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

作者:朝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大课间时,办公室里就剩裴灼一个忙着写报告。
      张月月探头望了一圈,见裴老师在里头,蹑手蹑脚走了进来。
      “月月?”裴灼停下活儿,抬头瞧见她神情不太对:“怎么,心情不好?”
      半个月前他跟陆老师还暗中看着这对小情侣黏黏糊糊,这才过了多久。
      “老师,姜况小考作弊,他偷偷抄前桌阅读题。”张月月撑着表情告状,就差在脸上写着‘我要干掉前任’几个大字。
      裴灼倒是没发现这个,心里把事记下,抬头看着她:“你还好吗?”
      他不问,张月月还能憋一会。
      这话还没落地,小姑娘眼睛鼻头一块红起来,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老师,老师我偷偷告诉您一事儿,您千万别跟别人说。”
      裴灼把纸盒递给她,示意她坐下来先稳定下情绪:“慢点,不急,裴老师在呢。”
      “姜况他就一王八蛋,”张月月声音扬高几分,猛地抽噎一下又恼火道:“我才跟他好一个月,他就偷偷带着隔壁班那文艺委员出去看电影,他不是个东西!”
      她一哭就容易呛着,边吸气边说话还得顾着鼻涕,坐在裴灼面前手足无措:“您说,哪有这样的人啊,他怎么能对我这样呢?”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
      裴灼又给张月月抽了张纸,轻轻拍着她的背,怕她哭着哭着咳起来。

      现在的小孩都喜欢说谈恋爱不影响学习,还能互相督促鼓励进步。
      话里有几分真他不清楚,但失恋肯定打击大,这个没得跑。

      “我去找他问,您知道他说什么吗,他居然说我上回考试比他高,家里条件比他好,他面子过不去。”张月月拿着纸巾猛擤一下,说话时气的直打颤:“我真心喜欢他啊,我还想和他一起考同一个学校,他就一垃圾,王八蛋,不要脸。”
      裴灼起身给她倒了杯水,示意她慢慢喝,自己尽职尽责的坐在旁边继续听。
      这时候说多的都没用,教导她要好好学习别谈恋爱,只会把学生推得更远,以后遇到事都未必会来找自己。
      就安心做只树洞吧。
      “结果到最后,还是他跟我提分手,觉得这恋爱谈得没意思。”
      张月月边掉眼泪边往下说,说到意难平的地方,连肩头都在抖。
      “我每天晚自习都等着他一起走,那段没灯的路上才敢偷偷牵一下他的手,他说没意思……”
      有些事没法跟闺蜜讲,人家一开始就劝过她,可她一直不听,满心想着这就是她初恋,她要从一而终。
      现在才过一个月就打脸,疼的心里发苦。
      裴灼坐在旁边,垂着眸子听她一点点的讲。
      小孩谈恋爱还有个好处,恨得快,忘得也快。
      失恋也没成年以后那么难熬。
      学校有社团活动,考试和作业也会越来越多,还有很多事情帮忙分担一下。
      过两天就缓过来了。

      他正听着她倒苦水,窗外陆凛拿着保温杯走回来,看见他们两时脚步顿了一下,没有马上开门进来。
      裴灼一眼就望见他,悄悄打个手势,示意他回避一下。
      陆老师气场太足,真要是走进来,学生怕是哭一半都能把眼泪吓得收回去。
      陆凛点了头,拿着保温杯站远一点,特听话的在外头吹风。

      “裴老师,您千万别跟我爸妈说,他们会打我的,”张月月发泄完感觉好多了,心里有些后怕:“也千万别跟陆长官讲,求您了。”
      她把一整杯水喝完,一肚子坏情绪倒干净,突然又觉得这没多大事,没什么放不下。
      “不会跟他们讲。还有八分钟上课,你先去洗个脸,”裴灼往她掌心塞了一包纸巾,温声道:“整理好再进教室,安心听课吧。”
      张月月有些局促的站起来,有些不敢面对班上的那个人。
      “裴老师,我有点怕。”她小声道:“我能抱抱你吗。”
      裴灼张开手,轻轻抱了一下。
      “有事随时来找我,都会过去的。”
      “谢谢老师。”张月月感觉自己眼睛又要泛红,冲着他鞠了个躬,快步跑了出去。

