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

作者:朝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陆老师是语文老师,阅读理解题做的比任何一届高三学生还要多。
      分析题目时一向笃定果断,不会有丝毫迟疑。
      ——对待这句挑衅也是一样。
      他没有说话,直接起身端起餐盘离开,脚步很稳。

      裴灼也吃的很少,喝完汤就带着酸奶走了,路上还停下来逗了逗流浪猫。
      这次见面之后,他们又回到了平淡简单的相处状态里。
      不仅对话少了,连私下的交流也在变少。
      裴灼面上不动声色,渐渐心里开始想自己是不是下错了一步棋。
      这是激怒他了?
      陆长官依旧在人前疏离冷淡,人后也失了温度,两人仿佛关系退回到了最初的那一点。
      从前他们同时站在班里的时候,陆凛会安静的注视他,眼神明亮又温和。
      可是现在这些眼神也消失了,不在他身上停留半寸。

      裴灼又等了几天,不确定感开始加深。
      ……是我说错话了?
      他在生气,还是已经根本不在意这件事了?
      裴灼有几次都想找他谈谈,或者通过微信辗转的问一句,最后也没有这么做。
      如果贸然发微信问这样的话,对方放置着不肯回复,自己的劣势会更多。
      只能等。

      可是一晃就到了周末和元宵节。
      他们已经有一整个星期都毫无交集,连一句晚安都没有。
      放假时裴灼从周五等到周一,拉着霍鹿连着出去看了四晚电影。
      霍鹿一开始不知道情况,后来听他解释了几句,觉着有些好奇:“陆哥不像在生气啊?”
      “不像吗?”
      “我们语文组最近天天开会,我就坐他对角来着,”霍鹿回忆道:“他最近好像还心情挺好,偶尔跟我们说话时还会笑。这男人笑起来真是挺好看。”
      裴灼趴在咖啡桌上闷闷道:“他好久没有主动找我说话了。”
      也好久没有看着我笑。
      “你再等等。”霍鹿按住他的肩:“裴将军,军心不能乱。”
      “我是想让那闷木头开点窍……”裴灼揉着额角:“头疼。”

      不管怎么样,裴灼明面上都装的很好,半点小心思没露出来。
      但元宵节一结束,他是最早到学校的。
      这天早上起了白茫茫的雾,办公室里泛着湿意,空气有些冷。
      裴灼照例把桌子擦了一遍,开始整理散落的试卷和书页,顺手拿曲别针把它们一一分类排好。
      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了。
      陆凛提着包走了进来,深灰色风衣裁剪得度,脚下踏着风。
      裴灼动作一顿,听见脚步声时抬头看他,然后瞳眸缩了一下。
      像是闻到天敌气味的猎物。
      男人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打开公文包拿出一份文件,语速不急不缓:“裴老师,早上好。”
      裴灼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他的气味完全笼罩。
      是潘海利根的鹿头勋爵。
      英国老牌香水里最古典的一款。
      他怔怔地抬头看他,说话时迟了半拍。
      “……早上好。”
      男人倾身把文件放到了他的面前:“这是教务处的文件,需要你签个字。”
      干邑白兰地,沉檀木,零陵香。
      还有一味与他一模一样的琥珀。
      低郁萦回的香气交融碰触,像是猎人无声的张开了笼子,在等待着他的自投罗网。
      裴灼不受控制的又嗅了一下,匆匆弯腰签下名字,连文件内容都没有看。
      “签好了。”他快速道。
      “不要急。”陆凛又翻开了一页,一手按在他的左肩上,声线低沉:“裴老师……还有这里。”
      手掌隔着外套没有温度,可这个动作已经把裴灼整个人都扣在怀里,让他无处可逃。
      男人原本就胸膛宽阔,肩线漂亮。
      这个动作让他像极了掠食者。

      如果是先前,裴灼还不会乱。可是他连着十天都没有和陆凛有任何互动,现在突然距离缩进到最短。
      白兰地的醇厚酒香在近处似隐若现,让他的手指都有些发抖。
      “我知道了。”裴灼不敢抬头看他,像野兽在佯装驯服:“您让开一点,我来签。”
      “为什么呢?”陆凛单手将他圈在怀里,唇侧就靠在耳畔,话语里带着浅浅笑意:“裴老师在担心什么?”
      “觉得我会亲上来?”
      裴灼被击中了心思,抽了一口气却被他的气息俘获更深。
      “陆老师……这样不合适。”
      虽然时间还早,可是办公室外随时都可能有人,窗帘刚才也被自己完全拉开,什么都挡不住。
      这个距离太近了,不可以。
      他抓着钢笔的手开始颤抖。
      “什么?我们不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么。”陆凛不解,言语之中唇瓣却像是顺着他的耳廓浅吻而下,轻巧的气息在点燃他的神经末梢。
      “还是说,你已经等很久了?”
      连低笑声都好像沾上了零陵香。
      裴灼本能地侧开右耳,却因为这个动作离他更近。
      他对视上那一双深沉墨眸,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已经被钳制住后颈的猎物。
      只要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就会……
      陆凛笑意加深,缓缓低下了头。
      他们的呼吸再度交错,距离越来越近。
      裴灼已经下意识地闭上了眼,却被轻碰了一下鼻尖。
      “其实这一页什么都没有。”
      男人抽走纸张,侧身坐回了办公桌旁。
      “谢了,裴老师。”
      裴灼重新睁开眼,一时间还保持着被压制的姿势,脸颊都泛着红。
      陆凛径直翻开本子写教学日志,钢笔字流畅漂亮,像是早晨无事发生过。
      “裴老师在想什么?”他抬起眼睛,俨然关心同事的班主任:“身体不舒服么?”
      裴灼匆匆坐了回去,背对着他不肯再说话。

