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糖

作者:由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祁焰起身,抬手按了下周百里的后脑勺说:“这么牛逼怎么不去算命。”
      接着,端起盘子,扔在回收车上,直接出了门。
      祁焰这幅样子不常见,说他生气了,但人家也没怎么发火,他向来稳得住情绪,顶多就是摆个臭脸让人知道他生气了,只要这事儿跟旁人没关系,他从来不把情绪带到旁人身上。这也是周百里敢在那副臭脸下顶风作案的理由。
      说他失恋了纯粹是为了调侃他一下而已,周百里转头瞧着祁焰消失在二楼门口的背影,又扭回来瞧了瞧默不作声一直低头进食的余萄的背影。
      突然发现事情好像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祁焰失恋了?
      “也不能吧。”周百里往嘴里塞了根青菜,“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李杰瞅了他一眼,好似瞧着一个神婆:“你神神叨叨说什么呢?”
      “我说祁焰。”周百里叹了口气,摇头晃脑:“真是太菜了。”
      学习好有啥用,好几个月了,连个喜欢的姑娘都泡不到,泡不到也就算了,整的大家伙儿也跟着操心。
      
      就这么捱到了周末,周末的台球厅里年轻人多,徐纪凡亲戚众多,祁焰根本就记不住,也懒得记,只知道这家台球厅是他哪个亲戚开的,环境好,安静也干净。
      仗着徐纪凡这个关系户,一行人直接进了个位置最好的包间。
      上了二楼的女孩子三三两两都往包间里看。
      包间里一群男孩子,高高瘦瘦的,身量看着像二十几岁,少年的晴朗气却又那么明显,让人猜不出年纪,脱了校服,个个看起来气质不凡。
      祁焰示意了一下,靠门的关明很懂事地关上了门,隔绝了外面的视线。接着,手上一根台球杆搭在祁焰坐的椅子扶手上,敲了两下:“怎么不一起玩?怎么着,觉得赢得太多没意思了?”
      祁焰头也不抬,一直玩手机,旁边关亮笑:“人家玩贪吃蛇呢,牛逼不,学霸的世界我们不懂,来台球厅玩贪吃蛇。”
      徐纪凡用chalk擦了擦球杆儿,一杆儿下去,没一个球进洞,有点可惜,收了杆儿说:“失恋了这位,你们别揶揄了,这状态……”算了算,徐纪凡接着说:“从假期到现在,得有快一个月了。”
      关明关亮不愧是哥俩,嘴巴张地出奇一致,异口同声:“祁焰谈恋爱了?”
      再异口同声:“谁呀?”
      再异口同声:“你别学我说话。”
      最后异口同声:“谁学你说话了。”
      冲对方呲了呲牙,俩人同时闭了嘴,徐纪凡祁焰显然早就习惯这哥俩儿浑然天成的默契程度,都不当成新鲜事儿。
      徐纪凡重新开了一局,嘴上说:“我们学校文理分班了,他新班上的一个女孩儿,见过几次,后来好像不搭理他了。”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关亮幸灾乐祸的太明显,脸都笑红了:“我他吗第一次听说有女生不搭理祁焰,这是什么绝世大新闻啊我地妈呀。”
      关明身为老大,略微稳重一些,啧了一下:“你咋这样呢,没看人家祁焰都受情伤自闭到玩贪吃蛇了么,这是你几岁的时候玩的,憋着点儿,别在表面上笑。”
      这仨人一唱一和一打板儿,祁焰无动于衷,屏幕里的大蛇已经粗壮到无处可去,整个屏幕全是他的蛇身,一直围着中心一个圈转。
      但是关明依旧很好奇:“等有时间我去你们学校转转,看看这姑娘长什么样,把我们嚣张帝搞得失魂落魄的。”
      关亮还在笑,上气不接下气:“真的,我就觉得太爽了,祁焰之前伤害的小姑娘太多了,她们集体筹资派来这位来折磨你的,让你体验一下啥叫求而不得。”
      屏幕上的大蛇也是活的烦了,一脑袋自尽在墙壁上,祁焰抬头看了眼几乎要笑断气儿的关亮,平平淡淡说了一句小李飞刀:“你那个粉头发小妹也拿钱了?”
      一句话插在关亮的太阳穴上,翻了个白眼,关亮笑不动了。
      关亮女朋友换得勤,招女生喜欢,主要是因为人傻钱多,后来看上一个粉头发小妹,追了挺久,又是买东西又是情话绵绵,终于追到了手。
      粉头发小妹桀骜不驯,关亮被降的服服帖帖,几个男生一起玩也非得领着人家。
      这不领还好,领了几次之后,粉头发小妹叼着一根小香烟把祁焰堵在了男厕所门口,见他从厕所出来,粉粉把烟一扔,整个人作势人怀里撞:“我有点晕。”
      祁焰刚出厕所门,一低头没反应过来这一坨粉是什么东西,直接往左边闪了一下,粉粉直接三步并作两大步,张扬舞爪差点儿扑到地上。
      后来不光祁焰,其他几个哥们儿也接连收到了性骚扰,这事儿一直到关亮跟妹子一个月后分手才说明白,虽然不喜欢了,但每次一提这事儿,关亮就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心里犯恶心。
      后来关亮又找了个红头发妹子,妹子性格豪爽为人仗义修补了关亮亮崩塌的三观暂且不说,如今祁焰遭受一番“羞辱”后,拿出粉粉来反攻。
      关亮觉得这小子真是缺了大德了,只得恨恨地扔出一句:“失恋也堵不上你邪恶的嘴。”
      
