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宠

作者:黎夕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岩岩若孤松之独立,便是一身僧衣袈裟,也难掩其清雅绝世。来人竟是云栖寺的净尘法师!
      
      没想到云栖寺一别,竟又在这小医馆重逢。想起桃林之中承蒙净尘法师相救,此时再见这温润如玉的男子,和安愣怔之余,突然又觉得心如擂鼓,心绪也稍稍激荡起来。
      
      净尘法师此时也注意到与这小医馆格格不入的女子。螓首蛾眉,美目盼兮,这般气度风流,正正是太后义女,金尊玉贵的和安公主。
      
      净尘法师七窍玲珑,见和安白纱敷面,又身处此地,便知晓她定是有什么事,也不戳破她的身份,只双手合十冲她行了一礼。
      
      和安微微点头,两人便算打了招呼,来往之间十分有默契。
      
      侍卫驾着马车走后,和安与医馆的老头交谈几句,才知道他姓阮。阮大夫祖上世代行医,只可惜到了他这一辈流年不利,医馆也渐渐没落了。
      
      净尘应当是这里的常客,见他来了,阮大夫立刻起了身。
      
      他起身后,先对和安道:“贵人,容老身先给净尘法师取些药材,再来听贵人吩咐。”
      
      和安颔首,她来此地来意并不好当众说,便先让阮大夫将这些事处理完毕,再来与她详谈。
      
      接着阮大夫便回过头来对净尘法师说:“法师所需药材老身已准备好了。”
      
      净尘双手合十,打了个佛号道:“阿弥陀佛,那就有劳阮大夫了。”
      
      与此同时,阮大夫的小孙女阮霁也围在净尘法师周围一通叽叽喳喳,倒教净尘明白了这小医馆今日发生之事的前因后果。
      
      等的净尘双手接过药材,去石家村接石大娘的侍卫也回来了。众人又是一通忙碌,反而把净尘法师与和安撂在了一边。
      
      “公主心存慈悲,愿帮助布衣百姓,真是我朝之福。”周围没了旁人,净尘法师双手合十道。
      
      和安不过是想起了永寿宫太后,所以才心有触动,如今净尘法师如此直言不讳的夸她,倒把和安闹了个大红脸。她摆摆手说:“不碍事,举手之劳罢了。”
      
      见她这样,净尘法师轻笑一声,如清风流转般动听。
      
      “公主莫要谦虚,您乃天潢贵胄,能如此体察民情,实在难能可贵。”
      
      和安一时沉醉在了这笑容之中,只觉得身心都舒畅了。两个人又说了些话,聊的颇为投缘。
      
      两人聊着聊着,便说到净尘手中这药材的用处。
      
      只见净尘打了个佛号道:“屯些药材是为了云栖山中山民。他们生活困苦,往往讳疾忌医,不愿走许多路花大价钱治病。若他们得了些小疾小病,往往会求到云栖寺来。我先替他们诊治一番,不是什么大毛病的话,便给些药材让他们拿去服用,省下这来回奔波的苦楚。”
      
      和安没想到,净尘法师除了精通佛法,竟还通医术,有仁心。
      
      看着他俊美的面容,和安突然脱口而出道:“若无旁人之时,净尘法师不妨直接唤本宫和安。”
      
      听完这句,净尘法师身形顿了顿,他显然没料到和安竟会说出这种话。和安二字乃公主封号,能直接这么叫的,现下里只有太后和皇上。他虽是皇家寺庙的法师,也不过是一介布衣僧侣,并无资格这样唤和安。如今和安猛地这么一说,的确让人愣怔。
      
      和安也愣了愣,刚才所言完全是她下意识说出口的。
      
      空气一时有些沉默,和安明白自己所言太过莽撞,很是不妥。若让旁人听到净尘法师这样叫自己,他定要被扣上大不敬的帽子。
      
      和安刚想开口反悔,却见净尘法师仿佛下了下决心,然后目光真挚的对和安说:“一切有形悉至于空无,不以有形,易不以无形。那贫僧就恭敬不如从命。”
      
      和安看着他眉眼中的笑意,便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再反悔丢了公主的颜面。这般体贴之人,又让和安的眼波柔软了两分。
      