      如今已是十月底,外头风大。
      裴灼确认张月月回去了,扭头在拐角找到陆凛,冲着他招招手:“陆老师,快回来暖和一下。”
      陆凛跟着他走回去,给茶杯续了些热水。
      裴灼瞧见他耳朵都冻红了,看着有点不舍。
      他想伸手帮他捂一捂,依偎着他说一会儿话,但暂时还没熟到这个程度,得耐心等。
      陆凛刚才看清楚办公室里的是张月月,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确认道:“他们两分了?”
      “确实不用拆。”裴灼慢悠悠道:“那男孩尝个鲜而已,没认真。”
      陆凛微不可闻的叹一口气,心里记挂着这两个学生,怕那女孩太受伤。
      “她这两天估计上课会走神,您适当松点。”裴灼道:“也没多大事儿。”
      “我多鼓励她。”陆凛应了。

      十一月一到,高三的学生要提前开始准备自主招生考试,有几个老师叫上裴灼,拜托他一起帮忙给学生们过口语。
      裴灼闲着没事,随手打印几个议题,午休和晚饭时间去楼上坐一坐,听学生们用英语讨论交流,时不时教一些常用会话技巧。
      现在的小孩跟他们以前不一样,家里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从小上着外教辅导班,听说有不少在初三时水平就能过四级。
      “我给你们准备了两个话题,”他挑了一个小组坐下,示意他们看自己手中的题目卡:“第一个是围绕是否应该开发海洋能源展开讨论,第二个是我们应如何与自己相处。”
      “好难啊裴老师,我这两天嘴都说瘸了。”戴眼镜的小男孩瘫在桌子一旁喃喃道:“我想考对外经贸,是不是英语得说特好才行。”
      裴灼笑着把草稿纸发给他们,声音里带着安抚的力量:“有裴老师教你们,慢慢来。”
      “先把思路写一下,五分钟后我们开始预演。”
      空教室里好些学生都在说话,英音美音夹在一起,时不时有人打岔冒出两句京腔。
      有个学生思路清晰,就是憋不出词来,说一半闷头猛翻字典,一脸悔不该当初。
      裴灼随手把他忘的那两个词写出来,后者如获至宝地捧着纸,恨不得当场亲一口:“对,就这词儿!”
      大伙又开始热热闹闹的讨论,个个都很认真,一块奔着光明无限的前程去。
      裴灼看着这些高三学生,忽然想起自己高二班上那些孩子。
      还在瞎玩,估计得把下半年也玩够了才收心。
      等到了明年高三,估计就轮到他和陆老师一块带学生。

      一中资源很好,自主招生名额多,也有好多学生直接考国外的大学。
      好些家长提前五六年就已经帮孩子们铺好路,就差背着他们往前猛跑。
      裴灼有时候感觉自己像草原上的牧羊人。
      前头的小羊撒丫子猛跑,后头有些落的远,还在不急不忙的溜达着。
      自己不属于羊群,只是站在他们之中,陪着慢慢走一段。

      陆凛上楼找同事拿文件,刚好经过这个教室,看见裴灼就坐在长桌的一侧。
      他一手拿着一根铅笔,边写边给学生们讲着什么。
      耐心从容,不急不躁。
      陆凛看了一会,觉得裴老师这人真是挺好的。

      到了周末,每个班要派两个老师去开会,陆凛叫上裴灼,两个人一起在会议室里等人。
      其他老师都陆陆续续到了,陈主任路上堵车,一直没有来。
      陆凛坐了一会,见裴灼也在等,试探着开了个话头。
      “裴老师听说合唱团的那件事了吗?”
      裴灼眨眨眼,发现这是陆凛第一次主动找自己闲聊。
      其实他听说过,但还是摇了摇头。
      “合唱团?”
      陆凛见他并没听说过,说的慢了一些。
      “有个外国的记者刚好过来采风,刚好瞧见学生们在唱《野蜂飞舞》。”
      裴灼发现陆凛平日当班主任训话的时候,声音沉郁顿挫,跟军官似的自带气场。
      私下里和他聊天的时候,却带着些小拘谨。
      有些反差,很可爱。
      “他听呆了,还以为这些学生在放录音带,凑近又听了几遍,”陆凛见他听的认真,说话时心里也舒畅:“据说当天晚上就写了篇报道发上外网,然后这事就红了。”
      裴灼笑着听他往下讲,他听得很有兴趣,但对陆老师更感兴趣。
      陆凛正讲到事件的转折处,陈主任急冲冲的快步走进来,伸手抹了把额头的汗大声道:“来了来了,大伙儿久等了吧,来来来开会!”
      裴灼有些不舍的看了眼陈主任,压低声音道:“有空再聊。”
      陆凛点了点头。
      他好像很久都没和谁聊过这么多话。

