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

作者:朝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陆凛把他送到了楼下,确认他上楼了才准备走。
      三楼有只斑点狗趴在窗户上,歪着头看了他一眼转身跑掉了。

      陆凛在楼下站了一会,还是有些担心裴灼的状态。
      看着是感冒了,很可能是累的。
      一对夫妇牵着女儿与他擦身而过,毛线帽和手套都是同一个颜色。
      陆凛让了一下,看着那家人的背影心里缩了一下。
      天气一冷就容易想家。
      哪怕那个家已经和他断开了。

      裴灼晕晕乎乎的回了屋子,把空调温度调高之后洗了个澡,穿着睡袍闷头就睡。
      睡了一半他突然反应过来,半梦半醒的听清了陆凛先前在冬风中说那句话。
      “裴老师,在学校谈恋爱……不稳妥。”
      他额头有些烫,在黑暗中蜷在被子里,不自觉地继续想着他。
      陆老师是什么意思?
      希望我离霍鹿远一点,还是在暗示我不要在他身上费心思了?
      他睡的朦胧,又开始做和陆凛有关的梦。
      想亲一下陆老师的唇,想被他摸摸头发。

      一觉睡醒已经是早上七点半,连早自习都快睡过了。
      裴灼匆匆换了衣服梳好头发,临走前仓促的翻了下杂物柜找不到药箱,看着时间还是带着包直接走了,下电梯的时候都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坏了,估计要被巡查的领导看到,但愿陆老师有帮忙看下自习的场子。
      睡醒之后后脑勺的坠胀感减轻了不少,身体酸痛和鼻塞的情况还是有点重。
      裴灼上楼前又对着镜子确认了一遍自己的仪容,加快脚步赶了过去。
      他在靠近一班教室时忽然怔住,听着学生们琅琅的读书声缓缓停下来。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学生们拿着书在大声念诵,声音起伏整齐划一,带着青少年的朝气明朗。
      “金风玉露一相逢——”
      裴灼抬头的那一瞬间,正对上那双浓墨般的眼睛。
      陆凛如同军官般立在一众学生之中,背脊笔直神情淡漠。
      他看向他的时候,学生们还在毫无察觉的继续往下诵读。
      明光之下,男人深邃的眼神格外清晰。
      “——便胜却、人间无数。”
      裴灼裹紧外套对着他遥遥一点头,转身抱着公文包回了办公室。

      冬天亮的晚,窗户上都尽是露珠。
      老师们端着热茶在聊天,瞧见裴灼时纷纷打了个招呼。
      “来晚了啊小裴,得亏今天上头没细查。”
      “怎么脸上都没什么血色,生病啦?”
      裴灼声音有点哑,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坐下时才缓了口气。
      张姐凑近看了看他,转身去拿了两包板蓝根,找了一次性杯子帮他冲好。
      “现在的小年轻啊,衣服都穿的太少了。”她嘴上虽然唠叨,手里动作一刻不停,又翻出别的药来放到他的桌上:“你说咱们那时候,十月份就开始穿秋裤秋衣,十二月不穿毛裤没法过,是吧?”
      远处的赵老师笑了起来:“毛裤是个好东西啊,但是我瞧着现在好多小孩都贴那个什么,暖宝宝?”
      裴灼接了药说了声谢谢,大半杯慢慢喝完出了点汗,继续听他们聊天。
      那几十份卷子只能发下去给学生自己改了,还好今天上课也是考试,讲一上午这喉咙别想要了。
      张姐跟赵老师聊了一会儿,瞧见裴灼还是脸色不太好,插了句话道:“不行回去休息休息,老胡那边我帮你请假。”
      “已经好多了,谢谢您。”