      若是一个人常常都有香水伴着,蛊惑优雅也会如同日常。
      陆凛永远都是一副内敛沉闷的样子,突然有天沾上了带着雄性荷尔蒙的鹿头勋爵,反而杀伤力比什么都强。

      裴灼在他靠近的那几秒里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其他同事陆续进办公室之后都没有完全脱离刚才的状态。
      那似有若无的味道……就像是猎人放下的饵。
      办公室里开始热闹起来,裴灼没有听见他们在聊什么,还在对着电脑屏幕走神。
      他不知道该为先前食堂里的那句挑衅懊悔还是庆幸,被碰触的耳侧这会儿还在微微发烫。

      原来陆老师还有这样的一面。
      如果刚才抱着他索吻,会不会尝到更多?

      陆凛就坐在他的身后,依旧是那个正经严肃的班主任。
      同时也是侵略意味极足的男人。

      上午两节数学两节英语,学生们日常笑闹着拜托他少布置点作业,以及感慨两个老师之间的区别。
      小孩们现在都很喜欢英语课,上课时没有一个发呆走神的,下课了也缠着他问问题聊天。
      “裴老师,陆老师要是像你一样这么爱笑就好了。”
      裴灼正背对着他们在黑板角落布置作业,又想起来早上的那一声低笑。
      他缩了一下手,突然忘了下一行要写什么。

      学生们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三下就把零食袋折叠好藏进兜里袖子里,飞快地坐回了位置上。
      明明是午休时间,气氛突然跟上课一样。
      裴灼还在想是让他们背诵课文的哪一页来着,过了几秒才想起来回头看。
      陆凛就站在他的身侧,还在给学生们布置周四全校大扫除的顺序。
      “第一组去操场西南角。”
      “第二组去高低杠那边,其他组不变。”
      “左小叶,把今天情况汇报一下。”
      裴灼匆匆把最后两行作业写完,拿起教案就准备走。
      下一秒就被抓住手腕拉了回来。
      “裴老师等一下。”陆凛保持着握住他手腕的姿势,右手的笔还在写班长报出来的名字。
      裴灼被他拉回了身边,发觉所有学生都在看着他们两个。
      “另外刘圆圆和陈宇今天的英语作业没有交。”班长把记录本念完,想了想又道:“不过上课纪律都挺好的,没有人说话。”
      陆凛站在讲台上,一手就搭在裴灼的右肩,动作自然到仿佛并没有什么暧昧。
      可突起的指节便靠在脖颈旁,不经意的碰触让他几乎战栗。
      “裴老师平时上课认真负责,下课时间也一直在为大家答疑题目。”陆凛不紧不慢的训导着:“希望大家能够尊重老师的付出,也尊重裴老师的每一节课。”
      几十个学生望着他们,齐齐道了声好。
      裴灼低低应了一声,说了句谢谢陆老师。
      陆凛一松开手,他就快速走出了教室,衣服后摆都扬了起来。
      陆凛扫了一眼裴灼的背影,笑的温文尔雅。

      裴灼几乎是逃回了办公室,忽然又反应过来这也是陆凛的办公室,自己其实没别的地方可以躲。
      他把办公室的清洁做完,侧身擦了一下脖颈上的细汗,忽然又闻到了熟悉的香气。
      白兰地,琥珀,沉檀木。
      自己像是被标记了一样,已经沾上了他的味道。
      裴灼背靠着墙壁站了许久,一手还扶着旁边的柜子。
      当初他挑衅他的那一句话,是觉得这恋情太平淡温存,可以适当的加上一把火。
      可他原来以为这火只是燃如晨星,被不声不响地酝酿了十天之后,却成了全然失控的烈火。

      陆凛不是呆板无趣,不是笨拙沉闷。
      他只是因为那一份喜欢把所有的欲望和侵略感都收了起来。
      一切都只是温柔的伪装。

      裴灼深呼吸了一口气,想要擦掉脖颈上的香水,下一秒就听见了办公室门的又一声响。
      陆凛进门时随手松开了领带结,瞥向了不远处的他。
      “裴老师吃过饭了么?”
      裴灼抽回了手,简短道:“吃过了。”
      “吃的什么?”
      “……”
      陆凛忍不住笑:“那便是没有。”
      他走近他,俯首又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走吧,陪我出去。”
      反正下午也没有课。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