      陈主任抄着一根粉笔开始在黑板上龙飞凤舞,老师们打着哈欠在下头做笔记。
      开会状态其实跟班里那些学生们也差不太多。
      “这个是重点,一定要记下来!”陈主任说话时肢体语言特夸张,一边讲一边跟做广播体操似的双手举上举下,POLO衫的领子都被汗浸湿:“等到了第二教学阶段,我们还要注意作业方面……”

      等这个会开完,已经到放学的时间,老师们饿的前胸贴后背,还得一一在陈主任那签完名再走。
      裴灼回家之后才回过神来,心想陆长官今天不光是主动带我开会,还主动找我闲聊,进步确实挺大。
      有一就有二,好事儿。
      他拌了个牛油果沙拉,吃完以后照例带着阿毛出去跑步,回家洗澡洗衣,等时间熬到九点多,才摸回窗上,第一次主动给陆凛发消息。

      “陆老师,那件事儿后来怎么样了?”
      对方回消息很快。
      “然后那个外国的钢琴家找到我们学校,请那些学生去参加他的演出。”

      裴灼和他聊了五分钟,在双方感觉都很不错的时候找了个好理由,把话题中断。
      没有互道晚安,但是都聊得很开心。
      他上课时节奏控制的一向很好,引诱陆老师时也是一样。

      聊天这件事,只要有一个开始,就可以不断引导出更多的继续。

      一开始,陆凛找他一次,他就找他一次。
      陆凛再找他一次,他隔一段时间也回找一次。
      然后频率渐渐放慢,等陆凛找他两次了,裴灼才主动一次。
      留着距离,又显得不生疏。

      两人平日里见面依旧平平淡淡,不知不觉间也成了熟悉的朋友。
      隔一两天聊些趣事,下班了也很有意思。

      陆凛渐渐觉得自己话变多了。
      好像总是有很多新鲜事可以聊,但是每天和裴老师聊天的时间只有那么一段,根本不够。
      他心里下意识地想要更多,但又怕打扰对方,自制的很谨慎。

      在周四的一个晚上,陆凛看见阳台上停着一只野生的小黄雀,借着灯光远远地拍下来,想发给裴灼看。
      他点开相册的时候手滑了一下,把先前无意存下的猫头表情包发了出去。
      小橘猫脸颊红红,笑的特别可爱。
      不合适。
      这个图片感觉太亲昵,发出去会很奇怪。
      陆凛皱了下眉,立刻把这条表情撤回,有些焦躁。
      裴老师应该没有看到这个,如果看到了,也许会有误会。
      他不想因为这个错误,跟裴老师又变得生疏。
      要不要解释一下?

      裴灼刚做完瑜伽,发现有条消息没有读。
      他坐在床边一脸淡定的打开手机,发现那个消息已经被陆凛撤回了。
      撤回了?
      裴灼怔了一下,头一回有些坐不住。
      陆老师说了什么?

      是已经暗恋自己很久了,发表白的短信试探一下?
      还是不喜欢现在相处的方式,想委婉的拒绝自己?

      他心里有些乱。
      裴灼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再等到第二条短信。
      他躺在床上打了个滚,开始上网搜怎么查已撤回的内容。
      毫无结果。

      他又等了半个小时。
      没有解释,连今日份的聊天都没有了。

      裴灼像鸵鸟似的窝在被子里,握着手机没松手。
      他蹭了一下枕头,垂着睫毛低低叹息了一声。

      陆老师,教教我啊。
      你想做什么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