在了,但是我是嫡女,就绝对不会让将军府落到一个庶子的手里,不管是哪个,绝不手软。所以你尽管按照之前把下人约束好,阳奉阴违者要么赶出去,要么卖了打发,我还在将军府,就轮不到一个两个的越过我这条线。”
      
      管家和春檀惊呆,他们没听错?这真的是他们的小姐,之前还怕小姐立不起来,现在小姐说的话却一时又让他们回不过神来。
      
      杨敏起身踱步,眼神黯淡,抿唇道:“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我又何尝不懂其中的弯弯绕绕,我最亲的亲人刚刚离开,母亲又伤心逃避,如果我再不强硬的话,只怕这府里没有我们母女的立足之地。所以以后我做什么,你们也不必惊讶,人都会成长的,只是成长的代价太大了。”说完她凄然的笑笑。
      
      一个小女孩露出一种超过这个年纪的悲痛,实在让管家和春檀心疼。确实,小姐年纪小小就经历了亲人逝世,母亲不管,成长的代价很大,大到不想面对,哪能还不懂事?
      
      春檀默默哭了起来,管家几十岁的人了,眼眶湿润,发白的头发巍颤颤的,悲痛中有掺杂着高兴,心情十分复杂矛盾,“好,小姐如此将军和大公子二公子五公子知道了一定很欣慰,不愧是将军的女儿。”
      
      杨敏望着屋顶,眨眨眼就,“所以不能让亡者担忧。如果姨娘们还有各位兄弟姐妹能安分守己的生活,我自然不会亏待他们,要是给我找麻烦让我寒心的话,我也不会念什么手足之情。”
      
      管家却赞同道:“小姐,您才是主子,那些姨娘说白一点也是个奴才,还得叫您一声主子呢,只要您立起来,不怕被他们欺负。”
      
      杨敏颔首,“去吧。就说是我的意思,不服从的立刻赶出将军府,这年头别的不多,多的是人要填饱肚子找工,既然不想珍惜这份工作,就让有需要的人进来。”
      
      管家立刻点头下去执行。
      
      春檀也下去不打扰杨敏,去厨房张罗起小姐的晚饭了。
      
      杨敏沉思了一会儿,把府里各位姨娘庶子庶女的关系捋清了,再次坐到床上,双掌捏着兰花指悬在膝头打坐。
      
      这本《音攻》一共分为七层,而杨敏也过了前面最简单的两层到了第三层——“凝”。把精神力融入空气中合二为一形成武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操作真的只需自己慢慢练习了。
      
      杨敏周身开始有微风刮过,撩起头发,衣袍,慢慢的形成一股小旋风,很快消失不见。
      
      杨敏豪不气馁,继续努力操纵精神力融入到空气为自己所用,滴水石穿,非一日之功,她相信铁柱会磨成针的。
      
      杨敏的这番作为,后院的那帮人见了自然各生鬼胎,他们不信一个小女孩还能压得了他们,没爹没娘没大哥,那个夫人事都不管了,也就相当于没娘了,他们联合起来,在将军府里要风得风,那不是很惬意?
      
      那些下人敲打了一番不敢那么放肆了,可暗地里暗暗分了几个派别,为主子马首是瞻,所以没用多久,又故态复萌了。
      
      杨敏听闻,冷着一张秀丽的脸,终于出了院子。她首先先去了兵器库挑了一把称手的武器,一直炼体拳脚功夫,一直都没有机会验收成果,现在有人赶上前来给她练手,把她的话当耳旁风,不怕死,就别怪她不客气。
      
      管家跟在她身旁,杨敏微微侧身,凝肃道:“去把所有人集合起来,我有话要说。”所有人当然也包括那些“主子们”。
      
      管家殷殷点头,见小姐拿着把大刀暗暗擦汗,这把刀怎么也得有八十斤重吧,以前见将军拿舞得到威风凛凛的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现在一个娇小纤细的人儿单手拿着杵到地上,还能看到地上的灰尘都震起来了,管家暗暗心惊,那把刀比她还重还大,怎么看怎么违和。
      
      还有几分可爱!
      