      陆凛早自习结束之后直接发了套卷子给他们做,中途出了教室去找裴灼。
      一去办公室没有人,只有张姐戴着眼镜在改作业。
      陆凛在门口左右没看到人,走到裴灼座位上看见了两盒药。
      “小裴去二班上课了,有点重感冒。”张姐推了下眼镜,随手在学生画的黄河分支图上打了个叉,继续道:“我劝着回家休息,没听。”
      陆凛拿起药确认完对症,回公告板上去查他今天还有几节课。
      上午连着四节,二班上完就是一班。
      “张姐,您帮他个忙,调一下课吧。”
      张姐想了想:“成,我刚好得教训下这帮小崽子。”
      “你当班主任也是不容易,”她旋开保温杯盖子,往里头倒了点枸杞:“管着一帮孩子就算了,还得操心班里的老师,我就一直跟上头说,这班主任补贴给的太少了,完全是拿白菜的钱操卖白/粉的心。”
      陆凛点了点头,拿着文件回班上继续监考。

      前两天下雪,操场上冰没有完全化,不用跑步。
      大课间一到,裴灼抱着英语卷子准时出现。
      班里一半同学作文没写完还在奋笔疾书,另一半瞧见窗外的裴灼,纷纷开始哀嚎。
      “今天语文突击考试就算了,怎么英语也考,上周五刚刚考过啊啊啊。”
      “绝对绝对是陆长官教唆的,我赌一包干脆面。”
      “嘘你声音小点,陆长官还在这边。”
      裴灼抱着卷子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陆凛迎面走了过来。
      男人伸手就接了他怀里的两沓卷子一沓答题卡,下一秒却带着他往外走。
      “裴老师,有件事忘了讲。”
      “张老师临时想调课,这两节麻烦你让一下。”
      裴灼跟在陆凛身后,下意识道:“张老师过来上课?已经说好了?”
      “调课通知条已经在教务处签过了,是我擅作主张。”陆凛掂了掂试卷的重量,侧身看着他:“裴老师,拿这种东西可以找课代表帮忙。”
      张姐拎着地理试卷走了过来,挥了挥手里的三角尺跟他们打招呼。
      “小裴好点没?陆老师跟我说……”
      “您先去班里吧,外头冷。”陆凛简短道:“回头咱再聊。”
      张姐心大没多想,笑着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裴灼还在扭头看她:“陆老师跟她说什么?”
      “月考的事情,没什么。”陆凛带着他往办公室走,语气平淡:“裴老师下午没课,可以先回去。”
      “回不了,组里还有个新课标的会。”裴灼苦笑:“感谢张姐,能让我在办公室里多睡一会。”
      还好这个点办公室没其他人,老师都上课去了。
      按照规定他不能在教室睡觉,要不是临时有张姐救场,他得靠浓茶强撑一上午。
      陆凛皱眉替他开了门,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
      “有毛毯吗?”
      “嗯,有,谢谢陆老师。”
      办公室里空空荡荡,只有他们两个人。
      陆凛忽然有点拘束,见他趴下了便准备走,不想让气氛变得尴尬。
      在转身的那一刻,裴灼忽然握住了他的手腕。
      裴灼的手是冰的,刚才虽然捂了许久,但没什么用。
      陆凛停了下来,看向他道:“什么事?”
      两人的肌肤碰在了一起,冷热的碰触细腻明显。
      “我好像发烧了。”裴灼哑着嗓子道:“陆老师,你摸摸我的额头。”
      陆凛任由他牵着自己的左手手腕,俯身时右手掌心贴上了他的前额,停顿了几秒。
      在微微有些粗糙的掌心贴上额头的时候,裴灼好像被安抚了许多,终于缓缓闭上眼,呼吸还是透着虚弱。
      先前家长会和课改的事情撞到一起,他体力透支太多,生病了也好的慢。
      “我给你找温度计。”男人低声道:“你等一等我。”
      三十七度九,低烧。
      陆凛去校医室找了退烧药,很快折返回来,扶着他把药喝了,还是不放心:“请假吧,回去休息。”
      “睡一觉就好了,下午四点才开会。”
      陆凛见裴灼裹着的毯子有点薄,转身去后座拿起自己的大衣,展开披在了他的身上。
      裴灼快睡着了,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声谢谢陆老师。

      陆凛没有作声,转身准备回班里看一下纪律。
      他走了几步,折返回来再度俯身,用掌心碰了下裴灼的额头。
      还是有点烫。
      男人关严四周的窗户,把他桌上的保温杯倒好了热水,在门口最后看了一眼才离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