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人的典妻

作者:吧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走了十余里的山路,张芝麻赶在中午前回了家。
      婆婆陈氏正吆喝着喂猪,见张芝麻走进来,面上微露几丝不快。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早上我不是已经叮嘱你,若是赵举人家里留饭,你就吃了再回来!”
      张芝麻瞟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赵举人家里并未留我用饭,我不回来,难道还在那里死赖着?”
      陈氏怒意升腾,“你怎么跟我说话呢?我可是你的婆婆!”
      张芝麻没理她,径直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陈氏赶紧叫她,“张芝麻,你给老娘站住。”
      “干吗?”
      “过来,帮我喂猪!”
      张芝麻冷哼一声,“抱歉帮不上你老人家的忙,路走多了,我手疼。”
      陈氏的脸蛋被气得扭曲,“你这算是什么借口?”
      张芝麻“嘭”得关了门。
      如此锋芒毕露的儿媳妇,给陈氏带来极度的不适,就像是养了许久的兔子,突然学会咬人!
      其实,原本张芝麻和婆婆陈氏相处还算和谐,虽然陈氏没少摆婆婆的款儿,但张芝麻并不与她计较,无论家务还是田间地头的活计,张芝麻向来都是挑大头。
      但自从张芝麻的婆婆为了给女儿凑嫁妆,要把儿媳妇典出去的主意透漏出来,张芝麻便与婆婆交了恶!
      张芝麻亲爹重病在身,家里兄弟姊妹多,当年为了五两银子的聘礼,她含泪嫁进王家冲喜。
      没成想,婚后仅半个月,丈夫就归了西。
      婆婆陈氏认为自家吃了亏,白费了五两银子,因此日常从未给过她一丝好颜色!还总把重活累活都派给她做,自家的女儿却娇小姐一般养在闺房。
      张芝麻只当自己是来还那五两银子的债,因此总不与母女二人计较,三年间,活得如同木头人一般,让吃就吃,让干就干,从来不起幺蛾子。
      她原以为,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却不想,十天前,她无意中听到婆婆和小姑子商量着要把自己典当出去,换银子给小姑子攒嫁妆!
      张芝麻如何肯?
      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让她去做典妻,这口气她咽不下,这个人她也丢不起!
      婆婆见她不肯做这典妻,便扬言要替她招个上门女婿,而这女婿的人选,就是一直跟在婆婆后面溜须拍马的王二麻子。
      婆婆陈氏一向对这个麻子脸的隔房侄子很是信任,自己儿子没了,总是忧心养老问题,这王二麻子趁势而上,日日跟在陈氏后面献殷勤,哄得陈氏将他当个好人看,恨不得立刻过继到自己家来。
      正准备鱼死网破时,张芝麻娘家那边来了人,见面三句话就开始哭,五句话就开始借钱,道是大弟弟相中了姑娘,但家里出不起聘礼,让她帮忙想想办法。
      她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老娘就已经给她下了跪……
      两方夹逼之下,张芝麻终于认了命,但也同婆婆讲好了条件,典妻得的银两,她要二分之一!
      虽然陈氏不乐意,但总比一分得不到要强,因此只能含恨答应。
      午饭是小姑王敏做的,不甚烫了手,陈氏鸡飞狗跳地翻箱倒柜的找药,又指桑骂槐地骂了许久才住了嘴。
      张芝麻没出来帮忙做饭,陈氏叫骂时也没出来顶嘴,却在饭菜上了桌子后,出来冷着脸吃了个肚圆,把陈氏气个倒仰!
      “混账婆娘,万事不做,吃饭倒是属你抓先。”
      张芝麻放下碗筷,面无表情道:“不多吃点儿,怎么能给别人家生个大胖小子呢?”
      陈氏被这句话气个半死,“你个混账婆娘,你这是成心要气死老娘,哎呀,哎呀,敏儿快来,娘这胸口疼的毛病又犯了。”
      王敏赶紧上前扶住老娘,替陈氏轻抚胸口。
      张芝麻这会儿是她的摇钱树,钱没到手之前,王敏不敢做得太过,但让她生生忍了,她又觉得憋屈,因此不阴不阳地插了句话,“当年兄长还在的时候,娘一心想让嫂嫂替家里留个后,那会儿倒没见嫂嫂这般急迫过!怎的要给外人生孩子了,嫂嫂就这般上心了?”
      张芝麻喝掉最后一口粥,用干净帕子擦了唇角,咧开嘴巴笑了,露出两排白皙整齐的贝齿来,“那要不,我就不去做典妻了,不给别人生大胖小子了。反正又不是我自己愿意去的。”
      王敏闭口不言,脸蛋憋的通红。不去怎么行?自己还有两个月就要出嫁了,但是嫁妆还没凑齐呢!
      张芝麻见王敏不言,又接着笑道:“再说说没给家里留后的事情。常言道,要想庄稼好,除了地好就得种子好,我张芝麻可是把好地备下了,怎奈何却等不来好种子,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王敏双眼泛红,眼泪泛在眼眶里打着转,模样又委屈又可怜。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嫂嫂原来如此牙尖齿利!原来的她又话少又能干,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点太夸张,但也算得上不争不抢老实厚道。
      “欺人太甚?呵……”张芝麻冷笑,“都已经撺掇着婆婆把嫂嫂典当出去给自己攒嫁妆了,还说我欺人太甚。王敏,你他娘要记得!”
      说到此处,张芝麻猛得站起身来,右手的食指几乎要戳到对方的脸上,“你要记得,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有那心术不正专喜作恶的,老天必会罚她!”
      王敏被人指着骂,终于撑不住了,捂着小脸“嘤嘤”哭出声来,“我竟是不知,自家嫂嫂原来已经恨毒了我?往日里我掏心掏肺对你,却换不来你一丝一毫的温情。许是嫂子打量着我快出门子了,又没有亲兄亲爹做靠山,因此便不把我当人看了?”
      陈氏见自己爱若珍宝的女儿被儿媳妇欺负得毫无招架之力,心疼的无以复加!当下就挣扎着跳下炕,抄起一把剪刀就要朝着张芝麻刺过去。
      “你算个什么屙物?也敢来欺负我敏儿,今天我便索性打杀了你,以后大家都能得个清静!”
      张芝麻好整以暇地挽了挽耳边的碎发,躲都不躲。
      果然,在剪刀距离张芝麻还有一掌宽的地方,陈氏被王敏拽住了手——毕竟王敏舍不得即将到手的银子!。
      张芝麻“哈哈哈哈”笑出声音来,声音带着少女的清脆与甜美,又夹杂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气。
      “哎呀呀,可笑死我了。一个想让我死,一个想让我活,这到底要怎样?你们好歹给个痛快话啊!”
      “嫂嫂,你能不能少说两句?”王敏哭道,“非要把娘气死,你才满意吗?”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她离死还远呢!”
      说完,张芝麻摔门出了屋,待离了二人的视线,她的眼泪再也撑不住,断了线的珠子般争相滑落下来。
      其实,张芝麻心里明白,如果自己执意不肯去做这典妻,婆婆和小姑也奈何不得自己。即便他们当真把王二麻子招赘进来又如何呢?自己大不了一死!
      但是为了给大弟弟娶媳妇,她别无选择。
      就当是还了父母的养育之恩吧。
      待此事一了,她谁也不欠了,到那时,谁也别想在左右她的命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