      活像偷了大人衣服穿的小孩在假装大人。
      
      这帮人有吃有喝好好的安生日子不过,非得把将军府搞得乌烟瘴气,实属欠抽。弄权也得有脑子,落到他们手里,将军府才不久矣。父亲才死去没多久,一个两个的吃相难免难看的看了心寒,若是有脑子的话,就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外人见了,哪能不说闲话,别都把别人当傻子。
      
      管家效率很快地把人集合起来,不来的或是姗姗来迟的,管家都替他们捏一把汗。
      
      杨敏就坐在春檀搬来的太师椅上坐着,浅浅饮着茶,桌上防放着一把大刀,刀身雪白锋利,在热辣辣的阳光的照耀下,刀锋时不时的闪现着一抹寒光。
      
      不少下人是亲眼看见这位娇小姐单手提着刀过来的,而且面色冷淡,一看便猜到来者不善,这番阵仗,只怕这位小姐不会轻易罢休了,一些心里有鬼的人瞄着那把刀就冷汗津津,又瞄一眼慢悠悠撇着茶沫喝茶的八小姐,双腿颤颤,生怕八小姐二话不说就拿刀砍人。
      
      “还有谁没来?”杨敏看着前面的早早站定的梁姨娘和她的六小姐,姗姗来迟的舞姨娘和她所出七少爷,还有秦姨娘和她的那位三公子没来。
      
      管家弯腰道:“是秦姨娘和三公子。下人也是缘雪院的都没来。”非常尽忠尽责。
      
      杨敏抬手点了十几个护院,漫不经心地单手握住刀柄,起身就拿起,“走吧,本小姐倒要瞧瞧这些佛是不是要本小姐亲自去请,其余的人留下,想想最近做了什么,待会儿就自行离府,将军府不留你们,记住,没一分钱都是我发的,我不给的时候谁也拿不到。”
      
      大家战战兢兢地看着杨敏,直到那十几个护院站出,一行人离去才松开紧绷的神经。
      
      梁姨娘拍拍胸口,“八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吓人了?刚刚真的仿佛看到了将军。”他对将军是有真感情的,只是为了在将军府活下去,不得不把真实情感掩藏,变的圆滑一些,讨好这个讨好那个。
      
      六小姐何文韵也小声道:“刚刚八妹妹真的挺可怕的。”
      
      七少爷何丹阳撇撇嘴,不屑地看着远去的背影,“装腔作势。”
      
      杨敏不管这些人怎么想,今天不把人的那点心思给摁回去,乖乖的吃吃喝喝,别来招惹她,她这个嫡出身份就白给了。
      
      一行人很快来到缘雪院,秦姨娘正在舒舒服服地躺在贵妃椅上让人按摩,三公子何永明喝着冰镇糖水,母子两正嘲笑着杨敏的天真。何永明话里话外都不拿杨敏当回事,“那个小丫头也就靠着管家嚣张一点,如果管家走了,也就安静了。以前爹在的时候给她说两句好听的,现在爹不在了,她那三位大哥也死了,我一个手指头就能把她压下去。”
      
      秦姨娘得意笑道:“且让她多安生几天,收买多点下人,慢慢的从她手里拿到库房钥匙,到时候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还是娘的主意好。她现在天天呆在院子不出门,也不好下手,要不要晚上去偷?”
      