      两人一时都不说话,却有一种无言的温情流淌其间。
      
      碧锦刚才去替和安斟新茶,此时一进这里便看到和安和净尘两人静默无言。但她整日陪在和安身边,自然也没有经历情窦初开这一遭,也未察觉到这不同寻常的氛围。
      
      接着,阮大夫和石大壮也走了过来。
      
      石大壮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又郑重的给和安磕了几个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
      “阮大夫说俺娘送来的及时,还有的救。按时服汤药静养便可痊愈。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贵人的大恩。石大壮真的无以为报,来生愿当牛做马报答贵人。”
      
      这次石大壮长了个心眼,没在说出再生父母之类的让人捧腹大笑的话。
      
      “石大娘无大碍便好,快些起来吧,无须多礼。”
      和安听完忙轻轻摆手让他起来。
      
      石大壮起来后又是一通千恩万谢才算罢了。
      
      等石大壮出去了,净尘抬头向外看了看天色,发现日头已渐渐向西偏移。于是回头对和安道:“公主,贫僧也要先行告退了,日后有缘再见。”
      
      听他这么说,和安却直直的看着他不说话,净尘看着她如宝石般璀璨的眸子不明所以。
      
      “不是刚才还说,日后无旁人之时便唤本宫和安吗?”静默无声之际,和安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
      
      净尘听完身形又凝滞了一下。他这才意识到,原来和安并非只是说说,竟是诚心实意的让他这样唤她。又沉默了一会,净尘才开口道:“和安,那净尘就先走了。”
      
      “云栖寺离这还有些距离,你且慢些。”和安又嘱咐道。
      
      “好。”
      
      说完这句,净尘便缓步出了门。和安看他如青松般挺拔的背影渐渐远去,然后慢慢变成一个黑点。直到那黑点也消失不见,才收回了视线。
      
      医馆没什么大事了,阮大夫便来到了和安跟前等候她吩咐。和安来了这里便帮了他解决了一桩麻烦事儿。此刻看着她这位贵人,阮大夫尊敬和小心翼翼之余还有几丝感激。
      
      “贵人,不妨进里间详谈。”见和安之前坐了许久也不说来意,阮大夫便知道她要说的话应当不愿让让人听到。
      
      “甚好。”
      
      接着,和安和碧锦便在阮大夫带领下进了医馆的里间。
      
      坐定之后,和安编了个理由,将她梦里那种时疫的症状详细的给阮大夫描述了一遍,想看看阮大夫有没有治这种病的法子。
      
      “所以您是想让我配出这种病症的药方?”
      
      “是的。”
      
      见她点头,阮大夫却皱起了眉头,和安所述,他平生未见,也不知是否能帮上她的忙。心中没底气,他说出的话也带着两分不确定:
      
      “贵人,您说的这种病症我还真的没有见过,且这里也没有现成的病患让我研究,怕是得好好钻研钻研,才能看会不会得了一二窍门。”
      
      和安自然知晓此病凶险,就是宫里的御医也没有法子,不然母后也不会撒手人寰。但她梦中,最后的确是这医馆研究出了药方,所以现在还是得从阮大夫身上入手。
      
      “您尽心研究就好,过些日子我会再来。”和安说完,又让碧锦将提前准备好的金银拿出来递给阮大夫。
      
      阮大夫看着桌上的金银,又看着和安一副务必要尽力的模样,思考了半晌,终于咬咬牙点头答应:“那就多谢贵人,我会好好研究此病症,争取不辜负您的期望。若最终没有办法,我再把金银退还给您。”
      
      见他答应,和安笑了笑说:“不必,便是没研究出来,这些金银也是你的。”
      
      和安长于皇家内院,于收买人心自有一套,见这小医馆门面都带着几分破旧,便知道阮大夫定没什么钱,所以这金银和安从头到尾都没想着再要回来。
      
      听她说完,阮大夫眼中果然又带上几分感动,更坚定了要攻克这病症的决心。
      
      这事敲定下来之后,和安又突然抛出另一个话题:“不知这里是否有防御此类病症的药材种子?”
      
      听她这么问,阮大夫立刻点点头。
      
      虽然他目前还不知这位贵人口中的这病症如何解,但防御疫病的药材倒是通用的,这种子他这医馆里也有不少。
      
      阮大夫旋即叫来孙女霁儿,给和安满满当当打包了一大袋种子。
      
      和安看着这包种子,面纱下的唇角微微勾起。这下,穆离交给她的地便有的种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和安:劳动最光荣!我们的目标,种地,种地,种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