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仗势欺人的丫鬟(穿书)

作者:喵了咪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反派大佬上树赏湖

      九月深秋,通伯府园子里精心栽种的菊花都开了,红的黄的白的......你挤我我挨你争抢得热闹。
      
      更有小道两旁的几棵桂花树,浅黄浅白的零星小花,散出来的香味叫急忙往郦夫人院子里赶的珠嬿动不了腿。
      
      “哇,八月桂花遍地开,一路开到九月底……咦?什么声音?”
      
      诗兴大发,折了一枝桂花在手里晃荡的珠嬿耳朵动了动。
      
      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混进来了。
      
      九月深秋,通伯府内院的园子里有一座湖泊清澄见底,水面上还漂着一片莲蓬,风一吹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只,这会儿湖里多了一个人,再加上他四脚扑腾,扯着脖子凄厉的求饶声。
      
      岸边还有一个下人装扮的男子手里一根长竹竿,每每湖里那人浮起来了才吐出一口泥水,他又重重地下狠手一杆子把那人打到水底去。
      
      ......此情此景,不好看。
      
      一时好奇一时爽,一时爽来就要糟。珠嬿藏在树后如是想。
      
      “少爷,他快要没气了?”小三手里紧紧握着一根竹竿,眼看湖中心那奴才被敲到水底,还不见冒头,不由得转头看向湖岸边的一棵树,仰着一张谄媚的脸小心问道。
      
      珠嬿躲在一边扒开树叶子往湖中心看去,见那水里的人并不像是扛竹竿的说的那般快没气了,而是趁岸上的人没注意,不时偷露出半个脑袋,吐出一口浑水。
      
      不由地撇撇嘴,这伯府世家的人真能玩,都快十月了还游泳呢。
      
      这样想,便不解地朝扛竹竿那人的视线方向望去。
      
      儿的那个天呀,树上挂了件衣服。
      
      不对不对,是树上躺了一个人。
      
      容孱一身青绿衣袍斜躺在树干上,两眼微闭无声无息,与树丫间的枝繁叶茂融为一体,难得珠嬿能发现。
      
      “少爷,小三还要继续弄他吗?”
      
      见少爷没动静,小三迟疑一下,手里的长竹竿便又一下狠狠地敲打在已经浮起来试图向岸边游过来的那人头上。
      
      “啊,三少爷饶命,奴才不敢了,奴才知罪了......咳咳咳.....啊,救命啊!唔......”
      
      什么?三少爷?通伯府三少爷?
      
      难道是原文中危险指数爆表的大反派!
      
      珠嬿顾不上看戏,条件反射拔腿就跑。
      
      “谁在那?”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扛着竹竿的小三倏地回头,直直往珠嬿藏身方向看过来。
      
      凉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细嫩的叶子调皮地打在容孱的眼皮上,要化成树精的容孱少爷似是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一掌揉碎了那几片不知死活的小叶子,而后眼底流光泻出,旁光一撇。
      
      隔了一些距离,珠嬿似是感受到一道凶光朝自己射来,瞬间顿在原地,身上皮肉有些疼,还在抖。
      
      是野兽吧。
      
      是大反派的旁光啊!今日命休矣。
      
      看到自家少爷眼底的不耐,小三那颗饱经摧残的心脏倏忽一紧,脸色又怒又怕尖声道:“哪个院子的丫鬟鬼鬼祟祟,我看到你了,还不快滚出来!”
      
      珠嬿一动不动。
      
      小三急了,扔掉手里的竹竿紧走过去,“就是你,粉色衣裙的丫鬟,见到我们三少爷竟敢不出来跪拜!滚出来!”
      
      啊?真看到自己了,还以为是个诈呢!
      
      珠嬿抹掉额头的冷汗,赶在小三搙袖子之前走出来了,走到那棵树下跪下了。
      
      常言道跪天跪地跪父母,再加一条跪大腿。
      
      珠嬿毫不犹豫,脆生道:“奴婢珠嬿给三少爷请安,三少爷万岁......额,不,三少爷吉祥。”
      
      地上的人一句请安请的磕磕绊绊,树上的人眼皮一撩神色冰冷,仿佛看一只蝼蚁。
      
      一时气氛严峻,好在一旁的小三隔着她脸上的土黄斑迹认出了珠嬿,脸色不禁有些怪异。
      
      “少爷,这人是从咱们幽崖院出去的扫地丫鬟。”
      
      小三也只敢提着胆子说上这一句,话落周围只剩鸟叫声,树叶和风声,湖中扑凌声,以及各家肚里的嘀咕盘算声。
      
      小三是和原身珠嬿一块进的幽崖院。
      
      那个时候容孱身边伺候的人已经死了没有一打,那也有一打减一个了。谁知才进院子第一日他就被一脸阴郁如恶鬼的少爷一眼相中到他身边顶了前头小二的班。
      
      没错,小二死了。前前头还有一个小一,也死了。
      
      他也快了,小三是这般想的。
      
      万幸啊,战战兢兢,每日一睁眼就当成是最后一日的小三活下来了,深夜咬着被角涕泪交加、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的时候,想着自己这一条小命能苟活到如今必定是他老家祖坟冒青烟了。
      
      自此为了能够活下去,活到自己来年十六生辰吃红鸡蛋的那一日,小三在少爷面前更加是指东一定打东,要往西决不斜一下眼。
      
      可就在他为了红鸡蛋艰苦奋斗的时候,同期进幽崖院的珠嬿脑子抽疯了,扔下手里的扫把娇滴滴羞答答地跑少爷面前送命来了。
      
      果不其然,就在他眼皮底下,小三亲眼目睹,珠嬿端着浓汤一脚半跨进少爷的屋子,脚才落地呢就被少爷的鞭子抽得在地上打滚儿。
      
      这个珠嬿脑子蠢得很、心大又野,妄想在少爷身上搞事情,结果连少爷半片衣袖都未捞着,就被活生生鞭笞一顿。
      
      若不是少爷急着出府,估计幽崖院那一打的人命孤魂又要加一了。
      
      小三回忆到这里停止。
      
      跪在地上的珠嬿内心嚎叫着。
      
      儿的那个天啊!
      
      原文中可没有大反派容孱赏湖上树,穿一身绿袍子这一段啊,且原身在那本小说前期中只是通伯府的一个连龙套都排不上的小丫鬟,早早就狗带了,若不是她俩同名,乔珠嬿估计也不会记得。
      
      所以,她现在该怎么做?
      
      珠嬿整个儿安静如鸡地跪在地上,实则内里乱成一团毛球,心底的嚎叫仍旧未停止。
      
      而容孱,事件的主人翁,他就静静地坐在树上身躯伟岸、耀眼夺目,高高在上俯视着地上的珠嬿,神情难辨。
      
      即使能透视他的内心.........
      
      不不不,反派大佬,原文作者亲亲儿子的内心大家都不敢猜,不敢想,不敢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