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

作者:朝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裴灼回家的时候,还没走到门边,就听见阿毛挠门的声音。
      他左手抱着文件,右手提着袋水仙芒,有些费力的把钥匙翻出来开门。
      狗狗汪了一声就蹿出来绕着他打转,细细的长尾巴摇来摇去,还想把脑袋探进塑料袋里闻闻芒果。
      “别添乱,先坐下。”裴灼被它蹭的脚步不稳,放好了东西还没换鞋,狗狗就又蹭了过来,晃着脑袋想被摸头。
      “阿毛。”
      狗狗汪了一声,啪嗒啪嗒地快步跑去了阳台,又把食盆叼了出来。
      等喂完食,找到牵引绳,再换一身运动装,裴灼才发觉一直没开灯,回家了也没喝口水。
      一个人生活是有些顾不过来。

      他带着狗狗下楼跑了几圈,心里想着周末该多陪它玩会儿,去外面的商圈遛了一个小时。
      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好像还没有吃晚餐,算了。
      裴灼收拾好狗窝,洗澡洗衣扫地喝水,忽然发现自己又没开灯。
      他站在黑暗里发了会儿呆,继续弯腰拖地。
      算了,不开也没什么。
      远处高楼的霓虹灯交错闪烁,人群车流如往来的星,都很热闹。

      他们约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半。
      裴灼早上八点起了床,例行听完几条霍姨和爸爸的语音,在他们的闲散交谈里煮了碗燕麦粥,和阿毛分了半颗苹果。
      今天……不算约会,但也要穿的好看些。
      男人站在衣柜前看了一会儿,神情有些茫然。
      怎么感觉哪件都不好。

      浅蓝色长款卫衣简单柔软,是不是有些刻意扮年轻。
      深灰色银纹外套很潮,但会和陆老师拉开距离感。
      他拿出六七款在镜子前比照,隐约觉得该提前去买套新的才对。
      最后挑了一件宽松款的纯白毛衣,配了一条菱格纹的深蓝色围巾。

      北京哪里都人多,一到周末,西单图书大厦全是小孩,还有初中生穿着校服在挑书。
      裴灼在门口见到了陆凛。
      海军蓝单排扣大衣配一双布洛克,黝黑的眸子很有神。
      他下意识的加快脚步,觉察时又按住自己走的慢一些,等着那个人看到他。
      陆凛刚好侧头,看见他时挥了挥手。

      秋末天气很冷,风刮起来像干冷的刀子。
      陆凛端着两杯热咖啡走向他,点头又打了个招呼:“右边的是纯黑,没有加糖加奶。”
      裴灼笑着道了声谢,拿着咖啡跟着他往前走,两人一起融入人流。
      上下几楼都人流涌动,连电梯都站的如同沙丁鱼罐头。
      裴灼穿的单薄,来时有些冷,双手捂着咖啡缓了一会儿,侧头道:“陆老师打算给学生们买点什么?”
      “凡尔纳,勃朗特,或者汪曾祺。”陆凛站在后一阶,语气淡淡:“裴老师喜欢什么?”
      “还没有想好。”
      交谈之际,上面的小孩忽然笑闹着推搡,用海报卷敲对方的头。
      裴灼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往后仰了下想避开他们,后肩被陆凛接了一下。
      男人的手掌扶在那里,暂时还没有抽开。
      小孩们还在笑闹着乱来,裴灼心里怔住,不敢回头看他。
      这样……离陆老师好近。
      再往后一些,可以直接被他抱在怀里。

      陆凛没说话,裴灼怔怔地被扶着,脑子里全是被他抱在怀里索吻的情景。
      冬天很冷,抱起来一定很暖。
      小孩蹦跶着上了二楼,陆凛把手松开了。
      裴灼背对着他,佯装无事发生继续往前走。

      二楼卖的杂书很多,文艺范的青春文学和外国文学放得很近。
      裴灼原本还有些拘束,见陆凛在挑国外的小说,渐渐开了话匣子。
      “这版的翻译不好,你可以选上海译文出版社的新版。”
      陆凛动作一顿,侧身问道:“那版怎么样?”
      裴灼留神着书脊上的小字,一行一行的帮他找:“在这里。”
      “贵一点,但是把细节翻译的很到位,人物语言写实传神。”
      陆凛接了书,又问道:“《德伯家的苔丝》呢?”
      “《德伯家的苔丝》?”裴灼哑然失笑:“陆老师确定要给学生看这一本?早恋早孕教育教材?”
      “如果是英国文学的话,可以选这几本。”他带着他走向另一排书架,俯身挑着书说给他听。
      陆凛接过他帮忙挑的书,一还在留意看书封上的出版社名称和推荐语,渐渐开始看专心挑书的裴灼。
      他俯身的时候,白色毛衣会往下滑落一些,微微露出一小截锁骨。
      裴灼生的白净俊逸,气质温润浅淡。
      香水像浅浅的雾在他们身侧散开。
      香橙树叶,角果藻,琥珀木。
      陆凛低嗅了一下,神情变得有些温柔。

      裴灼自顾自的说了一会儿,忽然发现对方没声了,抬起头看陆凛,以为是自己介入太多失了分寸。
      陆凛和他目光对接,解释了一句。
      “裴老师今天很好看。”
      裴灼脸上有些烫。
      陆凛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妥,又补了一句。
      “昨天也很好看。”
      裴灼两手捂着咖啡杯,脑子短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仓促的点了点头继续挑书。

      他们没有在大厦里呆很久。
      陆凛临时接到电话,下午还要回学校参加调研学习,买完书没有多的时间请裴灼吃饭。原先定的约只能推到下次。
      下楼的时候他取出了车钥匙,转头看向裴灼问道:“我送你回去?”
      他很少主动提出这种邀请,想了想觉得不妥,解释道:“顺路。”
      裴灼想了一秒,明明不顺路。
      他是开车过来的,车停在附近商圈地下车场,计费还挺贵。
      “好啊。”他抬眸笑起来:“谢谢陆老师。”

      于是坐着陆凛的车往回走,把自家的车扔在了西单。
      一进车内,就进了封闭空间,两个人坐的很近。
      陆凛开始和他聊学校的琐事。
      他说话不紧不慢,咬字清沉和缓。
      哪怕是谈起流浪猫和学生的小事,也像在读诗歌。
      车外很躁,车里很静。
      裴灼坐在他的身边,忽然希望时间可以暂停一会。
      再和他多呆一段时间。
      一段聊完,刚好是红绿灯,车里忽然间静了下来。

      “那天在早读的时候,有听到陆老师读诗。”
      裴灼靠着软垫,看着红绿灯屏幕上倒计时的数字,说话时心跳的有些快。
      “听了一会儿,想回来读高中,挺怀念。”
      陆凛看向他,心情有微妙的上升。
      “哪一段?”
      “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裴灼望着他:“其他老师读的也听过,可没有你读的好。”
      陆凛抿唇一笑,继续开车向前。
      许久眼睛里都亮着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