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深陷修罗场

作者:林织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君轻淮紧蹙着眉,心情很不愉快。他今日来琳琅阁,是为几味贵重药材,谷中正巧缺货,距离山海奇珍会开幕还有月余,他不耐烦等这些日子,想尽早拿到手。
      
      谷中大部分长辈如今闭关不问世事,君轻淮成为了悬壶济世谷实际上的主事之人,此次山海奇珍会,他奉谷主之命作为代表出席。
      
      能参与山海奇珍会这等盛会,在外人看来是一种荣耀,是权势地位超凡的象征。可在君轻淮看来却十足无聊又浪费时间,有这等功夫,他不如多修炼二套功法,或去丹房炼一炉新丹药。
      
      奈何悬济谷与琳琅阁向来交好,悬济谷制造出的珍贵丹药,部分需通过琳琅阁代为售卖,缺乏的珍稀药材,又需通过琳琅阁的渠道收取,为了维持这段良好关系,君轻淮不得不拨冗前来,参加他眼中的无聊之筵。
      
      踏入后院贵宾接待厅,君轻淮正计划速战速决,早些完事早回别院。可面对一脸笑意迎上来的佟掌柜,他倏然面色大变。
      
      厅房内,残留着一丝熟悉的特殊丹香。
      
      一种他刻骨铭心,绝不会认错的味道!
      
      碧露丹!
      
      “这枚碧露丹是从何处而来!”君轻淮冷静不再,抓起佟掌柜衣领逼问道。他修为高深莫测,一发起怒来,赫赫威压,令人恐惧,逼得人两股战战,不能喘息。
      
      佟掌柜被他连着衣领提起来,呼吸不畅,磕磕巴巴地说:“这、这是客人的秘密,商业机、机密,按照琳琅阁的规矩,我、我不能说啊……”
      
      君轻淮心念电转,房内残有余香,可见刚刚不久之前,碧露丹定然暴露过在空气中,“是那名女子!”
      
      他随手一甩,佟掌柜被狠摔在地上,直跌得七晕八素,眼冒金星。等佟掌柜扶着老腰爬起来,眼前哪还有君轻淮踪影。
      
      *
      
      君轻淮飞奔到大厅门口,却早已不见那名女子的踪迹。
      
      慌忙中,他丢失了往日的镇定,连术法都忘了用,径直跑出琳琅阁,在广袤人海中寻找起来。他为人高傲,外人常道他孤高自许,目无下尘,先前那名女子打量他时,君轻淮目不斜视,并未正眼瞧过对方,只依稀记得那女子着青色衣裳。
      
      一时间,在街道上看到任何着青衣的女子,君轻淮皆会冲动地涌上前,双手按住那人肩膀,强行将人扳过身确认。被误认的女子一脸错愕,惊呼出声,可还不等人抗议,君轻淮发现认错后,将人一推,扭身便走,连句道歉的功夫都吝啬。
      
      原本秩序井然的街道被他这样一搅合,开始喧哗起来。
      
      这些君轻淮都不在乎,他只想快些找到那名售卖碧露丹的青衣女子,问清楚她为何会有师妹的独门秘药——理论上这世间早已失传,除了他师妹无人知晓的独门丹药。
      
      一连寻了许久都未找到人,君轻淮感到有点焦躁,却仍不愿放弃。他余光瞟到不远处人潮中,隐有一道青影飘过,君轻淮未曾多想,加速身法腾挪靠近,伸手便欲搭在那人肩头。却不想他手还伸在半空之时,情况陡变,对方旋身避开,抬手招架住。
      
      这时看到对方正面,君轻淮才发现对方并不是女子。若如之前,他会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继续去寻那名与碧露丹有关的女子。可他伸手被人如此轻易地招架住,虽说这是因为自己没用全力的缘故,但这对爱武成痴的君轻淮来说,无异于一场武斗邀请。
      
      心随意动,君轻淮再进逼时,手上一连变幻了二招,对方皆是极自然地御去劲力,招架开来。二人单手极迅疾地交手了十数招,街道上的路人还未看清发生了何事,就见君轻淮和青衣男子身形错开,各自退开一丈之远。
      
      君轻淮目光落在对方双目间,那里蒙着一条刻着繁复封印术式的布条,普天之下有此种特征者,他只听说过一人。
      
      君轻淮朗声道:“你是天机阁的占星破尘元沧海?”
      