      秦姨娘刚要说话,外面一片嘈杂,刚要起身喝问怎么回事,何永明甚至还没来得及回身,一抹雪白冰冷的光影擦着他的鼻尖就落了下去,“砰”的一大声,把他和亲姨娘中间的桌子劈开两瓣。
      
      “啊!”房里的人大叫起来。
      
      “怎么?还想偷库房钥匙?胆子不小啊。”杨敏看了眼呆若木鸡的两人,脸上惊恐的神色定在了脸上,手脚忙乱的退离桌子。
      
      对后面的护院道:“把两人绑起来带到刚刚那地方。”
      
      “是。”这次出奇的一致回应,看着杨敏的目光闪闪发光,刚刚那一刀,绝对劈到了他们慕强心理上了。拿着准备好的绳索,就把两人挣扎的身体紧紧反手绑住。
      
      “小八,你干什么?!我可是你哥!”何永明大叫大喊。他只是被吓到了一点点而已,就被人绑了,被人看见他还有脸面在将军府里走动吗
      
      “八小姐,先把我们放开,刚刚那些话是我们开玩笑的,当不得真。”秦姨娘何时这么狼狈过,当即便道:“先把我们放开好不好,下人看着不太好。”
      
      杨敏两耳不闻,提着刀的手转了转,阳光直射在刀身上反射出一片片刀光照到屋子里,掠过母子两的脸庞。他们一动不动,屏声闭气地提防着,真怕杨敏人来疯不管不顾的挥刀。
      
      杨敏瞥了他们一眼,道:“还当我是以前的何微瑕?绑走。”
      
      再次回到集合的地方,看到秦姨娘和三公子狼狈的被人帮着推搡过来,众人都不敢相信。霎时间对这位八小姐刷新了更深一层的印象,心底忐忑不安。
      
      杨敏坐回太师椅,把刀放回桌子上,稚嫩的脸庞看上去十分严肃,无端端的不敢让人小看,眼神一个个的扫过,里面丁点感情都没有,看的那些姨娘星弟姐妹们心里咯噔一下,“今天让你们集合,想把话再说一遍。我本小姐何微瑕是将军府的嫡出小姐,现在府里就是本小姐的身份是正统,这话说到皇上面前也是无话可说的。其他的伎俩若是再发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杨敏黑白分明的杏眼不满地看着秦姨娘母子,对方不敢对视,低下头去,“安安分分过日子不好吗?以前怎么过现在就怎么过,怎么不知足了?”
      
      见人低头不说话,眼睛便看向后面的下人们,方才应该没有人离开,便问站一旁的毕恭毕敬的管家:“那些个不安分的下人您统计一下,等会儿我就不想看到他们,特别是缘雪院的,玩忽职守、懒惰、不敬主家,将军府容不下气性这么大的人。”
      
      “今天的事就到这里了,事不过三,如果再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各位好自为之。”
      
      杨敏提刀在往秦姨娘和三公子身上比划了两下,由于太过突然了,吓得旁边站着的两对母子都呱呱大叫了起来,以为八小姐气不过要把秦姨娘和三少爷杀了,顿时连滚带爬的往旁边退去。
      
      秦姨娘和三公子两人不遑多让,闭着眼睛就扯开嗓子惨叫开来,下腹更是一热,情不自禁的放松了开关,空气中一阵尿骚味散开。惨叫连连,以为自己死定了,便后悔不已,哪里想到八小姐会动刀,惹这个煞星干什么,他们后悔了。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杨敏嘴角抽抽,虽然她第一次使刀,但她的手法还是挺准的好吧,只是把绳子割破并且划破衣裳顺带破了点皮而已,不至于痛的死去活来。
      
      见威慑的差不多了,杨敏便转身离开,希望这些人是聪明人吧,不然她下一次直接像原主那样,打包去寺庙念经了。
      
      杨敏如此多番功夫,只是不想原主的闺誉受损,这个时代的人哪有不在乎名声的,只是原主迫不得已而为之而已,既然有别的办法,杨敏就替原主考虑一下将来的名誉的问题。
      
      她可是刚进入世界就从系统那里得到通知,说第一个世界是考验,才会呆这么多年,这也是委托人不愿意回去的世界,一般都是用来给新宿主做第一次任务的,好方便考验宿主,毕竟系统说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做任务者的。
      
      而从第二个世界开始,宿主完成任务就得离开,让委托人回去。
      
      杨敏自然没有异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