      秋季运动会正式开始,周六返校,周一不用回教室,直接在大操场集合,每个班有自己的看台位置。
      入秋的天气,早上下了场小雨,石阶冰凉,空气也凉的很,余萄把边儿,左边胳膊淋了雨,校服湿的,感觉快冷透了。
      场下是接力赛,班上的体育生最后一棒,祁焰第二棒,周百里第一棒。
      场上的男生力量感十足,两条腿跑的都虚了影,到十三班的时候,全班站起来喊加油给运动员打劲儿。
      只撑了那么一会儿,又哆哆嗦嗦地坐下了。
      余萄旁边是个隔壁班的男生,一直隔着过道跟她聊天,在这个男女之前极其敏感的年纪,男生熟路的仿佛是妇女之友,时不时给余萄递个吃的,再时不时给拧个瓶盖儿,即使余萄说自己能拧开,但妇女之友仍然觉得男生给女生拧瓶盖儿是天经地义。
      妇女之友自我介绍叫林路。
      坐下之后,林路又隔着过道递过来一包薯片儿。
      余萄道了声谢,拒绝了,一是她确实不爱吃零食,二是本来就不熟,吃人家的也不好。
      林路倒是热情,她不接就一直举着。
      两人这么僵持,一道影子从下至上拢在了过道上。
      余萄看到一截瘦而有力线条矫健的小腿,再往上,看到男生穿着短裤,运动背心,背着光,瘦削的下颚挂着水珠,再仔细看些,头发上,衣服上也是湿的。
      刚刚接力赛的时候下着小雨,运动员都是冒雨参赛。
      祁焰停在两人面前,不言语,不动作,也不知道在等什么。余萄看到脖颈一下就知道是他,没再敢往上看,但察觉到祁焰没什么动作,又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林路知道自己挡了道,手上的薯片一扔,直接扔到了余萄怀里,嘴上笑呵呵:“没事儿,我多得很,你就吃吧。”
      祁焰垂眸,又收回目光,几步便走到了最后一排,坐下。
      后面周百里几个淋了雨的运动员一一落座,万瑶瑶发毛巾,让这帮男生擦擦头发。
      周百里一边擦一边问万瑶瑶:“有没有吃的?跑饿了都。”
      毕竟也是为班争光了,万瑶瑶破天荒地没怼他从包里掏出一袋饼干扔给周百里。
      周百里美滋滋眯眼睛:“真幸福,万瑶瑶,我粉你哦~”
      “贱兮兮。”万瑶瑶笑着骂了他一句坐回去。
      周百里撕开袋子往祁焰面前送:“吃不,爱的赠送。”
      “谁的爱?”祁焰没吃,拿着毛巾擦头发的手也停下,转头问他。
      周百里愣了下。
      “我的爱啊,咋的,还是万瑶瑶的爱 ,那就算是万瑶瑶的爱,那也是万瑶瑶给我的爱呀,人家这是他给我的。”
      寻思寻思,周百里把饼干收回去了。
      见祁焰不说话,一直看前面,周百里叼着饼干说:“咋了,不给你还不高兴了,你找小葡萄要呗,那就是小葡萄给你的爱。”
      前面余萄备受林路照顾,怀里薯片儿果冻旺仔牛奶被塞了一堆,吃也吃不下,抱也快抱不住。
      左边的胳膊越来越冷,想腾出手搓一搓。
      林路也是个眼力见儿的,“你是不是冷呀?这天儿也是,一直下雨,你校服袖子都淋透了,这样吧。”
      林路说着就要脱校服,“你穿我的。”
      余萄手上抱一堆腾不出,只能嘴上说着不用,林路肯定不听,脱下来抖了抖,起身往过道上迈了半步,宽大的男生校服在余萄头顶形成一张网,兜着风似的,慢慢扣下来。
      几乎要触及头顶时,校服,连着林路的手臂都被人整个掀走。
      祁焰拎着校服,不顾周围一圈儿的目瞪口呆,直接罩在了余萄的身上。
      林路愣了下,不是没听说过祁焰,却还觉得气愤:“你干嘛?”
      祁焰转头,笑了:“没看到?就干这个。”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