      元沧海偏头看向君轻淮,封印在眼,他如今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周身气流变化和气机感应,作出反应,他淡然回应道:“此种生机勃勃的灵力,阁下是悬壶济世谷之人?”
      
      还不待对方回话,低垂的宽大长袖遮掩下,元沧海手指轻捻数下,笃定道:“你是见死不救,君轻淮。”
      
      “见死不救已是过去之事,不必再提,”君轻淮背负着双手,遥望远方,似是想起故人,神情怅然,“你如今可称呼我阎王抢命。”
      
      众所周知,阎王抢命是碧水医仙向晚晴之别号,众人送此称号给她,是赞赏她医道高深,能从阎王爷手中抢回病人性命。
      
      察觉出君轻淮话中伤怀之意,元沧海张口欲言,最终却一言不发,师门情报中曾道,君轻淮与师妹向晚晴感情深厚,但碧水医仙不幸丧命于魔族阴谋之中。由此及彼,元沧海不由想到同样丧生于魔教之手的江采薇,同是天涯伤心人,他何必开口讨人嫌去揭人伤疤。
      
      “听闻占星破尘常年隐居于天机阁内紫微峰顶,轻易不见外人,不想今日能在此处偶遇,君某真是有幸。”
      
      脆弱的情绪只是稍有流露,君轻淮很快恢复往日情态,元沧海在天下间名头虽不响,在四大派中名声却不小,人皆知他有神鬼莫测的占星问卜探命之能,据闻元沧海因能力太强,只需一眼就能看破亲见之人的命轨,故而不得不将双眼封印,除非有关天下苍生之要事,等闲不见外客。
      
      元沧海道:“君先生过奖,悬济谷以救济天下百姓疾苦为己任,元某一向十分敬仰,在此得遇阁下,才是此生有幸。”
      
      君轻淮问:“此时现身于玉昌城,阁下也是来参与山海奇珍会的?”
      
      不怪君轻淮奇怪,即使在天机阁中,元沧海也行踪杳然,难能得见,此次居然会在玉昌城中遇到,实属罕见。
      
      元沧海沉默了半晌,虽说他出行之时,确是领了阁内参与山海奇珍会的职责,但他挪步来玉昌城,是因采薇命星生了新变化,他卜卦后得知新线索指向玉昌城,这才急急从临溪城赶来。
      
      这些前因后果,没必要与旁人多言,元沧海干脆承认道,“此次门中参与山海奇珍会之人,正是在下,想来君先生也是如此?”
      
      君轻淮应道:“不错。但我现下有其他要事在身,不然当好好邀请阁下,去留仙居浮一大白。”
      
      元沧海淡笑道:“元某不甚酒力,若下次相遇,我只能以茶代酒,敬君先生一杯了。”
      
      君轻淮高声大笑两声,他为人傲骨嶙峋,等闲不将人放在眼里,只有如元沧海这等人物,才难能得他高看一眼,“好,约定了,改日我喝酒你饮茶,现下就此别过,请。”
      
      他一句请字刚落地,人已杳然不见踪迹,元沧海先前观他行动,即知他在寻人,却不知道他欲寻何人,如此焦急万分,竟片刻也不愿耽误。元沧海习惯性轻拈手指,就欲掐算一卦,刚起了头,忽而想起采薇当初不爱他随意动用能力,占算他人人生的言语。
      
      “罢了……”元沧海轻叹一声,放弃了卜算君轻淮私事,比起君轻淮的私事,显然是继续找寻采薇线索更重要。
      
      君轻淮因那名女子是琳琅阁贵客,身上又曾有碧露丹这等稀世珍宝等原因,推断对方身份应当不低,于是一直徘徊在东市范围内搜寻。
      
      同样是找寻重要之人的元沧海,在与君轻淮相遇前,也已在东市探寻已久,却不得其法。
      
      元沧海重新给自己起了一卦,果然卦象又生变化,此次卦象指向西方,他转身踏向了与君轻淮相反的方向。
      
      直到日后的某天,元沧海和君轻淮方知晓,今日他们二人所寻之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同一人。
      
      换而言之,在情场上他们是绝不可相让的竞争敌手。
      
      到了知晓真相的那刻,他们再无法回到今日这般,全然无芥蒂的惺惺相惜,碰杯那壶酒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四分之二的修罗场出场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未闻花名 20瓶;怀莽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